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一十二章 一拳
    “你想让我把你的至尊灵液吐出来?”
    
        炼体塔前,光芒散去,那一道修长年轻的身影显露出来,他幽冷目光盯着宗腾,脸庞上泛起了似笑非笑的神色,那般模样,除了牧尘之外,还能有谁?
    
        而当他这般突兀的现出身来,也是立即引得在场所有强者面色大变,一个个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犹如见鬼了一般。
    
        他们显然根本就没想过牧尘竟然能够活着从炼体塔中再走出来。
    
        墨锋与韩山也是惊奇的盯着牧尘,这结果同样也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那血战王的一拳恐怖到了那种程度,牧尘怎么可能在其下存活下来?
    
        “你…你还活着?!”就连宗腾的定力,都是眼睛陡然瞪大,匪夷所思的盯着牧尘,一时间连说出来的话都是顿了一顿,由此可见其心中的骇然。
    
        “托你的福,一切都好。”牧尘笑眯眯的回道,只是那笑容之中,却并感受不到半点温度,他没想到他这才消失这么短的时间,这家伙就开始上蹿下跳了。
    
        宗腾面色一片阴晴不定。
    
        在他不远处,原本要趁势出手的雷鸦族强者也是愣了下来,那陆隋面庞上的阴狠更是在此时凝固,进而面色青白交替,他原本是想要趁着九幽这边实力大损的时候报复一次,但哪料到,这牧尘竟然又跟鬼一般的窜了出来。
    
        而就在陆隋面色变幻间,牧尘那犹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便是再度扫向他,淡淡的道:“之前饶你一命,你竟然还敢主动凑上来。”
    
        陆隋闻言,面庞顿时青了起来,眼中凶光闪动,似乎是要将牧尘给吃了一般。
    
        “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气。”
    
        此时那宗腾的神色终于是恢复了过来,只不过其面庞依旧一片阴沉。他盯着牧尘,冷声一笑,他言语间并没有多少的忌惮,虽说他知晓牧尘在这炼体塔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但在他看来,后者依然与他有着一些差距。
    
        现在的牧尘可以让得他正视一些,但却还远远达不到能够轻易唬住他宗腾的地步。
    
        “而且眼下这里,你难道还真想让九幽雀族与我们天鹏族,雷鸦族交恶不成?那样的话。那种后果,你可确定你一个区区人类承受得起?”
    
        听到宗腾这冷笑,那陆隋方才记起,眼下他们可是有着两大种族,如果联手的话,这阵容可比牧尘他们强多了,所以又何必惧怕牧尘什么?
    
        而且,他可不认为之前败给牧尘是他实力不济,只是他一开始心怀小觑,进而被牧尘抢占了先机。直接以最雷霆的手段,将他逼出了雷台,这才被迫淘汰。
    
        如果他一开始就全力以赴的话,以他这七品至尊的实力,想来牧尘就算是能够占据一些上风,那也觉得很难将他击败。
    
        一念到此,陆隋那眼中的凶光不由得更甚,当即森然道:“嘿,宗兄说得倒是不错,我今日倒是要来看看。我凑上来,你又能拿我如何?!”
    
        话到最后,他直接一步踏了出来,周身磅礴灵力鼓动。眼神凶狠的盯着牧尘。
    
        炼体塔周围,那些各族强者见到此地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也是眼神奇异,眼下这雷鸦族竟然与天鹏族直接联手要来对抗九幽雀族,这样一来的话,对于后者显然不算什么好消息。
    
        “这牧尘还是太年轻鲁莽了…话说得太死。直接将陆隋与宗腾逼到一块去了…”
    
        “是啊,这两人毕竟都是能够进入炼体塔的天骄,如果他们联手,以阵容来看,反而是九幽雀族难以讨到好处。”
    
        “此事搞不好,这牧尘可是会连带着九幽雀族损失不小的颜面,而占到便宜的陆隋与宗腾,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就善罢甘休…”
    
        “……”
    
        一道道窃窃私语声悄悄的传开,那些各族的强者暗暗摇头,显然是认为牧尘言语太过尖锐,所以导致出现了眼下这种对他们反而极为不利的局面。
    
        这如果温和一点的话,显然可以直接先劝退雷鸦族,然后先把天鹏族对付了再调头,这样的话,无疑才是最为完美的计策。
    
        窃窃私语悄然的传荡,那宗腾望着眼露凶光的陆隋,嘴角也是掀起一抹旁人难以察觉的弧度,原本他还担心陆隋会被牧尘的出现所吓退,但眼下看来他是多虑了,说起来,他还要感谢一下这牧尘了呢…
    
        “拿你如何吗?”
    
        反而对于那诸多目光的注视,牧尘却是犹若未闻,他那越发幽冷的眸子,盯在陆隋的身上,然后脸庞上似是有着一抹充满着寒意的笑容浮现起来。
    
        再然后,他直接抬脚迈了出去。
    
        砰!
    
        璀璨的金光在这一刻自牧尘的体内爆发而出,而他的身影,却是砰的一声,直接犹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而也就是在牧尘身影消失的瞬间,距离他最近的宗腾最先有所察觉,当即面色一变,灵力席卷间,就欲闪掠而出将牧尘阻拦下来。
    
        唰!
    
        不过,他身影刚动,眼前似乎花了一下,然后一道光影仿佛便是与他搽身掠过,那种可怕的速度,直接是令得宗腾背心瞬间就有着一层冷汗冒了出来。
    
        这个家伙的速度,怎么突然间变得如此之快?!
    
        要知道,宗腾本身便是天鹏一族,所以速度也是他所擅长,但先前那道光影,他竟然是连其路线都是未能察觉出来,便已经将他掠过。
    
        这种速度,简直可怕!
    
        而在宗腾冷汗冒起的时候,那不远处的陆隋更是面色剧变,他仅仅只是看到一道金光掠过眼球,不过他本身毕竟是七品至尊,身体近乎条件反射般的暴射而退,与此同时,一拳轰出,磅礴灵力携带着雷光呼啸而出,洞穿虚空。
    
        轰!
    
        然而,那道金光依旧是蛮横的冲来,直接是硬撞在那雷光灵力之上,然后雷光崩碎,化为光点消散而去。
    
        唰!
    
        金光闪烁,然后那陆隋便是惊骇的见到,牧尘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年轻的面庞上,似乎是噙着一抹嘲讽之意。
    
        “拿你如何吗?”
    
        他似乎是再度开口询问了一句,然后便是一拳轰出。
    
        拳风鼓荡,竟然并未携带任何的灵力波动,只是金光闪烁间,隐隐似是有着龙吟之声响起,而后陆隋便是见到,他面前的空间,竟然都是在牧尘那拳下崩碎开一道道漆黑裂纹,一股让得他头皮发麻的力量,疯狂的传递而来。
    
        “怎么可能!”
    
        陆隋被牧尘那一拳直接是吓得亡魂皆冒,他可是察觉到,牧尘并没有动用灵力,那也就是说,牧尘这一拳,完全依靠的是肉身的力量。
    
        但就是这一拳的肉身力量,就已经让得他这个七品至尊感到了极强的威胁。
    
        而牧尘的拳风极快,不过那陆隋最终还是拼尽全力凝聚着灵力,在其身前化为了一面雷盾,雷光缠绕,仿佛是雷鸦展开双翼,散发着强大的防御力。
    
        咚!
    
        金光拳头依然是毫不减缓的重重轰在了那雷盾之上,然后轰鸣之声响彻,那雷盾仅仅坚持了一瞬,便是在陆隋惊恐无比的目光中,爆碎开来。
    
        雷光四溅,金光拳头蛮横穿透而过,再度犹如奔雷般的轰在了陆隋胸膛之上,可怕的力量喷涌而出,后者的身体直接是在此时被一拳硬生生的轰得狠狠的倒射了出去。
    
        砰!砰!砰!
    
        沿途之上,那一道道废墟建筑直接是被爆碎开来,一条约莫数百丈长的刺目痕迹,一直从地面上对着远处蔓延而去。
    
        炼体塔周围,再度一片死寂。
    
        先前的那些窃窃私语声在此时早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所有人都是呆滞的望着这一幕,他们无法想象,实力达到七品至尊的陆隋,竟然连牧尘一拳都是接不下来。
    
        他们望着远处,那里的陆隋浑身鲜血,胸膛都是塌陷了下去,他大半个身体都是被废墟掩埋,不知死活…
    
        “怎么可能…”
    
        有着人呆滞的喃喃道,在那炼体塔中,牧尘虽说胜了陆隋,但那的确是因为占了先机的缘故,而现在后者在知晓了牧尘的厉害后,显然随时都是处于戒备之中,可就是这般防备重重,他反而是被牧尘直接一拳干脆利落的打成了死狗。
    
        先前的所有人都是失语,他们此时方才彻底的明白过来,为什么牧尘根本就没有半点想要分开对付的心思,因为现在的他,足以轻易的将这所谓的联手,拆得支离破碎。
    
        任何的联合,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显得如此的可笑。
    
        那数位雷鸦族的强者也是呆呆的望着眼下这一幕,他们此时竟然连出手帮忙的心思都没有,因为先前那奔雷般的一拳,直接是让得他们清楚的明白双方的差距。
    
        而在那无数道惊骇如见鬼般的目光中,牧尘却是漫不经心的收回目光,然后身体上的金光也是收敛下来,旋即他淡淡的笑了笑。
    
        “能拿你这样,不知道够不够了?”
    
        然而对于他的问话,无人能答,因为此时那陆隋,已经被轰得不知死活…
    
        牧尘也不理会那陆隋,轻轻拍了拍手,然后便是转过身来,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投向了面色变得异常难看的宗腾。
    
        “该你了。”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