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五十五章 兽矛斩魔
    轰!
    
        笼罩祭坛上空的浩瀚战意海洋,伴随着牧尘那一声暴喝,也是在此时彻彻底底的暴动起来,战意翻滚,犹如重若千万斤,翻滚之间,虚空都是寸寸崩碎。
    
        所有人都是能够察觉到那可怕战意所蕴含的力量。
    
        “他成功了?!”
    
        见到那翻涌的战意海洋,祭坛之上,诸多强者也是忍不住的惊呼出声,眼中有着惊喜与骇然同时迸射出来,虽然理智告诉他们,眼下牧尘成功掌控天兽军对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结果,可某种情绪作祟,依旧是令得他们内心深处有着浓浓的嫉妒涌出来。
    
        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说之前的牧尘,还只是说让得他们忌惮的话,那么此时掌控了天兽军的牧尘,就真正的能够让得他们感到畏惧。
    
        那种畏惧,就犹如是面对着族中那些顶尖的长老一般,举手投足间,便是能够将他们彻彻底底的压制。
    
        他们明白,如果现在的牧尘突然对他们出手的话,恐怕只需要念头一动,他们这里所有人都得彻底死绝,不管他们拥有什么手段,都是无法保命。
    
        对于这一次,那白冥,白斌等人显然也是异常的清楚,所以此时的他们,都是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目低垂,甚至都不敢对着牧尘的身影望去,生怕万一刺激到牧尘,他发起疯来,直接将他们彻底给血洗了。
    
        现在的牧尘,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够挑衅的存在。
    
        “虽然成功了,不过...”九幽此时却并未因为牧尘的成功掌控而松懈,她美目紧紧的盯着那在磅礴战意海洋中若隐若现的身影,此时的牧尘,手臂之上青筋耸动,那些青筋甚至蔓延到了他的脸庞,他的眉心处,更是有着鲜血一点点的从皮肤之下身渗透出来,那是因为牧尘此时脑海中承受着极端可怕的冲击。
    
        虽说有着不死鸟兽尊给予的庇护之物。但显然,强行控制如此强大的战意,对于牧尘而言,依旧是造成了极大的负荷。
    
        一个不慎的话。牧尘必会遭受反噬。
    
        呼。
    
        而在九幽那紧张担忧的目光注视下,牧尘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勉强令得脑海中翻江倒海般的剧痛稍微退散了一下,他的眉心处,有着一枚光羽虚影浮现。正是此物庇护着他的神智,不然的话,那可怕的战意,早就将他脑海冲毁得干干净净。
    
        “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剧痛之下,牧尘的心灵反而是异常的平静,他感受着周围那浩瀚得无法形容的强大战意,他明白,不死鸟兽尊给予的灵羽,只能够庇护他一次,而且时间还极为的有限。如果他不能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催动天兽军对那魔物造成致命一击,那他就必须放弃对天兽军的控制,否则战意反噬,难逃一死。
    
        一念至此,牧尘心中再无波澜,他抬起青筋耸动的狰狞面庞,目光锁定远处那已经被三位兽尊镇压封锁的巨大魔脸,旋即他双手猛然结印,手中石印,在其面前颤动不已。
    
        “天兽军。让我来看看,你们的战意究竟有多强大吧!”
    
        轰!
    
        就在牧尘心中轻语悄然落下间,其周身那浩浩荡荡的战意海洋,已是疯狂爆发。只见得无数道战意匹练冲天而起,最后在天空上源源不断的汇聚。
    
        短短不过数息的时间,当那浩瀚战意散去时,只见得一柄约莫万丈庞大的古朴兽矛,悬空而立。
    
        兽矛之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战纹。这些战纹并不清晰,但其所散发出来的可怕力量,就算是地至尊级别的超级强者在此,都是会为之色变。
    
        面对着如此庞大的战意,牧尘根本不可能精准的操控,所以他只能勉强的将这些战意凝聚在一起,尽可能的让其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兽矛,斩魔!”
    
        牧尘眼中战意,仿佛是犹如实质一般的喷涌而出,下一瞬间,那一道战意所化的庞大兽矛,直接是洞穿了虚空,犹如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了那巨大的魔脸之前。
    
        吼吼!
    
        而此时那魔脸也是察觉到了突然间插入战局的可怕攻势,当即那魔脸之上便是有着无数魔影咆哮起来,仿佛是察觉到了毁灭的危机。
    
        那魔脸显然是没想到,在这种时候,除了三位兽尊的灵影之外,竟然还有着如此可怕的攻击插手。
    
        轰轰!
    
        可怕的魔气疯狂的从魔脸之中爆发出来,试图挣脱三位兽尊的封锁,但后者三人哪能让它如意,当即都是拼命的催动所有的力量,将那数十万丈庞大的光虹锁链,凝聚得愈发的牢固。
    
        砰!砰!
    
        魔气一**的爆炸,将那封印锁链也是震得不断的颤抖,但却始终未能将其彻底的挣脱。
    
        咻!
    
        而也就是在此时,那巨大的战意兽矛,已是凝聚着天兽军庞大的战意呼啸而来,最后毫不留情的射向魔脸眉心。
    
        嗡。
    
        魔物眉心处,魔气疯狂的席卷,竟是化为无数道魔影咆哮着冲出,试图将那兽矛吞没。
    
        砰!砰!
    
        不过,兽矛之上所蕴含的战意,强悍无匹,而此时的这魔物,又并非真正的域外族王者,而只是一些魔念所化,那些触及兽矛的魔影,都是在顷刻间被可怕的战意震碎成虚无。
    
        噗!
    
        魔影重重爆碎,最后终是彻底消散,而那兽矛,则是笔直而下,狠狠的刺在那魔物眉心之处,顿时间,强悍的战意席卷而出。
    
        吼!
    
        魔物狰狞的巨嘴中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巨大的兽矛深入其中,直接是令得那魔脸之中的魔气变得紊乱狂暴起来,最后爆炸从其内部产生,每一次剧烈的爆炸,都将会令得魔脸庞大躯体迅速的缩小。
    
        砰砰!
    
        短短数息之后,那原本数万丈庞大的魔脸,便是仅仅只有千丈大小,汹涌可怕的魔气,更是变得极度的萎靡。
    
        显然,牧尘催动天兽军战意发动的那一击,对于魔脸造成了极重的威胁。
    
        “抹杀它!”
    
        三位兽尊见状,眼中也是有着喜色迸发,下一刻,三人全力出手,只见得那巨大无比的光虹锁链竟直接是穿透了那魔脸,然后疯狂交织,最后将其团团围困,一丝一毫的魔气都是再无法泄露起来。
    
        远远看去,此时的那魔脸,仿佛是被锁链捆缚的锁链光球。
    
        噗嗤!
    
        三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鲜血扭曲成三道古老的符文,缓缓的落在了那锁链光球之上,最后迅速的融入了进去。
    
        吼!
    
        随着那古老的鲜血符文融入,那光球内部,仿佛是传来了魔脸绝望的咆哮之声。
    
        “既然已死,那就不要再现世作怪了。”不死鸟兽尊淡淡的道,旋即她玉手结印,光球之内,顿时有着滔天血光爆发出来,最后直接爆炸开来。
    
        可怕的冲击从天际之上席卷开来,方圆数万里之内,空间尽数的崩碎,甚至连大地都是被硬生生的撕裂开无数道深渊,这座神墓园,在此时被破坏得一片狼藉。
    
        祭坛之上,众人也是紧张无比的望着远处天空,那里狂暴的灵力冲击渐渐的散去,而那邪恶的魔脸,却是在那种冲击下,迅速的扭曲,消散,最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那魔物被除掉了!”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劫后余生的狂喜失色,自他们的面庞上涌现出来,一些人,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先前那种可怕的战斗,显然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真的成功了...”九幽等人也是松了一口气,犹自还有些不敢相信,那等可怕的魔物,竟然在他们的面前被毁灭得干干净净了。
    
        “多亏了牧尘。”
    
        而有着这般想法的,显然不仅是九幽等人,甚至连其他的那些强者,也是对着天空上的牧尘投去了感激的目光,不得不说,这一次,他们算是欠了牧尘一个不小的恩情。
    
        那白冥等人则是面色青白交替,不过此时的他们,也不敢再表露出丝毫对牧尘的不满,不然的话,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而对于那众多感激的目光,牧尘却是并未理会,他望着那消散而去的邪恶魔物,那紧绷的心灵,也终是松了下来,紧接着,可怕的剧痛便是犹如潮水一般从其脑海中涌出来,试图将其吞没。
    
        噗嗤。
    
        一口鲜血从牧尘嘴中喷出,他面色惨白,先前强行控制那等可怕的战意,即便最后有着不死兽尊给予的庇护,但依旧是对他造成了一些反噬。
    
        在那种反噬下,他的脑子仿佛都是要炸裂开来,眼前一片黑暗,身体更是无法控制的直接从天空上坠落而下。
    
        身体无力的坠落,眼前渐渐的黑暗,感受着脑海中残余的剧痛,牧尘忍不住的在心中咧嘴苦笑。
    
        “该死的...以后再也不尝试掌控这种军队了...差点成了烈士...”
    
        唰!
    
        宫装美妇的身影出现半空,玉指一点,便是将牧尘的身体驮负而住,她玉指再度点在牧尘眉心,灵光绽放,在那灵光照耀下,牧尘布满青筋的面庞,渐渐的恢复平和。
    
        她望着牧尘那年轻的面庞,眼中也是有着一抹惊异之色浮现出来,显然,对于牧尘最后真的能够操控天兽军发动致命的一击,她也是相当的意外。
    
        她微微摇头,轻笑一声。
    
        “这个小家伙...倒真是小瞧了呢...”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