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百三十七章 以命博命
    第八百三十七章
    
        轰!
    
        磅礴如海般掌风携带着浩瀚灵力,犹如一座大山一般,从天而降,当头便是对着牧尘笼罩了下来,这般雷霆攻势,足以让得任何踏入五品至尊的强者骇得亡魂皆冒。
    
        这陆梧对牧尘的杀心,显然是在这一刻强盛到了极致。
    
        灵力掌印映射在牧尘瞳孔之中,却是反射出浓浓的凶光,面对着陆梧的杀手,牧尘虽惊,但其脸庞上却并不见丝毫惧色,因为此时的他,借助着九幽战意的力量,自身实力已经是达到了一种相当可怕的程度。
    
        凭借着这种力量,这寻常时候在他眼中难以匹敌的六品至尊,此时却并非是那么的难以抗衡。
    
        “唳!”
    
        牧尘双手结印,顿时其脚下那九幽战意之灵便是仰天长鸣,只见得那缠绕在其身躯上的复杂战纹竟是在此时蠕动起来,然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对着牧尘身体上蔓延而去。
    
        短短瞬息间,牧尘的皮肤表面,便是被那种战纹覆盖。
    
        轰!
    
        夺目的精光,陡然自牧尘的双目中射出,他陡然仰天长啸,那啸声之中,充斥着磅礴浩瀚的战意,战意滚滚,竟是在天地间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气浪,席卷而开。
    
        牧尘双目滚烫,此时的他体内仿佛是有着无数只凶兽在咆哮奔腾,带来着毁灭般的力量,那种力量,远远的超越了他本身,那是九幽卫的战意。
    
        一般寻常统帅掌控战意,仅仅只是能够犹如一柄神器一般将其操控,根本不敢轻易的纳入体内,因为战意极其的狂暴,并且融合了无数战士的意志,轻易吸入体内的话,一个不慎,万一失控的话,恐怕瞬间就会爆体。
    
        唯有着当战意凝聚出战灵时。方才能够对这些战意达到一种入微的控制,如此一来,才能够吸入体内,暂时的将其化为自身力量。
    
        当然。现在的牧尘,显然还无法完美的做到这一步,因此当那战意灌注进入身体时,他的身体内部也是在震荡着,若非他修炼出了龙凤体。肉身极为的强大,恐怕光是这体内的战意奔涌,就足以令得他吃不了兜着走。
    
        “想要杀我,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牧尘厉声低吼,同样是一掌横拍而出,这一掌并没有任何的取巧,但他却是将自身的力量以及澎湃的战意尽数的催动起来,那一掌的威势,竟是直接蹦碎了空间。
    
        那陆梧见到牧尘这般声势,面色也是一变。但紧接着,他的面色突然僵硬下来,因为他发现牧尘的掌风并没有要抵御他的攻击的迹象,而是直接对着他胸膛奔袭而来。
    
        这一变化,顿时将陆梧骇得眼皮急跳,他怎么都没想到,在面对着他的必杀攻势,牧尘竟然完全不采取防御,反而是一副比他更为凶悍的以命博命!
    
        “你找死!”
    
        不过这陆梧也是狠角色,面对着牧尘以及后方九幽的联手攻势。他也是明白自己不可能全身而退,当即眼中凶残光芒闪烁,同样没有任何的犹豫,那磅礴掌风。就已是碾碎了空间,快若奔雷般的落在了牧尘胸膛上。
    
        而也就在他的掌风即将落到牧尘身体的前一瞬间,只见得牧尘身躯上金光绽放,黄金所铸般的龙凤金甲闪现而出,与此同时,在其胸膛处。那真龙之灵也是在胸膛皮肤处游动,发出低沉的咆哮,金光犹如是化为层层龙鳞,覆盖铸了牧尘的身躯。
    
        所有的防御,都是在那一瞬间爆发,而与此同时,牧尘那蕴含着狂暴战意的一掌,也是反手轰在了陆梧胸膛之上。
    
        嘭!
    
        狂暴的灵力犹如涛浪一般荡漾开来,空间裂纹自掌风弥漫处扩散,牧尘的身躯猛的一震,直接是倒射了下去,最后狠狠的射进大地,那片大地方圆千丈范围,都是在此时崩塌了下去,巨大的裂痕,对着远处急速的蔓延着。
    
        而在牧尘被一掌拍进大地时,那陆梧的情况同样是好不到哪里去,牧尘的那一掌,凶悍程度并不下于他,因此那一掌落下,陆梧的胸膛都是塌陷了大半,一口口鲜血夹杂着被震碎的内脏吐了出来,身体犹如炮弹般的倒射出去。
    
        嗤!
    
        而就在陆梧身形倒射而出时,突然一截黑色羽剑从其后方穿透了他的胸膛,那羽剑之上,紫色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猛的自陆梧嘴中响彻起来,他面目狰狞的偏头,只见得俏脸冰寒的九幽立于其身后,不断的催动这不死火,灼烧着他的肉身。
    
        “想要换命,那就把性命留下来!”九幽美目中怒火涌动,寒声道。
    
        陆梧浑身颤抖,眼中有着浓浓的恐惧涌出来,因为他知道,若是再任由九幽使用不死火灼烧的话,恐怕他今日必然会陨落于此。
    
        “我和你们拼了!”
    
        陆梧咆哮一声,双手猛的结印,他的身躯在此时飞快的膨胀起来,一股恐怖的灵力波动,散发出来。
    
        九幽见状,俏脸一变,立即抽剑暴退。
    
        轰!
    
        陆梧身躯在此时猛的爆炸开来,灰黑色的磅礴灵力,犹如是在天空上形成了一朵盛大的烟花,美丽之中,却是弥漫着令人心寒的毁灭之意。
    
        九幽虽然退得极快,但以及还是被波及了一些,红润小嘴处,有着一抹血迹浮现出来。
    
        这片天地间其他的那些人马见状,都是骇得面无人色,显然谁都没想到,这陆梧竟然被逼到自爆…那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六品至尊啊!
    
        在短短数分钟之前,还稳坐钓鱼台,可结果几分钟后,就已自爆去了,这局面变幻之快,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九幽悬停在远处的天空,她美目望着那狂暴肆虐的灵力风暴,眼神突然一凝,只见得一道灰光突然划过空间,迅速冲进了下方先前那陆奎被击落的沼泽深坑中,然后灰光卷起一道不知死活的狼狈身躯冲天而起,短短数息间,就已消失在天际。
    
        那道灰光,自然便是陆梧的神魄,借助着自爆的残余力量,他倒是将陆奎给救走了去,不过余下来的那些蛇卫,他却无能为力,只能带着陆奎逃遁。
    
        而那下方本就残破的蛇卫见到陆梧抛弃他们而去,也是士气全失,然后纷纷四散溃逃,再也没了刚开始的那种凝炼战意。
    
        这些战士,若是能够成军,那自然是能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可一旦他们失去了战意,那就会瞬间被打回原形,在这片危机四伏的陨落战场上,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所以面对着他们的逃窜,九幽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并没有费尽心思的去阻截。
    
        她身形一动,落向牧尘被击落的地方,美目中掠过一抹担忧,毕竟先前陆梧那拼死一掌,那等威力,足以秒杀任何五品至尊的强者。
    
        咻!
    
        不过就在九幽准备下去探测牧尘状况时,一道流光突然自那巨大无比的深坑中暴射而出,最后有些踉跄的落在天空上。
    
        那道身影一出现,这天地间众多目光便是投射了过来,只见得天空上的牧尘,上身衣衫已是尽数破碎,他嘴角满是血迹,甚至连身体上陡然是鲜血所弥漫,狰狞的伤痕从他的胸膛蔓延出来,触目惊心。
    
        嘶。
    
        他们见到牧尘这般狰狞伤势,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然而更让得他们震惊的是,牧尘本人似乎对身体上的这种重伤颇不以为然。
    
        “没事吧?”九幽迅速出现在牧尘身旁,她望着牧尘那满身可怕的伤痕,眉尖也是忍不住的跳了跳,道。
    
        “想和我拼命,他还嫩了点。”
    
        牧尘搽去嘴角的血迹,咧嘴一笑,他将身体上的衣衫碎裂撕去,在那狰狞的伤痕中,血肉隐隐可见金光色彩,金光闪烁间,那等可怕伤痕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九幽见到这一幕,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她倒是忘记了牧尘这个人形神兽的变态,难怪他刚才敢和陆梧以命换命,原来是仗着自己肉身强大的修复能力。
    
        那陆梧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他以为足以重创牧尘的伤势,对于后者而言,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牧尘低头,只见得在其胸膛皮肤下游动的真龙之灵也是黯淡了一些,显然刚才硬生生的接了陆梧一掌,也并不是太过简单的事,如果不是他借助着龙凤金甲,以及真龙之灵,还有着那磅礴战意重重保护的话,恐怕陆梧那一掌,真的足以斩杀他。
    
        六品至尊,可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若是不借助九幽卫战意的话,现在的牧尘,遇见这种等级的强者,还是只能暂避锋芒的。
    
        牧尘身躯上的伤势迅速的恢复,他与九幽对视一眼,然后两人的目光便是锁定向了这片天地间还停留在这里的诸多人马。
    
        那些人马一瞧得两人目光射来,都是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原本他们还想坐山观虎斗,但看眼下这模样,似乎那牧尘以及九幽都还拥有着极强的战斗力,特别是在那下方,还有着士气惊人的九幽卫虎视眈眈。
    
        眼下这局面,已经被九幽宫彻底的掌控了。
    
        众多人马对视一眼,都是暗叹一声,然后不再犹豫,纷纷撤退而去。
    
        牧尘与九幽见到这些人马识相退走,也是轻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些人马实力不及龙蛇宗,可一旦真要斗起来的话,也是会有些麻烦,如今他们能够退走,那自然是最好的。
    
        两人待得这些人马撤得干干净净后,这才将那有些火热的目光投向那沼泽深处若隐若现的遗迹大殿,这座三级遗迹,从现在开始,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