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四十四章 战白冥
    石梯之上,牧尘迈步而上,最后直接是在那白冥漠然的目光中登上了广场,他似乎并未在意那些感到不可思议的目光,只是冲着那白冥一笑,道:“这不死鸟传承精血,我们也挺感兴趣的。”
    
        白冥手中冰蓝羽扇轻轻扇动,形成寒流席卷,他看都未曾看向牧尘,只是点点头,道:“独角戏的确没什么看头,有小丑添戏,我自然是乐意玩玩。”
    
        他唇角似是有着一抹弧度,有着轻蔑之意,而其言语,也是颇显凌厉刻薄,并没有给与牧尘一丝一毫的颜面。
    
        显然,从始至终,他都未曾将牧尘放进过眼中。
    
        而听得他这般轻蔑之言,九幽美目中都是掠过一抹怒意,墨铃更是义愤填膺,不过虽然愤怒,但她们却并未说话,因为她们的心中同样是有些担心,虽说眼下牧尘也是完成了突破,晋入了七品至尊,可真要与白冥斗起来,那胜负,恐怕谁都无法保证。
    
        相对于九幽她们的愤怒,牧尘年轻的面庞倒是波澜不惊,道:“谁是小丑,现在言之恐怕还过早了一些。”
    
        白冥唇角讥讽更甚,这一次他甚至是再懒得与牧尘多言,只是将其当做临死之前的嘴硬而已,于是羽扇轻摇,双目微闭。
    
        不过,在其闭目间,任谁都是能够察觉到,一股冰寒的杀意,正在缓缓的自白冥身体表面凝聚而起。
    
        可以想象,一旦待会出手,此人必定是雷霆之势,要以最快的速度,将眼前之人犹如死狗一般的踏在脚下,那个时候,他会再来看看,后者的脸庞上,是不是还能够保持这样的波澜不惊?
    
        “不知死活的东西!”
    
        在白冥闭目时,那白斌则是咧嘴一笑。面目狰狞的盯着牧尘,他无法想象这个蠢货竟然还敢在这种时候挑衅白冥。
    
        如果此时这家伙老老实实的跪下求饶,并且将那与真凤气息有关的宝贝交出来,或许白冥还会看在九幽雀族的面子上。饶过他一命,但眼下说什么都是晚了,这个蠢货已经彻底的将白冥激怒,所以白斌已是能够预料到,这座祭坛。必然会是这个叫做牧尘的人类葬身之地。
    
        在其身侧,那赤凤族的赤红舞则是柳眉微蹙,旋即暗暗摇头,牧尘挑衅白冥的举动,在她看来同样是颇为的愚蠢,不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眼下恐怕只能看到时候白冥得到想要的东西后,看能否将那牧尘放过吧。
    
        其他的那些队伍,同样没人看好牧尘。那看待后者的眼神,犹如看待死人一般...
    
        “嘿,这小子倒是够胆魄,如果你能够从白冥的手中活下来,我陆候倒是不介意保你一命。”通天猿族的那位干瘦队长,也是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幕,旋即大笑出声。
    
        他对于白冥的高傲也是颇不感冒,先前见到无人应战白冥,他还有些不爽,但没想到这牧尘接下来就直接扫了白冥的面子。这让得他有些惊讶,所以此时直接出声,那白冥虽然厉害,但他陆候却是丝毫不惧。
    
        不过。从他的所言之中,显然同样不看好牧尘对白冥的挑衅。
    
        这陆候笑声一落,他也没有再多说,直接身形一动,出现在了另外一侧,那通往上古荒兽石雕的一座广场上。手中石棍重重一跺,顿时连大地都是震动了一下。
    
        “天神鹤的杂毛鸟,想要抢上古荒兽的精血传承,那就过了我这里再说吧!”陆候笑道,笑声桀骜,与他那干瘦的体形截然不同。
    
        “早就想领教通天猿族的通天神力了!”
    
        听到陆候的邀战之声,只见得那天神鹤族的队长也是一声轻笑,只见得他脚尖一点,身形直接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陆候前方,手掌一握,一柄红色长剑闪现出来,那长剑形如鹤嘴,其上隐约有着异香散发,似乎是蕴含着极为可怕的剧毒。
    
        随着通天猿族与天神鹤族对峙,那鲲鹏族的宗青峰也是冲着九彩孔雀族的孔灵微微一笑,道:“孔灵仙子,万灵鸟的传承精血,胜者得之,如何?”
    
        “求之不得。”孔灵淡淡的道。
    
        两人对视,隐隐间似是有着火花迸射,他们都是各族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平日里都是眼高于顶,眼下能够在这里遇见,自然是想要全力交手,一较高下。
    
        唰!
    
        两人一步跨出,直接是出现在了另外一座广场之上,对峙之间,自有磅礴灵力席卷开来。
    
        至此,三座通往三尊石雕的广场之上,六人对峙,那般气势,当真是有些气吞天地,磅礴灵力席卷间,任谁都是知晓那即将爆发的大战将会是何等的激烈。
    
        当然,这之中的激烈,自然是不包括牧尘与白冥之间的战斗,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两人间的战斗,并无丝毫的悬念。
    
        通往不死鸟石雕的那座广场上,白冥微闭的双目也是在此时缓缓的睁开,他眼神毫无情感的盯着牧尘,并没有再说任何废话,但谁都能够看见,一股磅礴浩瀚的冰蓝色寒流,开始从他的体内席卷而出,最后化为冰寒的龙卷风暴,将他笼罩。
    
        牧尘望着那气势惊人的白冥,眼神也是变得凝重了一些,这白冥虽然讨厌,但不得不否认,此人实力的确强横,身为寒凰族内的天骄,他有着自傲的本钱。
    
        “我会将你冻成冰雕,留在这座墓园之内...”
    
        白冥漠然的声音响起,下一刹那,他脚掌猛然一跺,顿时肉眼可见的寒流犹如冲击波般的爆发开来,天地间的温度骤降,广场的地面上,厚厚的冰层瞬间蔓延开来,犹如寒气洪流,对着远处的牧尘吞噬而去。
    
        嗡!
    
        璀璨的金光自牧尘的体内爆发开来,那盘踞在他皮肤表面的真龙真凤之灵也是在此时被他彻底的激活,真龙真凤盘踞在他右臂之上,而后猛然一拳轰出。
    
        轰!
    
        那一拳,直接是崩碎了前方的空间,无法形容的可怕力量席卷出来,最后直接是硬生生的轰在了那冲击而来的冰层寒流之上。
    
        咚!
    
        两者凶狠的硬憾在一起,顿时整座广场都是在此时猛的一颤,牧尘的步伐步步后退,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当其脚掌在踏出第八道印痕时,牧尘那黑色眸子中,也是有着寒光迸射出来,五指紧握,再度硬轰在那寒流冰层之上。
    
        咔嚓。
    
        肉眼可见的裂纹,直接是从牧尘拳头之下飞快的蔓延开来,短短数息,就将那庞大的冰层洪流弥漫,最后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那足以将一名七品至尊巅峰的强者淹没的寒流,便是轰然爆碎开来,化为漫天冰屑飞舞。
    
        那场外众人瞧得这一幕,眼神都是一凝,旋即暗暗咂舌,他们自然是看得出来,牧尘那一拳的肉身力量,恐怕就算是七品至尊都吃不消。
    
        漫天冰屑飞舞,牧尘浑身金光涌动,显然已是将龙凤体催动到极致,举手投足间,都是有着火山般的力量在涌动凝聚。
    
        “呵,真是好强的蛮力...”
    
        半空中,白冥的身形闪现而出,他望着那被牧尘轰碎的漫天冰点,却是冷笑一声,道:“我的冰,可没这么容易就被破掉。”
    
        话音一落,只见得他袖袍一挥,只见得那漫天冰点竟是犹如千万箭矢般的席卷而下,铺天盖地的对着牧尘呼啸而去。
    
        牧尘双掌结印,真龙真凤之灵脱体而出,化为龙凤光罩护住身躯,任由那完全凌厉冰点席卷,都是无法突破防御。
    
        半空中,白冥望着这一幕,眼神也是愈发的冰寒,牧尘的肉身强悍程度,倒的确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先前的那般攻势,就算是一位七品至尊巅峰的强者,此时都必然已是节节败退,但这牧尘,却是尽数的抵挡了下来。
    
        这家伙,敢来挑衅于他,的确是有点能耐,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吗?
    
        白冥讥讽一笑,只见得他单手结印,眼神之中,渐渐的有着冷冽凝聚起来。
    
        既然如此,那倒是可以勉强让我玩一玩了。
    
        轰!
    
        似是有着火山在此时突然的爆发开来,一股可怕的灵力冲天而起,这一片天空,都是在此时变得冰寒下来,隐隐间,有着无数碎冰在天空凝聚。
    
        白冥凌空而立,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牧尘,嘴角噙着冰冷笑容,那种强悍的灵力压迫,让得在场不少强者都是微微色变。
    
        因为那种灵力,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七品至尊。
    
        那是真正八品至尊的力量!
    
        磅礴灵力犹如风暴般肆虐在天际,白冥手掌一握,只见得冰寒灵力呼啸而来,数息之间,便是化为了一座万丈冰山,冰山形如展翅的寒凰,其上还布满着玄奥的纹路,每一道纹路闪烁着光芒,不断的吸取着天地间的灵力。
    
        众多强者见到那座寒凰冰山,头皮都是微微发麻,显然都是察觉到了白冥这般攻势的惊人,这个家伙,简直不给牧尘丝毫的活路,一出手,便是将八品至尊的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牧尘,恐怕会被镇压得连身都翻不了。
    
        白冥眼神漠然,犹如神灵俯视,旋即他掌心一翻,那寒凰冰山便是轰然落将下来,犹如陨石,直接对着牧尘狠狠的镇压而下。
    
        “寒凰经,凰山镇万兽!”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