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六十九章 不灭火神罩
    “九品至尊...”
    
        庞大的广场上,无数目光都是在此时有些震惊的凝聚在九幽的身影之上,所有强者都是感到难以置信,之前的消息不是说,九幽王的实力仅仅只是六七品至尊的样子吗?怎么眼下...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那修罗王,裂山王等人更是惊骇莫名,他们对九幽了解得显然要更多一些,在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九幽的实力虽然在诸王中还算不错,但顶多也就仅仅排到第三第四的模样,可现在,甚至就连修罗王都还未曾触及到九品至尊,为何她就先行一步踏入了?
    
        “是使用了秘法暂时的提升吗?”有着人惊疑不定的道。
    
        “不可能!秘法强行提升,必然灵力难以控制,可现在那从九幽王体内爆发出来的灵力,却并没有任何紊乱的迹象,这些灵力,的确是属于九幽王自身!”
    
        “可...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她怎么会提升得如此的可怕?!”
    
        众多的窃窃私语声爆发,就连诸王都是面色惊疑,但最终又只能茫然摇头,显然,他们也是无法知晓在九幽离去的这将近一年中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会令得她的实力提升到如此惊人的地步。
    
        而在那漫天震惊的目光中,那石台之上的枯老人同样是有点难以置信的盯着前方的九幽,不过好在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很快便是将面庞上的震惊收敛起来,不过再度看向九幽时,已再没有了任何的轻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凝重。
    
        因为从九幽体内爆发出来的可怕灵力中,即便是他,都是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据说这九幽王乃至来自九幽雀族,其本身更是神兽体质,战斗力强悍无匹,即便眼下两人都是同为初入九品的实力,但真要斗起来的话。就连枯老人此时,都是没有了绝对的信心。
    
        到了此时,他们方才明白为何牧尘会那般的自信,原来。这九幽王的实力,已经踏足了九品至尊,这等实力,的的确确是拥有了争夺大罗天域新皇的资格。
    
        “之前倒是老夫眼拙了,既是如此。老夫今日,便来领教一下九幽王的手段了。”枯老人深深的看了九幽一眼,旋即他干枯的手掌缓缓的握拢,浑浊的眼中,仿佛也是有着精光爆发而起。
    
        轰!
    
        当枯老人最后一字落下时,顿时同样磅礴浩瀚的灵力自他那干枯瘦小的身躯中爆发出来,那种灵力,偏向灰色,那种灵力蔓延过处,竟是连大地都是渐渐的枯萎。显然,这枯老人的灵力,也是具备着独特的力量。
    
        这些能够晋入九品,并且在北界混成名头的人物,显然都没一个是简单的。
    
        两股浩瀚的灵力在天地间冲撞,即便尚未动手,但那云集而来的压迫感,已经是令得在场无数强者头皮发麻。
    
        枯老人浑浊的双目,在此时变得精光刺人,他猛的一步踏出。顿时间浩瀚灵力涌动,那灵力直接是化为无数道灰色光虹呼啸下来,铺天盖地的对着九幽席卷而去。
    
        那些灵力光虹,散发着枯竭之气。所过之处,竟是连空间仿佛都是衰败下来。
    
        “那是枯老人的枯荣灵力...若是被击中,肉身立即枯竭,甚至连体内灵力都会受到污染,进而衰败。”广场上,众多强者望着那种灰色光虹。都是眼露惧色,就是那种光虹,只要他们沾染上了丝毫,恐怕都会被重创。
    
        若此时那枯老人是对着他们这里发出攻击,恐怕顷刻间后,就会留下无数衰败的肉身。
    
        而在那漫天惧怕的目光注视下,九幽却只是眼神平淡的扫了一眼那等浩瀚攻势,旋即她只是伸出修长玉手,隔空按下。
    
        轰隆!
    
        浩瀚的灵力犹如万丈海浪般呼啸而出,那种灵力之中,竟是散发出了极为可怕的高温,灵力蒸腾间,连空气都是被燃烧起来。
    
        嗤嗤!
    
        两股浩瀚灵力冲撞在一起,出人意料的却并未有着惊天巨响,因为在那种冲撞中,两种可怕的灵力在不断的互相侵蚀,那侵蚀之处,空间都是裂开了一道道漆黑的痕迹。
    
        那灰色光虹犹如流星般铺天盖地的呼啸下来,但不论那种衰败之气如何的浓烈,竟然都是无法靠近九幽千丈之内。
    
        这枯老人的灵力虽说诡异,但九幽同样不普通,在不死鸟兽尊的指点下,她也是修炼出了真正的不死之炎,从而令得其自身灵力,也是获得了巨大的变化。
    
        不死之炎本就有着生死之力,从某种程度而言比枯老人这所谓的枯竭灵力更为的霸道,所以后者的灵力能够侵蚀其他强者,但想要污染九幽的灵力,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广场之上,众多强者望着不论枯老人如何发动攻势,都是无法攻入九幽千丈范围的战局,都是神色愈发的凝重。
    
        “枯老,你若是只有这些手段的话,恐怕今日新皇之位,很难落入你手了。”石台之上,九幽也是微笑说道,这枯老人的攻势看似磅礴,但却试探居多。
    
        枯老人眼神也是颇为的肃然,旋即他缓缓点头,干枯的双手陡然结印,顿时间浩瀚灵力犹如龙卷风暴般席卷,只见得一尊巨大的灵力虚影,出现在了其身后。
    
        那道灵力光影极为的奇特,看上去有着人形,但却生长着枝干树叶,远远看去,仿佛一株参天古树摇曳生姿,只是这古树散发着浓浓的枯竭之气,引得天地间的灵力都是在迅速的衰减。
    
        “那是枯老人所修炼的至尊法身,枯荣法身!”众多强者见到枯老人身后所出现的那参天古树,眼角也是一阵抽搐,低低的惊呼声传开。
    
        这枯老人所修炼的枯荣法身颇为的奇妙,在那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上,排名六十一,据说要修炼出这等至尊法身,必须吸收天地间诸多枯竭之力,而这枯老人,则是在那无尽枯荒之地苦修多载,最终方才凝练除了这枯荣法身。
    
        这等法身。举手投足间都携带着枯竭之力,若是侵入体内,怕是连肉身都会枯竭损坏,颇为霸道邪异。
    
        而这般手段。一般是枯老人的底牌,但谁都没想到,这才刚刚与九幽交手,这枯老人便是直接将其祭了出来,显然经过先前的试探他已经是明白。寻常手段对于九幽,似乎并没有任何作用。
    
        枯老人的身体缓缓升起,最后落在了那参天古树之上,他俯视着九幽,声音嘶哑的道:“若是九幽王能够敌得过我老夫枯荣之力,老夫甘愿认输。”
    
        九幽仰起俏脸,她美目凝视着那参天古树,感受着那种邪异的枯竭之力,却是丝毫不惊,反而是笑盈盈的道:“若是枯老这枯荣法身能够破了我这火罩。我也甘愿认输。”
    
        话音落下,九幽上空磅礴灵力突然凝聚,竟是化为了一头庞大得遮蔽天际的黑色巨雀,巨雀双翼展开,犹如垂云。
    
        而此时,巨雀发出清越长鸣声,巨嘴张开,竟是有着滚滚火炎喷薄而出,那等火炎呈现透明般的色彩,显得极为的奇特。
    
        “不灭火神罩!”
    
        九幽在心中一声轻语。只见得那火炎顿时席卷而出,空间扭曲,最后直接是化为万丈火罩,将那枯荣法身笼罩了进去。
    
        熊熊!
    
        透明般的火炎之罩笼罩下来。枯老人苍老的面庞则是抖了抖,道:“九幽王这信心未免也太足了一些,一道火罩,便向困住老夫?”
    
        他心中冷笑一声,不过旋即神色便是变得肃然,印法闪电般的变幻。只见得其脚下那参天古树顿时摇动起来,万千灰光呼啸而出,席卷天地。
    
        “枯柳拂天手!”
    
        万千灰光疯狂的凝聚,竟是在那天地间化为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灰色巨手,那巨手呈现干枯的模样,一股枯竭之气散发出来,竟是引得天空都是暗淡下来。
    
        这看得无数强者头皮发麻,他们都是认了出来,这是枯老人的成名手段,这等邪异的攻势,若是被击中的话,就算是八品至尊,恐怕都得当场衰败肉身而亡。
    
        显然,这枯老人嘴上虽然硬气,但对于九幽,却是忌惮到了极点,生怕一个不小心今日就阴沟里翻船。
    
        轰!
    
        枯黄的巨手拂过天际,看似轻飘飘的没有任何重量,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足以让得在场无数强者感到恐惧。
    
        巨手冲向火罩,而火罩之上突然也是泛起了波澜,只见得那里火炎流转,而后便是有着透明般颜色的火炎喷薄而出,直接是与那枯手硬撞在一起。
    
        轰轰!
    
        两者相撞,可怕的温度肆虐开来,那枯老人面色顿时剧变,因为他那枯手仿佛是在此时遇见了什么克星一般,透明的火炎席卷而过,那枯手竟直接是犹如枯木一般燃烧了起来。
    
        “好霸道的火炎!”
    
        在那广场上,无数强者也是脸皮抽动,震惊的道。
    
        天鹫皇与灵瞳皇眼神也是在此时一凝,那种透明般的火炎,就连他们都是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危险。
    
        “你...你这是真正的不死之炎?!”
    
        枯老人眼神骇然的望着那些透明火炎,声音都是变得有些尖利起来,他所修炼的枯荣法身,所修炼的乃是枯竭之力,这种力量阴狠邪异,但却极为惧怕那种至阳至刚的力量,而这不死之炎,更是其克星的克星,因为不论他那枯竭之力如何侵蚀,都不可能让得传送中永生不灭的不死之炎丧失生机。
    
        九幽微笑的望着面色大变的枯老人,这座不灭火神罩,乃是不死鸟兽尊传授于她,若是展开,虽说无法借此将枯老人重创,但要困住他,却是足以。
    
        “枯老,你还可继续尝试。”九幽道。
    
        枯老人面色青白交替,最终他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九幽王果真是天资卓越,这一场,算是老夫输了。”
    
        哗。
    
        广场上哗然阵阵,谁都没想到,枯老人竟然就这样认输了,不过唯有后者自身方才知道,这座火罩极为克制他,若是要强行破阵的话,他倾尽全力自然是能够办到,可那样不仅要消耗大量时间,而且还会给九幽以逸待劳的机会,所以即便突破,胜负也是两说。
    
        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认输,免得多做无用之功。
    
        “承让了。”九幽微微一笑,玉手一扬,那巨大的火罩便是化为透明火炎滚滚而回,被她吸入红润小嘴之中,天地间的温度,迅速恢复正常。
    
        枯老人身形掠出石台,落到了那面色颇有些难看的龙臂至尊身旁,他看了一眼后者,低声道:“这九幽王不简单,我想,那牧王恐怕也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容易对付。”
    
        “装神弄鬼罢了。”
    
        龙臂至尊眼中精光闪烁,他眼神冷厉的看了一眼远处面带微笑的牧尘,先是低骂了一声,然后对着枯老人冷声道:“那九幽乃是神兽之身,而且拥有不死之炎,自然难以对付,不过我就不信,这牧尘同样是人类之身,他能够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中,也拥有着匹敌九品至尊的力量!”
    
        话音落下,他已是冷哼一声,脚掌一跺,身体闪现至一座巨大石台上,精光闪烁的虎目直接看向牧尘,淡漠的声音,传荡开来。
    
        “牧王,想从本尊手中夺走新皇之位,那就让本尊看看你有没这等本事吧!”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