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四十章 毁灭
    一抹银光掠过天际,直接是对着那前方暴射而来的九品兽灵以及诸多八品兽灵呼啸而去,隐隐间,似是有着雷鸣声响彻,带来毁灭之意。
    
        银光掠来,看似并不起眼,但那九品兽灵原本的暴射而出的身体却是被它硬生生的停住,它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抹银光,虽说自身并无智慧,但那种天生的本能却是让它从那不起眼的银光之中,察觉到了毁灭的气息。
    
        虽说它已是死物,可若是让那抹银光击中,恐怕它真会彻彻底底的化为灰烬…
    
        所以,在那一瞬间,那九品兽灵直接是倒射而退,本能驱使着它迅速的逃离,否则的话,今日恐怕真的会被彻底毁灭。
    
        砰!
    
        不过,它的本能惊人,但那后方的诸多八品兽灵却是要稍微差一些,所以它们依旧是保持着极速前冲,于是当那九品兽灵倒射而退时,直接是撞进了兽灵群内,顿时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而那九品兽灵的倒射速度,便是为之一滞。
    
        嗡嗡。
    
        也就是这短暂的瞬间,那抹银光则是出现在了它们前方,它似是微微的颤了颤抖,然后下一刻,可怕的雷鸣之声,突然从那银光之中爆发开来。
    
        轰隆隆!
    
        仿佛是灭天神雷降世,那可怕的轰鸣之声,直接是将下方的大地生生的掀起,可怕的音波掀起万丈涟漪传递开来,短短数息间,方圆万里之内,皆是清晰可闻。
    
        铺天盖地的雷光,犹如是粘稠的雷浆一般,从天空上铺泄开来,那一瞬间,这片天地都是化为了银色,甚至连笼罩在此地那粘稠的死云,都是在此时被雷光所穿透。硬生生的震散而去。
    
        一股可怕的波动,酝酿爆发。
    
        雷光反射在牧尘的瞳孔中,他望着那惊天动地的阵仗,眸子之中也是有着一抹惊骇之色涌出来。显然,那吞雷兽心的威力,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意料。
    
        如此威力,绝对是真正的毁灭天地。
    
        地至尊之下,恐怕根本无人能够阻挡下如此可怕的攻击。
    
        所以。牧尘当机立断,背后凤翼疯狂的扇动,而其身形则是对着那吞雷兽心所在的反方向暴退,如此冲击,若是靠得近了,恐怕必会受到牵连。
    
        而在暴退的时候,牧尘印法变化,只见得他浑身金光涌动,龙吟凤鸣声响彻,只见得那真龙真凤之灵竟是脱体而出。化为丈许光影,环绕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层强大无比的防御。
    
        不过在将龙凤体催动到极致后,牧尘依旧不放心,心念一动,大日不灭身那庞大的光影便是凝聚出来,将他笼罩在其中。
    
        轰!
    
        而也就是在牧尘将这一切的防护催动到极致时,那遥远处,那吞雷兽心,终于是在他的引动下。彻彻底底的爆炸开来。
    
        那是一头远古吞雷兽吸收压缩了无数年的雷霆之力。
    
        滚滚雷光犹如是万丈涛浪一般,从那远处席卷而来,所过之处,空间崩碎。大地碎裂,一道道万丈裂缝,不断的延伸出去,将整个巨大的山谷都是笼罩在了其中。
    
        雷光所过之处,一切都是化为灰烬。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那群八品兽灵。它们那干枯而坚硬的身躯在这种可怕的冲击下,却是并没有起到丝毫的防御效果,当雷光冲泄而来时,那些八品兽灵的身躯竟是第一时间便是崩碎开来,最后在雷光冲击下,化为灰烬。
    
        唯一能够有所抵挡的,便是那九品兽灵,磅礴浩瀚的死气从其体内爆发出来,竟是将那冲来的雷光浪潮都是抵挡了一瞬,不过,在那一瞬之后,雷光便是再度摧枯拉朽般的席卷而过,磅礴死气直接是被硬生生的摧毁,而后雷光涌过,将那九品兽灵,也是淹没了进去。
    
        整个天地间,仿佛都是雷光的世界。
    
        而在那群兽灵被雷光淹没时,牧尘那边同样是不太好过,虽说他已是有所预感的提前暴退,但却依旧是低估了吞雷兽心的威力。
    
        所以,即便是他全力撤退,但他依旧是能够亲眼的看见,一层浩浩荡荡的雷光冲击,从远至近,最后携带着毁灭之势,狠狠的冲击在了大日不灭身那庞大的身躯之上。
    
        砰!
    
        那一刹那,天地震动,大日不灭身那庞大的身躯上一道道的裂纹蔓延出来,旋即直接生生爆炸开来,化为漫天雷光。
    
        噗嗤。
    
        即便有着大日不灭身抵御冲击,但牧尘依旧是被震得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身体犹如是要碎裂开来一般,最后砰的一声硬生生的被砸进大地,深深的嵌入了进去,浑身骨骼犹如彻底碎裂。
    
        雷光继续浩浩荡荡的冲击开来,将这片庞大的山谷毁得一干二净…
    
        在那山谷之外的遥远处,正在撤退的九幽他们也是察觉到了这股可怕的冲击波,当即都是停下身体,面色凝重的望着遥远处天地间席卷开来的雷光。
    
        “好可怕的威力。”韩山有些骇然的道,即便是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那种冲击波都是让人心惊,如果是在近范围,他们恐怕必死无疑。
    
        九幽轻轻咬了咬红唇,美目中有着担忧之色浮现,不过旋即她便是深吸一口气,道:“注意四周,别让人靠近。”
    
        墨锋等人也是点点头,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相信牧尘没有出事。
    
        而在九幽他们驻步警戒时,在那偏北之地,一座山峰上,一名蓝衫男子突然的转过头望着那个方向,他先是眉头一皱,在先前的刹那,他感觉到了一股极端可怕的狂暴灵力冲击。
    
        而此人,自然便是那凤凰族的白冥。
    
        “白冥大哥,那股力量?”在白冥身侧,白冥的身影闪现出来,他面色有些骇然,显然也是隐隐的察觉到了天地间灵力的狂暴。
    
        “如此狂暴的力量,应是雷霆之力,这般威力,怕是连九品至尊都承受不住。”白冥双目微眯,旋即他眼中便是浮现一抹明了之色。淡淡一笑,道:“倒是高看了那家伙,竟然连对付一头八品兽灵都会被逼到这种程度。”
    
        在他看来,以牧尘他们那队伍的阵容。想要绞杀八品兽灵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如果想要不付出伤亡的代价,那就只能使用吞雷兽心了。
    
        白冥一怔,旋即大喜道:“那小子将吞雷兽心用了?”
    
        “如此力量,所有进入神兽之原的队伍都不具备。除了那家伙手中的吞雷兽心,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白冥点点头,眼中也是浮现了一抹凝重之色,道:“不过此物的威力的确可怕,如果那小子之前真是对我用了,怕我也是凶多吉少。”
    
        “嘿,不过之后那小子在白冥大哥手中,还能翻出什么浪吗?”白斌咧嘴一笑,道。
    
        白冥微微一笑,失去了吞雷兽心的牧尘。在他的眼中,犹如蝼蚁一般,之后如果再遇见的话,他会让得那个小子明白得罪于他是多么愚蠢的决定。
    
        “先将眼前这头八品兽灵解决掉吧。”白冥摇摇头,不再去关注那眼中的蝼蚁,而是将目光看向前方,那里原本的兽灵群,已经被凤凰族诸多强者尽数的围剿干净,唯有着一头八品兽灵在疯狂的冲击,试图脱困而出。
    
        他手掌一握。冰蓝色的羽扇闪现出来,旋即他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再度出现时,已是在那八品兽灵上方。手中羽扇猛然一扇。
    
        咻。
    
        冰蓝色的寒气仿佛是展翼的凤凰一般席卷而出,化为洪流,直接是将那八品兽灵淹没而去,寒气洪流过处,留下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
    
        白冥的身体轻飘飘的落在按冰雕头顶,眼神漠然。旋即脚尖轻轻一踢,那座冰雕便是咔嚓一声,化为冰粉消散开来。
    
        一颗充满着死气的兽心冉冉升起,被白冥随意的捞在手中,他把玩着兽心,目光却是望着那遥远的方向,嘴角掀起了一抹讥讽之意。
    
        希望那个牧尘真有胆子前往内域吧,那样的话,他才能够让其知晓,挑衅巨兽的蝼蚁,究竟是何等的可悲。
    
        …
    
        一片狼藉的山谷之中,四周的庞大山壁以及一座座孤峰,都是被夷为平地,大地之上,万丈裂缝蔓延,犹如深渊一般。
    
        这座巨大无比的山谷,显然是被摧毁得干干净净。
    
        砰。
    
        而在那一片狼藉的大地中,巨石突然被震飞而去,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旋即落下,他浑身衣衫破碎,伤痕累累,嘴角都是有着血迹的出现,看上去颇为的狼狈。
    
        这道身影,自然便是牧尘。
    
        他搽去嘴角的血迹,抬头望着被破坏的山谷,眼中也是浮现一抹骇然之色,这吞雷兽心的威力,实在是太强了。
    
        牧尘目光扫视开来,已经没有任何兽灵的行迹,显然,它们都是被彻底的摧毁了。
    
        “不知道那九转青莲如何了?”
    
        突然想到这一点,牧尘面色顿时一变,身形连忙冲出,他为了那九转青莲,甚至连吞雷兽心这底牌都是用了,如果到头来反而是被吞雷兽心的冲击所波及,从而导致被毁,那他真是会连肠子都悔青了。
    
        咻!
    
        牧尘急匆匆的掠过狼藉的大地,数分钟便是出现在了死气沼泽中,不过这里的沼泽,也同样是被破坏成了一片泥湖,死气腾腾。
    
        见到这一幕,牧尘心头顿时一沉,速度陡然加快,然后出现在了沼泽中央的位置,视线急忙射去,然后他便是见到,在那泥湖之中,一汪清澈潭水,依旧静静的荡漾,周围那些黑色湖水,被它们生生的截断开来,泾渭分明。
    
        在那潭水深处,一株碧绿如翡翠般的青莲,摇曳生姿,散发着莹莹绿光,充满着磅礴生机。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