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千零四章 七盏
    黑色石碑之上,第七盏青铜灯内的火星在闪现了一会后便是消散而去,这般情况,显然是点燃失败,不过墨锋神色却是颇为的平静,并不因此而感到沮丧,只是缓缓的收掌而回,手臂之上的金色凤羽也是渐渐的消失而去。
    
        先前的那一掌,看似只是轻描淡写,然而他却是知道,那是他肉身力量巅峰的一掌。
    
        在那后方,宗腾面色有些不太好看的望着这一幕,之前他与墨锋交手,两者都是谁也奈何不得谁,没想到如今在这肉身力量的比拼下,他却是稍微输了一点。
    
        虽说这并不代表着墨锋的真正战斗力就比他强,傲气十足的宗腾,终归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呵呵,墨兄这一掌倒是厉害,不过观你先前出掌之时,竟有凤鸣声响起,看来墨兄与凤凰一族,应该是有着不浅的关系吧?”那韩山目光微闪,旋即笑道。
    
        墨锋不置可否,并未过于理会,只是将双目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黑色石碑,眼中有着灼热之色掠过。
    
        嗡。
    
        而在墨锋的注视下,那座黑色石碑也是很快有了动静,只见得其碑面震动,便是有着一股混沌之气喷薄而出,这一次石碑喷出来的吞天神兽精气,比起之前宗腾所获得的,显然是要更为浓郁一点。
    
        墨锋望着那那些混沌之气,也是嘴巴一吸,直接一口就将其尽数的吞进体内,顿时他的眼中仿佛是有着赤炎燃烧起来,身体表面,更是有着一缕缕的火炎升腾起来,一股磅礴之感,缓缓的从其体内散发出来。
    
        墨锋体内的动静,足足持续了将近数分钟,而后他方才睁开双目,一股淡淡的压迫感,从其体内传出。显然,在吸收了这些吞天神兽精气后,他也是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待得体内平静下来,墨锋便是自那黑色石碑前退了开来。而随着墨锋退开,眼下这片古老广场上,便是唯有着韩山与牧尘两人未曾出手。
    
        牧尘视线对着韩山投射而去,后者则是笑眯眯的道:“看了两场,我也是手痒了。接下来就由我来吧?”
    
        牧尘闻言则是轻轻点头,表示并无额异议。
    
        韩山见状,则是踏步走出,而随着他的走出,不论是炼体塔内还是塔内,几乎所有的视线,都是汇聚而去。
    
        从某种角度说来,这韩山在进入炼体塔的十位天骄之中,应该算是顶尖层次,他的战斗力。就算是骄傲如宗腾这等人,都不得不承认,如果光是比拼肉身之力的话,恐怕身为犀魔一族的韩山,将会占据绝大的优势。
    
        当然了,肉身力量,仅仅只是真实战斗力的一部分,所以肉身之力强横的人,如果在真正的生死搏斗时,也不见得就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以宗腾他们这些天骄。想来应该是有着一些手段,来弥补肉身之力上面的一些差距。
    
        韩山的身影,便是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立在了黑色石碑之前。他负手而立,抬头凝视着石碑,仅仅只是如此漫不经心的站立,便是有着一股令人心惊的压迫感散发出来。
    
        此时的他,就犹如是一头即将冲撞天地的远古犀魔,蹄过之处。山河崩裂。
    
        韩山的双目,渐渐的闭上,他的身体渐渐的变得赤红,那是体内气血开始疯狂涌动的迹象,最后气血仿佛是透体而出,最后渐渐的在其身后,凝聚成了一头约莫数十丈左右的血红巨犀。
    
        那巨犀踏着大地,头顶处,一根血红犀角微微挺立,那一抹尖峰,在微微摇动间,竟然是连空间都是被生生的切割开来,显示着极端可怕的锋锐。
    
        巨犀静静的矗立在韩山的身后,前蹄缓缓的摩擦着地面,虽然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但所有人都是能够察觉到,那巨犀的气势,似乎是在此时疯狂的叠加起来。
    
        韩山周身的气血之光,也是渐渐的浓郁到了极点。
    
        他的双目,在此时猛然睁开,双瞳竟是变得一片血红,下一刹那,他一步跨出,同时双指并曲,猛然对着那座黑色石碑先下。
    
        在其身后,那血红巨犀也是在此时冲了出去,直接是穿透了韩山的身躯,脑袋微垂,犀角上扬,竟然是刚好与韩山点出的双指,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那一指,犹如是犀魔毁灭世间,那扬起的犀角,将会洞穿世间任何的防御。
    
        咚!
    
        韩山的双指,在此时洞穿了虚空,最后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重重的点在了那石碑之上,那股冲击,直接是令得其双指裂开缝隙,鲜血立即便是渗透了出来。
    
        不过,整个石碑的碑面,也是在此时陡然的被震动了一下,肉眼可见的涟漪波动,从碑面上急速的扩散开来。
    
        那种动静,远比之前的墨锋三人还要来得强悍!
    
        牧尘他们的视线,也是在此时紧紧的盯着石碑上方,那里涟漪扩散,最后黑暗青铜灯内,立即有着夺目的焰火席卷而出!
    
        熊熊!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间,那前五盏青铜灯几乎是在同时间燃烧起来,紧接着那第六盏青铜灯微微凝滞了一下,紧接着血红的火焰出现,也是噗的一声,被彻底的点燃。
    
        当第六盏青铜灯燃烧起来时,牧尘他们的目光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直接锁定了第七盏,因为他们能够感觉到,韩山这一指的力量,尚未挥霍殆尽。
    
        而在他们的注视下,那第七盏青铜灯内,果然是再度出现了零星的火苗,这些火苗一点点的出现,最后开始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汇聚起来。
    
        那种速度虽然缓慢,但比起之前墨锋的那一次,却是要坚定许多。
    
        嗤嗤!
    
        火星越来越多,而当它们在凝聚到一种程度之后,终是彻底的绽放开来,最后化为火焰熊熊的燃烧起来,将那第七盏青铜灯,彻彻底底的点燃。
    
        第七盏青铜灯,点燃成功!
    
        哗!
    
        炼体塔外,哗然声此起彼伏的响彻而起,所有的强者都是一脸的惊叹与佩服,这韩山果然不愧是犀魔一族中最为杰出的天骄,这一手,几乎完完全全宗腾,墨锋他们给压制了下去。
    
        “这韩山,的确厉害。”就连九幽都是螓首轻点,虽说这石碑只是依靠肉身之力,但她却是明白,这韩山的整体战斗力,就算是在七品至尊中,也是相当的不弱。
    
        “竟然点燃了七盏青铜灯。”
    
        墨铃也是赞叹不已,先前连她大哥都是只能在第七盏青铜灯内燃烧起点点火星,却达不到点燃的程度,显然,如果光论肉身力量的话,韩山要胜出墨锋一点的。
    
        “接下来就知道牧尘大哥还没出手了,不知道他会取得什么成绩?”墨铃好奇的道。
    
        九幽也是摇摇头,对于牧尘的肉身之力,她还真是知晓得不多,唯一所知道得,便是这家伙一直都是未曾放松过肉身的修炼,从当年的雷神体,再到如今的龙凤体,这些都是炼体之中极为玄奥的炼体之法,而牧尘在其中,都是有着极高的造诣。
    
        所以牧尘虽然并非神兽,但他这幅肉身,恐怕比起绝大部分的神兽,都还要来得强悍与霸道。
    
        “以他的实力,要通过这第四层的考验应该不难…但至于能否媲美韩山,那就得待会再看了。”九幽沉吟道,这韩山的成绩,在她所知道的情况中都能够算作优秀了,牧尘能否超越,她还真是没底。
    
        …
    
        在那炼体塔外哗然声阵阵时,那古老的广场上,韩山身后的血红巨犀也是消散而去,他则是缓缓的收回双指,指尖的伤痕被他轻轻一抖,便是迅速的恢复而去。
    
        他盯着那燃烧的七盏青铜灯,也是淡然一笑,显然对此并不感到多少的意外。
    
        嗡嗡。
    
        黑色石碑开始颤抖,紧接着石碑表面,仿佛是浮现了一些淡淡的血纹,一丝丝混沌之气渗透出来,不过这一次,这些混沌之气中,竟是蕴含了一丝丝暗红之意。
    
        “那是…”牧尘盯着那些与之前有些不同的吞天神兽精气,眼中光芒一闪。
    
        “那是吞天神兽血肉中蕴含的血气,比精气更为的精纯…不过唯有表现极为优异的人,方才能够获得。”墨锋平静的道。
    
        在那不远处,宗腾眼神也是有些炽热与贪婪的盯着那些混沌之气。
    
        牧尘微微点头,看来这应该是只有点燃了七盏青铜灯的人才能够获得的嘉奖了。
    
        石碑之前,韩山深吸一口气,直接是将那些略显暗红的混沌之气尽数的吸走,再然后,他的身体便是陡然变得血红起来,在他身后,那原本消失的血红巨犀竟然再度凝现,然后迅速的膨胀了一圈,那股凶悍霸道的气息,越发的浓郁。
    
        呼。
    
        巨犀的变化持续了半晌,也是渐渐的消散而去,韩山的身体也是恢复原状,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掌,微微一笑,然后转身而去。
    
        显然他对于此次的好处,颇感满意。
    
        而随着韩山的退开,那宗腾,墨锋的目光,便是投射而来,停在了牧尘的身上。
    
        与此同时,在那塔外,一道道好奇的目光也是凝聚在了牧尘这里,显然,他们都很想知道,这匹在炼体塔中崛起的黑马,在这一次的考验中,又究竟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是黑马打回原形?还是再度一飞冲天?
    
        对此,众人都是表示异常的期待以及好奇。
    
        而也就是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牧尘也是缓步迈出,走向了那座黑色的石碑。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