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六十二章 萧天
    第八百六十二章
    
        “在下玄天殿萧天…”
    
        “想借你人头一用…”
    
        当那黑袍男子的笑声在这片天地间响起来时,则是令得这片区域那原本的漫天喧哗声,在此时陡然间变得安静下来,无数道神色各异的目光投注向了大罗天域诸多人马的前方,在那里,一道修长身影凌空而立,俊逸的面庞,平静如水。
    
        天地间一片安静,各方势力都是旁观着眼前的这一幕,眼中有着倍感兴趣的神采,对于牧尘的名字,这段时间他们已是有所听闻,后者在经过与方毅的一战之后,已是彻底稳固了他在北界年轻一辈之中的顶尖地位,到得此时,已不会再有任何人质疑牧尘的能力。
    
        不过牧尘虽强,眼前这位出声的黑袍男子,也同样不是什么寻常角色,因为他便是玄天殿中的战意天才,萧天!
    
        虽说要比起本身的实力,以萧天那四品至尊的实力,或许在北界年轻一辈中只能算做优秀,可他那战意天才的身份,却是让得任何人不敢对其有所小觑。
    
        因为所有人都是清楚,类似萧天他们这种战意天才,只要手中掌控着一支精锐的军队,那他们就将会爆发出令人感到恐惧的力量。
    
        在那漫天目光的注视中,牧尘黑眸也是看向了那名为萧天的黑袍男子,面庞上古井无波,并没有因为后者那挑衅般的言语就有任何的动怒。
    
        “哪来的蠢货,也有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信不信本王一巴掌就能将其拍死在这里。”阴测测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只见得那血鹰王一脸阴翳的望着萧天,眼中有着浓浓的杀意在涌动,这萧天竟然敢当着他们的面如此挑衅牧尘,这份狂傲,显然也是让得血鹰王极为的不爽。
    
        “大放厥词?莫非你们就当我玄天殿无人不成?”在萧天身后,冷笑声传来,只见得一道人影走上。那熟悉的模样倒是让得牧尘微微一怔,因为来人,正是在那龙凤天内被他逼得自爆了肉身的柳炎,而此时的柳炎。一现出身来,那怨毒的目光便是看向了牧尘。
    
        “原来是柳炎少殿主,看来柳殿主倒是舍得,竟然这么快就帮你凝炼出了肉身。”牧尘冲着柳炎微微一笑,道。
    
        柳炎面色铁青。那阴森的模样,仿佛是恨不得将牧尘挫骨扬灰,在那龙凤天内,他以往的名声彻底的葬在了牧尘的手中,而且肉身被毁,如果不是他父亲花费极大的代价,恐怕现在的他依然无法恢复肉身。
    
        “牧尘,你少逞口舌,今日你们大罗天域想要插这死亡遗迹一手,那还得问问我玄天殿同不同意!”柳炎森然道。
    
        随着柳炎话音落下。只见得在其身侧,四道身影而立,这四道身影体形格外的壮硕,看上去犹如铁塔一般,他们站在柳炎身旁,那身体所形成的阴影直接是将柳炎都给笼罩了进去。
    
        当然,他们的体形虽然引人注目,但最让得这里无数强者眼神凝重的,却是那自他们体内散发出来的惊人灵力威压。
    
        那种灵力威压,唯有六品至尊级别的强者方才能够拥有。
    
        “原来是玄天殿的七大天将。”裂山王望着那四道铁塔般的身影。却是冷笑一声,目光睥睨的道:“怎么?以为光凭这四个在七天将排名居末的家伙,就能挡得住我大罗天域?”
    
        “哼,好大的口气。真以为你裂山王无敌不成?我倒是想要试试你究竟有没你嘴上这么大的能耐!”在那柳炎身侧第一位的铁塔身影,那充满煞气的目光陡然投射向裂山王,森然开口。
    
        “那你就来试试吧。”裂山王大笑,他脚步猛的踏出,顿时浩瀚灵力威压犹如风暴一般席卷而出,一时间甚至连天空仿佛都是变得昏暗下来。无数强者微微色变,想来也是感应了出来,此时的裂山王,已是处于六品至尊的巅峰。
    
        那玄天殿的铁塔天将同样是察觉到了裂山王体内涌出来的强大灵力威压,当即神色也是微变,当却并没有太多的惧色,他身形一动,就欲掠出,但却是突然被柳炎伸手阻拦了下来。
    
        柳炎冰冷的目光看向牧尘,冷笑道:“牧尘,你应该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真要直接开战的话,我想你们也离出局不远了。”
    
        牧尘双目微眯,如果是在寻常时候,遇见玄天殿这般阵容,他们动手也就动手了,可眼下却是不行,如今这里群强云集,不知道多少强横势力在虎视眈眈,即便他们大罗天域是顶尖势力,可一旦显露出了颓势,恐怕很有可能就会引得群狼噬身,所以现在在这里,他们并不能轻易的与玄天殿这等顶尖势力直接开战。
    
        “呵呵,柳炎兄,我看我们倒是可以联手一下, 先将这大罗天域驱逐掉。”而就在牧尘目光闪烁间,突然间有着一道轻笑声在这天地间响起,引得各方势力神色都是一动,然后视线便是转向了另外一座山峰,那里的山头,乃是由神阁所占据。
    
        而在那山头上,方毅正一脸似笑非笑的望着牧尘。
    
        各方势力见到这一幕,心头都是一跳,难道这神阁真是要与玄天殿联手对付大罗天域不成?这若是传出去,可绝对是轩然大波啊。
    
        牧尘冰冷的目光转向方毅那座山头,淡淡的道:“丧家之犬,也敢恬噪,上次被追杀千里,难道还嫌不够吗?”
    
        方毅与徐霸的眼神都是在此时一寒,阴沉沉的望着牧尘。
    
        “你们如果真想联手的话,那就尽管来,不过相信我,就算我大罗天域尽数葬身此处,可你们也同样得留下来陪葬!”牧尘眸子之中陡然有着凶光弥漫出来,他的声音之中,充满着狠厉。
    
        望着牧尘那犹如狼一般的目光,方毅瞳孔也是微微一缩,以大罗天域眼下的阵容,如果真是不要命了,他们的确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这位朋友,我神阁暂时无意与你敌对,以往的恩怨,之后自有结算的时候,而眼下,你们还是先与玄天殿了结恩怨吧。”一道柔柔的声音突然的响起,那声音中的柔和,倒是驱散了那针锋相对的气氛。
    
        牧尘视线也是顺着声音望去,然后便是见到了那坐于轮椅之上的白裙女子,后者那清丽的容颜让得他微微怔了怔,旋即目光一闪,已是洞穿了后者的身份,想来这位,便是神阁的那位战意天才了。
    
        不过这女子显然并不愿意在此时就与大罗天域大打出手,而是任由玄天殿出头,这样说不得的话,还能够坐山观虎斗。
    
        这女子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牧尘,你也少在我面前装硬气,如果你真敢在这里就与我们玄天殿开战,那这死亡遗迹中有关战阵师的遗传,恐怕就与你没关系了。”柳炎冷笑道。
    
        “你想如何?”牧尘淡淡一笑,道。
    
        柳炎目光看向了身前的萧天,后者咧嘴一笑,眼球中血丝攀爬,他冲着牧尘有些神经质的笑了笑,然后笑眯眯的道:“听说你也凝炼出了战意之灵?”
    
        他偏头望着牧尘,道:“你们想要也来这死亡遗迹分一杯羹,又不想与我玄天殿直接开战,那其实也简单,让我来试试你有没这资格就行了。”
    
        “如果你以为你有这资格的话,那倒是可以来试试。”
    
        牧尘黑色眸子不带丝毫情感的望向那萧天,嘴角同样是掀起冰冷的弧度,显然他对于萧天的话并没有丝毫的意外,后者等人恐怕从一开始就是打算以他为目标。
    
        不过,这玄天殿想要用击败他来泄恨,而此时的他,又何不想杀鸡儆猴?牧尘自然是看得出来眼下群狼虎视眈眈,如果不展现一些实力,怕是震慑不住一些宵小。
    
        所以,从某种程度而言,这萧天的举动,也是符合牧尘心中所想。
    
        “呵呵,等我将你的脑袋从你脖子上面扭下来的时候,你脸上一定要带着这种笑容。”萧天咧嘴大笑起来,只不过任谁都是听得出来,他那笑声之中,掺杂着何等残忍的杀意。
    
        牧尘双目平静的望着咧嘴大笑的萧天,而后者也是在他的注视下渐渐的收敛了笑意,那攀爬满血丝的眼球,犹如毒蛇一般,盯着牧尘。
    
        两人视线交织,那迸射出来的杀意,几乎是令得天地间的温度都是有所降低。
    
        这片天地间,无数势力眼中有着兴奋的神采迸发出来,因为看眼下这模样,这大罗天域以及玄天殿的两位战意天才,必然是要出手了。
    
        而这等战意天才的交锋,其恢弘程度,必然远胜同等级的强者。
    
        “我会把你手下的军队,杀得干干净净!”
    
        萧天森然大笑,旋即他眼中寒光暴射,手掌举起,然后猛然挥下,阴森的声音,在此时陡然响彻了天地。
    
        “玄天部,给我出来!”
    
        轰!
    
        当萧天喝声一落的瞬间,这片天地,猛然颤抖,然后各方势力便是震撼的见到,恐怖的战意,在此时自萧天身后的那座大山中冲天而起。
    
        这一刻,天地变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