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四十一章 白冥
    “之前便是你在窥探吧?”
    
        当那蓝衫男子轻摇着冰蓝羽扇,淡漠声音传出时,这片区域所有队伍都是抬起目光,然后视线有些惊异的看向了牧尘所在的位置。
    
        “似乎是个人类...还和九幽雀族,犀魔族的人在一起,不过胆子倒的确是不少,竟然敢招惹凤凰族的人。”
    
        “这白冥可不是什么善类,据说他已是触及了八品至尊的层次,还手持凤凰族赐予的准圣物,寒凰灵扇...战斗力非同小可,就算是面对着真正的八品至尊,都敢一战。”
    
        “的确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
    
        周围一道道低低的窃窃私语声响起,不少队伍看向牧尘的目光都是有些幸灾乐祸,想来也是认为这个看不去不过六品至尊的家伙,竟然敢去招惹白冥这等凶悍人物,简直是自寻死路。
    
        在那最前方的一些石台上,九彩孔雀族那位清丽如仙般的女子也是清冷平淡的扫了牧尘一眼,然后便是略感无聊的转移开来,一个区区六品至尊的人类,显然并不能让她稍稍有所注意。
    
        鲲鹏族所在的石台,数位天骄倒是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看着牧尘,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其余的那些顶尖之族的队伍,也是淡漠的望着这一幕,与牧尘等人毫无关系的他们,自然不可能为了他们去得罪同样强横的凤凰一族。
    
        在那一道道戏谑般的目光注视下,九幽等人面色也是有些不太好看,显然他们也没料到,这蓝衫男子竟然会如此的敏锐,一见到牧尘,便是察觉到了之前窥视的来源。
    
        他们看向牧尘,然而后者的眉头虽说皱了皱,但那漆黑眸子中,倒依旧是没有多少的波澜,并未因为蓝衫男子那犹如冰刀般的冷冽目光。便是出现丝毫的惊慌。
    
        “万兽墓可不是谁家的后花园,莫非还能禁止别人探测不成?”在那冷冽目光之下,牧尘眼皮一抬,语气不急不缓的道。
    
        他这话一出。顿时令得在场不少队伍都是挑了挑眉,他们原本以为这个不过六品至尊的人类会惊慌求饶,但哪想到后者竟然还敢对着白冥反讽回去。
    
        这家伙究竟是何来的勇气?
    
        在前方那座石台上,白冥听得牧尘的话,淡漠的面庞上。倒是掀起了一抹笑容,只是那笑容,没有蕴含丝毫的温度,反而有着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寒意散发出来。
    
        “白冥大哥,这家伙就是我们之前遇见的那人!”在那白冥身后,突然一人站起,熟悉的模样,赫然便是之前与牧尘他们在交易点有过冲突的白斌。
    
        “哦?”
    
        白冥似是有点讶异,旋即摇了摇头,道:“那可真是踏破铁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还头疼要如何揪出这家伙,没想到他竟然自己就闯了上来。”
    
        那白斌也是讥讽的看着牧尘,眼神怜悯,这个家伙,真是倒霉透顶啊。
    
        在白冥他们身后,那赤凤族的赤红舞见状,柳眉则是蹙了蹙,旋即她盯着牧尘,冷声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现在退走,或许还能保得性命。”
    
        她的声音虽然冰冷,不过其中所蕴含的一些意思倒是颇为明显,显然是想劝退牧尘。免得在此送了小命。
    
        白冥若有深意的看了赤红舞一眼,明显是洞穿了她的心思,而后者也不在意,这白冥虽说是此次队伍的领头者,但她是赤凤一族,后者也是管不到她。
    
        牧尘同样是有些讶异的看了看赤红舞。这个女人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显得有些娇蛮,不过性子倒也不坏,竟然还会出言提醒。
    
        不过可惜的是,想要他牧尘就此退走,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就算眼前这些家伙是凤凰族的人,但牧尘也并不惧怕。
    
        这种争斗,毕竟都只是小辈之间,再如何牵扯,都很难会扯上整个种族,而且如果白冥真是再这里吃了瘪,恐怕他也没那个脸皮去搬救兵,那样一旦在族内传开,恐怕反而惹来无数笑柄。
    
        “我可是冲着神墓园而来的,眼下两手空空,为何要退走?”牧尘摇头一笑,道。
    
        赤红舞瞪大着美目望着牧尘,她没想到她给了如此明显的暗示,这个家伙竟然还是要执意留在此处接受白冥的怒火,这个家伙,难道真是个蠢货吗?
    
        赤红舞咬着银牙,气得有些冒青烟,当即狠狠的剐了牧尘一眼,再懒得去管这家伙的死活。
    
        周围的不少队伍也是面色古怪,一些人更是暗自发笑,这个人类,倒也是蠢得有趣,既然他拒绝了赤红舞的好意,那么恐怕接下来那白冥就没那么容易放过他了。
    
        而也的确不出他们的意料,那白冥轻摇着羽扇,似笑非笑的盯着牧尘,道:“实力不强,胆魄倒是不小...我可以允许你们进入神墓园,甚至还能够帮你通过神墓园外围的阻拦,但是我需要在你身上得到一些东西,如何?”
    
        牧尘目光一闪,他望着白冥,后者眼神深处,似乎是涌动着一些贪婪,似乎对于他身上的某些东西很是心动垂涎。
    
        而牧尘心中微微一转,便是有所感应,这白冥所说之物,恐怕很有可能便是他身上的真凤之灵了,此乃凝聚了真凤精血所化,凤凰族的人若是吸收炼化了,也是能够提升他们的血脉之力。
    
        只不过此物乃是他修炼龙凤体的至关重要之物,这白冥想要取走,简直是异想天开。
    
        所以,面对着白冥的目光,牧尘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拒绝。”
    
        白冥闻言,却并不感到意外,只是脸庞上流露出一丝细微讥笑:“拒绝倒是理所应当,只不过...你有拒绝的资格吗?”
    
        当那最后一字落下时,恐怖的寒气猛然自其体内爆发而出,只见得白冥面前空间凝固,白色寒气犹如匹练一般横扫而开,直接对着牧尘等人尽数席卷而去。
    
        那白色寒气霸道之极,所过之处,竟是连灵力都是被冰冻起来。周围的那些队伍更是纷纷退避,面露忌惮之色,这白冥的实力强悍,这等寒气。就算是七品至尊巅峰的强者都不敢轻易触碰。
    
        九幽,韩山等人见状,也是身体紧绷,周身灵力涌动,准备咬牙反击。虽说在这里与凤凰族的队伍硬憾起来对于他们极为不利,但他们显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不过,在他们浑身紧绷时,牧尘却是上前一步,周身没有运转任何灵力,仿佛是放弃了所有的防御。
    
        “找死!”
    
        周围众多队伍见到牧尘这区区六品至尊竟然敢毫无防御的面对白冥的攻击,顿时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个家伙,真的是在自寻死路。
    
        白冥对于牧尘的这般反应也是一怔,旋即眉头皱起。眼中寒光掠过,当下没有任何的犹豫,屈指一弹,那寒气匹练便是直接对着牧尘胸膛暴射而去。
    
        这一招,就能够直接将牧尘重伤。
    
        寒气席卷而来,牧尘面无表情,然后他抬起手来,掌心摊开,只见得在其手中,一颗约莫拳头大小的银色心脏缓缓的跳动。而每伴随着一次跳动,都是有着惊人的雷鸣声传开,一股毁灭般的波动,令得在场所有人都是面色为之剧变。
    
        那是吞雷兽心。
    
        “那是什么?”
    
        “好恐怖的力量!”
    
        “这个家伙疯了吗?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拖累进去不成?”
    
        诸多队伍面色大变。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狼狈后退,虽然他们暂时没办法认出牧尘手中之物,但那种毁灭般的波动一旦爆炸开来,恐怕这里的人,都得受到波及。
    
        周围一片骚乱,牧尘却是面无表情。他直接是将手中银色心脏对着那席卷而来的寒气洪流碰去,那不顾死活般的模样吓得周围所有人都是一身冷汗。
    
        白冥死死的盯着牧尘,他自然也是察觉到那颗银色心脏的可怕,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就连他都是心惊肉跳,他显然是看得出来,牧尘就是凭此为倚仗,所以才对他没半点的忌惮,而眼下如果他就这样收手而回,岂不是说真被牧尘给唬住了?
    
        “我就不信,你真敢这么疯狂!”白冥面色阴沉,那寒气洪流仿佛依然不为所动,就要直接对着牧尘冲刷而去。
    
        唰!
    
        两者愈发的接近,不过,就在似乎真要碰撞在一起的霎那,突然有着五彩毫光从天而降,一唰之下,便是将一些冰蓝寒气唰得干干净净。
    
        轰!
    
        一道棍影从天落下,也是将一部分寒气轰成一片虚无。
    
        咻咻!
    
        数道凌厉而强大的攻击几乎是同时间来临,顷刻间便是将那寒气彻底抹除。
    
        寒气被抹除,白冥的面色也是愈发的阴沉,他转过头来,看向了其他的顶尖之族,先前的攻击,正是来自他们。
    
        “你们若是有恩怨,可以远离此处,随你们如何争斗,不过此地是神墓园的入口,若是被破坏了,你白冥愿意赔偿我们所有人的损失吗?”九彩孔雀族那位清丽如仙般的女子,彩色美瞳扫向白冥,声音清冷的道。
    
        “嘿嘿,多半是赔不起的。”那通天猿族,一名干瘦的男子抱着石棍,笑眯眯的道。
    
        “白兄还是稍安勿躁吧,此地不是争斗之地。”天神鹤族也是有着强者开口说道。
    
        几大顶尖之族的强者同时开口,直接是令得白冥眼中寒气愈发的浓郁,不过面对着这些连他也是忌惮的人物,他自然也不好同时得罪,当即只能深吸一口气,眼神阴沉的看了牧尘一眼,一言不发的再度盘坐下来,但谁都感觉得到,白冥的心中,必然已是怒火滔天。
    
        当即那一道道惊疑不定的目光再度投向牧尘,谁能想到,面对着白冥的逼难,他不仅没有出手,反而只是轻描淡写的掏出一物,便是反将白冥逼到狼狈之境。
    
        而且,这还是令得其他那些顶尖之族强者不得不出面将白冥制止下来,从而也是引得他们之间有所芥蒂出现,若是之后彼此冲突激化,这未必不会成为一个激发点。
    
        牧尘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手,却是令得不少有心人心中暗暗震惊,那看向前者的目光中,哪里敢在出现丝毫的小觑。
    
        甚至,就连九彩孔雀族那位清丽如仙般的女子,也是用五彩美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经过先前这短暂的冲突,他们已是看得出来,这个看上去只有六品至尊的人类,似乎并非是想象中的那般鲁莽无用。
    
        一些顶尖强者暗中对视,都是暗自点头,这个叫做牧尘的人类,似乎并不简单...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