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三十二章 七阳截天杖
    轰!
    
        当那第七**日自大日不灭身心脏处冉冉升起时,只见得那大日不灭身庞大的身躯上仿佛是有着琉璃之光浮现,一种神秘莫测的威严之感散发出来,笼罩天地。
    
        那自大日不灭身体内散发出来的万丈金光,直接是搅动得这片天地为之震颤,空间扭曲。
    
        牧尘也是在此时仰起头来望着那大日不灭身体内的七**日,年轻的面庞上满是欣喜之色,他没想到这一次的尝试,竟然真的成功了。
    
        以肉身之力,催动第七**日的形成,以此来将这大日不灭身的至尊神通,直接开启到第七阳!
    
        原本按照牧尘的估计,他想要开启七阳,起码也得等到自身灵力踏入七品至尊才有可能,但却是未曾料到,伴随着龙凤真经突破到第二层,他的肉身之力,已经是开始超越体内的灵力力量,并且开始具备开启第七阳的能力。
    
        呼。
    
        七阳开启,牧尘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抬起头来,只见得那呼啸而来的金液洪流已在瞳孔中急速的放大,远远看去,仿佛是从天外而来的黄金流星,充满着毁灭之力。
    
        不过此时再面对着金擎天这倾尽全力的攻击,牧尘却再没有了任何的迟疑,只见得他双手印法猛然一变,低沉之声,便是在其心中回荡响彻:“九阳神通,开七阳!”
    
        轰隆!
    
        大日不灭身体内,七**日猛然爆炸开来,金色洪流滚滚席卷,这一刻,那庞大的大日不灭身,远远看去,仿佛是将要凝实一般。
    
        金色洪流流淌过大日不灭身体内,最后在其大手处凝聚,直接是化为了巨大得无法形容金杖,那金杖共分九节。每一节都有九千九百丈,九节加起来,竟是将近万丈,犹如一根擎天巨柱。矗立在天地之间。
    
        金杖之上,铭刻着无数古老的符文,一股奇异之力散发出来,那片天空,仿佛都是被硬生生的截开。化为两片。
    
        大日不灭身双手持金杖,然后猛然对着那降临而来的金色洪流挥砸而下。
    
        “七阳,截天杖!”
    
        低沉之声,在牧尘的心中响起,那巨大的金杖呼啸下来,天空瞬间黑暗,唯有金光灿烂,那金杖犹如是拥有着截断天地的可怕之力。
    
        当牧尘这一杖挥出时,在场所有人齐齐色变。
    
        就算是在一直镇定自若的金擎天,瞳孔都是在此时猛然一缩。他显然也是未曾想到,牧尘竟然还留有如此强大的手段。
    
        “该死的,那究竟是什么神术?为何会如此的强大?!”
    
        金擎天心中翻起惊涛骇浪,牧尘这一杖之威,丝毫不逊色他的狮皇三吞,可狮皇三吞就算是在他们黄金狮族,都是顶尖之术,常人难以修炼,然而眼前这牧尘,怎么可能也是修炼有同等威力之术?
    
        不过虽然心中震动。但金擎天眼中杀意依旧浓重,他对于他的狮皇三吞,依然拥有着极大的信心,他相信。当那毁灭洪流冲击而过时,那牧尘也将会陨落于此。
    
        “你倒的确是个劲敌,不过这一次,赢的依旧会是我!”
    
        金擎天心中咆哮,而后那呼啸过天际的毁灭洪流,便是在下一刹那。与牧尘那挥将出来的巨大金杖,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撞击的瞬间,天地仿佛都是凝固,万物寂静,光暗不定,出人意料的是,没有任何的巨声传出,那番模样,犹如是连声音都被那可怕的灵力碰撞而吞噬了一般。
    
        庞大无比的金杖与毁灭洪流对冲在一起,对冲处的空间,一片片的崩碎,两股恐怖力量,在疯狂的互相侵蚀,毁灭。
    
        而当这种侵蚀在持续到某个极限的时候,它们终于是再也无法保持平和,于是,可怕的金色风暴,在此时疯狂的爆发开来。
    
        砰!
    
        风暴肆虐,瞬间波及千里天空。
    
        牧尘与金擎天的身影首当其冲,直接是被硬生生的震飞而出,彼此都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过所幸两人都是反应极快,立即召唤至尊法身与神兽形态护住本体。
    
        不过绕时如此,至尊法身与神兽形态都是在迅速的变得暗淡,显然是无法承受那种可怕冲击…
    
        咔嚓。
    
        一道道裂纹从大日不灭身身躯之上蔓延开来,最后终是在牧尘凝重的面庞下爆炸开来,与此同时,那远处的黄金九头狮,也是发出低沉怒吼,化为金光爆碎而开。
    
        噗嗤。
    
        两道人影,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彼此都是显得有些狼狈。
    
        这般最强碰撞,竟是两败俱伤之局!
    
        “那牧尘…竟然挡下了狮皇三吞?”那霍阳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眼中有着一抹骇然涌出来,金擎天这一招,就算是同为七品至尊巅峰的强者都是难以承受,可这不过六品至尊的牧尘,究竟是凭的什么?
    
        那金裂的面庞也是一片铁青,隐隐的还有着一些惊恐,因为战局到了这般局面,已经彻彻底底的脱离了他们的控制。
    
        他们一开始怎么都未曾料到,他们视为最强底牌的金擎天,依然会被牧尘给阻挡下来。
    
        那可是足以和那些顶尖神兽中的天骄争锋的存在啊!
    
        金裂的眼神变幻着,最后他强行定下心神,咬了咬牙,就算他们真的看差了牧尘,让得他将局面搬转过去,那他们互相间的实力也就是不相上下,这牧尘他们,终归也奈何不得他们。
    
        天空之上,金擎天缓缓的搽去嘴角的血迹,他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牧尘,眼中杀意涌动,眼下这局面,同样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眼前的牧尘,顽强程度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连狮皇三吞都未能杀了他…”金擎天眼中阴狠之意闪烁,但那面色,已是凝重到了极致,先前的硬憾,牧尘虽然挡下了他的攻势,但应该自身也是受到了重创,所以,现在也是将其斩杀的最好时机!
    
        一念至此,金擎天眼中的杀意顿时暴涌起来。
    
        不过。也就在金擎天眼中杀意暴涌时,那远处的牧尘似乎是有所察觉的抬起头来,而后他那俊逸的面庞上,便是有着一抹冰寒弧度掀起。
    
        他脚掌一跺虚空。竟是连嘴角的血迹都懒得抹去,直接是化为一道光影,直奔金擎天而去。
    
        “找死!”
    
        那金擎天见到牧尘此时还敢前来,眼中阴狠之色更为浓郁,原本他以为后者取得这般战果。应该已是满足,并且还能够借此与他们谈一些分刮多宝兽宝贝的条件,但哪料到,这小子心如此之大,竟然还想真正的将他击败?简直异想天开!
    
        咻!
    
        在金擎天暴怒之中,牧尘的身影已是暴射而来,他眼神漠然的盯着眼中杀意流露的金擎天,突然单手结印,一道低喝之声,猛然在其心中炸响:“舍身神通。舍身魔拳!”
    
        无穷的杀伐,猛然自牧尘心中席卷而出,他的双目瞬间变得通红,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气势犹如风暴一般从其体内爆发出来。
    
        那股气势,惊天动地,有着一种即便舍弃身躯,都是要葬灭敌人之意。
    
        那是真正的舍生忘死!
    
        牧尘双目通红,一拳轰出,一拳之下。没有任何的退路,彻彻底底的将自己逼入死路之中!
    
        而在那对方,金擎天面对着牧尘这舍生忘死般的攻势,却是面色巨变。心神动摇,他没想到牧尘竟然狠到了这种程度。
    
        即便是拼得自身陨落,都是要将他斩杀!
    
        为了那多宝兽的宝贝,连小命都不要了?
    
        “疯子!疯子!”
    
        金擎天心中咆哮,战意迅速消退,他可不想因为争夺多宝兽的宝贝就死在这里。他可是黄金狮族的天骄,未来将要成就超级至尊,怎能死在此处?
    
        战意消退,金擎天周身气势也是瞬间被压制,而他也是狼狈暴退。
    
        牧尘那通红的眼睛望着暴退的金擎天,眼中似是光芒一闪,嘴角掀起了一抹讥讽弧度,他所施展的,自然不是真正的舍身魔拳,而只是这段时间他在感悟那杀伐之余,从而有所触及的舍身之意,也就是说,此时的他,空有气势而已!
    
        但有时候强者交战,一旦气势被压制,那么战局便是胜负已分!
    
        此时金擎天战意尽退,将再没有能力与他争锋。
    
        而这一点,那金擎天同样心知肚明,所以他直接选择撤退,再没有了与牧尘交手的锐气。
    
        轰。
    
        牧尘脚掌一跺,身形如鬼魅般的暴射而出,直接是出现在了金擎天前方,而后数拳重重轰出,龙吟凤鸣之声响彻,那可怕的拳风,震碎了战意全失的金擎天灵力防御,落在他的胸膛之上。
    
        砰!砰!
    
        低沉之声响起,那金擎天面色惨白,数口鲜血狂喷而出,而其身体则是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最后直接落地,在那地面之上,划出一道千丈长的深深痕迹。
    
        而起本人,则是浑身鲜血的躺在那深沟之中,周身灵力萎靡。
    
        天空上,牧尘凌空而立,眼中的通红消失殆尽,面色微微苍白,但那眼神,却依旧是锐利的俯视下来,犹如鹰隼。
    
        下方大地上,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是呆呆的望着那转眼间突然败得干干净净的金擎天,谁能料到,这本是两败俱伤的战局,最后竟然是因为牧尘那舍身般的气势,硬生生的强行搬回。
    
        眼下,那金擎天,显然已是被真正的重创,再也无法与牧尘抗衡!
    
        九幽,韩山他们怔了片刻,眼中狂喜再也掩饰不住的涌了出来。
    
        而那金裂,霍阳等人,则是面色灰白,通体冰寒。
    
        他们知道,此次多宝兽之争,他们彻底输了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