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四十七章 凰血祭灵
    当那贯穿天际的黑色光束与那振翅而来的寒凰重重的冲撞在一起的瞬间,整个天地,瞬间黑暗,那一刹那,仿佛连天地,都是在畏惧这种可怕的冲击。
    
        那种轰击,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巨声,反而是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寂静,不过那种寂静并未持续多久,所有人便是看见那黑暗中,有着极端狂暴的寒流冲击,猛然爆发开来。
    
        咔嚓!
    
        寒流冲击过处,天空都是瞬间凝固,化为寒冰的世界,只不过这种寒冰与非之前的冰蓝,而是一种暗黑色彩,其中参杂了两种可怕的力量。
    
        狂暴的寒流席卷而过,庞大的祭坛,都是在此时覆盖了厚厚的冰霜,整座祭坛,唯有着另外的两处战场,那里有着同样磅礴的灵力爆发开来,将那些席卷而来的寒流抵御下来。
    
        而受到如此惊人的波及,那孔灵,宗青峰等人的激烈战斗也是出现了片刻的缓冲,他们都是有些惊愕的抬头,视线看向远处天空那可怕的冲击波源头。
    
        “那个牧尘...竟然能够与白冥抗衡?”四人瞧得那一幕,心头都是一震,旋即面色渐渐的变得凝重,之前的他们,或许谁都未曾将牧尘当做同等级的强者看待,所以他们都不认为牧尘挑衅白冥有什么好下场,但眼下的一幕,显然是让他们明白,他们看走眼了。
    
        那孔灵美目微微闪烁,旋即暗暗摇头,这牧尘的确让人意外,不过所幸的是之前她与其并没有什么恩怨,不然的话,有这般敌人,也是颇为的麻烦。
    
        “嘿,看来根本就不需要我帮忙,这小子就能保命。”那通天猿族的陆候咧嘴自嘲的一笑,之前他还说就算牧尘败了。也能够保他一命,但眼下看来,人家显然不需要。
    
        鲲鹏族的宗青峰也是深深的看了牧尘的身影一眼,对于后者的名字。其实他早就听说了,宗腾与牧尘之间似乎有些矛盾,之前还传来消息想要请他出手,原本他的打算是如果有顺手的机会,他也不介意帮一把。但看现在的情况,还是收了这心思,警告一下宗腾,最好还是不要招惹这个狠人吧...
    
        “以这牧尘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来看,应该能够拖住白冥一段时间,嘿,也好,就算不能将其阻拦,至少也不要让他顺顺利利的取得不死鸟传承精血。”
    
        ...
    
        “该死的!”
    
        在其余众人心中转动着想法时,在那黑暗的天空上。白冥则是面色阴沉的望着远处,那里的黑色光束与寒凰几乎各自战局了半壁天空,它们疯狂的侵蚀着对方,试图将对方抹灭,但最终似乎谁都未能得逞,因此局面呈现僵持。
    
        但这种僵持,显然不是白冥想要看见的。
    
        他无法相信,凭借他八品至尊的实力,再借助准圣物的力量,竟然连一个区区七品至尊的人类小子都是无法抹杀。
    
        “今日你想胜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白冥眼中阴冷之光闪烁,旋即他印法一变,只见得那寒凰灵扇之上喷薄而出的寒流,顿时随之暴涨。源源不断的席卷而出,试图将那一道毁灭般的黑色光束彻底的摧毁。
    
        牧尘立于大日不灭身之上,他同样是能够察觉到那寒凰所带来的压迫越来越强,显然,那白冥在不断的增幅着灵力,试图取胜。
    
        “你也太小看我这百万至尊灵液为代价所发动的攻击了。”
    
        不过对于此。牧尘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讥讽之意,这灭生瞳每一次的发动,都将会消耗大量的至尊灵液,那种消耗,就连牧尘都心痛不已,不过唯一让得他有所安慰的是,在吸纳了如此庞大的至尊灵液后,灭生瞳所发出的攻击,也的确是物超所值。
    
        一念至此,牧尘也不在犹豫,心念一动,只见得眉心处那一枚黑色竖眼,便是在此时猛的绽放出一圈圈的黑色光晕。
    
        其中仿佛是有着黑色的玄奥符文在凝聚。
    
        咻!
    
        一道细微的黑光,自灭生瞳中射出,闪电般的融入了那一道与巨大寒凰对峙的毁灭黑光之中,顿时间,毁灭般的光束迎风暴涨,可怕的黑色冲击波一**的席卷而开,竟是将附近的空间都是振荡得撕裂开一道道裂纹。
    
        “破。”
    
        淡淡的声音,在此时自牧尘的嘴中吐出。
    
        轰!
    
        就在那声音刚刚脱口的那一瞬间,可怕的黑色光束犹如是毁灭之神降临下来的旨意,黑光一震,竟直接是在这一霎生生的将那庞大的寒凰洞穿而去。
    
        巨大的黑洞出现在寒凰身躯上,而且那种黑暗还在不断的侵蚀寒凰的身躯,令得它逐渐的化为黑暗。
    
        而在寒凰被洞穿的那一瞬间,白冥的面色却是瞬间巨变,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他催动冰凰灵扇所发动的至强攻击,不仅被牧尘所抵挡,而且还硬生生的突破了?
    
        “怎么可能!”白冥面色狰狞的低吼道,神色扭曲。
    
        咻!
    
        不过牧尘却是不管他心情如何,那凝聚了百万至尊灵液的黑色光束,在贯穿了寒凰之后,显然也是消耗了大部分的力量,但终归并未彻底散去,于是他心念一动,那黑色光束便是猛的一转弯,竟直接是对着白冥席卷而去。
    
        他显然是打算趁机将后者解决掉。
    
        “想要杀我?简直做梦!”
    
        那白冥见到这一幕,瞳孔也是一缩,旋即他一声厉喝,脚掌猛的一跺,顿时犹如风暴般的灵力从其体内席卷而出,竟是在他身后凝聚成了一头巨大无比的寒冰巨凰,在那巨凰身躯之上,冰晶闪烁着夺目的光芒,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散发而出。
    
        这白冥直接是被逼得将神兽形态显露了出来。
    
        白冥身形一动,出现在了那寒冰巨凰身躯之上,旋即他手掌一握,半空中的冰凰灵扇便是出现在其手中,其上寒流涌动,闪烁着冰蓝的色彩。
    
        “寒凰守护!”
    
        白冥手中冰扇陡然一抖,一股冰蓝寒流喷薄而出,其脚下的冰凰也是在此时喷出了滔滔洪流。转瞬间,便是在半空中化为了一道千丈庞大的冰罩,将其护在其中。
    
        轰!
    
        毁灭光束贯穿而来,狠狠的轰击在冰罩之上。顿时咔嚓声响彻,只见得一道道裂纹飞快的蔓延出来,迅速的波及整个冰罩。
    
        砰!
    
        支撑到极限的冰罩最终爆碎开来,而那立于寒凰之上的白冥也是受到了一些冲击,当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张面庞,变得极端的阴沉。
    
        哗。
    
        而祭坛之上,其他的诸多强者见状,也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谁都未曾料到,牧尘与白冥的交锋,竟然会是后者首先出现伤势。
    
        “怎...怎么可能?!”那白斌望着这一幕,顿时面色惨白。
    
        在其身侧,那赤红舞则是俏脸凝重,到得此时。谁若是再将这个牧尘当成寻常的七品至尊,那可就真是愚蠢透顶了。
    
        这一次,这白冥总归是踢到铁板了。
    
        牧尘立于大日不灭身之上,他望着吐血的白冥,神色倒是没有太多的波澜,反而是略感遗憾,这白冥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了,一发现情况不对,便是倾尽全力防御,这一口鲜血仅仅只是受到了一些冲击罢了。而反观他那一道灭生神光,倒是被彻彻底底的抵消了。
    
        这百万至尊灵液,便是消耗干净,但所取得的效果。却仅仅只是令得这白冥轻伤。
    
        这个家伙,的确是非常棘手啊。
    
        寒凰之上,白冥缓缓的将嘴角的血迹搽去,他眼神阴沉无比的望着牧尘,声音有些嘶哑的道:“先前那种攻击,你还能来几次?”
    
        牧尘那种攻击太过的可怕。不过他却是明白,那种强大的攻击必然有着极大的限制,不然牧尘只需要多来几次,任谁都是吃不消。
    
        “你来试试?”牧尘闻言,则是一笑。
    
        “试便试!”
    
        白冥森然一笑,旋即他脚掌猛然一跺,只见得脚下寒凰直接振翅飞出,双翼扇动间,便是有着万丈洪流,直接对着大日不灭身席卷而去。
    
        轰!
    
        大日不灭身也是在此时暴冲而出,铺天盖地的金光席卷而出,抵御住那可怕寒流,而后磅礴攻势,便是源源不断的轰了出去。
    
        天空上,金光寒流呼啸,两道庞大的身躯不断的硬憾在一起,那种冲击,引得天地震动,而在那两道庞大身躯上方,还有着两道人影闪电般的交错,他们浑身灵力都是运转到极致,速度快若闪电,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短短不过数分钟的时间,两人交手了数百回合,每一次的交锋,都是犹如将要撕裂天地,可怕至极。
    
        祭坛之上,众人便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激烈无比的厮杀,那从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以及磅礴灵力,令人心悸。
    
        眼下的两人,显然都已是斗红了眼。
    
        轰!
    
        高空之上,大日不灭身巨拳与寒凰巨翼撞在一起,而牧尘也是一掌拍出,与那白冥挥来的寒冰之拳硬憾在一起。
    
        冲击波肆虐开来,双方都是震得连连后退,周身灵力震荡,显得有些紊乱,显然是被冲击所致。
    
        这番激烈之斗,显然是有些不分上下。
    
        “该死的!该死的!”
    
        不过这种僵持,反而是令得白冥眼睛越来越通红,他的高傲无法忍受他会被一个七品至尊实力的人类所纠缠住。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今日我都要让你死在此地!”白冥厉声咆哮,杀意滔天涌动。
    
        牧尘瞧得如此狰狞的白冥,神色也是微变,眼神变得戒备起来。
    
        他知道,以这白冥的实力以及身份,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些压箱底的手段,之前不用,只不过是舍不得,不过眼下被屡屡逼退,恐怕他再也忍受不住了。
    
        白冥双目通红,杀意滔天,他死死的盯着牧尘,旋即脚掌猛然一跺,其脚下的寒凰也是发出一声悲鸣之声,而后竟是一口精血喷出。
    
        那精血之中,蕴含着磅礴浩瀚的灵力。
    
        白冥屈指一点,只见得手中的寒凰灵扇便是飞起,犹如是张开了巨嘴,直接是将那一道精血吞噬而进。
    
        他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而那原本冰蓝色的灵扇,则是在此时渐渐的变得血红起来,一道道血色脉络,自那扇面上凸显出来,隐隐间,显得有些血腥与狰狞。
    
        白冥望着灵扇的变化,那低吼之声,也是猛的响彻天际。
    
        “凰血祭灵!”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