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章 回家
    秦宇走后,孟方被秦宇最后一句话说的摸不着头脑,最后只能归到对方故弄玄虚,自作神秘,他又不是什么风水算命先生,还能未卜先知不成。

    回到车上,孟方开着路虎驶出校园,不知怎的脑海中总是想起秦宇的最后一句话,眼皮在细微的抖动不停。

    “吗的,我这是怎么了,被那家伙一句话给吓住!”

    孟方呸了一句,这才感觉安心的多,只不过他自己没有发现,原本开车都是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这次却变得平稳许多。

    路虎车一路四平八稳的朝前方路口驶去,这条路上的车辆不多,只是突然身后听得一阵喇叭声传来,孟方通过后视镜看到一辆宝马车在他后面,鸣喇叭示意要超车。

    要依孟大少平时的xìng子,根本不会理身后的宝马车,早就路虎马力全开,将对方甩在身后,只是这次鬼使神差的却乖乖把车开往一边,看着对方呼啸而过。

    “sb玩意,开着这么一辆大家伙,速度和乌龟一样,真是糟蹋好车!”

    宝马车的主人超车的同时,不望对着路虎车上的孟方进行嘲讽,旋即宝马车狂奔而去,留下一排尾气。

    孟方被宝马车主人的话弄得面红耳赤,他什么时候被人家骂过,虽然近几年修身养xìng,脾气收敛了许多,但是当初他也是出了名的纨绔,在jx省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被人骂过,只是现在红灯亮起,那宝马车已经消失在转弯处,想要骂回去也找不到人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

    车子转过弯,孟方瞧见不远处,七八辆车横七竖八的停在马路中间,车头都已经变形,而在这些车子的对面,一辆十二轮卡车横翻在路中间,车头前方还嵌着一辆已经被撞的车身完全扭曲的轿车。

    看着眼前的事故场面,孟方很快就分析出了个大概,应该是大卡车失控撞击上这些轿车,这七八辆车显然是受了无妄之灾。

    孟方仔细一看,随即笑了,那辆宝马车也在其中,只是前面已经堵塞,他不知道宝马车的主人状况,不过看车型变形的程度,起码不好受。

    “活该,叫你超车,叫你嘴不干净!”

    孟方哈哈大笑,可随即又好像想起什么,笑声戛然而止,眼孔放大,他想起了秦宇对他说的话,如果没有秦宇最后那句话,再想想自己以往的车速,恐怕现在自己也会是那几辆倒霉的轿车车主之一。

    想到这,孟方的神sèyīn晴不定,秦宇最后的一句话到底是无意的,随便一说,还是真的能预料到眼前的事情,如果是后者的话……

    孟方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是后者的话,他对秦宇的调查可能错过了什么,或者说这些都只是表相而已。

    ……

    ……

    孟方现在的想法,秦宇不得而知了,再回到寝室后,他便做了一个决定,回家里一趟,然后再考虑要去哪里发展。

    秦宇的老家也是jx省的一个县内,离n市不远,做火车也就两个小时,而且最主要的是来返的车次较多,随时都可以买到票。

    寝室的东西没什么好收拾的,现在还不到毕业的时候,秦宇只带了几套衣服,放入行李包中。一切准备好后,他拿出了手机,盯着通讯录上那个熟悉的号码沉吟了半响还是拨通了过去。

    “喂,秦宇你旅游回来了啊!”

    清脆柔和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带着一丝喜悦,正是孟瑶的声音,丝毫没有一般女生因为男朋友出去七八天没有一通电话而因此生气,大发脾气的迹象。

    和孟瑶相处的rì子,他们从来没有过争吵,这让寝室的那些家伙高呼苍天无眼,秦宇泡到一位校花级美女也就罢了,偏偏这位美女还温柔贤惠,和现在的女生恨不得把男友当男仆使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嗯,我刚回来。”

    秦宇柔声回应道。

    “你都去了哪里玩啊!”

    秦宇通过电话和孟瑶详细的说了这次旅游去玩过的地方,旅途中的一些好笑事情,不时引得对方娇笑吟吟,当然对于诸葛内经这件事情,他没有说出来,不是不相信孟瑶,只是这种事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要不是他是当事人,如果这事出自别人之口,他也不会信,只会骂一句:“神经病”。

    等秦宇讲述完这次旅行的事情后,两人同时陷入了一阵沉默。

    “孟瑶,我有话和你说!”

    “秦宇,我有话要对你说!”

    两人的声音又同时响起,旋即,双方又都噗呲一笑,秦宇继续道:

    “你先说吧!”

    那边,孟瑶犹豫了,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磨蹭了一会才轻声道:

    “秦宇,我家里安排我下个月出国留学。”

    “这孟方,原来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怪不得激自己和他打赌。”秦宇此刻却是想到了先前和孟方的对话,这家伙嘴上说给自己一个机会,恐怕这是他早就打算好了的主意,安排孟瑶出国早就在他的计划之中。

    “秦宇,你有在听吗?”

    焦急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却是孟瑶发现这边没有声音,出声询问,秦宇赶忙拉回思绪,道:

    “在听啊,出国是好事啊,既然你家里给你安排好了,那就去吧,现在通讯工具这么发达,也很好联系的。”

    听到秦宇的话语,对面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旋即孟瑶的声音再次传来:

    “可是,秦宇你能陪我一起出国留学吗?”

    孟瑶的声音带着希翼,刹那间,秦宇很想点头答应,只是随即他就想起了孟方,想起来两人之间的承诺,他不能答应孟瑶。

    “孟瑶,我恐怕不能出国,你知道我的家庭,我父母只是普通人家,出国留学的费用不是他们能负担的起的,我也不想他们在为我āo劳了。”

    秦宇终究是狠心拒绝了孟瑶,这是他们相处四年来,秦宇第一次拒绝她,这同样也是孟瑶第一次对秦宇提出要求。

    “哦!”孟瑶的情绪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又出声,道:

    “秦宇,那你到时候会出国来看我吗?”

    “肯定会的,我还得看着你,别被外国的帅哥给迷住了,把我抛弃了!”

    秦宇半开玩笑道,果然,听到秦宇的话语,孟瑶的声音再次变得愉悦起来,道:

    “那得看某人来看我勤不勤了!”

    秦宇能想象到此刻孟瑶在电话那端皱着琼鼻,俏皮的神情。

    ……

    挂掉了孟瑶的电话,秦宇把手机揣入怀中,背起行李,大踏步的朝宿舍外走去,此刻他在心里默默发誓:“孟瑶,你等我,两年后我会亲自到孟家,让你光明正大的跟着我,到时候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

    sr市的火车站出口,三三两两的面包车司机āo着各个县城的方言在拉客,sr市内只有一个火车站,所有回家的人都是通过这里再转车回到自己所在县城。

    秦宇刚走出出站路口,一位青年男子就迎了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小宇,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在这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火车晚点了,没办法的事,表哥你怎么会来接我啊!”

    “姑妈告诉我你今天回来嘛,想着咱们镇上又没有直达的车子,我就来接你了。”

    青年男子是秦宇三舅的儿子,比秦宇大了三岁,名叫张华,和秦宇不同,张华上完初中便去南方闯荡了,据说在某个建筑公司旗下当一位包工头,这些年下来也赚了不少钱,去年刚买了一辆广本,在镇上也算是年轻有为了。

    “二伯家新居今晚上梁,大家都回来了,可以好好热闹下了,nǎinǎi可是说好久没见到你了。”

    秦宇外婆总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就是他的母亲,秦宇又是独子,作为唯一的外孙,不论是外公外婆还是舅舅们对他都十分疼爱。

    秦宇这次回来,也是因为二舅家新居落成,按照当地的习俗,要摆酒席,秦宇自然要赶回来。

    两人上了张华的车子,秦宇打趣道:

    “表哥,你现在混的不差啊,车子有了,什么时候给带一个嫂子回来啊!”

    “去去,别嘲笑我好不,我就是这两年运气好,赚了点钱而已,哪能和你们大学生比啊,我家老头每次喝醉了酒,都要数落我一顿,说当初不好好读书,哪怕赚再多的钱,也是大老粗一个。”

    张华的话,惹得秦宇一阵好笑,三舅以前是镇上的小学老师,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有学识的人,对于自家儿子不读书出去闯荡,一直是充满怨气,按照他的话讲:“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其实三舅的这种思想,在农村很普遍,农村的老一辈人都是没读过什么书,每年逢年过节,贴对联办好事都要请一些识字先生来帮忙,正是缺什么就盼什么,在老一辈人眼中只有读书人的地位才是真正的高。

    “小宇,你今年也要毕业了,有没有打算好去哪里发展啊!”

    “没啊,怎么,表哥你愿意收留我啊!”

    “嘿嘿,只要你愿意来,我就敢收留你,说实话啊,我现在有点力不从心了,活干的大了,很多事都忙不过来了,尤其是账目这一块,我读的书又少,请一个外人来当会计,又不放心。”

    “我又不是学会计的,去你那工地也没法帮你算账啊,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秦宇的话引得开车的张华转过身来,认真的问道:“小宇,你从小就聪明,点子多,有什么方法和我说说。”

    “我的方法很简单,找一个会会计专业的嫂子不就得了!”

    “又打趣我了是不,我一个初中毕业的大老粗,人家那些女大学生哪会看的上我!”

    “表哥,你这就不知道了。”秦宇的眸子闪过一道狡猾的亮光,要知道表哥已经二十六了,在农村二十六岁还没有女朋友可是很少见,为此外婆和舅妈不知道唠叨过多少次了。

    “现在又不是以前,大学生遍地都是,工作也不好找啊,表哥你现在怎么也算是一位老板了,又不是配不上,怕什么。”

    秦宇说的是实话,自从大学扩招,每年毕业的大学生几百万。多少大学毕业的学生出去工作月薪也就三四千左右,在现在这个物质社会,很多人看人的标准就是以钱为主了,就表哥这样的年轻又有钱的,还是很多女大学生的首选目标。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