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三章 初遇孟瑶
    既然人家是专业的,青年导游也就没在插话,不过交易的时候,陈总才发现公包只有五十七万现金,无奈只得叫老人陪他去银行,不过那老人也倔,说什么也不去,还说如果没有六十万现金那就算了,他卖传家的手镯也要看这人有没有这个缘分,如果拿不出六十万现金就说明和这手镯无缘。

    接下来的情节,秦宇就能想象的到了,眼看无法买到这血玉手镯,那所谓的陈总向青年导游提出先借点现金应急并承诺一会就还,还会额外给予一些补偿。

    “不知道我能不能看一下你手上的这个手镯。”现在的重点就是出在这个手镯上,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手镯应该是一个贝勒货。

    “看手镯?”青年导游只迟钝了一会,还是把盒子递给了秦宇,不知道为什么,经过刚刚的一番诉说,他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包装盒很jīng美,里面是一块黄绸布垫底,上面一只sè彩红艳的玉镯静静的躺在那,光彩夺目。

    只看第一眼,秦宇的眉头就皱起,玉是古代君子的象征,讲究含而不露,锋芒毕收,尤其是血玉,更是玉中的jīng品,任何雕刻血玉的师傅都会很细心的抛光打蜡,应该是那种圆润的莹光,而不是这种模样。

    拿起玉镯,秦宇在玉面上轻轻抚摸了下,这玉面充满涩感,毫无圆滑之意,玉属于把玩品,一块好玉需要人去盘,盘的久了,这玉摸起来就光滑圆润,不过眼前这块玉摸上去,明显可以感觉到涩感,要是一块经过传承下来的美玉经过数代人的把玩摸起来自然是圆润顺手的。

    “这块玉镯是假的,压根就不是什么血玉,你被骗了,那老人和那所谓的陈总应该是一伙的。”秦宇如实相告。

    “假的,不可能,你年纪轻轻的知道什么,人家陈总可是做珠宝生意的,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血玉。”青年导游听到秦宇的话后急了,立马大声反驳。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青年导游大声说话引来了一些逛完商场回来的游客,大家纷纷围过来,青年导游便把事情又说了一遍,然后指着秦宇说:“他说人家陈总是骗子,还说这手镯是假的,大家看看这玉质多好,颜sè多透明纯净,怎么可能是假的。”

    “这玉看着不像假的啊,应该是真的吧。”

    “真什么,我觉得这小哥说的对,事情哪有这么巧的,这根本就是一个设计好的套。”

    秦宇听见众人的议论,暗中冷笑,这导游到这份上了还心存侥幸,要是现在去报jǐng的话也许那三个人还未跑远,有可能抓住,追回三万块,再继续等下去恐怕人家早就逃之夭夭了。

    “小伙子,把这玉给我瞧瞧。”游客中一位老者走了出来,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副老花镜戴上,想来应该是对玉器有所了解,秦宇赶忙把手镯递给老人。

    “这位小伙子没有说错,这手镯是假的,不是真玉。”老者拿着手镯先是放在耳边用手轻敲了几下,接着又对着阳光观察了半响,得出了结论。

    “老先生你不会看错了吧,这玉怎么可能是假的啊!”青年导游的神情变得难看,不过语气总算没有对待秦宇那么冲。

    “这样吧,我做个试验你就知道这玉是真是假的了。”

    老者的话让秦宇眼光一亮,虽然他觉得这玉应该是假的,却无法拿出证据来证明。

    老者把手镯放在包装盒的表面,拿出一瓶矿泉水,慢慢的倒出一滴水滴在手镯上,水珠一接触到玉镯很快就消失不见。

    “其实辨别真假玉有一种很简单的方法叫做水滴法,真的玉水滴上去会成露珠状久不散去,而假玉却会很快消失,你这个手镯是假的。”

    “真的是假的,这导游也是倒霉,上了骗子的当。”

    “对,我听我一个做玉石生意的朋友提起过,这水滴法确实能辨别真玉和假玉。”

    游客们的议论让青年导游的脸sè变得惨白,三万块对他来说可不是小数目了,而且这钱也不是他的,是公司给的经费,回头是要交还给公司的。

    “报jǐng吧,趁着这几个骗子没跑远,说不定还能抓住。”老者把血玉手镯放进盒子中塞还给青年导游,说道。

    “报jǐng……对,我要报jǐng,这几个天杀的骗子。”青年导游赶忙掏出手机拨打起110。

    一旁的秦宇摇了摇头,恐怕报jǐng的作用不大,这青年导游的面相注定了是要破财,这三万块是找不回来了。

    ……

    ……

    n市作为jx省的省会,长途汽车站前人头攒动,人群川流不息,秦宇下了大巴,背上一个轻便的旅行包打了辆摩的,前往n大学。

    那青年导游没有随着大巴车一起回来,在报了jǐng后,他便去了jǐng局进行笔录,至于接下来能否抓到骗子,秦宇也就不在关心了。他对这件事这么热衷也是为了试验诸葛内经中相术一篇记载的到底准不准。现在结果证明了这相术确实有用,他也就满足了。

    摩托车绕着近路横七竖八的穿越街道,不久便穿过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旁,这是一栋正在施工的商业城,离n大学不远,秦宇知道在未来三年,这里会是附近区域新的商业中心。

    侧眼望去,整个商业城的基本建筑已经完工,现在还差一座地标xìng的大厦正在施工中,秦宇端倪着这座大厦,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

    只是摩托车很快就远去,大厦也消失在秦宇的眼中,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回到学校的宿舍,整栋楼都变得冷清,这栋楼居住的都是大四的学生,大部分学生已经离开学校在一些公司单位实习,还有的也在整理行李准备离开。

    秦宇的宿舍四个人也走的只剩两位,另外一位是因为要准备考研而没有离校。至于秦宇却是还没想好去哪。

    中历史系专业说实话想要找对口的工作不容易,除非去一些科研机构,或者考古研究,只是这都属于国家机关或者事业单位,在现在这个社会,哪怕一个再冷清的衙门也有着很多人哄抢、拼关系、拼人脉,秦宇只是出生在普通工薪家庭,没有什么关系和人家去竞争。

    “咚!咚!”

    秦宇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正打算睡一觉补补神,敲门声传了进来,熟悉的宿管大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秦宇,楼下有人找你!”

    “哦,知道了,马上就下去了!”

    快速回应了一声,秦宇穿好衣服,打开门朝楼下走去。

    “自己这一刚回来,谁会来找我,还时间掐的这么准。”

    秦宇脑海转了一个圈,也想不出是谁,学校的大部分熟人都已经离校了,老二因为要考研天天呆在图书馆,没到三餐是不会出现在宿舍。再说老二要找自己也可以直接上来,不用宿管来通知。

    出了宿舍大门,一辆路虎出现在秦宇的眼前,霸道的车身,刀削般硬朗的线条,粗矿的轮胎,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眼球。

    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倚靠在车门上,瞧见秦宇出现在宿舍楼下门口,眼眸一亮,大步朝这边走来。

    “你叫秦宇是吧!”

    “嗯,我是,请问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秦宇狐疑,眼前的这人他并不认识。

    “呵呵,我叫孟方,是孟瑶的哥哥,方便的话我们去那边聊聊。”

    秦宇转眸发现一些学生在打量着自己和孟方,毕竟这辆路虎停在楼下实在是太拉风了,站在这里交谈确实不好,而且对方说出来的身份也让他没法拒绝,两人快步朝边角走去。

    孟瑶,秦宇现在的女朋友,两人从大一就开始相处,一直到现在,想起和孟瑶的第一次见面,他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和孟瑶的初次见面是在食堂,他去食堂给寝室的几位开黑撸了一晚上的室友买早餐,迎面走来一位女生,穿着迷你裙,手上也和他一样提着一大袋的早餐,清丽脱俗的脸蛋在人群是是那么的夺目,引得食堂就餐的男生纷纷窥视,长发飘飘,走动起来,短裙轻扬,一双赛雪的美腿令人着迷。

    “师傅,给我来四碗莲子粥!”女生越过秦宇,来到食堂的窗口,对里面的工作人员说道,声音清脆,如玉珠入盘,又好似空谷黄莺,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柔媚。

    “莲子粥没有了,最后两碗给你后面那个同学给买去了。”里面的工作人员回答。

    女生听后,回转身子,宝石般纯净透澈的眸子盯着秦宇,脸上扬起迷人的笑容,朱唇轻启:

    “同学你好,我叫孟瑶,能否请你帮个忙。”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