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九百一十章 吞魔之法
    第九百一十章
    
        狂暴的战意,犹如龙卷风暴一般自这片天地间肆虐而开,周围的山峰直接是在这种战意的波及下颤抖着,巨石不断的滚落,将下方的大地砸得千疮百孔。
    
        天际上,两道人影凌空而立,彼此对峙,在他们的身后,两片浩瀚的战意海洋涌动着,释放着足以令六品至尊都忌惮的强大压迫感。
    
        各方势力都是在此时面色凝重的望着天空上的对峙,这种战阵师之间的对决,即便是在北界之中也是极为的罕见,毕竟北界之中,战阵师的数量,太过的稀少了。
    
        虽说以往的北界也曾经出现过战阵师,但最终这些战阵师都是离开了北界,前往了天罗大陆那些更为强大的界域,因为在那些地方,他们才能够获得更好的资源。
    
        北界虽然在很多强者看来都庞大无比,可这对于这片位列大千世界十大超级大陆之一的天罗大陆而言,只是一隅而已。
    
        “这个家伙,竟然还真成为了战阵师!”在神阁的方向,方毅则是面色微沉的望着牧尘身后那磅礴战意,想当初在龙凤天初见牧尘时,后者根本连让他重视的资格都没有,即便是在那最后,也不过只是倚仗着那炎帝之女的相助,方才侥幸的成为了龙凤天中最大的获利者。
    
        但他哪里能够想到,待得再次见面时,这个曾经不被他重视的人,竟然已是能够与他争锋相对,而且眼下更是成为了一名战阵师,借助着战意的力量,他已经是被远远的超越。
    
        詹台琉璃俏脸上倒是颇为的平静,牧尘虽说并未获得天阵皇的传承,但却获得了更为厉害的“九劫战帝”之传承,虽说那种传承并不完整,但至少在短时间来说,那种不完整的弊端,并不会出现。
    
        “这牧尘,倒的确是年轻俊杰,看来此次这两人之间,倒是有场龙争虎斗了,不过如此也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对于我们神阁而言,会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天龙主则是淡淡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对于大罗天域与幽冥宫之间的争斗,他自然是乐得所见,在这陨落战场中,利益才是主调,虽说他们与大罗天域也是有着恩怨,但与幽冥宫之间,就不见得是一片和谐。
    
        “现在就先让我们来看一看,这场战阵师之间的决战,究竟谁能够笑到最后吧。”
    
        ...
    
        “你果然也是成为了战阵师...”
    
        林冥凌空而立,他眼神阴寒的望着远处的牧尘,旋即他狰狞一笑,道:“也罢,不知道如果吞食了一位战阵师的意念,会不会让得我的意念获得更大的精进!”
    
        话音一落,他脚掌猛的一跺虚空,顿时空间荡漾,在其后方,那浩瀚的战意海洋呼啸起来,而后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股更为强横的压迫感,迅速自那翻滚的战意海洋之中弥漫出来。
    
        战意海洋中仿佛是有着浪潮滚滚席卷,而在那最中央处,一个巨大的漩涡成形,然后紧接着,漩涡之内,一颗巨大无比的黑色骷髅头,缓缓的升起。
    
        那黑色骷髅头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战纹,幽黑的光芒闪烁着,远远看去,仿佛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一般,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当那黑色骷髅头出现时,在场的各方面色都是微微一变,想来都是察觉到了那黑色骷髅头的危险。
    
        “这就是林冥凝炼出来的战意之灵吗?”一些强者面色凝重,他们自然是能够察觉得出来,林冥凝炼出来的这道战意之灵,比起其他军队的战意之灵,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倍。
    
        这就是战阵师的力量,狂暴的战意在他们的手中,将会展现出极为可怖的力量。
    
        “死亡战光!”
    
        林冥满脸狞笑,旋即他双手结印,那黑色骷髅头顿时张开巨嘴,只见得一道约莫百丈的幽黑光束顿时暴射而出,那光束过处,空间直接是被撕裂,那悄无声息之中,却是弥漫着可怕的破坏力。
    
        这战意之灵一旦被凝炼出来,这种战意的威力显然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道光束,其威力,却是比起之前更为凶猛的战刀还要来得惊人。
    
        光束在牧尘的眼瞳之中急速的放大,旋即他的双手,也是猛然结印。
    
        轰隆!
    
        黑色光束瞬息而至,最后狠狠的在牧尘的前方爆炸开来,黑色光芒席卷,仿佛是将牧尘的身形都是给吞噬而去。
    
        那片空间,被震荡得扭曲不堪。
    
        无数强者眼睛紧紧的望着这一幕,那牧尘,是直接被林冥如奔雷般的攻势直接击中了吗?
    
        林冥也是双目微眯的望着远处那黑光弥漫,下一瞬间,他眼瞳突然一缩,只见得狂风大作,那席卷的黑光直接是被震散而去。
    
        而在那黑光之后,只见牧尘依旧平静而立,只是在他的面前,一道巨大无比的战意巨掌犹如盾牌一般的横档着,在那巨掌之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战纹。
    
        而先前林冥那强悍一击,显然便是被这战意巨掌所阻挡。
    
        “那道战意巨手难道便是牧尘借助这五支军队凝炼而出的战意之灵吗?那上面的战纹数量,似乎也是极为的惊人。”众多强者望着这一幕,心中也是微微一惊。
    
        牧尘黑色眸子遥遥的锁定林冥,旋即其眼中寒芒一闪,只见得其身前那约莫千丈庞大的战意巨手猛的暴射而出,一闪之下就已出现在了林冥上空,然后毫不留情的重重拍下。
    
        这一掌之下,并没有任何的花俏,只是那巨手之上,万道战纹闪烁,恐怖的战意席卷开来,仿佛一座山岳,从天而降,其威力足以震碎虚空。
    
        这等攻势,就算是六品至尊,都得倾尽全力来应付。
    
        “哼!”
    
        不过林冥对于这般攻势,却是一声冷哼,他脚掌一跺,只见得后方那黑色骷髅头竟是张开狰狞大嘴,而后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尖啸声。
    
        呜呜!
    
        肉眼可见的黑色音波席卷开来,那每一道音波仿佛是蕴含着可怕的力量,当其冲撞在那镇压而下的战意巨手上时,则是会引起狂暴的爆炸之声,进而在那一道道音波前仆后继的爆炸下,也是令得那战意巨手无法镇压而下。
    
        攻势被阻,牧尘眼芒闪烁,双手闪电般的结印,只见得其身后战意海洋中,无数道战意光柱冲天而起,最后直接是铺天盖地的呼啸过天际,将林冥以及其后方的军队,全部都是笼罩了进去。
    
        如此攻势,堪称是磅礴之极。
    
        “比拼战意,还当我怕了你不成?”而面对着牧尘如此磅礴的大场面攻势,那林冥却是丝毫的不见惧色,反而一声冷笑,手掌猛然挥下,只见得其后方那战意海洋中,战意涛浪迅速席卷而起,然后化为重重万丈巨浪,直接是自虚空碾压而过,最后与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战意光束硬憾在一起。
    
        砰!砰!砰!
    
        天空之上,两股可怕的战意形成对冲之势,仿佛是将这浩瀚天际都是一分为二,在那交接之点,天空犹如是被撕裂开了一道万丈庞大的痕迹。
    
        各方势力都是面带惊容的望着这种狂暴的对轰,如此声势的战斗,就算是六品至尊倾力而为都是有些难以达到,这不由令得一些强者有些感叹,牧尘与林冥之间的灵力修为,前者不过五品至尊,而后者也仅仅只是四品至尊罢了,若是换作正常时刻,根本无法与六品至尊抗衡,然而现在,借助着战意的力量,即便是六品至尊,都对他们心生忌惮。
    
        这战意之玄妙,也的确是令人赞叹不已。
    
        “琉璃,你看他们谁能够获胜?”在那神阁方向,天龙主望着那被狂暴战意弥漫的天空,而后对着身侧的詹台琉璃询问道。
    
        虽说这天龙主乃是七品至尊的强者,凭他的实力,即便牧尘与林冥借助了战意的力量,在他眼中也不足为虑,不过对于战意这种玄妙的力量,他毕竟是外行,所以此时也是无法看出牧尘与林冥之间究竟谁能够占据上风。
    
        詹台琉璃微微沉吟,道:“光从战纹的数量上来看,林冥所凝炼的那道战意之灵,一共拥有着一万一千道战纹,而牧尘那边,则是一万五百道战纹,差距极小,所以光是纯粹的比拼战意,眼下胜负难分,不过这两人都不是寻常人等,他们必然都留有手段,至于胜负,就得看他们各自底牌的强弱了。”
    
        天龙主闻言,也是轻轻点头,不再多言,抬头注视天空上那狂暴的战意对冲。
    
        轰隆!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惊叹的目光下,天空上的战意对冲,在持续了约莫数分钟后,也是逐渐的消退,显然牧尘与林冥都是察觉到了,凭借着这种程度的攻势,谁都无法取得胜利。
    
        “倒是有些手段,不过你越是强横,那你的意念就越美味,所以,你的意念,今天我可是要定了...”
    
        林冥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贪婪与垂涎,下一刻,他狞笑一声,道:“不过热身也该到此结束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吸收掉你的意念!”
    
        伴随着林冥声音的落下,他的眼神却是瞬间阴冷下来,旋即他的双手在此时变幻,结出了一道略显诡异的印法。
    
        当其印法结成的同时,阴冷的声音,也是从其嘴中缓缓的传出。
    
        “吞魔之法,吞魔战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