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八十章 脆弱的合作
    第八百八十章
    
        当牧尘的身体在冲进那黑暗大门的瞬间,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黑暗在此时犹如潮水般的褪去,而那黑暗大门之后,则是一番另外的天地。
    
        那是一片暗红色的天地,大地与天空都是呈现暗红的色彩,那大地之上,千疮百孔,布满着狰狞的裂痕,显然在这里,曾经发生过极为惨烈的战斗。
    
        牧尘在一进入这片暗红色的天地时,身体便是立即紧绷起来,在其肩膀处,紫金光芒涌动间,血洞在迅速被修复,凭借着他那堪比神兽体质般的肉身,这种伤害对于牧尘而言,显然并不具备多少的威胁。
    
        雄浑的灵力荡漾在牧尘的周身,他目光戒备的四处扫动,而就在他刚欲前行时,他面色突然一变,因为他发现,在他的右侧,那里的空间竟然也是波动了起来,紧接着一道纤细的身影便是从那扭曲空间中掠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都是愣了一愣,旋即面色皆是一变,迅速各自退后了数步。
    
        “牧尘?!”那道倩影惊呼出声,清丽的俏脸布满着震惊,显然在这里见到牧尘的出现,给予了她极重的震撼感。
    
        “呵呵,原来是詹台姑娘。”牧尘在经过开始的惊愕后,则是迅速的冷静下来,一张面色似笑非笑的望着詹台琉璃。
    
        詹台琉璃见到牧尘面庞上那笑容,也是不由得有些勉强的笑了笑,美目微微闪烁,借此掩盖着她心中的难以置信。
    
        她显然是没想到,牧尘竟然会与她同一时间闯出四灵战阵,然后通过考验,进入到这里。
    
        “这牧尘竟然凭借着那五支散乱的军队,便是战胜玄武战灵?他究竟怎么做到的?!”詹台琉璃玉手忍不住的紧握一下,贝齿咬了咬红唇。
    
        “呵呵,看来詹台姑娘对于我能够出现在这里感到很惊讶啊?”牧尘冲着詹台琉璃微微一笑。道。
    
        他双臂抱胸,戏谑的望着詹台琉璃,先前后者显然是将他们所有人都摆了一道,若非牧尘最后拼了一把。强行糅合五道战意的力量,恐怕也是无法率先破阵而出,而一旦让詹台琉璃抢了先机,他们这些人就是被她白白的利用了一次。
    
        “牧王实力过人,能够闯过玄武战阵。倒没什么好奇怪的。”詹台琉璃退后了两步,笑容勉强的道。
    
        眼下这里,她的琉璃军并未进入,所以此时的詹台琉璃也就刚刚四品至尊的实力,而这种实力,对于能够凭借着自身实力,打败方毅的牧尘而言,显然根本就不具备丝毫的威胁力。
    
        失去了琉璃军,詹台琉璃根本就没有与牧尘抗衡的本钱,毕竟她与牧尘这种变态不同。后者不仅战意天赋惊人,而且自身的灵力修为,也是完全不弱于方毅他们那种天才。
    
        “詹台姑娘倒是好算计。”牧尘淡笑道。
    
        詹台琉璃闻言,也只能苦笑一声,倒也就不再遮遮掩掩,道:“这大狩猎战本就是互相算计竞争,我想我们神阁与大罗天域应该更是敌对,暗中做一些手脚应该也是意料之中吧?以牧王的聪明,我觉得恐怕也就没真正相信过我吧?”
    
        詹台琉璃的坦率,倒是令得牧尘有些意外。他双目微眯的道:“那按照你的意思,现在我要对你做什么,你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我们本就是敌对,即便你在这里将我杀了。那也是没什么好奇怪的。”詹台琉璃平静的道。
    
        “是吗?”牧尘眼目之中有着冷芒凝聚,隐隐间似是有着杀意涌动,因为这詹台琉璃的确算是一个极有威胁的人,别看眼下的她似乎是任由牧尘揉捏,可一旦她再度掌控了琉璃军,就算牧尘借助着五军之力。也完全没有把握将其对付。
    
        詹台琉璃美目微垂,语气平淡的道:“不过我想与杀了我相比,这里的天阵皇传承,应该才是你最想要的东西,我因为一些原因,对这里的情况要知晓得更多一些,若是你与我合作的话,我们联手,或许夺取传承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合作?到了现在,你还想让我相信你?而且若是将你杀了,我想应该就没人能够和我争抢这天阵皇的传承了吧?”牧尘讥讽的笑道。
    
        “这死亡遗迹内诸多诡异,我想以牧王的谨慎,不可能会认为那天阵皇的传承能够轻易获得吧?我们虽然都闯阵而出,但谁能肯定,真正的威胁是不是现在才出现?”
    
        詹台琉璃微微一笑,那美目中倒是再度恢复了自信,她扬起清丽脸颊看向牧尘,道:“从我所知道的情报来看,牧王可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若是真是对我心生杀意,怕是早就动手了,何必还在这里啰啰嗦嗦?”
    
        牧尘双目虚眯,淡淡的望着詹台琉璃,心中却是有些惊讶,想来后者的冷静与聪慧都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因为此时的他的确如同詹台琉璃所说,对于这片诡异的地方,抱着诸多的戒备以及不安。
    
        虽然他闯出了那战阵,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似乎那并非是这死亡遗迹之中最为危险的东西。
    
        而这詹台琉璃对这里比他了解得更多,本身也是具备一些力量,能够对他产生一些帮助,所以他才并未在见到詹台琉璃的第一时间,便是选择辣手摧花。
    
        “想要合作,就拿点值得我信任的东西出来吧。”牧尘眼中的寒意渐渐的消退,不过他依旧是紧紧盯着詹台琉璃的眸子,道。
    
        詹台琉璃贝齿轻咬了咬红唇,微微犹豫,终是说道:“你的感觉并没有错,并不是闯出了之前的战阵,我们就能够顺利的取得传承,因为根据我所得到的信息来看,或许这里,才是整个死亡遗迹最为危险的地方。”
    
        牧尘面色微变,皱眉沉声道:“什么意思?”
    
        “因为被邪气入侵的并非只是那四灵军,甚至包括那天阵皇,在当年那大战中,也是被域外邪族邪气入侵,所以眼下的这里,最为危险的,是那位被邪气入侵的天阵皇。”
    
        詹台琉璃俏脸也是变得有些凝重起来,道:“那天阵皇因为体内邪气,躯体也未曾损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如今的他,正在那深处等着我们的到来。”
    
        “你的意思,是我们闯过了战阵,反而进入了必死之地?”牧尘冷笑一声,因为按照詹台琉璃所说,如果那天阵皇被邪气入侵,丧失了神智的话,那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对付的,然而眼下,詹台琉璃在知晓了这种情报后,依然会选择进入,她莫非是脑子坏了不成?
    
        “我会选择进入,自然是因为有机可趁。”
    
        詹台琉璃也是明白牧尘的怀疑,当即淡淡的道:“那天阵皇当年在邪气入侵时,也是有所准备,他布置了一座战阵,将他以及侵入他体内的邪灵都是镇压在了这死亡遗迹深处,所以那邪灵才无法借助他的身躯肆意作怪,而只要我们能够抵达深处,将天阵皇所留下来的那座战阵彻底的激活,便是能够镇压下其体内的邪灵,令得天阵皇恢复残留的神智,而那时候,我们就能够从他的手中获得传承。”
    
        听完詹台琉璃所说,牧尘的面色也是有点变幻不定起来,他能够感觉到,这一次詹台琉璃似乎并未再说谎,她的话语,很是有些真实程度。
    
        当然,牧尘自然不可能因此就彻底的相信于她,经过这数次的接触,牧尘已是明白,这詹台琉璃那狡猾如狐的性子。
    
        “那座战阵如何激活?”牧尘目光一闪,直接是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我曾经偶然间得到过一卷古籍,而那古籍,正是这位天阵皇所留下的,而那战阵的激活之法,也是在那古籍之中,所以能够将其激活的人,只有我。”詹台琉璃语气没有丝毫波动的道。
    
        “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说,如果我想要获得传承,就必须需要你的帮助了?”牧尘一笑,道。
    
        “事实如此。”
    
        詹台琉璃点点头,也不理会牧尘笑声中的冷意,道:“你也别想问出我那激活之法,因为那就算你将我杀了,我也不会告知于你,只有你选择与我合作,我们才能够真正的共赢。”
    
        牧尘双目微眯的望着詹台琉璃,而后者也是美目直视于他,丝毫没有退缩,而两人这般对视半晌,牧尘终是收回了目光,微微沉默,方才点头道:“那就如你所言,不过丑话也说在前面,若是我发现你有丝毫不对的地方,我会立即取你性命,你不要侥幸的以为你这点实力能够是我的对手,没有琉璃军,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话到最后,牧尘的声音中,已是多了凌厉杀意。
    
        詹台琉璃察觉到牧尘声音中的杀意,却是怡然不惧,反而露出清丽的笑容,旋即她对着牧尘伸出素白的小手,道:“那么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牧尘淡淡一笑,伸手与其握在了一起,两人之间,倒是在此时再度的结成了合作,只不过这种合作之间的信任程度有多少,或许便是唯有两人内心可知了。
    
        (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大主宰的第一款3d卡牌手游,今天11点会开始测试了哦~~~
    
        不过这次的测试需要激活码,而有关测试激活码之类的,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威信,明天起床我会发一批白金激活码哦,如果没加我威信的童鞋,可以打开威信,搜索天蚕土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