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七百八十八章 龙凤金甲
    第七百八十八章
    
        纤细如象牙般白皙的玉指点过虚空,然后直接是与那携带着真龙真凤之影破空而来的金色枪虹轻轻的碰撞在了一起。
    
        在那碰撞的瞬间,天地仿佛都是变得安静下来。
    
        牧尘瞳孔紧紧的盯着那接触之点,然而如此可怕的对碰,并没有传来惊天般的巨响,只见得在彩潇那玉指指尖,突然有着一抹幽黑之色绽放开来。
    
        那一抹幽黑,就犹如是滴落在池水中墨迹,迅速的扩散,短短眨眼间,竟是化为了一道约莫百丈大小的黑色黑洞!
    
        那黑洞转动着,犹如是将世间的一切都吞噬殆尽,任何陷入其中的物质,都将会在那永恒的黑暗中被化为虚无。
    
        吼!
    
        真龙真凤仿佛是在咆哮着,金色枪虹散发着惊天战意,试图将那黑洞洞穿,但现实却是令得那金色枪虹一点点的没入那黑洞之中,不论如何挣扎,都是无法摆脱那种恐怖的吸力。
    
        金甲守护者在愤怒的咆哮,金光疯狂的涌动,试图挣扎,但最终都是徒劳无功,此时的彩潇,似乎展现出了相当惊人的力量。
    
        黑洞在彩潇指尖旋转,那金色枪虹,最终一点点的吞噬,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其中。
    
        唰!
    
        在那金色枪虹被黑洞吞噬的瞬间,百丈黑洞陡然缩小,竟是化为一抹细小的黑点,犹如墨迹沾染在彩潇白皙的指尖,旋即指尖凌空点出,快若闪电般的点在了金甲守护者额头之上。
    
        没有任何的异声传出,然而金甲守护者的身体却是在这一瞬间凝固起来,甚至连那绽放的璀璨金光,都是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黯淡下来。
    
        它那覆盖着龙鳞的手臂颤抖着抬了抬,试图抓向彩潇,但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整个身躯,轰然倒地。那种磅礴浩瀚的灵力,消失得干干净净。
    
        牧尘则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想来也是被彩潇这一击给惊艳到了,如此攻势。简直凌厉到了极限。
    
        彩潇注视着倒地的金甲守护者,她那绚丽的发丝则是在此时迅速的恢复,变得乌黑柔顺,那泛着七彩色泽的瞳孔,也是恢复原本的色彩。
    
        她的娇躯微微一颤。竟也是对着后方倒了下去。
    
        一道身影及时的出现在其身后,伸出手臂揽住那纤细的小蛮腰,牧尘发现此时的彩潇脸颊有些苍白,看来先前那种瞬间秒杀金甲守护者的攻击,对于她而言也是极大的消耗。
    
        “没事吧?”牧尘担忧的问道。
    
        彩潇螓首轻摇,然后便是站起,牧尘则是适时的松开手臂,并不留恋那种让人心头荡漾的柔软触感。
    
        “没事,总算是解决掉了。”彩潇看了一眼地面上再没有丝毫气息的金甲守护者,也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若是这样都还不能解决掉它的话,那么他们这次还真是只能收手而退了。
    
        牧尘走上前去,手指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那金甲守护者,但那金色盔甲之下,却是传来空荡荡的声音,这令得他愣了一下,旋即掀开盔甲,却是发现盔甲之中没有一点东西,那金甲守护者,仿佛是彻底消失了一般…
    
        “它中了我的吞天指。肉身被吞掉了。”彩潇随意的说道。
    
        牧尘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般手段,实在是霸道到了极点。这彩潇的来历果然神秘,竟然能够掌握这种强大手段。
    
        “不过这盔甲似乎不是凡物。”彩潇玉手一握,那一套金色盔甲便是悬浮在她的面前,这套金色盔甲,乃是使用真龙之鳞所炼制而成,其坚固程度难以形容。而且在那盔甲背后,隐隐的能够见到羽翼的纹路…
    
        “这套盔甲,融合了真龙真凤的力量…”牧尘也是凑过来,有些震动的道,先前那金甲守护者背后展开的凤翼,原来是依靠着这套盔甲。
    
        “好东西啊。”牧尘忍不住的赞叹道,这一道龙凤金甲拥有着真龙之鳞的强大防御,又拥有着真凤的速度,这等能力,就算是上等神器都有所不及,这若是传出去的话,必然会引来无数眼红争夺。
    
        “你可还没看出这套龙凤金甲真正厉害的地方。”彩潇却是微微一笑,道。
    
        牧尘闻言则是一怔。
    
        “真龙与真凤的力量,几乎算是水火不容,你修炼出了伪龙体,应该对此更清楚,即便在那龙凤池内拥有着真龙真凤的精血,可最终它们会彼此侵蚀,直到出现了胜利者,你才能够将其吸收。”
    
        彩潇玉指轻轻点了点眼前这套龙凤金甲,道:“但是,它却不一样,它真的将这两种力量融合在了一起,我想那金甲守护者之所以能够拥有真龙与真凤的力量,恐怕不是它本身有多了得,而是因为这件龙凤金甲…”
    
        “你的意思是…”牧尘眼角忍不住的跳了跳,眼神深处有着炽热攀爬出来。
    
        “没错,如果你能够拥有这件龙凤金甲的话,说不定能够同时吸收真龙精血以及真凤精血,到时候,你就有可能同时修炼出真龙体以及真凤体…呵呵,或许应该叫龙凤体才更合适…”彩潇笑吟吟的道。
    
        “龙凤体。”
    
        牧尘舔了舔嘴巴,绕是他定力不错,但此时依旧是难免心中涌起一些激动,龙凤天开启这么多年,有着天赋卓绝之人获得过真龙体以及真凤体,但从从来没听谁说过,谁最终能够将它们同时获得,由此可见,这种想法会有多么的不切实际。
    
        不过眼下,这种不切实际的事,却竟是有了一丝可能的希望,这如何能不让得牧尘心中泛起波澜。
    
        牧尘心中的动荡,持续了好半晌方才逐渐的平息下来,他看了一眼那龙凤金甲,再看了看彩潇,道:“这金甲守护者是你解决掉的…”
    
        他并没有真的被**冲昏头脑,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彩潇,他恐怕连这里来都来不了,更何况染指这等神物。
    
        “拿去吧,别婆婆妈妈的。刚才如果不是你拼命拦住它,我也不可能解决掉它,而且,这龙凤金甲虽然稀罕。但不见得就能让我动心。”彩潇屈指一弹,那龙凤金甲便是化为金光射向牧尘,她摆了摆玉手,笑道。
    
        “真是大户人家。”
    
        虽说知道这是彩潇的托辞,但牧尘依旧还是难免的摇头感叹了一声。旋即他也没再矫情,伸手接过那龙凤金甲,然后对着彩潇真诚的点点头,道:“这次谢过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叫我。”
    
        “口气蛮大的啊。”彩潇戏谑的望着牧尘,以她的身份,如果真有什么需要的地方,牧尘这般实力,怕是帮不到她丝毫。
    
        “现在或许不够。不过以后,谁能知道?”牧尘手掌抚摸着龙凤金甲那冰凉的鳞片,微微一笑,笑容虽然平和,但那其中的自信,却是让得彩潇略有点惊讶,因为她感觉得出来,这并非是一种盲目的自大,而是对自身的信任以及执着。
    
        谁能知晓,今日雏鹰。未来不能傲视苍穹?
    
        彩潇盯着牧尘看了一会,也是嫣然一笑,她点点头,道:“好吧。用龙凤金甲换一个未来的超级强者的人情,似乎也蛮划算。”
    
        牧尘闻言,倒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种空头承诺,若是换作其他人,恐怕会直接甩他无数个白眼。
    
        “接下来该是享受战果的时候了。”
    
        彩潇美目转向那充满着金色池水的超级龙凤池。然后再将有点火热的眸子投向那更后方的金色树苗,在那树苗上,三颗龙凤果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它们是这片天地间最为耀眼的东西。
    
        彩潇与牧尘对视一眼,两人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那的金色树苗之前,然后就准备出手将其摘下。
    
        嗤!
    
        不过,就在他们即将动手的瞬间,只见得金色树苗周围的空间竟是陡然扭曲起来,那扭曲的空间仿佛是化为了刀刃,横扫而过,三颗龙凤果立即掉落而下,然后落入扭曲空间中,消失不见。
    
        突如其来变故,令得彩潇与牧尘都是一怔,旋即面色立即冰冷下来。
    
        “你们这些龙凤录上面的天才,怎么都喜欢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彩潇美目望着虚空,冷笑出声。
    
        唰!
    
        而在她冷笑落下的时候,她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直接是出现在一处虚空,白皙玉手直接拍出,竟直接是生生的拍碎了空间。
    
        嘭!
    
        碎裂空间中,一只手掌同样狠狠的拍出,与彩潇玉掌硬碰在一起,顿时灵力波动席卷,彩潇娇躯也是微微一颤。
    
        在经历了先前与金价守护者那般激战后,她的状态显然有所减弱。
    
        不过即便如此,想要从她手中夺食,依旧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她玉手结印,仿佛是有着七彩光芒浮现,然后玉指陡然刺进虚无空间之中,然后横划而过。
    
        空间碎裂,数滴鲜血溅射出来,空间波动间,一道光影闪电般的掠过,然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远遁而去,那种速度,竟是连彩潇都是难以追赶。
    
        彩潇望着那道远去的光影,俏脸上依旧布满着寒意,片刻后,她徐徐落下,屈指一弹,两颗散发着金光的龙凤果出现在了面前。
    
        “被他夺走了一颗。”彩潇声音中透着冰冷,虽然夺回了两颗龙凤果,但此事依旧令得她极其的不爽。
    
        牧尘看了看那两颗龙凤果,倒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两颗龙凤果已经完全成熟,那丢失的一颗,是那一颗刚诞生没多久的龙凤果。
    
        他偏头望着先前那道光影消失的地方,脸庞上同样掠过一抹冰寒之色,虽说那道光影并未露面,但牧尘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
    
        能够知晓他们的行踪,而且还能够悄然跟随而来,并且从彩潇手中夺走一颗龙凤果的人,在这龙凤天内,除了那在龙凤录上排名第一的家伙外,应该不会有第二人了。
    
        “神阁方毅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