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十一章 开门红
    ps:各位道友,昨天三更,今天上完班九灯对付了几口,就回来码字了,不可谓不勤快,大家有推荐都投给九灯吧!

    “这卧牛地是什么风水宝地?还真是没有听过。”

    “这卧牛也算风水宝地,真是笑话了。”有人开口,其他的风水师也纷纷议论,不少人口气不善,似乎嘲讽秦宇在这胡言乱语。

    秦宇暗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木秀于林的结果,尤其是他的年纪,不遭到别人的针对和讽刺才奇怪。

    要是换成丘越和凡木这两位,哪怕这些人就是没有听到过卧牛地,反应这不会这大,眼看着这些人越说越离谱,秦宇的眉头皱起,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当下开口:

    “《晋书·周访传》中记载:陶侃微时,丁艰,将葬,家中忽失牛而不知所在。遇一老夫,谓曰:‘前冈见一牛眠山污中,其地若葬,位极人臣矣。葬于是处。后周访果为刺史,声名显赫于宁、益二州,自访以下三代为益刺史四十一年,一如宏父所育。”

    秦宇冷冷的扫了眼先前讽刺他的那些风水师,冷笑一声继续道:“而这葬地因为形似卧牛,又被称之为卧牛地,乃是十足难得的一处风水佳地。”

    秦宇的话,说的众多风水师哑口无言,秦宇说的有理有据,还说出了典故,有本可查,他们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陶侃,西晋大诗人陶渊明的祖父,他的父亲也就是陶渊明的曾祖父去世后,按照那位老父的指点将父亲葬于牛眠处,而将另外一处指给周访,让其父亡后葬于此处。

    “秦兄所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这块地确实就是卧牛地,也唤做牛眠地,,元末明初,一个名为丁鹤年的孝子在明州(宁波)躲避战乱时,曾写下《送奉祠王良佐奔讣还郾城》的诗,诗中有“佳城已卜牛眠地,屏立泰山带围泗”的句子,说的就是这牛眠地。”

    秦宇和许承的话算是说明两人对这块地的看法是相同的,这是一块先人下葬,后人发迹的风水宝地,两人话说完,人群陷入了沉默,虽然有些人有心想要挑出两人的毛病,可看两人说的头头是道的,也实在没有毛病可挑。

    现在能证明这两人的话到底有没有错的就只有那三位出题人,另外可能还有同样选择这块地的丘越和凡木,只是这两位一个始终笑呵呵的,一位沉默不语,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啪啪啪!”

    一道拍掌声从前方传来,却是萧姓老者拍着自己的双手,望着秦宇和许承二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你们两个年轻人很不错,竟然还知道牛眠地,不错,不错。”

    萧姓老者的三个连续不错,已经让众人明白,秦宇和许承所说的是对的了,当下也跟着鼓起掌了,不管内心是否不服和嫉妒,这表面的工作还是要做出来的。

    秦宇对于萧姓老者的几声赞扬倒是不怎么在意,吁了一口气,又坐在了椅子上,朝对面的许承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刚刚对方挺身而出说的那一段话算是力顶他来了。

    许承看到秦宇的感激眼神,一笑,嘴唇张开,无声的说了几个字,秦宇通过许承的嘴唇能看懂许承说的是什么:我也是在帮自己。

    许承这话说的没错,他出来帮助秦宇也是为了自己,两人同样的年轻,不管是谁,如果单独说出这牛眠地,自然会遭到其他人的攻击。

    “哈哈,瞧瞧这些人,比不过我表弟就这副嘴脸,现在那萧大师都开口了,看看他们的脸色,真是爽。”

    先前会场上的交锋,坐在嘉宾席上的人自然看的清清楚楚,张华看到表弟被一群人攻击的时候,就已经感到义愤填膺了,现在又看到这群人假惺惺的鼓掌的动作,乐开了花。

    “姐,你说秦宇能不能拿下这次交流会的魁首,我觉得这家伙很有可能。”莫咏星突然凑到自家老姐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你对他这么有信心?”莫咏欣侧头扫了眼自己的弟弟,似乎从弟弟来了广州后,对于秦宇的态度变化是越来越大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出来,在铜钹山的时候,老弟对秦宇是不屑的态度,到现在好像对秦宇有那么一丝崇拜了。

    “这家伙绝对是一个怪胎,不能以常人的标准来看待,我到觉得这次玄学会很可能会成就了他的名气。”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莫咏欣迷人的朱唇轻吐出这一句话,目光望向秦宇坐下的背影,妙目异彩连连。

    “此次第一轮比试的结果已经彻底出来了,总共有八十一位同行过关了,有四人获得五分积分,十五人获得三分积分,六十二人获得一积分,这积分数我们已经安排工作人员登记起来了,三关结束得分最多者就是此次交流会的第一名。”

    林秋生将所有的表格给收了起来,宣布这交流会第一天就到此结束,明天再召开,众人纷纷站起身,此次玄学会给众人提供了住宿的地方,就是在这阳光酒店里,不过秦宇却是没有选择住在这里,而是决定还是去原来的宾馆住。

    秦宇和莫咏欣一群人走在一起,不时有一些嘉宾朝他抱头打招呼,秦宇只能一一回笑,没一会脸都麻木了。

    这些嘉宾是看到秦宇获得最高分来示好的,这些富豪会来观看这交流会,本身就说明对于风水他们还是很相信的,能和一位风水大师打好交道,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指不定将来某天就会求到这些风水师的头上来,与其临时抱佛脚,不如平时烧高香。

    当然更多的嘉宾还是挤向丘越和凡木两人,只是凡木不管对谁都是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莫进的样子。

    凡木和贺平两人快速的就出了酒店,早有一辆车子在门口等候,两人迅速上车离开,中途竟然没有停留下一秒,贺平似乎就没看到秦宇和莫咏欣几人一样。

    “哈哈,秦兄弟今天你可算是在众多同行中出了风头了。”

    就在秦宇下了电梯,出现在酒店大楼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朝着他哈哈一笑,翘起大拇指。

    “季师傅笑话了,在下只是碰巧见过那卧牛图而已,实在是赢的侥幸,哪能和众多前辈比。”

    “秦兄弟我期待你明天再次给我带来惊喜,我现在就不和你多聊了,还要安排那些外地城市的同行,给他们提供房间住宿。”

    季全匆匆忙忙的朝前台跑去,秦宇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他实在不明白季全为什么会热衷于这些事情,作为一个风水师如果被太多的世俗事情缠住,哪还有多少精力在风水一道上钻研。

    “不同的人追求不同,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顶尖的大师的,有时候认清自己,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路也算是有大智慧的人了。”

    莫咏欣脆瓷般的声音传到秦宇的耳边,秦宇一转头,莫咏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的身侧,望着季全的背影轻声说道。

    “莫小姐所言极是,可这世上能认清自己的人能有几个。”秦宇点头附和,如果真如莫咏欣所说,季全是认清了自己在风水上的天赋可能仅限于此,而去通过其他的方式寻找发展也是一项正确的决定。

    “你们两说什么呢,什么认清自己的,秦宇,今天你取得了开门红,是不是要请我们吃饭。”莫咏星却是想着晚上敲诈秦宇一顿。

    “请你吃饭,你老姐还欠我一百万呢。”秦宇瞥了眼一旁的莫咏欣,后者竟然没有阻止莫咏星的话语,莫非连她也有敲诈他一顿的想法。

    “我觉得我老弟的话也是有点道理,秦先生是应该请客。”

    这还是他认识的莫咏欣吗?秦宇一脸的诧异,难不成莫家出现了经济危机,不然这两姐弟怎么会敲诈到他的头上,而且莫小姐要是想叫人请吃饭,只要这一个消息一透露出去,多少富家公子,官二代赶着来。

    “秦大师,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由鄙人做东,请大师还有大师的朋友一起去吃饭。”

    看到莫咏星脸上的戏谑表情,秦宇就知道他是打算趁机狠狠的宰他一顿了,刚要忍痛答应下来,身后突然出来一道弱弱的声音,秦宇一回头,却是一位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正一脸真诚的望着他,脸上挂满笑容。

    “你是?”秦宇疑惑,这男子他并不认识。

    “秦大师肯定不认识我,我也是这次交流会的嘉宾,看到秦大师的表现,很是钦佩,想要和秦大师交个朋友,这是我的名片。”

    发福男子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秦宇,秦宇一看,好家伙,还是一个董事长,gz顺天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顺天。

    “怎么是你?”张华却是认识者发福男子,正是先前坐在嘉宾席上坐在他后面的那位男子,是以,张华说话的口气不怎么好。

    “表哥,你认识这位刘董事长?”秦宇听到表哥张华的话,回头朝他问道。

    “刚刚在嘉宾席上,我坐这位小哥的后面。”刘顺天打了个哈哈,张华撇撇嘴,没有说话。虽然对这刘顺天当时怀疑他的话,感到有点不爽,但张华还是知道表弟如果要走上风水师一行,肯定要有自己的人脉关系,这发福男子看起来挺有气质的,想来也是一位富豪级的人物,也不好让对方太难堪。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