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冥火老人
    第九百一十六章
    
        经过之前牧尘与林冥之间的大战,这片骸骨山脉如今已是一片狼藉,巨大的裂缝交错的出现在山脉中,一座座的山峰在那等激战中崩塌下去,这一切,都是在证明着之前的交锋,究竟是激烈到了何等惊人的程度。
    
        不过所幸的是,如今这场惊天交锋,终是落下了帷幕。
    
        但所有人都知道,当交锋落幕之时,今日的事情,方才开始变得惨烈,而这种惨烈的根源,自然便是那恐怖的赌注。
    
        四十万陨落源丹!
    
        这就算是顶尖势力也是无法轻松承担的可怕数量。
    
        牧尘他们这数月时间辛苦争夺,如今他们大罗天域所有的陨落源丹加起来,恐怕也就堪堪与这个数目持平,这若是交了出去,那他们也就别指望开启地至尊秘藏,现在直接打道回府恐怕更明智一些。
    
        而他们是如此,那同为顶尖势力的幽冥宫,自然也是一般无二。
    
        所以,当那幽冥宫的诸多强者望着那被牧尘擒住的林冥,再瞧得此时天地间所有将他们盯着的势力,都是不由得面色变得有点苍白起来。
    
        他们今日原本是打算挖坑在大罗天域给埋了,但哪能想到,这个坑,最后把他们也给埋了进去,而原本在坑内的大罗天域,反而是踩着他们的头钻出了坑...
    
        “都是那个小子害的!”幽冥宫众多强者咬牙切齿的望向牧尘,今日这般局面,简直就是牧尘一人促使而成,若非他的话,恐怕此时进退两难的,就应该是大罗天域。
    
        不过不管他们此时如何的痛恨牧尘,但事已至此,他们幽冥宫必须将这个天大的窟窿给补上。
    
        “幽冥宫乃是北界顶尖势力,我想,当众失信这等事情。幽冥宫应该没那脸做出来吧?”而就在天邪王等人眼神变幻间,牧尘则是微微一笑,道。
    
        “闭嘴!”
    
        天邪王狠狠的看了牧尘一眼,心中恼怒之极。他如何是不知道牧尘这是打算捧杀幽冥宫。
    
        “天邪王,你好歹也是北界有名的强者,输了也就拿出一点气度来吧,当然,如果你们真心想要反悔。那我大罗天域今日也就只能奉陪到底了。”修罗王冷声道。
    
        天邪王咬了咬牙,眼中满是挣扎,在其身后,幽冥宫诸多强者也是不敢言语,一时间,整个天地各方势力都是盯着幽冥宫的方向,显然都是想要看看他们究竟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
    
        令人屏息的寂静,在这天地间持续了好半晌,那天邪王终是颓然的叹了一口气,而见到他这般神情。天地间众多强者心头一跳,看这模样,幽冥宫真是打算交出陨落源丹了吗?
    
        不过,就在各方势力目光锁定,天邪王即将开口的那一霎那,一道苍老的冷哼之声,突然犹如惊雷一般,自那虚无空间中传出,最后轰然的回荡在这天地间。
    
        在那道冷哼声下,仿佛天地都是颤抖了一下。
    
        各方势力的强者面色都是在此时猛然变化。因为他们察觉到,一股极端强大的压迫感,正穿透空间,最后直接是笼罩在这片天地之间。
    
        在那各方强者面色剧变间。只见得幽冥宫上空的空间突然扭曲,紧接着一道苍老的身影缓步走出。
    
        那道略显佝偻的身影,乃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他一头灰白头发,看似浑浊的双目,却是闪烁着足以洞穿空间的精芒。他手持骷髅杖,凌空而立,那股令得这片天地间所有强者面色剧变的压迫感,正是从其体内散发而出。
    
        “冥老?!”而当天邪王等幽冥宫的强者见到那黑袍老者时,却是面色陡然惊喜下来。
    
        “竟然是幽冥宫三老之一的冥火老人!”而修罗王等人面色却是在此时变得难看了许多,想来都是没料到,在这种时候,竟然会突然间杀出一个冥火老人。
    
        “冥火老人?”牧尘一怔,旋即眉头也是紧皱起来,这幽冥宫三老,乃是与他们大罗天域三皇齐名的大人物,不过此时这些顶尖强者不是都应该在陨落战场深处吗?怎么突然间冒了一个出来?!
    
        “小心一些,这冥火老人乃是八品至尊强者,实力强悍无匹。”修罗王身体都是在此时紧绷了许多,双目戒备的望向那黑袍老者,同时上前一步,将牧尘护于身后,免得这冥火老人突然对牧尘出手。
    
        “八品至尊吗?”牧尘心头微震,那种等级的强者,在至尊境中,基本都已经能够算做最高层次的一级,以他如今的实力,即便是加上战意的力量,也不可能与之抗衡。
    
        天地间其余势力,也是眼神惊疑的望着现身的冥火老人,一般说来,这种层次的强者,应该不至于在此时出现才对,而眼下,这幽冥宫怎么窜了一个出来?
    
        “拜见冥老!”
    
        幽冥宫诸多强者,皆是在此时齐齐行礼。
    
        “哼,一群没用的东西,若是将陨落源丹交了出去,宫主那里,老夫看你们如何交代!”那冥火老人眼神阴翳的看了天邪王等人一眼,那眼中的压迫,直接是令得天邪王等人身躯微颤。
    
        “冥老,此事...”天邪王苦笑一声,他们原本对林冥信心十足,但哪料到大罗天域出了一个更为凶猛的牧尘,竟然连林冥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才导致这场原本胜算十足的交锋出现了逆转。
    
        “此事交由老夫料理。”冥火老人阴声道,而天邪王闻言,倒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这烂摊子,他早就不想处理了。
    
        冥火老人话音落下,他那阴厉的目光便是扫向了牧尘以及修罗王等人,冷笑道:“你们大罗天域倒还真是有点胆魄,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幽冥宫头上来了。”
    
        修罗王淡淡的道:“冥老说的什么话,这场交手,乃是在场所有势力有目共睹,而且那赌注也是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幽冥宫不在乎声望受损的话,那此事倒也好说。”
    
        “桀桀,声望受损?”冥火老人阴冷笑道:“这场赌局,乃是林冥这莽撞蠢货自己引起。而他一个小小的四品至尊,哪来的资格代表我幽冥宫的立场?”
    
        “所以即便这场赌局输了,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如果你们想要陨落源丹。那就让他给吧。”
    
        冥火老人这话一出,大罗天域这边诸王面色便是难看起来,这老家伙竟然如此不要脸不要皮,直接把责任推到林冥身上去了。
    
        “哦?若是你这般说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将这林冥唤醒。问问他是否取得了幽冥宫其余高层的许可方才答应赌局?”牧尘笑着举起被他拎在手中,如今已是昏迷过去的林冥。
    
        “若是你觉得林冥没资格代表幽冥宫,那在场的其他所有幽冥宫高层,是不是都没这种资格?”
    
        天邪王等人面色微变。
    
        冥火老人阴冷的目光看向牧尘,道:“你这小辈,哪来的资格与老夫说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当那冥火老人最后一个字刚刚落下的时候,他的身影竟然直接是诡异的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修罗王面色剧变,反手便是一掌拍在了牧尘胸膛上,灵力喷薄而出。直接是将牧尘震飞而退。
    
        而就在牧尘飞退的瞬间,他原地所处的那片空间,空间直接是犹如被无形的大手一把捏拢,虚无的空间都是碎裂开来。
    
        那片碎裂空间处,冥火老人的身影浮现出来,他见到一击落空,眼中寒光更甚,旋即他双指暴刺而出,虚空波荡,一道黑光一闪而逝。
    
        就在那道黑光出现的时候。牧尘浑身汗毛都是倒竖起来,当即毫不犹豫的将手中抓住的林冥挡在了身前。
    
        嘭!
    
        黑光掠过空间,林冥的脑袋直接是爆碎开来,鲜血四溅。
    
        牧尘袖袍一挥。将那些射来的鲜血尽数的震散,旋即他面色有些难看的望着手中的无头尸体,此时的林冥,显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咻!
    
        在那后方,九幽,裂山王等人齐齐掠来。将牧尘护在其中,眼神戒备的望向那冥火老人。
    
        这般电光火石间的变故,也是引得各方势力一惊,待得他们回过神来时,那林冥已是被斩杀,这令得他们眼皮急促的一跳。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那冥火老人要杀的,竟然不是牧尘,而是被他抓住的林冥。
    
        “冥老还真是好狠的手段。”修罗王望着这一幕,也是沉声道,如此一来的话,这冥火老人便是可以直接将所有的后果都是推卸到林冥身上了。
    
        冥火老人淡漠的看了一眼那无头尸体,道:“蠢货一头,以为成为了战阵师就能够肆意妄为,此次大狩猎战关乎到我幽冥宫的前程,一个小小的万纹战阵师,损失就损失了...”
    
        虽说战阵师乃是他们幽冥宫精心培养,可真要论起价值,在冥火老人的心中,还值不得那四十万的陨落源丹。
    
        各方势力看到这一幕,也是为这冥火老人的心狠手辣感到有些心寒。
    
        “此次赌局,皆是这林冥引起,若是想要陨落源丹,那就寻他去吧。”
    
        冥火老人声音一顿,旋即以更为阴寒的目光看向了牧尘,修罗王等人,道:“而现在,老夫就该和你们算一算,害死我幽冥宫战阵师的这一笔帐了!”
    
        话音落下,他陡然抬起手掌,森然之声传荡开来:“先把那冰河王给我杀了陪葬!”
    
        在那后方,天邪王等人闻言,也是眼中杀意涌动,旋即前者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了那冰河王身旁,手掌按住了后者天灵盖,灵力涌动间,就打算将其肉身震碎。
    
        牧尘,修罗王他们见到这一幕,面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
    
        “杀了! ”冥火老人阴测测的道。
    
        “是!”天邪王应道,然后狞笑着猛然一掌拍下。
    
        不过,就在那天邪王一掌即将拍在冰河王天灵盖时,他的身体却是在这一瞬间陡然凝固下来,而后似是有着一道苍老淡笑声,随之响起。
    
        “冥火,你也老匹夫倒也真是不要脸,竟然钻空子跑出来欺负小辈,不过有老夫在此,你想要杀我大罗天域的人,恐怕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当那苍老声音响起时,所有人都是见到,那天邪王身后的空间微微波荡,一道苍老的身影浮现而出 ,他手掌虚握,可怕的灵力压迫笼罩开来,仿佛是凝固了空间,直接是令得那天邪王的身体丝毫动弹不得,那即将落下的掌印,也是悬浮在冰河王天灵盖之上,无法落下。
    
        而当牧尘,九幽,修罗王等大罗天域的高层见到那道苍老身影时,眼中顿时有着惊喜之色涌了出来,因为那现身之人,赫然便是他们大罗天域三皇之一。
    
        天鹫皇!(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