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八十六章 九劫雷狱观想法
    第八百八十六章
    
        五颗水晶球悬浮在牧尘两人的前方,淡淡的神秘光芒从其中散发出来,那光芒并不强烈,但却足以让得人目眩神迷,因为牧尘与詹台琉璃非常清楚,这五颗水晶球内所蕴含的东西,究竟有着多么惊人的价值。
    
        这些东西,就算是北界的这些顶尖势力,都会为之抢得头破血流,虽说战阵师并不容易打造,可有了这些东西,最起码是拥有了培养战阵师的机会,这如果真的成功了一位,那可就赚大了。
    
        牧尘紧紧的盯着那五颗水晶球,舔了舔嘴唇,然后与詹台琉璃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那难以遏制的激动之色。
    
        “将你们的意念靠近它们吧。”天阵皇微微一笑,道:“修炼意念之法强来不得,若是契合度不高的话,几即便得到了意念修炼之法也无法成功,强行修炼,反而会令得意念受创,所以如果你们无缘的话,那此行也就只能空手而回了。”
    
        牧尘与詹台琉璃闻言心头都是一紧,心中暗道这战阵师果然苛刻,这意念之法凶险无比不说,而且竟然还需要契合度...
    
        不过对此他们两人显然没什么话语权,当即只能深吸一口气,而后双目便是逐渐的闭上,心灵平静,无形的意念涌出。
    
        视线变得黑暗,意念涌动,然后牧尘便是感觉见到了五团光芒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五道光芒,色泽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周围都是散发着神秘光芒,而这五团光芒之中,又以最居中的一道最为的明亮。
    
        显然,那一颗水晶球内,应该就是天阵皇所留下的意念修炼之法,那是最为完整的,而反观另外四颗水晶球。光芒则是有所黯淡,看上去显然是不及居中那一颗。
    
        不过对此牧尘也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其余四颗水晶球内所蕴含的意念修炼之法,按照天阵皇所说。那也是他偶然所得,并非是他专属之物。
    
        牧尘的意念在五颗水晶球外停顿了半晌,然后就直奔居中那一颗水晶球而去,眼下既然有最为完整的意念修炼之法,他自然不可能舍本取末。反正不管行不行都要先试试,万一他刚好与其有契合度的话,此行便是能够满载而归了。
    
        牧尘的意念掠过,迅速的靠近了那颗水晶球,然后意念缓慢的缠绕上去。
    
        不过,当牧尘的意念在缠绕而上时,那颗水晶球却是纹丝不动,虽说光芒稍微强上了一点,但显然,这还远远达不到契合的程度。
    
        牧尘试图染指天阵皇那一道完整意念修炼之法的计划。直接失败。
    
        这一状况,犹如是给牧尘当头一盆凉水倒了下来,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虽然他并未觉得把握十足,但这毫无契合度的感觉,也是让得有些受挫。
    
        不过受挫归受挫,但牧尘却并非是放不下的人,当即一声苦笑,便是将意念退开,既然这天阵皇所留下的完整意念修炼之法与他没有契合度的话。那就换其他的试试吧。
    
        在牧尘意念退开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有着另外一道忐忑的意念也是靠了过来,那显然是属于詹台琉璃的,她也是察觉到了这一颗水晶球的重要性。
    
        牧尘意念感应着詹台琉璃的意念。然后看着她的意念,忐忑不安的缠绕上了那一颗有些冰冷的水晶球...
    
        嗡嗡!
    
        而就在詹台琉璃的意念刚刚缠绕上那一颗水晶球时,牧尘顿时见到,强烈的光芒猛的爆发出来,那在牧尘的意念缠绕下毫无动静的水晶球,却是在此时仿佛变成了一颗小太阳一般。光芒夺目之极。
    
        牧尘无言的望着这一幕,绕是他还算是看得开,但此时难免还是有点不太爽,这该死的水晶球,对他没半点反应,倒是对詹台琉璃如此的热情,感情还重女轻男不成?
    
        在那水晶球爆发出强烈光芒的时候,詹台琉璃激动之余,也是保持不住冷静,激动的睁开双目,望着眼前大放光明的水晶球。
    
        “我...我成功了?”詹台琉璃喃喃道,她的眼睛在此时变得有些通红起来,那是激动到极致的表现,她的灵力天赋并不高,这些年如果不是借助着神阁的庞大资源,恐怕她连四品至尊都是难以达到,所以她明白,她想要真正的变强,灵力修炼这条道路并不适合她,所以,只有战阵师,才能够让得她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
    
        她无法想象,如果当这最后一条道路被堵截时,她会是何等的绝望,神阁毁了她的家族,强行将她带回神阁,就是因为看中了她的战意天赋,而她一旦无法成为战阵师,那么或许神阁对她就不会再看重,那时候,不论是她还是她的家族,都将岌岌可危。
    
        不过所幸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她这最后一条道路,终是对她大大的敞开。
    
        牧尘也是在此时睁开了眼睛,他望着激动得美目通红的詹台琉璃,也是微微一怔,旋即默然,看来她的背后,同样是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她显然比他更需要这意念修炼之法。
    
        一念至此,牧尘心中的那一丝惋惜也就烟消云散了去,战阵师虽然不错,不过对于牧尘而言,却并非是唯一的道路,只不过那会让得他的手段更多一些而已。
    
        所以即便真的成为不了战阵师,他也不会感到什么绝望,而且再者,即便天阵皇的意念修炼之法不适合自己,那并不代表其他的意念修炼之法不适合他,这大千世界浩瀚无尽,虽说意念修炼之法颇为的稀罕,但显然远远不止天阵皇这一家。
    
        “看来你的确与我有缘。”天阵皇也是在此时微笑的望着詹台琉璃,神色变色愈发的温和。
    
        “多谢前辈!”詹台琉璃红着眼道。
    
        天阵皇手掌一挥,只见得那颗水晶球便是掠出,最后直接是化为一抹流光,冲进了詹台琉璃眉心之间,迅速的消失不见。
    
        而在水晶球遁入詹台琉璃眉心时,后者娇躯也是微微一颤,美目微蹙,显然是察觉到脑海中多了一些东西。
    
        “我已将其封印在你脑海之中,你可以随时查阅,其中也有着诸多我修炼时的经验,你可以借鉴,我无法随身指导你,所以以后的路,也需要你自己去走。”天阵皇温和的道。
    
        詹台琉璃弯身恭声道:“多谢老师。”
    
        她已是聪慧的将对天阵皇的称呼更改,而从某种程度而言,获得了天阵皇传承的她,也的确算是后者的传人。
    
        “哈哈。”听到她的称呼,天阵皇也是忍不住的畅笑一声,连连点头,道:“好,没想到在我遗留之际,还能够获得一个不错的传人,希望我这一脉能够在你手中发扬光大。”
    
        詹台琉璃乖巧点头,旋即她有点尴尬的看向一旁的牧尘,因为此时的后者,依旧还双手空空,毫无所获。
    
        天阵皇也是看向了牧尘,沉吟一下,道:“这里还有四颗水晶球,要不你也试试看看有没这等缘分,它们都是我在远古时期所获,你可别以为这是我捡漏而来,它们之中所藏之法,都曾拥有着惊世之名,若非因为有所残缺,并不完整的话,其价值必将会远超我所留下的意念修炼之法。”
    
        牧尘闻言,顿时一怔,旋即有些惊讶的望向剩下的四颗水晶球,原本他以为这些只是普通货色,没想到竟然还有着这等来历。
    
        “有所残缺,并不完整吗...”
    
        牧尘目光微闪,旋即一笑,他这些年一路而来,残缺的东西可实在不少,甚至连所修炼的大日不灭身,那也是算做残缺的“万古不朽身”,所以对于残缺的东西,他反而更有感觉。
    
        “那我就再来试试...”牧尘心念一动,再度闭目,意念横扫而出,缠绕向前方悬浮的四颗水晶球。
    
        詹台琉璃与天阵皇都是望着牧尘,他们能够感觉到后者的意念正在缠绕上另外的四颗水晶球,于是静等,而他们的静等仅仅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眼神便是猛的一凝,因为他们见到,在那四颗水晶球最左侧的位置,突然有着一颗水晶球猛的爆发出了刺目的光芒。
    
        那一颗水晶球的光芒,呈现暗黑的色彩,只不过在那黑色光芒内,仿佛是有着雷光闪烁,隐隐间,雷鸣声轰鸣响彻。
    
        那天阵皇见到牧尘竟然与这一颗水晶球有着如此高的契合度,目光顿时一闪,眼神深处显然是掠过了一抹惊异之色。
    
        牧尘也是在此时睁开了双目,他有些讶异的盯着那颗发光的水晶球,然后手掌一挥,后者便是掠来,缓缓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牧尘微微犹豫,然后手掌握住了那颗水晶球,光芒渗透进入他的体内,他的身体猛的一震,脑海之中,仿佛是有着什么东西伴随着雷鸣声钻了进来。
    
        轰鸣声回荡,在那雷鸣声中,有着仿佛雷霆组成的古老字体,自牧尘的脑海中浮现而过。
    
        九劫雷狱观想法!
    
        (今天两章。
    
        另外咱们大主宰手游短短一天时间,就已经在苹果付费榜上排名第一,销售十一名了,有点猛。
    
        另外我在的那个区,名字叫落尘的玩家应该也是读者吧?真是太凶残了,直接把牧尘,洛璃,沈苍生,李玄通,灵溪这北灵院最强五人组都搜集齐全了.....
    
        如果有时间想要玩玩的童鞋,直接在打开苹果手机商店排行榜就能见到大主宰了。
    
        明天安卓版本就会上线了,到时候没有苹果手机的玩家也能玩了,我们一起期待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