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三十六章 灭生瞳
    万千神器洪流中心,三道光团静静悬浮,它们散发出来的光芒并不强大,但周围那些洪流与之相比,却是黯淡无比,犹如萤火皓月。
    
        而那三道光团内,一斧,一尺,一镜。
    
        斧头呈现青铜色彩,其上布满着斑驳痕迹,仿佛是曾经开天一般,威力无穷。
    
        尺是漆黑色彩,通体没有任何一点杂色,那种漆黑,仿佛一刷下来,天地间的任何光亮都将会随之消失一般。
    
        镜是最为古老的石镜,镜面粗糙,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整体却是散发着一种原始的古朴之气,一种神秘之感,随之散发。
    
        三种东西,不论哪一样,都是显得强大无比,那等波动,远远的超越了绝品神器,显然都是踏入了准圣物的层次。
    
        这都是令牧尘梦寐以求的宝贝,能够得其一,必然将会令得他的战斗力暴增,就算是之前的金擎天,都将会轻轻松松斩于马下。
    
        牧尘眼睛炽热的盯着那三件准圣物,舔了舔嘴,心中再度有着贪婪升起来,面对着三件唾手可得的准圣物,恐怕就算是地至尊都没办法保持着平静心态。
    
        牧尘眼神愈发炽热,旋即他踏出一步,灵力化为大手,破空而出,直接对着那三件准圣物抓去,既然来了,那就一个都不放过。
    
        咻!
    
        灵力大手破空而来,轻轻松松的穿越的神器洪流,然后出现在了三件准圣物之前,就势便要一把将其抓进手中。
    
        大手破空,不过,就在牧尘即将碰触到那三件准圣物的霎那,他的目光突然一闪,似乎是回复了一点清明,而后猛的一咬舌尖,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血迹浮现牧尘嘴角,那即将抓下的灵力大手则是凝固不动。并未触及那三件毫无动静的准圣物。
    
        牧尘缓缓的搽去嘴角的血迹,面色略有些不好看,在先前即将抓住那三件准圣物的时候,这些年磨练出来的谨慎坚韧性子终归是发挥了作用。令得他强行遏制住了心中浓浓的贪婪。
    
        而在贪婪稍稍退却时,牧尘也是恢复了一些冷静,开始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因为这一切都太顺利了。
    
        即便是他先前要收取三件准圣物,但却依然没有受到一点的阻碍,虽说那多宝兽早已陨落葬灭。但牧尘可不相信那等强者不会遗留一些手段护宝。
    
        传闻多宝兽吝啬宝贝,所以如果以为到了这里可以肆无忌惮的收取宝贝的话,恐怕会自食其果。
    
        而且一进入这里,牧尘便是感觉到心中贪婪似乎极其容易滋生,这应该并非他的本意,而是被此地所留下的一些手段所引动。
    
        而这种手段,很有可能便是多宝兽所留,一旦真的如其愿,肆意收宝,恐怕到头来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牧尘静立。面露沉吟之色,如此好半晌后,他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是盘坐下来,双目都是缓缓闭上。
    
        他不再取宝,而是打算静修,令得心境彻底平静,摒弃那种贪婪的引动。
    
        而随着牧尘闭目盘坐,他的神色也是一点点的平和,眉宇间原本浮现的贪婪。也是渐渐散去,他的心灵,开始心如止水。
    
        时间,悄然流逝。
    
        不知何时。牧尘睁开了双目,漆黑眸子中,宁静一片,犹如幽潭一般,不起波澜,之前的贪婪。彻底消散。
    
        心如止水,牧尘再度看向了那片神器洪流,然而这一次,眼中所见,却是截然不同。
    
        只见得那原本夺目灿烂的洪流,竟是在一点点的消散,犹如之前所见,乃是虚妄一般。
    
        而牧尘便是这般静静的看着那神器洪流消散,一点也没有惋惜之感。
    
        洪流消散,直到彻彻底底的消失。
    
        当洪流消散后,这片空间,便是唯有那三件准圣物,依然静静悬浮。
    
        不过牧尘望着它们,竟依旧没有任何动作,眼中毫无波动。
    
        这般寂静,持续了许久,那三件准圣物终于是有了动静,只见得光芒从它们身上绽放出来,然后三件准圣物,竟是一点点的靠拢,最后彻彻底底的融合在了一起。
    
        牧尘见到这一幕,眼中终于是有了点波动,之前那三件准圣物绝对不是虚幻之物,而是真正的存在,只不过因为他的选择,最终又是引动了多宝兽所遗留的手段,进而产生了变化。
    
        而对于这最后的变化,牧尘心中,同样是颇为的好奇。
    
        伴随着三件准圣物的融合,只见得那里光芒扭曲,片刻后方才渐渐的散去,而随着光芒的消散,只见得一物,再度出现。
    
        那并非是斧,尺,镜中的一样,而是一颗约莫巴掌大小的黑色圆球,不过若是看得仔细的话,会发现那一颗圆球,竟有些类似一颗黑色的眼睛...
    
        那颗黑色眼球悬浮着,隐隐间有着一种神秘之感散发,令人心惊。
    
        咻。
    
        那一颗黑色眼球在出现后,便是缓缓的飘飞而来,直接是落在了牧尘的面前,他微微犹豫,则是伸出手掌,轻轻的接住了它。
    
        冰凉的感觉,从掌心中散发出来,牧尘屈指一弹,一滴精血直接落在了上面,然后迅速的消融了进去,接着他便是察觉到两者间建立了一种联系。
    
        这里的宝贝,显然伴随着多宝兽的陨落后都变成了无主之物,只要能够获得,便是能够顺利的取得联系。
    
        在两者有所联系后,牧尘也是立即感觉到,有着一些古老的信息,涌入了其脑海之中,那是手中之物的来历。
    
        牧尘闭目感应,片刻后睁开双目,眼神有些奇特的盯着手中这颗黑色眼球,此物名为灭生瞳,据说乃是多宝兽以自身眼球为材料所炼制,其中更是添加了无数珍稀而强大的天材地宝,从某种程度而言,算得上是多宝兽的本命之宝。
    
        如果不是中途陨落的话,恐怕多宝兽定会将其炼制成为真正的圣物。
    
        但即便如此,这所谓的灭生瞳,也算是多宝兽所炼制的所有准圣物中最强的一件。
    
        “原来如此...”
    
        牧尘感应着脑海中的信息,突然恍然明白,如果他之前试图将三件准圣物全部收取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将会一无所得。
    
        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只会有着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在最开始顺手拿了那些绝品神器,那么他的寻宝道路也将会到此为止。
    
        这让得牧尘心中无比的庆幸,还好之前没有手贱,不然的话,取了一件绝品神器就被踢走,那简直会被气疯掉吧。
    
        “如果我刚才取了那三件准圣物之一...虽然能够获得,但就无法再获得这灭神瞳...”
    
        牧尘感叹一声,想要见到这灭生瞳,就必须摒弃所有贪欲,如果不是他之前有所警觉,最后关头选择放弃,进而直接静修心境,恐怕现在的他,也是不可能获得这灭生瞳。
    
        “这多宝兽可真是狡猾...”牧尘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他运气好的话,这一次,恐怕还真是会被这多宝兽给坑一把。
    
        不过,所幸的是,他侥幸的笑到了最后。
    
        牧尘手掌举起手中这颗灭生瞳,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有着满意笑容浮现出来,这灭生瞳虽然也是准圣物,但其潜力,却远超寻常的准圣物,以后若是机缘足够的话,说不定能够进化成为真正的圣物。
    
        “据说这灭生瞳能够看穿世间一切虚妄,屏障...而且还能够凝炼灭生神光,此光过处,万物寂灭,霸道无比。”
    
        牧尘双目微眯,旋即他心念一动,嘴巴一张,那灭生瞳便是化为黑点钻入其体内,而后其眉心处黑光凝聚,一颗漆黑如黑洞般的竖眼便是缓缓的睁开。
    
        那黑色竖眼之中,黑光绽放,光芒过处,牧尘立即发现眼前世界大变模样,空间直接穿透,而后他见到了那庞大的多宝湖。
    
        不过这一次,多宝湖的屏蔽竟再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阻碍,他直接是穿透了湖水,将湖泊之内,看得透彻无比。
    
        那一具庞大得无法形容的骨骸,也是尽数落入其眼。
    
        那是多宝兽的骨骸。
    
        而在骨骸露出湖面之处,他看见了渺小的九幽,韩山等人,再然后,他的视线转向湖水深处,仅仅一眼,便是穿透到了湖水最深处。
    
        庞大的湖底沟壑纵横,犹如深渊,显然是当年多宝兽陨落时撞击而成,牧尘的目光扫视开来,旋即他心头突然有着一种心悸之感散发。
    
        灭生瞳洞穿万物,最后直接凝聚在了多宝兽骨骸所崩倒之地,从模样来看,那里应该是多宝兽头颅所在的位置,而此时,在那头颅之下的湖底处,竟是有着一个约莫百丈左右的的漆黑巨坑。
    
        那巨坑漆黑得令人心寒,其中仿佛没有任何得光亮,一股淡淡的血光萦绕,那种血光的味道,竟是与多宝兽身上如出一辙。
    
        “多宝兽浑身精血竟是流入了其中?”
    
        牧尘心头一震,灭生瞳光芒绽放,试图观测那神秘黑洞,但视线刚刚触及,那里便是有着血光绽放,竟直接是将他的视线生生的绞碎而去。
    
        空间之中,牧尘猛的睁开了双目,眉心处的竖眼消失而去,而他的面庞,却是布满了凝重与骇然。
    
        那湖底的黑洞,究竟是什么东西?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