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三十三章 败后赔款
    一片狼藉的大地上,地面层层崩塌,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犹如巨蟒一般的攀爬着,将这片区域破坏得不堪入眼。
    
        而此时,这片区域,则是处于一片震惊的死寂之中,所有人的视线,都是呆呆的望着远处地面上那重伤的人影。
    
        谁都未曾想到,这个原本算是此处最强者的金擎天,竟然会败在牧尘的手中...
    
        那可是七品至尊巅峰的强者啊,就算是那些顶尖神兽种族中的天骄,都会感到有些棘手的存在,但眼下,就这样败在了仅仅六品至尊实力的牧尘手中?
    
        这一点,不仅金裂他们感到难以置信,就连韩山等人,都是一脸的震动。
    
        他们虽然从未小觑过牧尘,但其实心中最大期盼,那也只是希望牧尘能够稳住局面,即便打不过金擎天,但只要能够将其缠住,并且展现出也让对方忌惮的实力,那样的话,想来黄金狮族与天狼族应该就再不敢轻易的独占多宝兽的宝贝。
    
        但至于打败金擎天,驱逐对方出局,这一点,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的。
    
        在那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高空上的牧尘身影也是渐渐的降落下来,他眼神淡漠的注视着远处那道狼狈的身影,淡淡的道:“还有一口气在,想要装死不成?”
    
        那远处,瘫倒在沟壑之中的金擎天身体终于是动了动,然后有些狼狈的缓缓撑起身体,他面色惨白,周身灵力萎靡,那看向牧尘的目光,更是有着一抹惊惧之色涌现出来。
    
        凭借着本身也是强大的肉身,他终归是没有被牧尘斩杀当场,但他体内依旧是出现了极重的伤势,虽说他也明白现在的牧尘状态应该也不是很好,但比起他来,总归会好不少的。
    
        “嘿。没想到这次,我金擎天竟然也是阴沟里翻船了。”金擎天搽去嘴角的血迹,声音有些阴沉的说道。
    
        牧尘微微一笑,不过那眼神中却并没有丝毫的温度。反而是有着杀意在流淌,之前金擎天并没有对他有任何的留手,并且充满杀机,所以眼下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自然也是不打算放其活着离开。
    
        在那一侧。金裂,霍阳等人都是狼狈的后退,退到金擎天身侧,此时的他们,个个面色惊惶,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盛气凌人。
    
        伴随着金擎天的落败,这里的局面,显然已经是被彻底的逆转了。
    
        九幽,韩山,墨锋等人也是掠至牧尘身旁。九幽他们倒还好,韩山这些犀魔族的强者,看向牧尘的目光中,已是充满了敬畏,即便是强如韩山,都是有些佩服之意。
    
        “此次倒真是多亏牧兄了。”韩山感叹道,如果不是牧尘力挽狂澜的话,恐怕现在的他们早已是犹如丧家之犬般的逃离,至于多宝兽,更是别想沾染丝毫。
    
        “他们怎么办?”九幽看向牧尘。眼角扫了一眼对面金擎天等人,美目中掠过一抹杀意,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不介意将这些家伙全部的除掉。免除后患。
    
        而似是察觉到了九幽眼中的杀意,那金裂等人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变,周身灵力涌动,戒备十足。
    
        “牧尘,你不要以为打败了我,我们就能够任你宰割!”金擎天则是低沉的说道。眼中似是有着怒火涌动。
    
        “不然呢?”牧尘笑眯眯的问道。
    
        金擎天眼皮低垂,冷冷的道:“真要鱼死网破的话,或许你能活,但相信我,你们恐怕也得有人来陪葬!”
    
        他的话语中,戾气浮现,虽说如今败于牧尘手中,但这金擎天依旧是个人物,那等狠辣,让人生出一些忌惮来。
    
        牧尘双目微眯,金擎天此话,他倒并没有一点的怀疑,如果他真是想要将他们全部吃掉的话,那也的确是必须付出一些代价。
    
        在那一侧,韩山等人也是面色微微变幻,想来都是明白,金擎天的确有说此话的资格,他或许奈何不得牧尘,但真要拼命,要换他们的命,应该不难。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半晌后,牧尘突然笑道:“你此话的确不错,不过,我却是很难相信,一个会在最后被气势所压制的人,真的会有舍弃一切拼死相搏的勇气。”
    
        在先前最后的交锋,金擎天气势被牧尘彻底压制,因为牧尘比他更为的凶狠,即便是连性命也敢舍弃,但金擎天却不敢,所以他气势被压制,进而被牧尘抓住破绽,彻底击败。
    
        所以,金擎天骨子里面是惜命的,他没有以命搏命的勇气,正因如此,牧尘对于他所说的威胁,方才会有所质疑。
    
        金擎天的面色青白交替,最后咬了咬牙,道:“如果真没路走了,那也只能搏命!”
    
        他的话语中,不知不觉间已是退缩了一些,而且也是在暗示着牧尘,他可以忍让,但却不要真的将他逼入绝路。
    
        牧尘看向韩山,九幽他们,征询他们的意见,不过后者等人都只是点点头,表示一切按照他所说而行。
    
        牧尘见状,也就轻轻一笑,道:“想要了结此事,也并非不可以,不过,却是有条件...”
    
        “第一,多宝兽宝藏将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金擎天等人面皮都是一抽,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此次进入神兽之原,很大一部分就是冲着多宝兽而来,但眼下,牧尘竟然是要他们直接退出,那等损失,难以形容。
    
        不过,当他们在见到牧尘那并不带丝毫温度的笑容后,却是明白,如果他们真的不答应的话,那么眼前这个看似温和,但真动起手来却是狠辣与疯狂的年轻人,恐怕真是会忍不住的下杀手。
    
        于是,在衡量半晌后,金擎天只能面色铁青的点点头。
    
        在那一旁,霍阳也是心中发苦,他会选择黄金狮族,原本时因为他们准备充分,所以认为他们胜算更大,但那里料得到,韩山会在中途邀请一帮人,而且其中还有着一个如此变态的人,直接以六品至尊的实力击败了七品至尊巅峰的金擎天,导致他的苦心,付诸流水,眼下,甚至连多宝兽的争夺资格都是将要失去。
    
        不过这个时候,连金擎天都不敢挑衅牧尘,他自然也不敢表达不满,只能面色阴翳的点头。
    
        “第二...你们此行对我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所以你们需要赔偿,而赔偿的价格,便以你们的人头计算,一个人头一百万至尊灵液。”牧尘笑眯眯的道。
    
        虽说牧尘不想和金擎天等人拼得鱼死网破,但这些家伙想要轻易了结此事,那显然也是不可能得,所以,这些家伙想走,起码都得在这里脱层皮下来!
    
        金擎天等人闻言顿时勃然变色,一个人头就是一百万至尊灵液,他们这里加起来还剩下八人左右,那岂不是要赔偿八百万的至尊灵液?
    
        这可绝不是什么小数目了!
    
        “牧尘,你不要太过分了!”金擎天眼神森然,厉声道。
    
        牧尘闻言,脸庞上的笑容也是立即收敛下来,黑色眸子中的森冷犹如刀锋般的渗透出来,他身后空间扭曲,至尊海若隐若现,强横的灵力波动散发出来。
    
        “如果你觉得你的小命不值八百万至尊灵液的话,那就用你的命来搏一搏吧。”牧尘声音冰寒,而随着其声音传出,那磅礴的灵力波动,也是愈发的狂暴。
    
        金擎天望着牧尘那森寒得令人心悸的眸子,心头忍不住的一寒,旋即他的面容扭曲,双掌紧握,体内灵力也是涌动起来。
    
        不过面对于此,牧尘神色丝毫不动,眼中的杀意,也是越来越浓郁,面对着金擎天那凶狠的目光,他竟是丝毫不退,仿佛完全不在乎是否会真的将后者逼得狗急跳墙。
    
        两人视线交织,仿佛连空间都是在扭曲。
    
        但这种对峙终归没有持续多久,在牧尘那刀子般的目光下,金擎天那凶狠的目光则是一点点的削弱下来,最后他只能面色青白交替的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道:“好,我们赔!”
    
        牧尘闻言,那刀子般锋利的目光顿时消散而去,俊逸的面庞上有着温和的笑容浮现出来:“还是金兄识大体,未来你的成就非凡,怎能因为这八百万至尊灵液就轻易的抛弃性命?”
    
        然而面对着他这般恭维之言,金擎天却是心中暴怒升腾,但又不敢真是拼命,当即只能一声冷哼,然后那冰寒的目光直接看向天狼族的霍阳,道:“想要保住性命,就拿出五百万至尊灵液来。”
    
        霍阳闻言,面色顿时一变,他们天狼族还活着的人,这里也就三人,按照人头算的话,他们也只需要交出三百万至尊灵液,然而眼下金擎天竟然要他们交五百万至尊灵液,显然是打算让他们来当冤大头。
    
        “怎么?不愿意?”
    
        金擎天心中本就被牧尘搞得暴怒,一见到霍阳这模样,眼神顿时阴冷下来,那声音之中都是有着浓浓的杀意弥漫出来。
    
        霍阳瞧得金擎天这扭曲模样,心头也是一突,面色变幻,却只能不甘一咬牙,转身与剩下的伙伴掏空身上所有的家底,最后将其交给了金擎天。
    
        不过在将至尊灵液交给后者的时候,这霍阳眼神深处却满是怨恨之意,想来心中也是极其的不痛快。
    
        金擎天则是懒得理会霍阳所想,接过那五百万至尊灵液,再将自身家底也是掏得干干净净,这才堪堪勉强凑齐八百万至尊灵液。
    
        金擎天手掌有些颤抖的握住那盛载着八百万至尊灵液的玉瓶,即便以他的性子,此时都忍不住一脸的肉痛,最后狠狠的一甩,便是将那玉瓶甩向牧尘。
    
        “给你!”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