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七十二章 一拳夺皇
    呈现暗金色彩的巨龙盘踞在牧尘身后的半空,龙吟回荡间,有着惊人的威压席卷开来,引得在场无数强者为之震动。
    
        “那竟然是真龙?”天鹫皇,灵瞳皇二人也是有些骇然的失声,真龙可是龙族之皇,拥有着媲美天至尊的恐怖实力。
    
        “并非是真正的真龙...不过却的确拥有着一丝真龙之意。”睡皇不知何时睁开了素来睡眼惺忪的双目,他紧紧的盯着那盘踞的巨龙,缓缓的说道。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应该是牧尘所修炼的龙凤体所导致了,没想到一年不见,他竟然是将其修炼到了这种惊人的程度。”
    
        天鹫皇二人眼神微凝,牧尘所拥有的龙凤体他们自然是不陌生,但显然,一年之前的牧尘,是不可能具备此等凌冽的真龙威压。
    
        “光是这条真龙之影的威势来看,恐怕就绝非寻常半步九品可比了。”
    
        两人心中暗暗感叹,这才明白为何牧尘面对着龙臂至尊丝毫不惧,原来他的确有着一些底牌,眼下借助着这真龙之影的力量,他恐怕还真是拥有了正面与初入九品至尊的顶尖强者抗衡的资格。
    
        在那高高在上的王座上,身躯娇小的曼荼罗依旧不动如山,只是当其那金色眸子在看见牧尘身后那真龙之影时,眸子中方才掠过一些光泽,似也是有些讶异。
    
        对于牧尘所修炼的龙凤真经,曼荼罗显然知晓得更多,眼下这条真龙之影,应该就是当初牧尘身体上那真龙之纹所化,而在当初,那道真龙之纹虽然也能够给与牧尘一些助力,但显然颇为有限,可如今,这真龙之纹所化的真龙之影,却是具备了灵体。甚至拥有了极为强悍的力量。
    
        “这家伙这一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会将龙凤真经修炼到这种程度?”曼荼罗心中也是略感疑惑,那龙凤真经不仅修炼困难,而且提升起来更为的困难。那需要极为严苛的条件,按照她的估计,想要将那真龙之纹进化成如今的真龙之影,那不知道需要吸收多少神兽精血才有可能达到。
    
        这家伙,莫非是在那神兽之原中。将那些陨落的神兽尸骸尽数的掏光了不成?
    
        在曼荼罗心中也是有些嘀咕的时候,在那场中,龙臂至尊同样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那真龙之影,眼神深处,充满着忌惮。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道真龙之影,并非是虚幻,而是的的确确拥有着真龙的气息。
    
        那种气息,令得他体内犹如洪水般奔腾的龙之力都是变得滞缓了一些,那是因为上位者的威压。真龙乃是龙族之中的王者,血脉尊贵强大,而他所拥有的这龙臂,却只是来自一条炎龙,血脉强大程度,自然远不及真龙。
    
        他实在有些无法相信,为何牧尘一个人类,竟然会身怀真正的真龙气息。
    
        先前他还在对牧尘所言嗤之以鼻,可如今,他却不得不郑重起来。看那真龙之影磅礴的气势,如果接下来他在面对着那所谓一拳之试时再有丝毫的小觑,恐怕今日,还真是会败于此处。
    
        呼。
    
        一念到此。龙臂至尊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渐渐的将心中的忌惮压制下来,神色则是愈发的肃穆,他双掌缓缓的紧握,只见得其手臂之上的赤红之光,陡然变得强盛。而且他的两条手臂,都是在此时随之渐渐的膨胀。
    
        而龙臂至尊的十指,也是愈发的尖锐,细密的龙鳞覆盖出来,远远看去,此时他的双臂,再无丝毫人类之形,几乎是彻彻底底的变化成了两只充满着狰狞凶悍气息的炎龙之爪。
    
        在龙臂至尊竭力的调动着所有力量时,在那前方破碎的石台上,牧尘也是抬头看了一眼盘踞半空的真龙之影,旋即他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嗡!
    
        璀璨的金光,猛然自牧尘体内爆发出来,令得他犹如一尊金色战神,而后他五指紧握,面色漠然的一拳挥出。
    
        这一拳,缓慢而沉重,仿佛是驮负着十万大山。
    
        而且,伴随着牧尘一拳的挥出,只见得他那原本璀璨的身躯,金光竟是出现了移动,那些金光犹如潮水一般的涌动,涌过牧尘的身体,顺着手臂,涌向了拳头。
    
        金光凝聚,令得牧尘那拳头犹如黄金所铸,拳风波动,震碎了空间。
    
        “真龙拳印!”
    
        牧尘心中暴喝响起,拳风鼓动,只见得磅礴金光陡然自其拳头之上暴射而出,竟是化为一道犹如实质般的金光拳影。
    
        吼!
    
        半空中,那真龙之影也是发出威严咆哮,旋即它直接呼啸而下,竟直接是钻进了那一道犹如实质般的黄金拳印之中,顿时拳印之上,有着暗金色的龙鳞生长出来,那一拳之威,更是在此时暴涨到了极致,拳风过处,空间犹如碎裂的玻璃,寸寸龟裂。
    
        那黄金拳印呼啸而出,这片广场上,无数强者眼露震动之色,甚至就连天鹫皇他们这等踏入九品至尊的顶尖强者,眼中都是有着凝重与浓浓的忌惮之色浮现出来。
    
        从牧尘这看似朴实简单的一拳之中,他们都是察觉到了极为浓烈的危险气息。
    
        轰轰!
    
        黄金般的真龙拳印洞穿虚空,下一刹那,直接是出现在了龙臂至尊前方,金光大放,犹如是封锁了龙臂至尊所有的退路。
    
        浩瀚沉重的拳风笼罩而来,金光充斥眼球,仿佛君临了整个天地,那种可怕的力量,令得龙臂至尊浑身汗毛倒竖。
    
        “想要败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可怕之力笼罩,龙臂至尊双目怒瞪,暴喝出声,而后他也是毫不犹豫,一掌轰出。
    
        轰!
    
        赤光爆发,只见得一条巨大的炎龙直接是自龙臂至尊掌下咆哮而出,滔天火炎席卷,似是要焚尽天地。
    
        轰隆!
    
        黄金拳印与炎龙之掌,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震动的目光中,毫不退避的硬憾在了一起,顿时,惊天巨声响彻,犹如是有着一轮呈现金红亮色的烈日,自那冲撞之处冉冉升起,附近数万丈的空间,都是在此时被那种可怕的冲击肆虐得扭曲起来。
    
        砰!砰!
    
        下方的一座座石台,更是被那种冲击所波及,一座座的化为漫天粉末。
    
        广场周围,无数强者纷纷变色狼狈而退。
    
        曼荼罗望着那可怕的冲击波,则是屈指轻轻一弹,顿时天地间有着灵光浮现,一道巨大的清澈光罩从天空笼罩下来,将那广场中央包裹而进,同时也是将那种可怕的冲击,尽数的抵御下来。
    
        有着曼荼罗出手,广场上无数强者方才松了一口气,旋即目光紧紧的望着那广场之内,只见得那里,狂暴无匹的金光爆发,竟是在顷刻间,便是将那赤红之光,尽数的掩盖。
    
        龙臂至尊的面色,也是在此时猛然一变,他终归还是低估了牧尘这一拳的可怕之力。
    
        轰!
    
        不过还不待他有任何的举措,只见得那金光涟漪便是荡碎空间呼啸而来,横扫过处,他的身体顿时如遭重击,竟直接是狼狈异常的倒飞了出去。
    
        咻!
    
        广场上无数人面庞颤动的望着天空,只见得那里龙臂至尊的身影直接是化光倒飞出去,空气在他的身后不断的爆炸,甚至连空间都是在碎裂。
    
        咚!
    
        龙臂至尊身形连退数万丈,最后猛的反手一掌拍出,空间碎裂,终是将身躯给稳了下来,他的嘴角出现了一抹血迹,但他却是未曾擦拭,反而是面色有些阴晴不定的望着远处,只见得那里巨峰矗立,山顶之上,便是那座广场。
    
        而现在的他,直接是被牧尘一拳轰出了山峰。
    
        龙臂至尊面色难看,他没想到,牧尘竟然还真的一拳把他给轰飞了...
    
        而在龙臂至尊在远处的天空面色难看的凌空而立时,此时那广场之上,也是陡然沸腾,无数强者目瞪口呆的望着远处的龙臂至尊。
    
        他们面面相觑,最终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牧尘的一拳之力,竟是硬生生的将一位初入九品的顶尖强者,轰飞出了数万丈。
    
        这如果换做他们任何人,恐怕早就在那等可怕拳风之下,化为灰烬了吧。
    
        他们的目光,猛然的射向广场中央,那里漫天烟尘渐渐落下,最后一道年轻的身影开始清晰。
    
        只见得牧尘依旧是保持着一拳平挥而出的姿势,他的拳头表面,有着点点鲜血滴落,那是先前那一拳太过的刚猛,所以反震所导致。
    
        磅礴的真龙之影早已消散,甚至连牧尘周身强悍的灵力波动都是收敛了下去,他缓缓抬起头来,露出那年轻而俊逸的面庞。
    
        他望着远处天空上的龙臂至尊,洒然一笑,道:“龙臂至尊,此拳如何?”
    
        这一拳,汇聚了他自身所有的力量,再加上真龙之影的叠加,那等可怕之力,就算是真正的九品至尊,也得心生忌惮。
    
        远处天空,龙臂至尊望着洒然而笑的年轻身影,他想要再度出手,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把握真正的战胜牧尘。
    
        他固然没有催动所有的底牌与力量,但他明白,恐怕眼前这个年轻人,亦是如此,只是,若真到了那一步,就是生死搏杀,而那时候,恐怕他都没有绝对的把握全身而退。
    
        他沉默了片刻,最终只能远远一抱拳,声音低沉的道:“这新皇之位...是你的了。”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