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九百五十九章 柳青
    第九百五十九章
    
        “小辈,你说老夫说得对吗?!”
    
        天雀长老喝声如雷,震动天际,而其双目,则是仿若出鞘利剑一般,携带着凌厉之意,洞穿空间,直接是将牧尘笼罩而进。
    
        而在他那等凌厉目光的注视下,牧尘顿时察觉到一股可怕的压迫席卷而来,那两道目光几乎是要洞穿他的胸口,直接是震得他体内气血都是翻涌起来,喉咙间一抹甜意涌上,但随即便是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而后他抬头,双目毫不退缩的与那天雀长老对视,一股锋锐之气,自其眼神中迸射出来,即便他实力不如这天雀长老,但这等意志,却是并不逊色。
    
        “哼!”
    
        那天雀长老见到这牧尘这小小五品至尊,竟然未曾直接跪下服软,反而还敢直视于他,顿时一声冷哼,就欲踏出一步,释放更为可怕的压力,将眼前之人制服。
    
        “在我大罗天域之中动手,阁下未免也太不将本座放在眼里了!”不过,就在他步伐刚欲踏出之时,曼荼罗那蕴含着一丝怒意的声音也是在此时响彻起来,而后那天雀长老便是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迫感直接对着他笼罩而来,在那等压迫感下,他那抬起半步的步伐竟然是无法落下去。
    
        他虽说能够强行落脚,但在气机感应下,他却是知晓,一旦踏了下去,曼荼罗也必然会强行出手,到时候,他即便能够全身而退,却必然会极为的狼狈。
    
        不管如何,此时的曼荼罗都是半步上位地至尊,比起他这下位地至尊,的确是强悍了太多,单打独斗,他根本没有几分胜算。
    
        天雀长老的眼神一阵变幻,最终他那无风鼓胀而起的衣袍也是缓缓的平息下来。那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的可怕压迫,也是渐渐平息。
    
        压迫散去,天雀长老那蕴含着怒意与冰冷的目光直接转向曼荼罗,沉声道:“大罗域主。此事对我九幽雀族极为重要,还望大罗域主能够看在吾族面上,将此人交给老夫,到时候,我九幽雀一族。必定铭感在心!”
    
        曼荼罗看了天雀长老一眼,淡淡的道:“此事绝无可能,牧尘为了大罗天域立下过赫赫战功,谁想要在大罗天域动他,那就是要与我大罗天域为敌!”
    
        她的话音虽然平淡,但其中那份斩钉截铁之意,直接是令得天雀长老瞳孔一缩,他显然是有点没料到此事竟然会引得曼荼罗如此强烈的反弹。
    
        “大罗域主,你难道宁愿为了一个小小五品至尊,与我九幽雀一族开战不成?!”天雀长老厉声道。这大罗天域虽然有些出乎他意料的强横,但这毕竟只是根基浅薄的势力,与他们这种底蕴悠长的灵兽种族根本无法相比,所以这如果真要碰撞起来,对于大罗天域绝对是灭顶之灾。
    
        “若是我大罗天域连自家立了大功的人都保不住,日后还有什么脸面屹立在这北界?还不如趁早解散算了。”曼荼罗冷笑道。
    
        “而且,你九幽雀族虽然底蕴悠久,但想要吃下我大罗天域,恐怕你们也得准备有几位地至尊陨落,这其中。或许就会有你天雀长老!”
    
        话到此处,曼荼罗已是眼露杀意,那等强势到极点的言语,直接是将天雀长老气得面色铁青。不过,在暴怒之余,后者也是暗暗心惊,在他看来,这大罗域主简直就是个疯子,根本不按常理出牌。随随便便一出言便是两败俱伤,鱼死网破...他们九幽雀一族底蕴或许的确比大罗天域更强,但这也绝对架不住陨落几位地至尊。
    
        这等层次的强者,就算是他们九幽雀一族万千载积累下来,那也是屈指可数,损失一个,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伤筋动骨。
    
        “天雀长老!”
    
        而在天雀长老面庞阴晴不定,浑身滔天气势有着再度勃发迹象时,九幽也是怒叱出声,道:“我当年被人重创,若非遇见牧尘,恐怕如今早已自燃成灰,说来他也算是我九幽雀族的恩人,你如今这是打算恩将仇报不成?!”
    
        天雀长老沉声道:“九幽,我知晓你重情,不过报恩也要分不同的方法,你乃是我九幽雀一族千载以来血脉最为纯净者,即便是要缔结血脉链接,那也应该是同样拥有着高等血脉的神兽,而眼下这小子普普通通,怎么能受得了这般福分?这于他而言,有害无益而已!”
    
        “普普通通?”曼荼罗冷晒一声,道:“如今牧尘在我北界那龙凤录上,排名第一,整个北界年轻一辈,恐怕无人能够将其超越。”
    
        天雀长老与其身后那柳青闻言皆是怔了一下,眼中这才浮现了一抹讶异之色,想来都是有点没想到牧尘竟然还能有这等成就。
    
        “嘿,这北界也算是浩大,没想到这年轻一辈却如此无能,这五品至尊的实力,若是放在吾族年轻一辈中,充其量只能勉强给个尚可的评价,至于问鼎,简直可笑。”天雀长老很快便是回过神来,当即不屑的撇撇嘴,显然对于这北界那所谓的龙凤录的含金量充满着质疑。
    
        牧尘听得这天雀长老不屑之言,却也是不怒,只是一笑,道:“晚辈能成为这北界龙凤录第一,倒的确是侥幸使然,不过至于晚辈究竟有没这等资格,长老倒是可以派人一试。”
    
        面对着天雀长老的咄咄逼人,牧尘也并未一味的龟缩于曼荼罗的庇护之下,他也明白曼荼罗一旦与九幽雀一族正面杠上会带来何等的压力,所以眼下出言,也是能够将这等压力分担一些。
    
        不过牧尘也并未狂妄得直接针对天雀长老,后者再怎么说都是地至尊级别的超级强者,要抹杀他也就是翻手间的事情而已,所以他仅仅只是说派人一试。
    
        而眼下这里,如果这天雀长老真是想要派人试试他的斤两,显然便是只有那位叫做柳青的青年,此人并不简单,按照牧尘的推测,他实力应该与九幽相仿,但如果真是要交手的话,后者恐怕也不见得就能取得雷霆之胜。
    
        那天雀长老听得牧尘此言,目光则是一闪,旋即冷笑道:“你这小辈倒也是滑头,老夫如果真铁了心要出手,谁都保不了你…不过你有胆主动站出来,那老夫今日还真是要看看,你这小辈,究竟有什么能耐!”
    
        “柳青!”
    
        “在!”那模样英俊,眼神锋利的青衫青年,立即沉声应道。
    
        “十回合内,将他擒下!”话音一落,那天雀长老目光则是看向曼荼罗以及三皇,道:“这小辈间的切磋,想来你们总不会插手了吧?”
    
        待得他确定了这小子平平凡凡,到时候将消息传回族内,必然会引来诸多长老震怒,他们九幽雀族的千载天才,绝不能因为这般无能人类就损坏了血脉,那时候动静大了,看这大罗天域是不是还敢硬来。
    
        曼荼罗与三皇皆是眉头一皱,而后不再言语,这天雀长老毕竟代表着九幽雀一族,他们也不好过于的抗拒,既然他想要让那柳青出手,那就由得他吧。
    
        曼荼罗瞥了那柳青一眼,此人倒的确并非寻常人物,想来在那九幽雀一族年轻一辈中也算是佼佼者,但这九幽雀族未免也太高傲了一些,十回合想要擒下牧尘…一念到此,曼荼罗嘴角也是掀起一抹冷笑,这些年来,小看了牧尘这家伙的人,最终可都没什么好下场。
    
        “还是大罗域主识大体。”天雀长老见到曼荼罗默许,这才满意的一笑,然后他便是冲着身后的柳青轻轻点了点头。
    
        柳青见状,也是点点头,然后缓步就要走出。
    
        不过他身形刚动,九幽便是挡在了他的面前,她俏脸冰寒的盯着柳青。
    
        “九幽殿下请放心,我不会取他性命,只是让他稍微明白一些道理。”柳青面对着九幽那冰寒双目,微笑道。
    
        “九幽,此事你便不要再插手了!如果这个小子需要你来庇护,那也太过无能,此事就算是闹到你父亲那里,他也绝对不会任你胡闹!”一旁的天雀长老也是沉声说道。
    
        九幽冰冷的看了柳青一眼,冷笑道:“我只是不想你待会面子丢光而已。”
    
        柳青双目微眯,旋即不置可否的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步伐迈出,绕过九幽,直接对着牧尘缓步而去。
    
        而伴随着他步伐的走出,谁都能够感觉到,一股炽热而狂暴的灵力波动,正在犹如火山一般自其身躯中凝聚着。
    
        而他本就锐利的双目,更是在此时变得锋利起来,灵力鼓荡着衣衫,隐隐间,仿佛是有着清悦的清吟声响起。
    
        一股惊人的气势,缓缓的从其体内散发出来。
    
        三皇察觉到柳青这般气势,眼神也是微凝,从眼下这般气势来看,这柳青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在他们大罗天域诸王之中,也仅仅只有修罗王才能够压他一筹。
    
        这九幽雀一族的年轻一辈,倒也的确是有着一些本事,难怪这天雀长老如此高傲。
    
        在众人注视下,那柳青行到牧尘身前十丈,而后立定,他双目淡漠的望着牧尘,淡淡的道:“此番出手,只是想要你明白…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然而,面对着他的言语,牧尘却是犹如未闻,他面色平静,单手伸出,掌心微曲。
    
        “大罗天域牧尘,请赐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