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十九章 冷柔
    “冷柔啊,真是太感谢你了,这群孩子们的学习用具总算是搞定了。”

    在一块碧蓝的草地上,一群小孩子正在草地上嬉闹追逐,而离这群孩子不远的草地边上,一个老妇人正握住一位妙龄女子的手,诚恳的说道。

    “院长,瞧你说的,我当初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可以说这孤儿院就是我的家,现在我长大了,自然要回馈咱们孤儿院。”

    冷柔轻撩了下飘到眼边的刘海,露出一张妩媚的俏脸,要是秦宇此刻在这里就会认出,这女子正是在火车上的那位女子。

    “冷柔啊,你每个月给孤儿院这么多钱,你自己生活上够用吗?现在赚钱可不容易啊。”

    院长的脸上流出担忧的神情,冷柔这孩子是她从小带大的,也就勉强读过初中,现在的社会,一个初中生能找到什么好工作,想到冷柔每个月几万的给院里寄钱,她就怕这孩子走上歪路。

    “院长,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找了个男朋友,他是开公司的,这些钱都是他给我的零花钱。”

    “两年钱你就说你有个男朋友了,那为什么不带来给我看看啊,冷柔啊,院长没本事,不能管理好孤儿院,院长心有愧疚,只是我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孤儿院不能成为你的负担,一定要走上正路,要自爱,这样才不枉咱孤儿院对你的培养。”

    院长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对现在社会的一些不良现象还是有所耳闻的,想到很多年纪轻轻的女孩为了钱去给人家做小三,当情人,再瞧瞧冷柔的漂亮脸蛋,这脸色有点难看起来。

    “院长,我男朋友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不然,我下次再来院里的时候把他带来好不好,让院长帮我把把关。”

    “嗯,这样好,到时候我亲自下厨招待你俩。”院长听到冷柔这句话,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要去哪找个男朋友带给院长看。”

    离开了孤儿院,冷柔好看的眉头皱起,在社会上闯荡这么些年,有钱的男人她碰到不少,大部分都是想包养她的,只是瞧见这些肥耳猪肚的男人她就感到一阵反胃,手上要有枪她恨不得全部射死他们。

    离开孤儿院的她在社会上干过很多份工作,可惜每一份都干的不长,不是有上司想要潜规则她,就是遭到女同事们的排斥,谁叫她化程度不高,但却有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和诱人犯罪的身材。

    想到几天前,火车站那几个男人的表情,冷柔的双眸上扬,这些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被她偷走了钱财也是活该。

    工作不稳定,但是孤儿院的孩子又需要钱来维持生活,冷柔迫不得已成为了一位女贼,不过她只对那些有钱人下手,这就是为什么在火车上那位农民工男子的东西没有丢,甚至连被人翻查的痕迹都没有。

    至于秦宇,只能说是受了那胖子的拖累,冷柔看到两人先前鬼鬼祟祟的说话,那胖子目光还时不时的往她这边看,让她心生厌恶,连带着也光顾了秦宇的行李包。

    胖子的那五万块钱,她全部捐给了孤儿院,现在挎包里只有一个残破的罗盘,想到这罗盘,冷柔就觉得好笑,这看起来大学生模样的家伙行李包内竟然放一个罗盘,难不成这年纪轻轻的家伙还是一位风水师不成。

    “这罗盘看起来像是一件老物件,倒不如拿给卖风水道具的人看看能值多少钱。”

    南方人多信佛,作为南方大城市之一的gz,卖这些风水道具的店铺街道并不少,离冷柔不远处就有一条街,算是整个gz市较有名的一条风水街。

    就在冷柔走进风水街不久,几辆清一色的黑色豪华跑车停在了风水街的进口,车上下来了几位青年男女,其中有几位青年脚步浮虚,一手搂着妙龄少女,因为纵欲过度的脸满是憔悴。

    “莫少,这条风水街算是市里比较著名的,曾经就有人在这里淘到过法器,当时可是轰动一时啊。”

    五个青年中,走在前面的两位倒是没有带着女人,刚说话的正是其中的一位。

    莫咏星看了眼前面的街面,人群涌动,熙熙囔囔的倒也热闹,不禁皱眉问道:“你确定这是风水街,不是某个购物街?怎么这么多人?”

    “莫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我们这一带风水本就很盛行,风水师的数量可以说是全国最多的,而且去年有人在这里淘到风水法器的事情被传出去,这里可是彻底火了,每天都会有无数的人到这里来淘弄物件,希望能买到一件法器。”

    “这又不是古玩市场,去哪掏?”

    “嘿嘿,这个莫少你进去一看就知道了。”

    莫咏星盯着青年看了一会,又回头看了下那三个在和女的打情骂俏的青年,说道:“那行,咱们两个进去,你们就在外面等吧。”

    “莫少,可不带这样的啊。”

    “就是啊,这大清早的我们陪你来,你就把我们给甩了啊!”

    三个男子纷纷开口,莫咏星一瞪眼,说:“我是去逛风水街,你们看有多少人逛风水街还带着女人的,更别说搂搂抱抱的。”

    如果没有之前的铜钹山之行,可能莫咏星不会在意这些,不过在见识到秦宇的一些神奇本领后,他的思想改变了很多,很多东西没有碰到不代表就不存在,他这次是去风水街看看能不能找到法器的,带的一颗真诚的心来的,身后跟着几对打情骂俏的男女成什么样子。

    “这风水街到处都是人,又没有什么好玩的,你们就在车里等就是了。”和莫咏星一起的男子也出口劝道。

    除了莫咏星,他们几人都是市里高官子弟,来到这风水街也只是为了陪莫咏星而已,莫家的家世值得他们巴结。

    这和莫咏星一样没有带女人的男子叫李兵,是市局局长的儿子,莫咏星不让另外三人跟着进去,他的心里窃喜,这样的话给了他一个人接近莫咏星的机会,要是能拉上莫家这条线,对于自家来说可算是攀上高枝了。

    三位青年虽然不愿意,可也不敢违背莫咏星的话,不过转念一想,这风水街人满为患,就他们的身躯也经不起几次挤压,倒还真不如留在车里和女的**。

    莫咏星和李兵两人走进风水街,莫咏星才明白李兵先前为什么要他自己看,好家伙,这简直就是一个古玩市场啊。

    两边的街道上摆满了摊位,一些小贩就着铺开一张布,上面摆的东西千奇百怪,无所不有,莫咏星就看到有一家地摊上摆放着一些夜壶,古迹斑斓的,店家也是扯着嗓子喊:

    “杨救贫先师祖传夜壶,百邪不侵,一等法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

    莫咏星走到这摊位前,看了看这夜壶,从外表上来看这夜壶卖相真不错,上面还刻着一些符箓,有点类似港台抓鬼电影中的那种坛子。

    “老板,这可是杨救贫先师生前用过的夜壶,经过法力加持的,买一个放回家,白邪不侵,万煞退避,还有聚财的作用。”摊位主人看到莫咏星过来,更加殷勤的介绍起来。

    杨救贫的大名,莫咏星还是听过的,南派风水堪舆祖师,“形峦派”“赣派”祖师,一生留有许多著作,广受后世风水师的推崇。

    “你这是杨救贫用过的夜壶?”莫咏星狐疑。

    “那当然了,我告诉你啊,这可是我从杨公村收来的,你看看这上面的符箓,这都是历代风水大师画上去的,还能有假。”

    摊主又瞧了眼莫咏星和李兵两人,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去年这里被人买去一件法器的事情你们听说过吧,我告诉你们那人就是从我摊上买走的。”

    摊主的话,让莫咏星眼睛一亮,如果法器真是从摊主这里被别人买走的,那么这个夜壶也很有可能就是真的。其实最让莫咏星信服的是这夜壶上面的一些符箓,他见过秦宇画的符箓和这些没有多大的差别。

    “你这夜壶多少钱?”莫咏星索性开口问价。

    “八万块。”男子手掌一摊,摆了一个八出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