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六十六章 腐朽军队
    第八百六十六章
    
        黑暗的死亡遗迹中,浓郁的死亡之气铺天盖地的弥漫开来,这片区域,犹如死境一般,令得人感到毛骨悚然。
    
        唰!
    
        不过今日这死亡遗迹内的死寂却是被彻底的撕裂,无数人马蜂拥而来,那混乱的厮杀声,令得这死亡遗迹显得格外的喧闹。
    
        而牧尘率领着大罗天域的庞大人马,在进入死亡遗迹后,便是将大军的速度催动到极致,犹如一柄无可阻挡的枪芒一般,直接是以最快的速度对着死亡遗迹深处席卷而去。
    
        不过在这种快速的深入下,他们也是很快就看见了死亡遗迹内的一些阻拦之物,那些是成百上千的腐朽战士,这些战士,身披腐烂的战甲,他们的身躯已经干枯,看上去犹如骷髅一般,唯有着那深陷的眼眶中,还闪烁着点点红光,周身犹如是有着毁灭万物的邪恶气息。
    
        正是这些腐烂的战士,在将那些涌入这死亡遗迹的诸多势力人马给阻拦下来,磅礴的灵力爆发出来,双方都是在爆发出激烈的战斗。
    
        这些通体散发着腐朽气息的战士,显然早已丧失了所有的神智,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它们不知道任何痛苦,只是悍不畏死的冲上,而且他们的进攻极为的有度,进退之间宛如一体,那种带着腐朽气息的灵力涌动间,竟是犹如尽数融合在了一起,爆发出了极为强大的杀伤力,不少原本实力都算强横的势力,都是因为措手不及,从而在它们的手中栽了极大的跟头。
    
        “这些腐朽战士...”
    
        牧尘望着那些进退有度的腐朽战士,眼神则是微微一凛,他与九幽对视了一眼,神色皆是有些凝重起来,因为他们发现,这些腐朽战士身体上的气息,竟是与他们之前在第一座遗迹之中所遇见的那位远古天宫的前辈如出一辙。
    
        “这些战士。在生前应该都与域外邪族交战过,从而被邪气入体,侵蚀了**,所以才会变成这般模样。。”九幽沉声道。
    
        “域外邪族吗?”裂山王他们闻言眼神也是凝重起来,虽说那远古大战已是极为的久远,但这却并不妨碍他们知晓那域外邪族的恐怖,那等外族,对于整个大千世界无数生灵种族而言。都是最大的敌人。
    
        “都小心一些。”
    
        牧尘提醒了一声,然后身形再度掠出,在其后方,庞大的军队也是接受到命令,开始变得谨慎起来,磅礴的战意荡漾着,戒备的目光,锁定四方。
    
        庞大的军队犹如风暴般席卷而过,而或许是因为他们这等军队威势太过强横的缘故,那些规模略小的腐朽战士竟也并未没有阻拦他们。反而是任由他们闯过,直奔深处而去。
    
        不过它们的这种放行,不仅没有让得牧尘为之松一口气,反而心中暗暗紧绷起来,那扫视的眼神,也是愈发的警惕。
    
        而他的警惕,很快就证明是对的,当他们风驰电掣般的掠过黑暗的大地时,突然间,远处的黑暗山涧中。突然爆发出狂暴的战意波动,下一霎那,无数道黑色洪流犹如海水般的横扫而过,在那洪流之内。充满着腐朽的味道。
    
        那洪流,也是一股强大的战意。
    
        牧尘眼神微凝,他视线凝聚在那山涧中,只见得那里,数千道干枯的身影凌空升起,磅礴战意弥漫。不过那种战意内,并没有令人沸腾之感,反而充满着森冷的死亡波动。
    
        “这些家伙就不用牧王出手了,交给我灵剑侍吧。”灵剑王望着那阻拦在前方的腐朽军队,则是冲着牧尘大笑一声,然后其大手猛的一挥,顿时在其后方的灵剑侍爆发出低沉吼声,只见得磅礴战意弥漫间,竟是在灵剑侍的上空,隐隐间化为了一道手持巨剑的光影。
    
        那道光影,乃是战意所化,而这道战意之灵,则正是在牧尘的帮助下,灵剑侍所凝炼而出的战意之灵。
    
        嗡嗡!
    
        滔天般的剑吟声响彻,只见得那道巨大的持剑光影手中巨剑猛的怒斩而下,顿时一道数百丈庞大的剑光横扫而出,那磅礴剑光之内,竟是强横战意弥漫。
    
        唰!
    
        剑光犹如是一抹光,掠过了天际,瞬间便是将那呼啸而来的黑色洪流战意撕裂而开,紧接着持剑光影直接是将战意催动到极致,铺天盖地的剑光呼啸而出,将那一支数千人规模的腐朽军队笼罩。
    
        砰!砰!
    
        双方交战,顿时狂暴的战意肆虐开来,将这片天地撕裂得千疮百孔,不过在这种凶悍的对拼中,显然还是灵剑侍凭借着战意之灵的力量更为的凶悍,战意冲荡间,那一支数千人规模的腐朽军队,则是以很快的速度败退。
    
        而伴随着那些腐朽军队之中的战士纷纷被剑光斩杀,它们身躯上的腐朽之气则是开始消散,本就干枯的身躯化为灰烬散落。
    
        在它们化为灰烬之前,它们那干枯的面容上,仿佛是有着解脱般的笑容浮现出来,那并非是因为它们还残留着神智,而是因为一股本能的解脱。
    
        而随着那些腐朽战士化为灰烬,一股股雄浑的奇异能量,也是荡漾开来,令得牧尘他们眼睛微亮,因为那些能量,正是他们所需要的陨落源气。
    
        灵剑王大笑一声,袖袍挥动,直接是将那些庞大的陨落源气尽数的吸取而来,短短十数息,便是从中提炼出了数百颗陨落源丹。
    
        这般数量,几乎已经相当于一座三级遗迹的所有收获了。
    
        “这座死亡遗迹,必定是一座一级遗迹。”裂山王他们看得有些眼红,暗道这灵剑王倒是狡猾,出手竟然这么快。
    
        “多亏了牧王帮忙凝炼出战意之灵,不然的话,我这灵剑侍想要胜了它们,也得付出一些代价。”灵剑王对着牧尘抱了抱拳,客气的笑道。
    
        先前那支腐朽军队,如果他这灵剑侍还未曾凝炼出战意之灵的话,即便是最后能够胜利,想来最后也会付出一些代价,但眼下有了战意之灵的相助。却是毫无损失,这等战力提升,可不是一星半点。
    
        牧尘笑了笑,然后冲着裂山王他们笑道:“这才刚刚开始呢。到时候恐怕你们就算不想出手都不可能。”
    
        裂山王他们闻言则是舔了舔嘴,那亢奋的模样,倒是没有丝毫的惧意,显然这开门红的收获,已是勾起了他们的猎杀**。
    
        “我们加快速度吧。”
    
        牧尘目光远眺。他能够感觉到,如今这片死亡遗迹中,到处都是在爆发出狂暴的灵力波动,显然各方势力都是察觉到了那些腐朽战士体内拥有着大量的陨落源气,那种陨落源气的强横程度,比起寻常的三级遗迹,不知道雄浑了多少,所以眼下的他们,都是在加快的猎取速度。
    
        牧尘视线凝望着死亡遗迹最深处的地方,眼神深处却是掠过一抹凝重。从眼下来看,这片区域陨落的强者,似乎都曾经被那域外族的邪气侵蚀,所以他也不知道他们所想要寻找的那位战阵师是否也处于同样的情况,如果是那样的话,说不定在最后...他们还得面对着一个被邪气侵蚀了神智的战阵师。
    
        虽然他暂时还并不知道那样的话,那位战阵师还会拥有着多少的力量,但不管如何,再弱的战阵师,都会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存在。
    
        不过眼下这种时候。想要退走的话,也是让人极其不甘心的事情,所以,不管那前方究竟是龙潭还是虎穴。他都得去闯上一闯。
    
        强者之路,本就需要无畏。
    
        想到此处,牧尘再无犹豫,袖袍一挥,便是暴掠而出,在其后方。大军奔腾而过,声势震动天地,引得各方势力侧目。
    
        在接下来的深入中,牧尘他们所遇见的腐朽军队数量也是越来越多,而且其规模也是愈发的强大,于是牧尘他们的挺进速度同样是开始受到阻碍,不过所幸他们此行阵容实在是豪华,所以速度虽然受到了一些影响,可却无法阻拦下他们挺进的步伐。
    
        而伴随着牧尘他们逐渐的挺进,周围所遇见的势力数量也是开始减少,不过剩下来的这些势力,却个个都是底蕴极强的势力,阵容同样算是不弱。
    
        毕竟如此险境,若是没有一些真正能耐的话,恐怕早就是被被那些腐朽军队杀得干干净净了,不过绕是如此,能够深入的势力,也依旧是少数。
    
        而当大军在越来越深入死亡遗迹时,牧尘的身体却是越来越紧绷起来,那是他对于危险的直觉...
    
        弥漫着黑暗的天空上,正在前行的牧尘身形突然一顿,他眉头微皱的望向前方,那里,有着上千道狼狈的身影倒射而来,那些身影身躯上,皆是流淌着鲜血,周身灵力波动极为的萎靡,紊乱。
    
        牧尘手掌一挥,身后大军立即停下,眼神戒备。
    
        “那是极武宗的人马... ”裂山王望着那些狼狈四窜的人马,面色微微一变,沉声道。
    
        牧尘与九幽他们瞳孔也是猛一凝,极武宗乃是北界的一流势力,实力不算是弱,先前他们那支人马中,可是有着一位六品至尊坐镇,但看眼下那些逃窜的人马中,那六品至尊却已消失...
    
        “他们那位六品至尊被杀了。”牧尘盯着远处,突然缓缓的道。
    
        “你怎么知道?”裂山王他们心头一震,问道。
    
        牧尘手指指向前方,只见得在那黑暗的深处,竟是有着铺天盖地的黑雾滚滚而来,在那黑雾中,隐约是有着震动天地的步伐声传来。
    
        整片天地都是在这种整齐如一的步伐下微微颤抖起来。
    
        黑雾渐渐散去,无数道全身弥漫着腐朽气息的黑甲人影蔓延开来,直到视线的尽头,惊人的战意,犹如海洋般在这支军队上空呼啸。
    
        幽黑的战意疯狂的汇聚起来,最后直接是在这支军队的上空,化为了一只庞大无比的黑色魔狼,魔狼仰天长啸,啸声震动天地。
    
        这支腐朽军队,竟然拥有着战意之灵!
    
        “战意之灵?!”
    
        裂山王,九幽他们齐齐色变,忍不住的惊呼出声,那面色极端的凝重起来,看来那极武宗应该就是被眼前这支可怕的军队所灭了。
    
        牧尘的眼瞳也是在此时一凝,旋即他视线猛的转移,看向了那军队的上方,只见得在那澎湃战意涌动中,一道黑色的身影,若隐若现。
    
        “嘶!”
    
        牧尘轻吸了一口凉气,震惊失声的喃喃道:“这支军队...竟然也有人统率?!”(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