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借军一用
    第八百六十四章
    
        “血鹰王,请借血鹰卫一用!”
    
        当血鹰王他们听见牧尘此话的时候,心头都是忍不住的一震,眼神有些惊疑的望着牧尘,后者的意思,是想要在这种时候,借助血鹰卫的战意吗?
    
        可是,他真的能够在掌控着九幽卫的同时,又是将战意特性截然不同的血鹰卫也是顺利掌控吗?
    
        血鹰王他们虽然对于战意的了解并不多,但也是知晓,当两种并不太相融的力量接触到一起的时候,一旦掌控不慎,恐怕就会引起反噬。
    
        虽说之前牧尘的确是帮他们的军队凝炼了战意之灵,但那却是一步步的来,并非是如同眼下,在催动了九幽卫战意的时候,又来掌控其他的军队。
    
        “好!”
    
        不过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血鹰王也是果断,当即点头,旋即他大手一挥,只见得血鹰卫则是仿佛一片血云般的呼啸而出,悬浮在了牧尘后方。
    
        “多谢。”
    
        牧尘道谢一声,然后也不废话,锐利目光直接是扫向血鹰卫,顿时血鹰卫内也是有着整齐如雷鸣般的喝声响彻而起,最后磅礴战意席卷开来。
    
        而牧尘心神一动,分出一道意念直接是冲进了血鹰卫那磅礴战意之内。
    
        “那牧尘竟然还想借助血鹰卫的战意?!”
    
        而牧尘此举,也是不出意料的在这片天地间引起阵阵哗然,无数道惊疑不定的目光投射向牧尘,显然也是对此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这牧尘真是病急乱投医!”方毅眉头一皱,旋即冷笑一声,道。
    
        “他可不是病急乱投医。”在其身前,詹台琉璃轻轻摇头,她清眸凝视着牧尘的身影,眸子中有着一些惊异之色,道:“要同时掌控多种不同的战意,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只是那需要对战意达到一种想颇为苛刻的掌控程度。”
    
        “他难道能够做到这一步?”方毅面色有些难看的道。
    
        詹台琉璃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牧尘显然是极为冷静之人,所以应该不会做无用之事。而他既然会选择这么做,那么应该就是有着一些把握。”
    
        方毅眼神阴沉,却是无法再辩驳,因为他与牧尘交过手,更是清楚后者的性子。无的放矢的事情,牧尘还真是极少去做。
    
        但现在想要方毅承认这种事情,显然也是不太可能,他宁愿相信,现在的牧尘,只不过是在强撑而已,他虽然不指望那萧天直接解决掉牧尘,可若是能够让得后者名声扫地,那也是他乐意见到的事情。
    
        “掌控两种战意吗?真是有够狂妄的。”那萧天同样是眼神微冷的望着这一幕,目光微微闪烁。身为战意天才,他同样很清楚牧尘这种行为是何等的狂妄,因为就连现在的他,如果想要掌控两种战意的话,都是需要极长的时间来磨合,可看眼下牧尘这模样,显然不可能与那血鹰卫有多高的契合度。
    
        不过虽然嘴上这般说着,可萧天下手却是愈发的狠辣,巨蟒战灵展开狂暴的攻势,虽说九幽战灵在这种攻势下节节败退。但却始终未曾落入败局。
    
        天地间无数道目光注视着两道战灵之间的对拼,不过更多的目光,却是转向了血鹰卫上方所弥漫的磅礴战意,那里的战意犹如血海般的涌荡。他们都是在等待着,因为他们都想看看,那牧尘是否真的有着那种能耐,将两种不同的战意都是掌控于手。
    
        轰隆隆!
    
        狂暴的战意对碰,犹如在天地间掀起了阵阵风暴,整片空间。都是在此时震荡不堪起来。
    
        不过,在那种震荡之后,牧尘却是始终未曾动摇过身形,他双目微闭,犹如是屏蔽了外界的干扰,他的心神,操控着意念,在此时迅速的与血鹰卫的战意融合在一起。
    
        他的闭目,持续了十数息,终是缓缓的睁开,在其眸子深处,犹如是有着红光闪现。
    
        轰!
    
        就在牧尘睁开双目的那一瞬间,那一直在狂猛涌动的血鹰卫战意,终是在此时爆发出了轰鸣之声,而后只见得一道道血色战意光柱冲天而起,最后在那天空之上交汇。
    
        天地间无数惊愕的望着这一幕,不过很快的,他们的惊愕便是化为震惊,因为他们见到,在那血色光柱交汇处,竟是有着一只巨大无比的血鹰展开了庞大的双翼,在那血鹰身躯上,一道道夺目的战纹弥漫着,同样是有着惊人的战意弥漫出来。
    
        唳!
    
        嘹亮的鹰啼之声响彻天地,各方势力望着那巨大的血鹰,嘴巴都是忍不住的张大了起来,半晌后,终是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牧尘居然不仅能够掌控血鹰卫的战意,而且竟然还将血鹰卫的战意之灵也给搞了出来!
    
        这岂不是说眼下这牧尘,直接就能掌控两道战意之灵了?!
    
        “这混蛋,怎么可能?!”方毅面色铁青,眼神深处则是变得极端凝重起来,这个牧尘,似乎每一次见面都会变得更强更难缠。
    
        “将那血鹰卫也是凝炼出了战意之灵吗...”詹台琉璃美目中也是划过一抹诧异,她望着那血鹰战灵,轻声道:“这血鹰战灵身躯上共有三千道战纹,倒是不及那九幽战灵,想来牧尘对血鹰卫战意的掌控,还是有些不及九幽卫。”
    
        “不过,借助着两道战意之灵,这牧尘应该也足以对付萧天了。”
    
        当那血鹰战灵出现时,萧天面色同样是一变,他阴测测的望向牧尘,道:“没想到你还真是有些手段!”
    
        牧尘眼神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根本未曾理会他的废话,印法一变,只见得那血鹰战灵突然嘶鸣出声,双翼展动,竟是暴掠而而出,一闪之下,就已出现在那萧天上方,双翼一震,铺天盖地的血羽暴射而下。直接是将空间撕裂出道道痕迹。
    
        “该死的!”
    
        面对着血鹰战灵的攻势,萧天面色也是一沉,不敢怠慢,心神一动。巨蟒战灵便是收回了攻势,巨尾横扫,将那些血羽尽数的震碎而去。
    
        巨蟒战灵攻势收回,九幽战灵也是立即暴掠而出,与那血鹰战灵一上一下。直接锁定了那巨蟒战灵。
    
        轰!
    
        三道战灵对峙,片刻后,牧尘与萧天眼中寒芒皆是一闪,下一霎那,三道战意之灵竟是暴射而出,而后携带着狂暴无匹的战意,狠狠的冲撞在一起。
    
        这种对轰,并没有任何的花俏可言,完全就是比拼战意的雄浑,而这种对拼。在先前的时候,那巨蟒战灵显然是强于九幽战灵,不过眼下伴随着血鹰战灵的加入,那巨蟒战灵的锐气则是开始被压制下去,进而陷入了僵持与消耗之中。
    
        玄天殿那边,柳炎见到这原本占据上风的局面,却是突然间被牧尘强行扭转,面色也是不由得变得极为难看起来,他没想到面对着这种险境,牧尘竟然还能够有着手段施展。
    
        “这个混蛋!”
    
        柳炎咬牙切齿。怒火冲荡心头,但却是无可奈何。
    
        轰轰!
    
        天空之上,三道战灵疯狂的交缠,每一次战意的对轰。都将会令得空间震荡,最后,伴随着最后一次彻彻底底的倾力轰击,三道战灵,竟是同时被那狂暴战意冲击波所击中,而后在那无数道惊愕的目光中。震碎成了漫天光点。
    
        这双方的战意,竟是拼得不分上下!
    
        “怎么可能!”
    
        那萧天眼睛通红的望着这一幕,虽然这般结局只能算做平局,但他却是显得格外的难以接受,他掌控的乃是玄天部这种精锐军队,然而眼前的牧尘手中,却仅仅只是一支底蕴薄弱的九幽卫,甚至就算是加上那血鹰卫,双方的数量也不过刚刚一万左右,那等规模,依旧不如他玄天部,可最后的这等结局,却全然不是他所想的。
    
        “这般军队落在你的手中,倒是浪费了。”牧尘淡漠的望着眼睛通红的萧天,平静的语气却是令得后者眼中血丝陡然浓郁。
    
        “你找死!”
    
        萧天厉喝,心头发狠之下,就欲再度催动玄天部与牧尘一决高下,但柳炎的身形出现在他身旁,后者面色阴沉的阻止了他。
    
        他们玄天殿此次是受到他父亲的命令,前来探测这死亡遗迹,如果在还未曾进入遗迹就与大罗天域拼得两败俱伤,那对他们而言,也就没有了继续执行任务的能力了。
    
        按照柳炎的想法,他只是在想要借助萧天的力量,在这遗迹之前挫了牧尘的锐气,进而打击牧尘的声望,但却并没有真要彻底开战的打算。
    
        “待得死亡遗迹之后,再来对付他。”柳炎对着萧天说道。
    
        萧天面色狰狞,充满血丝的眼球死死的盯住牧尘,最后拂袖而退。
    
        牧尘倒只是一脸平静的望着这一幕,待得萧天退下后,那泛着寒芒的目光方才扫视而开,最后看向了远处山头之上的方毅,冰冷之声响彻起来:“可还有谁要质疑我大罗天域的资格?”
    
        天地间一片安静,此时此刻,竟是无人敢触牧尘这种锋锐之气,即便是那些六品至尊的强者,也是眼中藏着忌惮。
    
        牧尘此战,已是足以立威。
    
        那方毅面色阴沉,但最终未曾出头说什么。
    
        牧尘见到天地间的一片安静,也就未曾多说,转身就欲退回大军之中。
    
        咚!
    
        不过,就在牧尘刚欲转身时,突然天地间有着惊天动地般的嘶吼声传出,那嘶吼,仿佛是无数战士在痛苦咆哮一般,那咆哮中的杀意,竟是在此时引得天地都是暗沉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在场所有势力都是一惊,然后猛的抬头,那震动视线,投向了远处那笼罩在黑暗之中的死亡遗迹。
    
        那诡异的嘶吼咆哮声,竟是从那里传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