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六十八章 大军云集
    第八百六十八章
    
        “小心...吾皇...”
    
        当那嘶哑而古老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时,那第五统领的身形,也已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世间之上,牧尘面色肃穆的望着它身影散去的地方,微微抱拳。
    
        “四灵战阵吗...”
    
        牧尘目光远眺着死亡遗迹极深处,那里被黑暗所笼罩,那种无法看透的黑暗,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令得人感觉到一些不安。
    
        裂山王,九幽等人也是掠来,眼中有些疑惑,轻声道:“四灵战阵?”
    
        “在那前方,应该有着真正的战阵了。”牧尘点点头,神色凝重的道。
    
        听到战阵二字,裂山王他们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忌惮之色,因为他们很清楚,唯有着战阵师方才能够布置战阵,而一旦战阵布成,那其威力,必将会惊天动地。
    
        寻常灵阵师布阵,都是以阵法借助天地之力,而这战阵师,却是以无穷军队化阵,那等浩瀚战意,天地惧之。
    
        别看他们眼下这般阵容汇聚了大罗天域将近一半的力量,但如果真遇见了战阵师布置出来的战阵,恐怕他们也得忌惮万分。
    
        不过虽说忌惮,但裂山王他们也并未有退缩畏惧之意,眼下已经闯到了这里,如果就这样退去的话,他们这诸王也得颜面尽扫了。
    
        “先将陨落源丹提炼出来吧。”牧尘收回视线,道。
    
        裂山王,九幽他们闻言倒是精神一振,这才将心神注意到此时天地间弥漫开来的磅礴陨落源气,那是这支腐朽军队在被净化后所留下来的。
    
        在那远处,一些也是赶到此处的势力瞧得如此磅礴的陨落源气,都是有些眼红,但忌惮于牧尘他们豪华的阵容,倒也只能收敛着心中的垂涎,毕竟在那里,除了裂山王等人外,还有着四支精锐的军队在虎视眈眈。
    
        所以他们眼下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牧尘他们出手,将那磅礴的陨落源气提炼成一颗颗浑圆的陨落源丹,那般数量,恐怕已是近万左右。
    
        这等收获,甚至足以和一座二级遗迹媲美了。
    
        当最后一丝陨落源气被提炼成陨落源丹后,牧尘他们方才心满意足的收手,此次他们一共提炼出了九千多颗陨落源丹,分配下来,也是能够人手将近两千颗,算是收入不菲了。
    
        “这死亡遗迹必然是一座遗迹不假了。”裂山王感叹道,仅仅只是一支统领所率的军队,便是能够提炼出近万的陨落源丹,这如果换作寻常的三级遗迹,起码得找出个三十多座恐怕才有可能凑齐这个数目。
    
        不过,这一级遗迹虽然收藏极丰,但这危险程度,也是寻常遗迹难以相比,此番如果不是他们阵容豪华,恐怕结局不会比那极武宗好多少去。
    
        “接下来...”
    
        裂山王他们的目光看向牧尘,有着咨询的意思,听先前那第五统领消散前所说,在这死亡遗迹的深处,还有着一座恐怖的战阵,特别是那里,恐怕还有着那第五统领嘴中的吾皇,想来应该就是那天阵皇了。
    
        在那里,或许是有着无数宝贝,但其危险程度,必然也是极其的惊人。
    
        “先去看看吧,如果实在太强的话,那我们就猎取一些陨落源丹就离开。”牧尘沉默了一下,旋即果断的道,虽说那些有关战阵师的信息对于他而言极为的重要,但他也不可能会为了这些东西就令得裂山王他们损失惨重。
    
        裂山王他们闻言,也就没有什么异议,皆是点头。
    
        “走。”
    
        牧尘看了一眼远处,那些原本远远观看他们与这支军队交手的势力人马,也是在此时尽数的散去,倒并没有不开眼的家伙试图趁火打劫,当即他不再犹豫,手掌一挥,便是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对着死亡遗迹深处而去,而在其后方,大军则是铺天盖地的跟随而来。
    
        在接下来赶向死亡遗迹深处的路途中,牧尘他们便是再未曾平静过,那一支支犹如潮水般不断从黑暗中涌出来的腐朽军队,将他们的前进步伐严重的拖了下来,不过对此牧尘他们也没有其他好的地方,只能够强行的冲破而去。
    
        在这种撕裂重重阻碍时,即便是以他们这等豪华阵容,也是开始出现了一些损伤,这其中若非有着裂山王他们随时支援的话,恐怕那等损失还会更为的严重。
    
        不过阻碍虽强,但牧尘他们这支大军的步伐,虽然缓慢,可却是在距那死亡遗迹深处,越来越接近。
    
        在牧尘他们越来越接近死亡遗迹深处的沿途,他们能够见到不少后果凄惨的人马,这些人马并不弱,甚至大多都是属于北界的一流势力,在那些人马中,甚至不乏六品至尊的强者坐镇,可最终这些人马都是被那些犹如潮水般的腐朽军队所淹没,一些跑得快的强者,倒是能够趁机溜掉,但麾下的人马,最终却是丧失殆尽。
    
        而这些一流势力的失利,也是让得牧尘他们心中微凛,虽说他们阵容更强,但在这种地方,若是不小心谨慎一些,全军覆没,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下他们这批人马,几乎算是大罗天域将近一半的精锐,若是折损在这里,想来对于大罗天域也将会是极重的打击。
    
        ...
    
        潮水般的大军自黑暗的大地上空呼啸而过,那等声势,甚至是连天空都是在微微的颤抖着,在这支军队的最前方,牧尘目光锐利的扫视着这片大地,磅礴灵力荡漾在周身,随时准备对敌。
    
        这一路而来,不过短短数百里的路程,然而他们却是遇见了数十波腐朽军队的阻拦,甚至有一次,他们被了一支规模完全不弱于他们的军队阻拦,那场战争,不仅让得他们有所损失,甚至连灵剑王都是出现了伤势。
    
        这死亡遗迹深处的危险,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里应该是死亡遗迹的深处了。”牧尘抬头,目露精光的望着黑暗的深处,缓缓的道。
    
        裂山王他们闻言,身体顿时紧绷起来,九幽美目扫视一圈,蹙眉道:“为何反而更为安静了?这里连腐朽军队的影子都未曾见到。”
    
        “老虎的领域,不会允许其他野兽进入。”牧尘望着远处的双目突然微微一眯,轻声道:“小心一点。”
    
        他身形掠出,灵力涌荡,护卫在周身,在其后方,大军也是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维持着阵型,小心的戒备着。
    
        大军悄无声息的掠过前方的一片没有丝毫生机的黑色山脉,而后那最前方的牧尘,身形便是猛的顿了下来,一对眼瞳,在此时骤然紧缩,一抹震动之色,浮现了脸庞。
    
        在其身后,裂山王他们面庞上的神情也是在此时凝固了下来,片刻后,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凉气...
    
        “这他娘的...”裂山王他们失声喃喃道。
    
        牧尘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死死的盯着前方,只见得在那山脉之后,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黑暗平原,但此时,在这片黑暗平原上,则是被浩浩荡荡的腐朽军队所弥漫,这些军队,犹如树桩一般的矗立在大地上,它们纹丝不动,看似枯木,但却是有着磅礴浩瀚的腐朽战意弥漫出来,整个天地,都是在那种战意下颤抖着。
    
        眼前这里,起码有着数十万的军队!
    
        那林立的战旗内,仿佛是有着无数咆哮声在响彻,腐朽的军队,一直蔓延开来,直到视线的尽头。
    
        面对着这种阵容的军队,即便是强如裂山王他们,都是感到阵阵心悸,之前他们遇见的那些军队,与眼下这里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太强了,这种阵容,就算我们全部冲进去恐怕也会被尽数的吃下。”裂山王面色难看的道,他们麾下的一支军队,顶多也就一两万的数量,然而眼下这里,却是云集了数十万的大军,而且这其中还有着一位真正战阵师的存在,这等险境,莫说是他们,恐怕就算是三皇在这里,都得忌惮万分。
    
        牧尘也是轻叹着点点头,在战意的眼光上,他要胜于裂山王他们,所以他看得更为的清楚,眼前这平原上缭绕的战意,极为的强大,而且其中隐隐散发着一些奇异的波动,那种波动,让得牧尘感到头皮发麻,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在这支大军之中,恐怕还隐藏着真正的战阵。
    
        一旦他们闯入其中,必然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咻!
    
        而就在牧尘犹豫着眼下局面时,在那遥远的右翼的遥远处,突然有着大批的破风之声响彻而起,他们视线望去,则是见到大批的军队呼啸而来,最后也是犹如他们一般,落在了这平原之外,不过在他们落下的时候,牧尘也分明感觉到了那此起彼伏的震惊之声。
    
        “那是神阁的人马!”裂山王惊讶的道:“这些家伙也赶来了。”
    
        牧尘点点头,旋即心神一动,看向另外一个方向,果然是不出意料的见到,那玄天殿的大军,也是突破了层层阻碍,赶到了这最深处。
    
        而在接下来的十数分钟内,又是接二连三的有着一些阵容强大的庞大人马赶来,这些人马倒并非是顶尖势力,但规模却是极为的惊人,仔细看去,方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些一流势力的人马联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声势浩荡的联军,这倒是让得牧尘恍然,难怪他们能够闯到这里来。
    
        不过伴随着这些实力惊人的各方人马赶到此处,牧尘倒是不惊反喜,有了这些家伙在,这无法突破之局,恐怕反而有了破局之机。
    
        而就在牧尘心中闪过这道念头的时候,突然那神阁所在的方向处,有着一道光芒爆发而起,旋即一道柔弱的轻声,便是在这片天地间传开。
    
        “诸位可否一起商讨,如何破眼下之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