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七百七十七章 登顶
    第七百七十七章
    
        咻!
    
        铺天盖地的破风声响起,只见得上千道光影掠过天际,每一道光影周身都是荡漾着澎湃灵力,这般一幕,倒是显得有些壮观。
    
        嗷呜!
    
        而在那白骨山之外,那无数白猿也是感觉到了危险,当即此起彼伏的呜啸出声,那啸声中充满着嗜血的狂暴。
    
        两波庞大的阵容,迅速的接近,最后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停滞,直接笔直的冲撞在一起,顿时狂暴的灵力波动在这天空上肆虐开来。
    
        灵力匹练横扫,不断的有着白猿被斩杀而去,但白猿数量极多,前仆后继之下,也是令得那进攻白骨山的众多强者开始出现伤亡。
    
        这片区域,俨然是变成了一个绞肉机,浓浓的血腥味道弥漫开来。
    
        不过白猿虽然数量占优,但毕竟灵智极低,当这众多年轻强者联起手来时,它们的优势也是开始减弱,并且开始一步步的被逼退。
    
        嘭!
    
        牧尘手中大须弥魔柱挥舞,带起一道残影,直接是将数头靠近过来的白猿震碎而去,旋即他微眯着眼睛望着那在无数白猿守护之中,若隐若现的白骨山。
    
        随着这众多强者的进攻,那些白猿的守护也是被撕裂出了一些缝隙。
    
        牧尘偏头看了一眼身旁,彩潇的身影在战斗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不见,不过牧尘对她倒是没有丝毫的担心,这个少女所拥有的实力,远远超出她的意料,在这龙凤天内能够伤到她的人,应该极少。
    
        “应该差不多了。”
    
        牧尘望着这一片混乱的天空,那黑色眸子则是一点点的变得凌厉起来,下一霎那,他身影陡然凭空消失,数百丈外空间扭曲,一道龙影闪掠而出。然后直接是穿过那一层层的白猿,直奔白骨山而去。
    
        而在牧尘越过白猿,直奔白骨山而去的同时,其他方向。也是陡然有着一些强大的灵力波动出现,十数道光影也是各施手段,穿过了白猿的防线。
    
        这些人实力都是极强,而且显然也都是在等待着这一刻的机会,正如同先前彩潇所说一般。想当渔翁的,可不仅仅只是牧尘。
    
        不过牧尘暂时没去理会那些同样打算当渔翁的家伙,因为在穿过白猿大军防线后,那巍峨的白骨山已是出现在了牧尘前方,他身形一动,直接冲进其中,然后化为一道流光,快若闪电般的对着山顶而去。
    
        虽说牧尘全速而行,但他身体却是随时处于紧绷之中,体内灵力运转着。因为他知道,想要到达那龙凤池处,可没想的那么简单。
    
        咚!
    
        就在牧尘处于戒备之间,他前方的森白骨骸大地突然蹦碎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鳞爪便是从大地下洞穿而出,带起锋利无匹的爪风,直接对着牧尘笼罩而来。
    
        牧尘眼神微凝,手中大须弥魔柱也是携带着磅礴灵力,狠狠的与那巨大鳞爪硬憾在一起。
    
        轰!
    
        狂暴的灵力犹如风暴一般爆发开来,那白骨大地都是被震裂出了一道道的裂纹。而牧尘前冲的身影也是被震退了十数步。
    
        牧尘凌空而立,他皱眉望着前方,只见得在那白骨大地下,一道略显猩红的光柱冲天而起。而在那光柱内,一头庞大的怪兽缓缓的浮现。
    
        那头怪兽模样与那些白猿有些类似,但却浑身猩红,而起也显得更为的狰狞,在它的身躯上,布满着鳞片。阳光照耀下来,反射着森寒的光泽。
    
        这是一只拥有着真龙血脉的魔猿。
    
        从它体内散发出来的狂暴灵力波动,也是让得牧尘暗暗心惊,这个大家伙,恐怕就算是四品至尊遇上了,都得费一番手脚。
    
        显然,这大家伙应该就是牧尘先前感应到的那些极为危险的灵力波动之一了。
    
        “吼!”
    
        那魔猿通红的眼睛暴戾的盯着牧尘,狰狞的巨嘴中涎水滴落,旋即它咆哮出声,长长的猿臂一抓,只见得一根白骨巨棍便是出现在其爪中,然后奔掠而来。
    
        这魔猿的速度快得惊人,那白骨巨棍化为铺天盖地的残影,疯狂的对着牧尘席卷而来,棍影过处,甚至连空间都是出现了一些扭曲。
    
        牧尘身后空间扭曲,至尊海若隐若现,浩瀚灵力涌动,那大须弥魔柱同样是呼啸而出。
    
        砰!砰!砰!
    
        无数道棍影柱影呼啸,然后快若闪电般的轰撞在一起,那爆发出来的灵力风暴,几乎肆虐了这一片天地。
    
        而在牧尘与这魔猿交手的时候,在这座白骨山的其他方向,同样是传来了地动山摇般的震动,灵力波动冲天而起,显然,其他那些冲进白骨山的强者,都是遇见了强大异兽的阻拦。
    
        咚!
    
        肉眼可见的灵力冲击波爆发而开,牧尘与那魔猿身躯都是被震退,他望着那咆哮中的魔猿,眉头忍不住的一皱。
    
        因为灵智不高的缘故,这魔猿反而是悍不畏死,那种疯狂的攻势就连牧尘都有点心惊,若是换作其他一个三品至尊来的话,恐怕早就被这魔猿乱棒砸成肉泥了。
    
        但即便如此,牧尘也是被它纠缠得颇为的头疼,他并不太想花费太多的力气在这种没有什么灵智的异兽身上。
    
        “铛!”
    
        大须弥魔柱又是一次与那白骨巨棍硬憾,牧尘身形掠上天空,他眼神微冷的望着那咆哮着冲来的魔猿,那一对眸子,开始迅速变得幽黑,犹如旋转的黑洞。
    
        “轰!轰!”
    
        尖啸的雷音,毫无征兆的自那魔猿心灵深处响彻起来,雷音响起,几乎是瞬间就令得魔猿庞大的身躯僵硬下来,体内失控的狂暴灵力,令得它身躯不断的鼓动着。
    
        幽冥心魔雷对于这种灵智不高,而空有力量的异兽,显然是拥有着克制般效果。
    
        不过这魔猿倒也的确不是省油的灯,它突然仰天长啸,双拳疯狂的锤着胸膛,竟是有着犹如鼓声般的音波响起,一声声的传进体内,反而是将那雷音一点点的压制下来。
    
        唰!
    
        不过在魔猿分心压制着体内雷音时,牧尘却是雷霆出手,他一闪之下就出现在魔猿上方,双指并曲,雷光闪现,竟是化为了一道灵力长枪,旋即精准无比的射穿了魔猿眼球。
    
        嘭!
    
        魔猿一颗眼球爆碎开来,鲜血溅射,甚至连它小半个脸都是炸碎开来。
    
        吼!
    
        剧痛让得它暴怒的咆哮起来,不过还不待它疯狂,大须弥魔柱已是狠狠的挥来,重重的砸在它那犹如金铁般的脑袋之上。
    
        不过这一次,牧尘显然是倾力而为,大须弥魔柱带起的劲风,连空间都是撕裂了,所以即便那魔猿脑袋硬如金铁,却依旧是在这一霎,犹如西瓜一般,砰的一声爆碎开来。
    
        轰!
    
        魔猿那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将大地都是震得抖动起来。
    
        牧尘手持大须弥魔柱徐徐的落下,滚烫的鲜血顺着魔柱不断的流淌下来,他望着失去生机的魔猿,也是轻松了一口气,还好幽冥心魔雷取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不然想要解决掉这魔猿,还真是会费一番手脚。
    
        他抬头看了一眼白骨山的另外一些方向,那里地方,都是有着惊人的灵力波动传来,显然是在爆发相当激烈的大战。
    
        牧尘目光微闪,旋即他直接一把抓起这魔猿的尸体,然后身形暴掠而出,直奔山顶的龙凤池而去。
    
        接下来的一路,牧尘倒是通畅无阻,想来这座白骨山中那些厉害的异兽此时都被其他的强者引了出去,所以再没有出来阻拦他。
    
        而在这般全速之下,不过短短数分钟的时间,牧尘便是掠过那笼罩山顶的云层,脚尖一点,自云雾中冲出,然后出现在了这座白骨山山顶之上。
    
        他凌空而立,目光对着前方望去,然后眼神也是猛的一凝。
    
        只见得在那山顶之上,白骨累累,而在那最中央的地方,则是两块格外庞大的骨骸,这两块骨骸犹如万吨巨岩,它们明显不是属于同一个主人,但无一例外,这两块骨骸上,有着一种恐怖的威压弥漫出来,在那种威压下,周围的空气仿佛都是变得凝滞。
    
        两块巨大的古老骨骸接洽在一起,刚好是形成了一个约莫百丈大小的骨池,在那骨池之内,铭刻满了古老的光纹,光芒闪烁间,犹如是具备着某种强大的生命力在不断的呼吸一般。
    
        一种无法形容的奇异之力,荡漾在那空荡荡的骨池之内。
    
        显然,这座骨池,就是进入这龙凤天内所有强者的目标,龙凤池!
    
        牧尘眼神炽热的望着那座骨池,不过他刚欲踏出步伐,其神色突然一动,因为在另外的三个方向,突然有着两道极端强横的灵力冲天而起。
    
        那两道强悍灵力直奔山顶而来,而起他们一左一右,刚好是成犄角之势,将牧尘夹在其中,隐隐间有着针对他的意思。
    
        而当牧尘在感应到那两道强悍灵力之中的一道时,那面色便是有点冰冷下来,因为那道灵力波动并不陌生。
    
        唰!
    
        山顶之上,一道光影闪现而出,一身白袍的柳炎现出身来,他眼神漠然的望着牧尘,旋即随手将他手中一头体形庞大的异兽尸体丢开。
    
        “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心。”
    
        柳炎轻轻拍了拍手掌,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充满着猫戏老鼠般的戏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