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深山之遇
    第七百六十七章
    
        龙凤山脉,这是北界之中一片极为出名的古老地域,而它之所以出名,自然便是因为那隐匿在龙凤山脉之中的龙凤天。
    
        据传在那远古时期,曾有一头真龙与真凤,在此展开惊天大战,那一战,方圆数十万里内,尽数被夷为平地,甚至连天穹都是在战斗中被震碎。
    
        在那强大的龙族与凤族之中,真龙与真凤乃是最为强大的存在,拥有着匹敌天至尊级别的超级存在的可怕实力。
    
        那场惊天大战,最终导致了这两个恐怖存在的双双陨落,而它们陨落之地,便形成了龙凤天,据说,那龙凤天内,被洒满了真龙与真凤的鲜血,从而导致那龙凤天变得神异无比,诸多外界难寻的天材地宝,在那龙凤天内遍地都是。
    
        甚至,若是能够在龙凤天内获得真龙,真凤的精血,并且将其炼化,那就有可能修炼出真龙体与真凤体,这如果修炼成功了,那肉身的强悍程度,几乎堪比真正的龙族,凤族。
    
        而且最关键的是,真龙,真凤的精血,还会赐予人强大的生命力,众所周知,神兽之所以可怕,那就是因为它们拥有着人类无法相比的生命力,如果人类也是能够获得这种相等的生命力,那对于修炼之道,无疑是天大的裨益。
    
        除此之外,还有传闻说那龙凤天内隐藏着有那陨落的真龙,真凤所留下的传承,这若是能够得到,简直就能够让人一步登天。
    
        不过这些年来,龙凤天开启了不少次,但至于那真龙,真凤遗留的传承,却从未听说有谁得到过,所以也并不排除这种传闻只是虚妄之说。
    
        但即便如此,每一次当龙凤天将要开启时。不仅北界内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会蠢蠢欲动,甚至连北界之外的一些顶尖势力,都会有所垂涎,派人前来。
    
        所以久而久之下来。这龙凤天,倒是成为了北界用来衡量年轻一辈含金量的标准,而那所谓的龙凤录,便是因此而生。
    
        反正不管如何,每一次的龙凤天开启。都将会成为北界之中万众瞩目的盛事。
    
        …
    
        牧尘在离开大罗天域后,便直接全速赶向龙凤山脉,但龙凤山脉乃是北界北方,路途与大罗天域之间相当的遥远,在那路途中,不知道要穿越多少强大势力的地盘。
    
        不过这种赶路总体而言颇为的平顺,再加上牧尘全速而行,短短两天的时间,他就已经逐渐的接近了北界北方那片区域。
    
        而随着逐渐的接近,牧尘也是能够开始明显的感觉到有着越来越多的灵力波动对着同一个目的地而去。显然,那些都是冲着龙凤天而去的。
    
        那些灵力波动的主人,也皆是年轻,实力也算不错,不过却并没有让得牧尘太过的惊讶,因为他所遇见的这些人,实力顶多也就与徐青,周岳他们在伯仲之间而已。
    
        牧尘并未主动去与那些同路之人结实,反而是避开人流,专挑一些深山之路而行。这样虽然会因为一些大山灵兽盘踞从而干扰速度,但却胜在没那么多纠纷,倒也安静自在,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得安静的一个人趁机继续研习“曼陀罗灭天光”。
    
        …
    
        夜色笼罩大地,深山之中,偶尔有着种种异兽咆哮声响起,而后顺着夜色远远的传开,显得苍莽而悠远。
    
        篝火自密林间升腾起来,一道修长身影静静盘坐。他双目微闭,在其掌心,一朵紫色花朵缓缓的旋转着,散发着幽幽紫光。
    
        在那紫光中,似乎是有着古老的文字,顺着掌心,钻进了他的体内,隐隐间,仿佛是勾勒着玄奥的纹路。
    
        这道身影,自然便是独自赶路的牧尘,在这两天时间中,他行走于深山之中,独自参悟,倒也是颇有一些收获。
    
        紫光萦绕,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而后终于是逐渐的散去,牧尘那微闭的双目也是睁开,他凝视着手中的紫色花朵,旋即手掌一翻,将其收起。
    
        “果然很玄奥…即便我能够参悟不朽之页内的曼陀罗花的神纹,依旧还是只能摸索到一些皮毛。”牧尘暗暗感叹,这“曼陀罗灭天光”倒真不愧是大圆满级别的神术,这修炼难度,连他都是感到头疼。
    
        牧尘轻吐了一口气,将心中的心思压下,然后就打算进入修炼状态。
    
        “嗯?”
    
        不过,就在牧尘刚想修炼时,他神色突然一动,袖袍一挥,面前的篝火便是熄灭而去,而他的身形则是在黑暗中犹如灵猫一般掠出,矫健的穿梭过森林。
    
        一片片森林自眼前掠过,半晌后,牧尘身形悄悄的落到了一颗茂密的大树上,然后拨开树叶,对着那前方望去。
    
        而当他视线望过去时,那神色便是忍不住的一滞。
    
        在那森林之外,是一片清澈的湖泊,天空上圆月高悬,月光倾洒下来,令得湖面上也是波光粼粼,而让得牧尘甚至一滞的当然不会是这湖景。
    
        而是在那湖泊中,有着一具雪白**在优雅沐浴,犹如瀑布般的青丝在水面上铺散开来,因为角度的问题,牧尘仅仅只能见到她一半的侧脸,但就是那一半的侧脸,却是让见惯了美人的牧尘都是不由自主的涌上一种惊艳之感。
    
        那犹如远山般的眉黛,挺翘的琼鼻,红润的小嘴,以及那修长睫毛之下,犹如黑曜石般透彻的大眼睛,她那如雪般的肌肤仿佛是荡漾着一层淡淡的莹光。
    
        牧尘视线忍不住的移下,那是犹如天鹅般优雅的雪白脖颈,精致的锁骨,显得纤细性感,更往下便被遮掩在了清澈湖水中,但隐约间,似乎是能够见到那饱满弧线。
    
        眼前这个女孩,如果要论起美丽程度的话,恐怕排得进牧尘所见到的女子中前三了,按照牧尘所想,恐怕就算是那位美艳冠绝北界的妖门红鱼,都不见得能够超过她。
    
        哗啦啦。
    
        而在牧尘盯着那女孩时,突然女孩身后的湖水哗啦啦的掀动起来,一抹七彩之色掠过,下一霎,湖水暴冲而起,只见得一条呈现七彩之色的巨蟒陡然冲出,然后笔直对着女孩冲去。
    
        牧尘见到这一幕,面色顿时微微一变,身形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要冲出去,但下一瞬,他的身体便是陡然顿下。
    
        因为她见到那湖泊中的女孩似是轻轻的笑了笑,那笑声如珍珠落银盘,清脆之极,她玉手挥了挥,只见得那七彩般的巨蟒便是飞快的缩小,最后变得仅有巴掌大小,盘踞在她柔嫩香肩上。
    
        原来这七彩小蛇,是她豢养的。
    
        牧尘微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刚欲打算悄悄退走,那湖泊之中,那一对黑曜石般明亮的眸子,便是突然投射而来。
    
        “被发现了。”
    
        牧尘心头微惊,身形瞬间暴退。
    
        虽然眼前的女孩漂亮动人,但牧尘却知道,她恐怕并不简单,所以他也不想过多的招惹。
    
        唰!
    
        牧尘速度极快,一眨眼便是到射出上千丈,不过也就是在此时,他的身体突然一僵,然后落在一颗大树上,他的目光看向前方,只见得在那里的树干上,一名身着黑袍的身影,正斜靠而立,笑眯眯的望着他。
    
        那是一位青年,他有着清秀的面庞,脸庞上的笑容颇为的和煦,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他的时候,牧尘身体都是陡然紧绷起来,那是因为他从这神秘黑袍青年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无法遏制的危险味道。
    
        “这位朋友…你这样跑了的话,会让我挨揍的。”黑袍青年挠了挠头,冲着牧尘有点无奈的一笑,旋即他脚步跨出。
    
        牧尘眼瞳微缩,身形暴退。
    
        唰!
    
        不过他身形刚退的瞬间,那黑袍青年却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手掌轻轻的搭上了他的肩膀,他体内的灵力,顷刻间停止了运转。
    
        牧尘眼露震动之色,这黑袍青年的实力,竟恐怖到了这种程度,这家伙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这么年轻。
    
        黑袍青年抓住牧尘肩膀,身形一动,再度出现时,竟已是在那湖泊之旁,然后他便是放开了牧尘。
    
        牧尘警戒的退后数步,刚欲说话,只见得那湖泊上,身着浅色衣裙的女子赤足踏水而来,然后停在了牧尘前方。
    
        牧尘此时也是彻底看清了眼前的女子,不,应该说是少女,她的年龄显然不大,但那眉宇间,却是散发着一种天然般的魅惑感,少女的青涩,与那种魅惑融合在一起,更是让得她显得妖魅十足。
    
        而在少女走来时,那先前展露出了恐怖实力的黑袍青年脸庞上顿时有着近乎讨好般的笑容浮现出来,他屁颠颠的跑过去,哭丧着脸道:“姐,我前脚刚帮你把这附近的灵兽撵走,就被这小子钻了空子,这可怪不得我守护不力!”
    
        牧尘大跌眼镜,这看上去如此年轻的少女,竟然是这个拥有恐怖实力的青年的姐姐?但眼前少女周身的灵力波动,似乎也并不比他强多少。
    
        少女那有些勾魂夺魄般的眸子冷冷的瞪了黑袍青年一眼,然后她看向牧尘,在她香肩处,那呈现七彩颜色的小蛇也是爬了出来,对着牧尘吐着蛇信。
    
        “那个…”
    
        牧尘干咳了一声,刚欲说话,少女已是伸出小手,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这夜色中传开,却是让得牧尘当场石化。
    
        “你身上有上古炎龙精血的味道,赔我五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