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七百八十七章 一指吞天
    第七百八十七章
    
        耀眼的金色光虹自天际俯冲而下,那种强悍到极点的力量,几乎是连空间都被震碎,下方的大地,更是在此时直接塌陷了下去。
    
        金甲守护者立于崩塌大地中心,它此时终于是停止了前冲的身影,那一对无情的金色双瞳首次抬起,正视着那一道俯冲而下的金色光影。
    
        那种程度的力量,已经是能够引起它的注意。
    
        嘎吱。
    
        它那覆盖着龙鳞的手掌缓缓的紧握,龙鳞互相摩擦间,竟是有着刺耳的声音传出,一种强大的力量散发出来,直接是令得其拳头周围的空间荡漾起了肉眼可见的波纹。
    
        它金色瞳孔锁定着那俯冲而来的金色光影,那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
    
        轰!
    
        金色光虹俯冲而下,牧尘瞳孔之中也是倒映出了金甲守护者的那漠然的双瞳,后者的那种无情眼神,足以让得心志不坚者崩溃掉。
    
        不过可惜的是,牧尘显然并不在这一列,他死死的盯着金甲守护者,那漆黑的双瞳中,不仅没有畏惧,反而是有着犹如刀锋般的凌厉涌了出来。
    
        “吼!”
    
        在其背后,至尊海浮现,龙吟象啸声响彻而起,只见得双龙双象直接是飞射而出,迅速在其掌下化为了龙象光轮。
    
        “给我斩!”牧尘暴喝如雷,所有力量都是汇聚于掌下,而后那龙象光轮便是在其掌心疯狂的旋转起来,顿时空间都是被震出一道道幽黑的裂纹。
    
        唰!
    
        龙象光轮呼啸而下, 仿佛是一抹天光,瞬息而至,然后毫不留情的对着金甲守护者天灵盖怒劈而下,锋利无匹的光芒在此时四散开来,直接是令得这片大地,瞬间撕裂开一道道光滑如镜的深深裂痕…
    
        吼!
    
        金甲守护者瞳孔中反射着斩下的龙象光轮,它的喉咙间也是在此时发出类似野兽般的低吼。旋即它五指紧握,手臂上的龙鳞也是有着光芒绽放,而后,它一拳轰出。携带着火山喷发般的恐怖力量,直接是与那龙象光轮,重重相撞。
    
        咚!
    
        撞击的霎那,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甚至连白昼的光芒都是因此而变得黯淡。耀眼的金光,几乎笼罩了方圆数万丈的范围。
    
        砰!砰!
    
        金甲守护者脚下的大地在此时不断的崩塌,牧尘与那金甲守护者眼瞳中,都是有着冰寒的光芒在闪烁,眼中的凶光,一个比一个狠。
    
        轰!
    
        一轮金色烈日,仿佛是自两者接触点冉冉升起,然后直接是爆炸开来,顿时恐怖的冲击波肆虐开来,牧尘以及那金甲守护者的身躯都是猛的一震。最后直接是被那种冲击波震飞了出去。
    
        砰!
    
        两道身影狼狈的倒射而出,沿途射穿了一座座山峰,顿时山峰不断的崩塌,整个天地间都回荡着那种轰隆隆的巨响。
    
        狂暴的金光逐渐的消散,而烟尘则是自天地间升腾起来。
    
        烟尘升腾,在那遥远处的一座崩塌山峰下,一道人影有些狼狈的从那乱石中爬了出来,此时的牧尘有些灰头土脸,那一张俊逸的面庞也是略显苍白,在其右掌处。鲜血顺着指缝,滴滴答答的落下来,将那碎石染红。
    
        显然,先前的那种可怕对碰。对于他来说可丝毫不轻松。
    
        牧尘缓缓的搽拭去嘴角的血迹,那眼中却满是震动之色,只有在与金甲守护者亲自交手后才会明白这家伙的恐怖。
    
        如果这一次不是他拥有着伪龙体,恐怕在那种对碰中,他的一条手臂已经被震碎了。
    
        “真是不好对付啊。”牧尘苦笑了一声,不过他话音刚刚一落。只见得那遥远处的一座山峰废墟时,无数巨石突然在此时砰的一声爆成粉末。
    
        而在那粉末飘落间,一道金甲人影缓缓的出现,它依旧是手持金色战枪,周身的金光也依然明亮,那一对金色瞳孔,毫无情感的锁定着牧尘。
    
        在它微微抬起的手掌上,隐约见到一些龙鳞碎纹,这表明先前牧尘的攻势,也并不是完全的没有作用。
    
        而牧尘望着那道身影,却是感觉到背后一阵寒意,先前的攻势,几乎算得上是他最强的一击,但即便如此,却仅仅只是让得金甲守护者手掌之上的一些龙鳞碎裂,这显然远远没有达到牧尘想要的程度。
    
        “该死的!”
    
        牧尘咬着牙骂了一声,比起柳炎,这金甲守护者简直棘手了无数倍。
    
        轰!
    
        金甲守护者金色瞳孔盯着牧尘,下一瞬间,它猛的暴射而出,沿途过处,所有的巨石都是爆碎成粉末,它手中那金色战枪,也是遥遥的指向了牧尘。
    
        此时的它,终于开始对牧尘举枪,而在之前,它显然并不认为这个看上去相当弱小的少年拥有着这种资格,看来先前牧尘的那一道攻击,改变了它对牧尘的看法。
    
        它已是将牧尘当成了一个足够危险的敌人。
    
        不过此时的牧尘,显然并不希望它将自己的危险程度提高到这一步,于是,他脚掌一跺,身形则是闪电般的暴退。
    
        这种时候,如果再与金甲守护者正面硬碰,明显是一件极为鲁莽的事情。
    
        轰!
    
        但金甲守护者似乎已不打算放过他,一路横冲直撞而来,任何阻拦在它面前的东西,都会被它直接撞成粉末。
    
        金光自它身躯上涌动着,它的速度陡然暴涨,一道道残影浮现而出。
    
        牧尘见到这一幕,面色顿时剧变,不过还不待他加快速度,面前的空间已是被撕裂,一道模糊的金色影子闪现而出,那金色战枪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化为金虹,狠辣无比的对着他咽喉暴刺而来。
    
        这一枪,异常的惊艳,不论是速度还是轨迹,都是达到了完美的程度,因此牧尘一时间竟是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锋利的枪尖在眼瞳中急速的放大,而他竟是无法躲避。
    
        骇然自牧尘眼中涌起,旋即他猛的一咬牙,竟直接是伸手对着那枪尖抓去,在这电光火石间,这是他唯一所能够做的,虽说这样他同样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但总比任由那枪尖洞穿喉咙来得好。
    
        不过,就在牧尘手掌即将与那枪尖碰触在一起的瞬间,他前方的空间突然诡异的扭曲起来,呈现七彩颜色的剑尖则是自那虚无空间中传出,与那枪尖精准无比的点在了一起。
    
        金铁之声响彻,七彩灵光涌动,那金色战枪竟是一阵颤抖,那金甲守护者则是身躯一震,直接是被震得倒射了出去。
    
        它足足退后了上百步,方才稳住身形,霍然抬头,金色瞳孔死死的望着牧尘前方的空间,那里的空间扭曲着,一道倩影缓缓的浮现。
    
        牧尘同样是在此时抬头望向那道纤细的倩影,彩潇依旧是那个彩潇,不过她那原本一头乌黑的青丝,倒是变成了绚丽的七彩颜色。
    
        七彩般的发丝随风飘扬,那绚丽之中,有着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神秘,令得人心生寒意。
    
        彩潇微微偏头,她的一对美目,竟也是化为了七彩色泽,她盯着牧尘,那妖媚众生的脸颊上,有着一抹浅笑浮现出来。
    
        “做得不错。”她微笑着说道,那清脆的声音中,倒是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赞赏,显然牧尘能够做到这一步,相当得令她感到意外。
    
        牧尘苦笑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岩石上,紧绷的身体彻底的松懈下来,顿时一阵阵的刺痛涌来,他扯了扯嘴角,道:“接下来就靠你了。”
    
        与金甲守护者硬拼了一记,显然是震得他体内气血翻涌,先前若不是彩潇及时出手,恐怕他现在必然会出现极重的伤势。
    
        五品至尊,比起柳炎那等四品至尊,实在是强悍了太多。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彩潇螓首轻点,然后她转头望向了远处的金甲守护者,那七彩般的瞳孔中,有着淡漠的光在汇聚,旋即七彩的光点,从她的体内弥漫出来。
    
        吼!
    
        金甲守护者咆哮出声,犹如野兽,它锁定着彩潇,它的直觉告诉它,现在的彩潇,比起之前,似乎危险了无数倍。
    
        金甲守护者金色眼瞳中犹如是有着光在闪烁,下一瞬,它猛的暴射而出,手中金色战枪竟是化为了一道通天般的金色光束,一种无法形容的威压自这片天地间席卷开来。
    
        那金光之中,仿佛是有着真龙真凤的影子腾飞,缠绕在枪身之上,那种威势,简直连天地都是在此时颤抖。
    
        这金甲守护者这一次的攻击,显然是倾力而为。
    
        牧尘远远的看着一幕,拳头都是忍不住的紧握起来,如此攻势,现在的彩潇,真的能够抵挡下来吗?
    
        在牧尘紧张的注视下,彩潇那七彩的发丝也是随风轻扬,旋即她缓缓的抬起修长的玉指,玉指之上,闪烁着莹莹白光,犹如象牙一般的洁白之色,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神。
    
        然而,就是如此美丽的纤细玉指,却是有着一种致命般的危险波动散发出来。
    
        彩潇莲步轻轻跨出,玉指凌空点出,竟直接是与那携带着惊天之势而来的金色战枪,轻飘飘的碰撞在了一起。
    
        在那碰撞的瞬间,她红唇微启,似是有着喃喃的轻声,响彻而起,引来天地间惊雷不断。
    
        “一指吞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