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七十三章 遗迹
    第一千七十三章
    
        当龙臂至尊的话远远的传来,并且在这座广场之上扩散时,也是不出意料的引发了阵阵哗然之声,不过到了此时,那些哗然中却是没了之前的难以置信,反而是充满了各种感叹。
    
        因为眼前的牧尘,已经在先前证明了他的实力,半步九品,却是拥有着真正抗衡初入九品至尊的强悍战斗力!
    
        他的确有着封皇的资格。
    
        “真是...厉害。”那修罗王望着那一片狼藉场中屹立的年轻身影,素来不苟言笑的脸庞也是在此时有些动容,最后叹了一声。
    
        遥想当初,牧尘初来大罗天域时,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统领罢了,然而数年过去,他却是直接超越了他们所有人,一跃为皇。
    
        其余的老牌诸王也是感叹不已,因为他们算是亲眼见证了牧尘一步步的崛起,最后达到如此惊人的程度。
    
        “血鹰王,当年你还与他们二人恩怨极多呢...”那裂山王瞥了一眼血鹰王,调侃的笑道,当初九幽归来时,可没少与血鹰王发生摩擦,将大罗天域闹得沸沸扬扬的。
    
        血鹰王闻言,顿时满脸尴尬,若是当初能够遇见到牧尘与九幽走到这一步,他自然不敢去得罪,不过好在虽说有所争执,但终归守在了底线之外,不然的话,恐怕现在的他真是会战战兢兢。
    
        其他区域那些新王,也是在此时暗暗交谈,毕竟眼下的局面实在是出人意料,谁都没想到,龙臂至尊与枯老人竟然会在新皇争夺中失败,而这样一来的话,牧尘与九幽,则是会成为大罗天域的第四皇与第五皇。
    
        新增的两皇,必然会引得大罗天域势力格局改变,毕竟在大罗天域。皇的权利,实在太过强大,甚至足以决定诸王所获得的资源。
    
        一些新王已是在暗中考虑,是否之后要表露一些投靠之意。以求获得这两位新皇的庇护...
    
        广场上沸沸扬扬,人心各异,而天鹫皇,灵瞳皇他们则是面带笑容,九幽与牧尘毕竟也算是老人。就算他们封皇,他们的排斥也不大,毕竟总归要比龙臂至尊与枯老人上位要好。
    
        在那高高在上的王座上,曼荼罗也是站起身来,娇小的身影并不起眼,但随着她的起身,原本沸沸扬扬的广场顷刻间便是变得安静下来,不论是老牌诸王,还是那些桀骜的新王,皆是在此时对着她投去敬畏的目光。
    
        上位地至尊。北界第一人,这些头衔,都是令得曼荼罗成为了如今北界最赤手可热之人。
    
        “封皇之战已结束,从今日开始,大罗天域再添双皇,牧皇以及九幽皇。”曼荼罗淡然而略显娇嫩的声音传荡开来。
    
        “恭贺牧王,九幽王封皇!”
    
        广场之上,顿时响起无数恭贺之声,一道道目光羡慕的看向牧尘与九幽,如此年轻的皇。可算是大罗天域创立至今的首次。
    
        不过在羡慕于牧尘与九幽的年轻时,他们也是暗暗心惊后者二人的惊人天赋与实力,如此年纪,就能够与龙臂至尊。枯老人这等成名已久的顶尖强者交锋并且占得上风,这等天资,委实让人感到惊艳。
    
        曼荼罗金色眸子转向了龙臂至尊与枯老人,安慰道:“两位此次失手,不用过于沮丧,你二位拥有着封皇的实力。只是欠缺一些资历与时间罢了。”
    
        这龙臂至尊与枯老人毕竟是九品至尊,这种顶尖战力,对于他们大罗天域而言也是极为的重要,所以曼荼罗自然也是要好生安抚,免得他们心生怨言。
    
        当然了,这两人内心桀骜,如果一来就是但当皇位,以后难免滋生骄狂,反而对于大罗天域不是好事,所以对于此次牧尘与九幽狙击他们封皇,曼荼罗心中乃是乐见其成。
    
        听到曼荼罗的安抚,龙臂至尊与枯老人面色也是稍微好了一点,经历此事后,他们原本那种桀骜之心倒也是消散了许多。
    
        当初他们加入大罗天域时,其实也是自视甚高,毕竟整个大罗天域,除了曼荼罗外,就只有睡皇一人让得他们有所忌惮,甚至连天鹫皇与灵瞳皇他们都不怎么放在眼中,毕竟当初他们在踏入九品至尊,成为北界顶尖强者,呼风唤雨时,那时候的天鹫皇与灵瞳皇,尚还只是八品至尊而已。
    
        所以他们自然认为,当他们来到大罗天域后,理应获得仅次于曼荼罗的地位,那皇位,必定属于他们,其他人,根本没有资格与他们争夺。
    
        不过...谁又能料到,在这般关头,竟然又会窜出一个牧王与九幽王,直接是将两人信心打击得有点体无完肤。
    
        而如今看来,这大罗天域的确是底蕴深厚,小觑不得,日后也应当摆正姿态了。
    
        一念到此,龙臂至尊与枯老人便是暗暗点头,对着曼荼罗抱拳躬身,那般姿态,比起以往,显然是多了一些心悦诚服的归附。
    
        广场依旧沸腾不歇,而双皇已现,此次的诸王会议算是完成了其任务,曼荼罗金色眸子蕴含着威严的扫视全场,突然说道:“诸位应该都知晓,最近天罗大陆上,上古天宫遗迹现世之事。”
    
        此言一出,广场上顿时为之一静,旋即无数强者眼露炽热之色,最近这上古天宫的风声,可是传遍了整个天罗大陆,甚至在他们北界,都是最热门的事情。
    
        上古天宫,那可是天罗大陆从远古时期至今,唯一真正称霸了天罗大陆的可怕势力,甚至即便是在那群雄如云的远古时代,上古天宫都是极为的显赫。
    
        因为它的创建者,正是那位在远古时代,被称为九帝之一的天帝!
    
        而上古天宫,在远古时期那场域外族的入侵浩劫中,也是随之消失,再没有一点的痕迹,以前的时候,倒也偶尔有着一些关乎其遗迹的留言传出,但最后都是被证实子午须有。
    
        可这一次,谁都知道。那是真实的!
    
        因为整个天罗大陆上所有具备觊觎资格的庞大势力,如今都是在时刻关注着那遗迹所在的方向。
    
        “此等遗迹,机缘无穷,即便是本座。都是心动不已,我已和北界联盟的其余顶尖势力之主达成共识,将会以联盟形态,参与这一次的上古天宫之争!”曼荼罗的声音再度传来,令得诸多强者眼中炽热愈发强盛。
    
        他们丝毫不怀疑曼荼罗的话。天帝所遗留的上古天宫,其中的机缘,莫说是一位上位地至尊,恐怕就算是大圆满的地至尊,甚至具备着踏入天至尊境的可怕存在,都会为之心动。
    
        当然,他们更是心动得不得了,那上古天宫曾经无敌于天罗大陆,他们若是能够在其中获得一些机缘,必然会令得他们实力突飞猛进。就犹如牧尘与九幽一般。
    
        而至于联盟,那更是必须如此,北界在天罗大陆上算不得出色,因为纷争不断的缘故,也是始终难以出现霸主级别的势力,若非这一次他们大罗天域的域主突破到了上位地至尊,恐怕就连这种联盟,都是难以做到。
    
        而他们想要与天罗大陆其他地界的那些庞大势力争夺,就必须联合北界其他的顶尖势力,否则光凭他们大罗天域。显然难以支撑。
    
        那龙臂至尊与枯老人也是对视一眼,眼露心动之色,他们踏入九品至尊已是多年,而无数九品至尊。终其一生都是止步这个境界,那踏入地至尊境的桎梏,他们没有多少信心跨过,而如果能够进入上古天宫遗迹,获得能够获得更多的可能。
    
        所以,两人立即抱拳。朗声道:“吾等支持域主决断,必定倾尽全力相助!”
    
        随着两人磅礴声音传开,顿时间这片广场上无数强者立即出声附和,那浩浩荡荡的姿态,倒是壮观之极。
    
        牧尘望着这一幕,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神色虽然依旧平静,但那微微颤动的手指,却是显露着他心中不平静的心潮。
    
        他当年跟随着九幽离开北苍灵院,来到天罗大陆,来到北界,来到大罗天域,并且不断的磨练自身,令得自身地位也是在一步步的提高,他如此费尽心血,所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上古天宫拥有着大日不灭身的进化之法,唯有得到它,牧尘的至尊法身方才能够真正的蜕变。大日不灭身虽然不凡,但伴随着牧尘实力的逐渐提升,它的潜能也是在开始被挖掘一空,牧尘知道,等到他真正的踏入了地至尊境,恐怕大日不灭身对于他的帮助,也将会降到最低的程度。
    
        毕竟不论它如何的玄妙,它终归只是一个基础的至尊法身而已。
    
        所以,他必须让得大日不灭身成功的进化,只有那样,他才能够获得步步先机,进而去追寻那传说之中的原始法身…万古不朽身。
    
        那是连天至尊都会怦然心动的完美法身,那也是牧尘一直以来掩藏在心中的野心。
    
        待得他成功的那一天,这个大千世界,将会任他驰骋,无人能挡,那时,就算是母亲所在的那神秘一族,他也毫无畏惧。
    
        所以,那上古天宫,牧尘怕是此处,最为期待之人了。
    
        曼荼罗望着那沸腾的广场,以及无数强者眼中的炽热,然后她看向牧尘,即便后者神色平静,但她依旧是察觉到了牧尘眼神深处的那一抹激动,旋即她也是笑了笑,看来大家的兴趣都很高呢。
    
        她偏过头,金色眸子看向了遥远的方向,仿佛是穿透了空间,看见了那片远古的遗迹。
    
        而既然如今上古天宫遗迹现世,想来那个人也会现身,其对于上古天宫的看重,她可是心知肚明。
    
        一念到此,曼荼罗小手摸着手腕,感受着体内那曾经让得她痛不欲生的诅咒,她那金色眸子中,也是有着冰寒之色掠过。
    
        当年的恩怨,终归有了结的时候。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