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七十八章 令牌
    第一千七十八章
    
        在那吵杂的城市中,牧尘与那夏弘的视线对射在一起,似是寒意暗藏,两人周身的灵力似乎是波动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悄然的收敛了起来。
    
        夏弘锋锐的眼神缓缓的收回,旋即他冲着牧尘淡淡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中,并没有多少的温度。
    
        牧尘也是回以微笑,神色平静。
    
        “呵...这上古天宫还真是吸引了不少鬼魅魍魉呢。”夏弘瞧得牧尘那般淡然的姿态,双目微眯了一下,旋即自言自语,他看出了牧尘的实力,半步九品,尚还未真正踏足九品至尊,但即便是如此,这家伙对他竟然没有半点的敬畏,这可真是让人有些不爽呢。
    
        不过虽说有点不爽,但这夏弘毕竟有着几分城府,所以也并未当场发作,毕竟看牧尘与九幽的实力,应当也算是有些背景,若是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便胡乱出手的话,或许也会引来一些麻烦。
    
        所以,他目光微闪,便是收回目光,准备回头让人打探一下,若是没什么背景,倒是可以出手一下,那个黑裙女子实力强横,而且气质冷艳,比起周身的这些美人强上不止一个档次,若是能够收入房中好生采补,必然对于他的实力会有所精进。
    
        一念到此,夏弘嘴角便是不由得浮现一抹笑意,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牧尘二人后,袖袍一挥,那雷狮灵兽便是咆哮着化为雷光,拖着金銮,对着城市的另外一方疾掠而去。
    
        “这个家伙的眼神太让人讨厌。”望着那夏弘离去,九幽柳眉微蹙的说道,虽说那夏弘隐藏得极深,可她也是感知极为的敏锐,察觉到了这家伙一些颇为肮脏的念头。
    
        若非也是知晓这夏弘背景颇强,恐怕她现在就饶不得他。
    
        牧尘微微点头,道:“多注意一下此人吧,若是他真是心怀不轨的话,就算他是大夏皇朝的皇子,那也得让他付出代价。”
    
        大夏皇朝虽然底蕴雄厚,实力强悍,但如果他真把念头打到九幽头上的话,牧尘才不会顾忌太多,这些年得罪的人,又何曾少了?多一个大夏皇朝,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此处,牧尘与九幽便是将话题转开,不过这次没过多久,那遥远的天际之外,竟然又是传来了轰隆隆的狂暴灵力波动,再之后,城中无数人便是见到数道光影陆陆续续的掠空而来。
    
        这些光影,皆是携带着磅礴浩瀚的灵力波动,显然是个个实力不弱,而每随着他们的到来,都是将会在这种城市中引起阵阵惊呼之声。
    
        “那是潜龙阁的少阁主,穆山,据说他在天罗大陆的年轻强者榜上,也是有着二十多的排名呢。”
    
        听到这声惊呼,牧尘视线也是一转,只见得那天空上,一条体形庞大的蛟龙盘踞咆哮,这条蛟龙也是异种,身负龙族血脉,虽说不算精纯,但如果有所机缘,也是能够进化成为真正的神兽。
    
        而此时,在那蛟龙的头顶之上,一名男子负手而立,衣袍随风鼓动,周身灵力令得空间都是震动不已。
    
        这名男子乘着蛟龙,却并未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是飞向了西城之中。
    
        “还有剑仙宗的江凌...据说他在剑仙宗的剑墓内闭关三年,终是完成突破,晋入了九品至尊。”
    
        在继那穆山之后,突有一剑西来,一名青衫男子脚踏长剑,破空而过,携带着凌厉剑气,直奔西城之内。
    
        “啧啧,连天涯楼的沁雅大小姐都来了,天涯楼以贩卖情报为路子,消息最是灵通,连她都亲自而来,看来咱们西城有大事发生了。”
    
        再度出现的一位,乃是一位红裙女子,她容颜文静清美,身材却是颇为的火爆,一颦一笑间,都是有着动人的风情。
    
        而且此女周身,灵力内敛,显然是有着宝贝掩盖了自身灵力波动,令得外人无法探测,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咻咻!
    
        天空上,破风声接连响起,不断的有着光影呼啸而来,其中不乏一些在天罗大陆上颇有名气之人,这般阵仗,倒是令得西城变得沸腾起来。
    
        这种光景,持续了约莫半个时辰后,方才渐渐的平息下来,但更多的暗流却是随之涌动,因为这种阵仗,就算是再蠢的人都是知晓,这西城必然是将会有着大事发生。
    
        而酒阁之中,牧尘与九幽望着那渐渐平息的天空,再听得周围那些此起彼伏般的惊叹声,神色也是微微一凝,如此之多的年轻天骄突然汇聚西城,看来此地应该是将要发生什么才对。
    
        毕竟眼下这天罗大陆上各方势力都是在盯着这片极西之地,而因为其深处空间尚不稳定,所以那些地至尊级别的超级强者都不敢轻易入内,于是都将麾下最优秀的年轻一辈给派了出来,搜集一切与上古天宫有关的情报。
    
        “看来我们来对地方了...”九幽看向牧尘,笑道,虽然还不知道这些人聚集在此地的确切原因,不过必然是会与上古天宫有关。
    
        “等白老他们回来吧,想来他会带回情报的。”牧尘点点头,此时酒阁内一片吵杂,众人也是疑惑,显然得不到更精准的情报了。
    
        而他们的等待,也并未持续多久,约莫一个时辰左右,白老与谭秋便是顺利回来。
    
        “呵呵,两位大人之前应该也注意到那些汇聚向西城的各方天骄了吧?”白老笑呵呵的道。
    
        牧尘点点头,道:“两位可探知到原因了?”
    
        一旁的谭秋笑意盈盈的道:“倒的确是打探到了一些,据说前些时候曾有一支小队冒险潜入了极西之地深处的一道空间裂缝中,然后小队在付出了一半伤亡的代价后,于今日逃了回来。”
    
        “他们有收获?”牧尘眼神一动,旁人可不会关系这支小队的伤亡,如果这支小队没什么收获的话,恐怕根本不会有人大老远的跑来。
    
        谭秋螓首轻点,道:“听闻获得了一些东西,而且据说其中有一样东西格外奇特,那支小队说,当他们在侥幸获得此物后,竟是引动那上古天宫中掀起了灵力风暴,他们有十多位同伴直接是被那种灵力风暴绞碎成了血沫,想来此物在上古天宫内应该颇为重要。”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牧尘沉吟道。
    
        “似乎是一面令牌。”白老回道。
    
        “令牌?”牧尘与九幽对视一眼,眼神也是变得凝重了一些,在这种古老的遗迹内,类似这种令牌什么的,最是吸引人,因为谁也指不定它能够开启什么,说不得,就是能够因此而获得一场天大的机缘,进而领先其他人。
    
        “而且那令牌上,似乎是有着古老文字所铭刻的“第二”二字...”谭秋补充道。
    
        “第二?”牧尘心头微震,曼荼罗曾经说过,上古天宫拥有着五位殿主,而他们之前在大狩猎战中所遇见的那位,就是第四殿主,眼下这所谓的第二令牌,莫非是有关上古天宫那位第二殿主的?
    
        牧尘看向九幽,发现后者也是轻轻点头,显然两人都是想到一块去了。
    
        “这些赶来的各方天骄,应该就是为了此物而来。”牧尘缓缓的道。
    
        “那东西将会如何争夺?”九幽再度问道,虽然尚还不知道那令牌究竟有什么作用,但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还是能够夺到手中,那样的话,对于之后进入上古天宫,必会有着极大的裨益。
    
        “呵呵,能如何争夺?现在来了不少背后都有背景的天骄,总不能先撕破脸皮混战一番吧?那样的话,怕是谁都讨不了好,反而最后让人渔翁得利,他们可不蠢。”
    
        白老笑道:“所以还是采取最正常的方式,拍卖形式,价高者得。”
    
        牧尘点点头,这种局面,各方互相顾忌,怕还就真是只能采取这种比较公允的法子了,不过,至于令牌最后有了归属,又会发生什么暗中争斗,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两位大人如何打算?”谭秋柔声问道。
    
        牧尘与九幽对视一眼,旋即一笑,道:“还能作何打算?既然刚好碰见,那自然是不能视而不见,明天我们也插手一下吧,若是能够将其收入囊中,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如若不然,这上古天宫令牌落在了其他人手里,想来也必会有人心中不甘,伺机争夺,他们也能够看看有无机会。
    
        白老与谭秋,石王三人闻言皆是点头应是,表示并无异议。
    
        牧尘见状,轻轻点头,而后便是与九幽直接起身,走出酒阁,他抬头望向西城中央的方向,那里渐渐有着乌云笼罩,似是有着暴雨之势。
    
        牧尘凝视着那个方向,最后微微一笑,迈步走出。
    
        明日,就让他这来自偏僻北界的无名之人好好的见识一些,这些天罗大陆上的天骄人物,究竟是何等的风采吧...希望不要让得他失望才是。
    
        ......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