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九百九十章 赤光锻身
    熊!
    
        当牧尘周身的灵力彻彻底底的消退而去时,那赤光顿时铺天盖地的降临下来,而后那种恐怖的高温,便是自那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牧尘的皮肤几乎是顷刻间便是在那种可怕的赤光照耀下被烧蚀开来,一股钻心般剧痛,从身体四处弥漫而来,令得牧尘都是忍不住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气。
    
        “该死的…”
    
        牧尘哆嗦着骂了一句,旋即他心念一动,只见得其身躯表面便是有着金光散发出来,他胸膛处,那盘踞的真龙之纹仿佛也是在此时复活起来一般,自牧尘的胸前游动起来,而随着这真龙之纹的游动,只见得他身体上的那些灼伤,也是迅速的开始愈合。
    
        一丝淡淡的清凉悄然的散发出来,终是将那种剧痛抵消了一些。
    
        察觉到体内有所减弱的剧痛,牧尘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他的肉身也是不弱,不然的话,恐怕真是难以承受这可怕的赤光照耀。
    
        “接下来,我倒是要来看看,这炼体塔第一层,究竟能有多恐怖。”
    
        牧尘抬起头来,目光望向这片沙漠的远方,那黑色眸子中,也是有着一抹执着之色浮现出来,然后他再不犹豫,直接是抬步踏出了石台,走进了这片沙漠。
    
        在心中做了一些取舍之后,他并没有选择直接飞跃这片沙漠,而是选择效率最为缓慢的步行,既然已经决定要借助这里的赤光锤炼肉身,那自然要选择最为艰难的一条路。
    
        嗤!
    
        牧尘的脚掌一踏入沙漠,只见得那脚下便是有着白烟升腾起来,一脚下去,犹如迈入了岩浆之中。
    
        不过牧尘对此却是毫不在意,迈开步伐,便是顶着那铺天盖地降临下来的赤光,一步步的对着沙漠深处而去。
    
        …
    
        炼体塔外。
    
        此时的各族强者,都是将视线投向那座斑驳的石塔。而他们的目光,都是投射向石塔的一层,在那里的塔身处,光芒凝聚而成。竟是形成了一片光幕,在那光幕中虽然并没有确切的人影浮现,但却是有着十道光点闪烁着。
    
        这些光点,便是代表着那十位进入石塔之人,而每一道光点。都是联系着一人,凭借着各自的灵力波动,塔外的人都是能够借此感应到塔内的大致情况。
    
        而此时,在那光芒中,有着九道光点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前行。
    
        “竟然是那天鹏族的宗腾暂时的领先…”众多目光锁定那排名第一的光点,然后很快便是凭借着那种灵力波动知晓了此人的身份,正是天鹏族的宗腾。
    
        “这宗腾觉醒了金翅大鹏的血脉,速度超凡,暂时领先也是正常…”
    
        “那韩山,徐琨等人也是毫不落后啊…”
    
        “其余那些天骄。也非省油的灯,说不得也有机会抢先进入第二层…”炼体塔外,各自强者都是时刻关注着塔内的情况,各种窃窃私语声不断的传开。
    
        “嘿,竟然有一人似乎动都没怎么动?”
    
        而就在众人交流间,突然一道女子讥讽的笑声响了起来:“感其灵力波动,似乎是九幽雀族带来的那个人类小子呢…看来在这炼体塔内,灵阵似乎没什么作用。”
    
        众多强者都是一怔,然后这才注意到,在那九道光点高速对着第二层前行而去时。在那遥遥后方,果然有着一道光点纹丝不动!
    
        一些强者面面相觑,旋即便是将那玩味的目光投向了后方的九幽与墨铃,之前那个人类小子在这里倒是表现得极为的亮眼。没想到一进入炼体塔,便是如此的不堪,真是浪费了一个大好名额。
    
        九幽俏脸布满着寒气,她冷冷的盯着之前那出言讥讽之人,正是天鹏族那柳清,这个女人。之前在牧尘打败了宗火后倒是消停了一会,没想到现在又开始蹦跶了,真是惹人厌烦。
    
        “咯咯,九幽,你看着我也是没用,看来你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名额,就要被此人给浪费掉了,真是可惜。”柳清瞧得九幽的脸色,则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脸颊上满是畅快与得意,仿佛出了一口恶气一般。
    
        “现在这么得意,小心待会连脸都捡不起来。”九幽眼皮一抬,冷笑道。
    
        柳清讥诮的道:“哦?那我倒是期待得很。”
    
        九幽冷瞥了她一眼,却是再懒得理会,而是转移目光,紧紧的盯着炼体塔第一层那一道光点,柳眉也是轻轻的蹙了蹙。
    
        “九幽姐,牧尘大哥他究竟在做什么啊?”一旁的墨铃也是悄悄的疑惑出声。
    
        九幽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神中同样是有些疑惑,这远古炼体塔虽然的确难闯,但以牧尘的实力,应该不至于会被困在这第一层难以动弹。
    
        眼下这般情况,应该是有着其他的原因,难道,是在刚开始的时候,被其他进入塔内的各族强者围攻受伤了不成?
    
        这念头仅仅只是一闪便是掠过,在那九人中,除了宗腾以及雷鸦族的人,其他人应该对他们九幽雀族没什么恶意,而凭借着那两人,还不足以将牧尘逼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更何况,还有着墨锋在一旁。
    
        “牧尘…你究竟在做什么?”九幽盯着石塔,玉手轻轻紧握,喃喃自语。
    
        …
    
        赤黄的无边沙漠中,赤光铺天盖地的倾洒而下,笼罩着天地,无可避免。
    
        沙沙。
    
        死寂的沙漠中,突然有着细微的脚步声传来,视线移去,只见得一道人影,正在以一种缓慢的步伐,迈过黄沙。
    
        嗤嗤。
    
        血水顺着牧尘的脸庞滑落下来,尚还未落地时,便是直接蒸发而去,此时的牧尘,浑身皮肤赤红,甚至连血肉,都是在那种高温下被显露了出来。
    
        可怕的剧痛,无时无刻都是在侵蚀着牧尘的神智,令得他几欲昏聩。
    
        不过即便剧痛源源不断的席卷而来,但牧尘的步伐。却依旧是缓慢而坚定,即便血肉灼痛,但他依然未曾停下。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那可怕的赤光照耀在血肉上时。虽然引来了灼烧般的剧痛,但当那剧痛达到极限的时候,体内的血肉,仿佛是在渐渐的变得强大,并且这些血肉。似乎是在吞噬那种穿透皮肤,骨膜而来的赤光。
    
        每当血肉在吞噬了一丝赤光后,便是有着一股爆炸般的力量悄然的涌现,看似被灼烧得将近废掉的血肉深处,却是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勃勃生机凝聚而成。
    
        这里的赤光,虽然对于肉身将会造成焚灭般的剧痛,但一旦将这种剧痛适应以及承受了下来,那么肉身也将会获得赤光所携带而来的馈赠。
    
        “果然如此吗…”
    
        牧尘那布满犹如被剥了皮一般的手掌颤抖着握了握,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剧痛之后,体内血肉之内所蕴含的勃勃生机。
    
        他仅仅只是在这沙漠中走了半个时辰。固然那种剧痛差点将人折磨得发疯,但肉身的增强,同样不可小觑。
    
        这短短半个时辰,肉身的增强,恐怕不逊色之前所炼化的那一颗血灵泥胎。
    
        在牧尘的胸膛处,那游动的真龙之纹,浑身的龙鳞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更为的生动,背后的真凤之纹,也是双翼微微展开。
    
        最为重要的,是这真龙真凤之纹。那仅仅只是露开一丝的双目,仿佛也是在此时再度张开了一丝…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让得牧尘嘴角僵硬的掀起了一抹细微的弧度,不过这细微的牵动。便是令得他浑身一颤,那种剧痛,愈发的强烈。
    
        不过牧尘却不在意,他抬头看向远方,黑色眸子深处,却是有着炽热与喜色在涌动着。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肉身正在逐渐的适应那恐怖的赤光。
    
        而且,如果这样持续下去,恐怕他真的有可能,在这炼体塔内,将龙凤真经突破到第二层,到时候,他的肉身,将会强到让他渴求的程度。
    
        只不过他能够感觉到,随着他的身体开始适应这第一层的赤光,肉身的提升,也是开始变得缓慢,或许,要不了多久,这第一层,他将会如履平地,再无丝毫阻碍…
    
        牧尘舔了舔干枯的嘴巴,然后再不犹豫,迈开步伐,再度缓慢前行,任由自身血肉,在那赤光照耀下,悄悄蠕动。
    
        …
    
        而当牧尘在这第一层缓慢前行时,他却是不知,他这里,却是再度在那塔外,引起了诸多声音,只不过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看好戏般的讥讽。
    
        “咯咯,九幽,我拭目以待了好半天,可还是没什么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呢,也不对…那家伙也没有原地不动,这半个时辰,他以蜗牛般的速度挪移了一段路…”柳清娇声笑道,那刻薄的声音之中,满是快意。
    
        “你九幽雀族虽然有点本事,不过这样白费名额的事情,还真是有些过分呢,要知道,我们这里可还有不少种族,连那名额都没争到呢。”
    
        柳清倒是恶毒,显然是打算为九幽雀族吸引仇恨值,而她的算盘也是有些效果,此话一出,立即便是有着一些目光看向九幽,墨铃时,开始有着一些不甘与嫉恨出现。
    
        九幽俏脸冰寒,不过依然未曾出声,只是盯着那塔身上的光幕中,在那第一层,一道光点,依然是在缓慢前行。
    
        那种感觉,仿佛已是无力追赶。
    
        不过就在注视间,九幽美目突然一凝,因为她察觉到,那一道缓慢前行的光点,突然在此时,再度停顿了下来。
    
        “牧尘他…是走不下去了吗?”
    
        …
    
        赤黄沙漠中,牧尘步伐终是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直视着那一颗赤红的烈日,旋即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笑意。
    
        “这第一层,已经足够了…”
    
        牧尘自语,在先前的时候,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血肉对于这里的赤光已经彻底的适应,那种剧痛也是大幅度的减弱,同时血肉增强之感,也是愈发的缓慢。
    
        这第一层对于他肉身的锤炼,已是到了极限。
    
        “多谢了…”
    
        牧尘伸了一个懒腰,冲着那烈日一笑,旋即他的身体表面金光涌动,顿时那些被灼烧的皮肤竟是迅速的复原,然后他目光灼灼的望着遥远之处。
    
        现在的那些家伙,应该马上就要进入第二层了吧?
    
        那么接下来,他就应该试试,能否在这之前,将前面的那些家伙都追上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