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四十章 萧青云
    第八百四十章
    
        “上古天宫?”
    
        当这四个字自九幽红润小嘴中传出时,一旁的牧尘,身躯却是猛的一震,眼神有些震惊的望着那道灰袍人影,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诡异之人,竟然便是那传说之中,极为神秘的远古天宫之人?!
    
        这可是他来到天罗大陆这么久,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知晓这个神秘天宫的存在!
    
        “他是上古天宫的人?会不会认错了?”牧尘喉咙滚动了一下,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道灰袍人影,又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显然他一时间有点难以相信,他竟然会在进入陨落战场这么短暂的时间中,就得知了他梦寐以求的消息。
    
        “不会认错的,他眉心处的灵纹,正是远古天宫独有的,那是因为修炼远古天宫的神诀自然而现,绝不是外物铭刻出来的。”九幽斩钉截铁的道,她毕竟来自九幽雀一族,知晓着许多远古的秘辛,所以对那远古天宫也算是有些了解。
    
        牧尘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的目光一直凝聚在那灰袍人影身体上,此时的后者,脸庞上的狰狞以及眼中诡异的赤黑之色,已经是尽数的消散而去,那张干枯的面庞,也是开始显得柔和下来。
    
        砰!砰!
    
        待得灰袍人影眼中的赤黑之色尽数散去时,只见得那环绕在其周身的无数道骨牌开始爆碎开来,最后化为光点,尽数的消散而去。
    
        而在那无数光点消散时,隐隐间仿佛是能够见到无数道虚影若隐若现,他们看不清模样,但却是在此时转过身来,对着牧尘微微弯身,犹如是在感谢着他将他们的骨骸好生安置一般。
    
        那些虚影在弯身行礼之后,便是化为光点消散而去,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世界之上。
    
        牧尘也是面色复杂的轻轻一叹。对着那些光影消失的地方抱拳行礼,算是感谢他们在这最后的时刻,出手帮了他一次,虽然他先前安置他们的骨骸。仅仅只是处于一点怜悯与尊重。
    
        “看来倒是被你误打误撞了。”
    
        九幽在知晓了牧尘先前的所作所为后,也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她有些庆幸的道:“多亏了你将他们破碎的骨骸凝聚,这才留住了他们最后一丝意志,先前他们应该是感应到了邪气。这才激活了那最后的意志,然后联手将他身体上的邪气驱逐。”
    
        牧尘苦笑了一声,他显然同样没想到,这一时间的随意所为,竟然会留下这般因果,这一次如果不是借助着这些陨落强者的意志,恐怕他与九幽,还真是只能负伤逃遁了。
    
        “他现在怎么样?还算活人吗?”牧尘目光转向了那道灰袍人影,忍不住的问道,后者如果真的是远古天宫的人。那么想必他会知道不少关于远古天宫的准确信息。
    
        “呵呵,我万千载之前就已陨落,邪气入体,封印了我的意志,虽说也借此保存下了肉身,但这仅仅只是表面想象而已,如今邪气消散,我这肉身,应该也会很快化为灰烬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突然在此时轻轻的响起。那声音深处,似是拥有着解脱般的如释重负。
    
        牧尘与九幽都是微惊,他们这才发现,那灰袍人影双目之中已是再度有着神采凝聚。只不过任谁都是看的出来,那仅仅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灰袍人影此时的神智显然是有所恢复,他望向两人,旋即躬身深深拜了一拜,道:“多谢两位助我解脱这邪气入侵之苦。”
    
        牧尘与九幽连忙回礼:“前辈客气了,前辈乃是因为守护大千世界而陨落。我等后辈之人,算是受之余荫,这些事情,都是义不容辞。”
    
        那灰袍人影柔和的笑了笑,他望向两人,道:“眼下我这肉身已是坚持不久,两位的大恩,我应该无力报答,若是你们想知道什么的话,可以尽管相问,我会尽数告之。”
    
        他显然也是看了出来,牧尘二人似乎是对于他远古天宫的身份极感兴趣。
    
        牧尘闻言则是面色微喜,抱拳道:“前辈可是远古天宫之人?”
    
        “我乃远古天宫第四殿主座下首席弟子,萧青云。”灰袍人影微微一笑,在他说出远古天宫时,他那干枯的面庞上,掠过了深深的自豪,显然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身份。
    
        “第四殿主?”牧尘与九幽则是面面相觑,显然是对此感到极为的陌生。
    
        “当年我远古天宫,共有七殿,七殿各有一主,而在七位殿主之上,便是天宫之主。”
    
        萧青云见到两人脸庞上的迷惑,眉头轻轻的皱了皱,眼中掠过一抹忧愁,他犹豫着轻声道:“不知道如今在这大千世界,我们远古天宫…”
    
        牧尘苦笑一声,道:“前辈,如今的大千世界,已经没有远古天宫了。”
    
        萧青云的神色顿了顿,他沉默了好半晌,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是消散了下去,他喃喃自语:“竟然连我远古天宫都没能熬过那场天地大劫吗…”
    
        “前辈,据说如今的远古天宫,隐匿在天罗大陆的空间深处,常人根本无法寻得,不过那远古天宫内有着我所需要之物,所以我想要进入其中,不知道前辈能否帮我?”牧尘小心翼翼的道,那眼中满是期盼的望向萧青云。
    
        萧青云闻言,则是愣了愣,最终苦笑道:“抱歉,能够将远古天宫隐藏起来,那必然是宫主所为,他神通通天彻地,他若是有心隐藏,我恐怕也并不知道如何找寻远古天宫。“
    
        牧尘听到这话,心顿时变得拔凉拔凉起来,他原本以为萧青云能够给他一些准确的情报,但哪里料到,他知道的东西似乎比他还少。
    
        萧青云见到牧尘的面庞,似也是有点尴尬,他干咳了一声,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我虽然不知道远古天宫的所在,但我想我的老师,第四殿主应该知晓。“
    
        “第四殿主?“牧尘一阵头疼,这种远古的人物,现在恐怕早就是陨落了,让他去找寻的话,还不如直接满天罗大陆找远古天宫更来得实在。
    
        “殿主也陨落在了这片战场上,以他的能力,就算是陨落了,应该也会有着意志残留,如果你们能够找到的话,应该可以获得远古天宫的信息。”萧青云轻叹道。
    
        牧尘一怔,与九幽对视了一眼,那位远古天宫的第四殿主,恐怕应该也是处于地至尊的实力,这样说来的话,他的意志应该会留在一座地至尊秘藏中,可想要在这陨落战场中找到被这天地间的大阵隐匿的地至尊秘藏,就算是曼荼罗都没绝对的把握,他们这点实力,又怎么可能办得到。
    
        萧青云冲着两人笑了笑,伸手在怀中一阵摸索,然后取出了一个幽黑色的罗盘,罗盘之上,仿佛是有着一道道奇异的光纹若隐若现着。
    
        “虽然行尸走肉了无数年,不过对于这片战场的变化,我却还是知晓的,这件灵罗盘是我远古天宫之物,能够探寻这战场之中的那种奇特力量,因为这灵罗盘原本是殿主之物,里面拥有着他所留下的一丝印记,所以当你们接近了殿主陨落之地时,它会给予你们一些指引。“
    
        牧尘眼睛微亮的接过这道黑色罗盘,心跳却是忍不住的加剧了一些,因为他很明白萧青云嘴中所说的这片战场中的奇特力量是什么,那真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陨落源气!
    
        那也就是说,只要拥有了这道罗盘,他们就能够知晓那些遗迹的所在方向,这对于他们抢夺陨落源气,提炼陨落源丹,简直是给予了天大的帮助。
    
        更何况,这罗盘竟然还会指引他们找到那位远古天宫,第四殿主的陨落之地,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地至尊秘藏,如果找到,必然能够让得他们大罗天域抢占先机!
    
        牧尘与九幽对视,眼中都是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惊喜,这萧青云,还真是给予了他们一份真正的大礼!
    
        “这也是我所能够给你们的最后一点帮助了。“萧青云冲着两人笑了笑,他的身体,在此时逐渐的散发着光芒,整个肉身都是在逐渐的崩溃,显然他已经是坚持到了极限。
    
        牧尘与九幽面色肃穆的对着萧青云抱拳行礼,对于这位为了守护大千世界而陨落的强者,他们发自内心的尊敬着。
    
        “在我意志彻底消散时,也让我的身体,再尽最后一点力量吧。“
    
        萧青云微微一笑,只见得磅礴的陨落源气在此时自其体内铺天盖地的涌出,最后直接是化为一颗颗陨落源丹坠落而下,犹如一道洪流,悬浮在牧尘与九幽周身。
    
        牧尘两人有些震动的望着那一道洪流,其中的陨落源丹,粗略看去,竟是达到了两百多颗的恐怖数量,这几乎算是比整座三级遗迹的总和还要多了。
    
        当最后一道陨落源气凝聚成陨落源丹时,那萧青云的身体,终于是彻底的化为光点消散而去,唯有着他那犹如解脱般的声音,回荡在牧尘与九幽耳畔,经久不息。
    
        “多谢两位了,能够让我在最后的时候清醒过来,只是这天地无常,大劫并未结束,未来的时候,或许就该你们来守护这片天地了。“
    
        “望吾之天地长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