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曼陀罗灭天光
    第七百六十五章
    
        伴随着铜卷的展开,金光涌入牧尘的眼中,那闪烁着光芒的古老字体便是犹如复活一般,游动在了牧尘的眼前。
    
        “龙凤录第九,蛇神殿赤血,本体为赤血神蟒,拥有神兽血脉,生性凶残,嗜血,曾屠上百城市。”
    
        “…”
    
        “龙凤录第七,巨灵族丁宣,天生神力,可扛山岳,曾挑战四方,经历百战,败百位至尊。”
    
        “龙凤录第五,妖门红鱼,妖艳夺目,艳名冠北界,无数天之骄子为之痴迷,曾让一位顶尖势力培育多年的骄子叛宗而出。”
    
        “…”
    
        牧尘看到这里,顿时有点目瞪口呆,这名叫红鱼的女子究竟得漂亮到什么程度,竟然能够勾引得人连宗派都不要了。
    
        “厉害。”牧尘啧啧称赞,虽然这上面并没有写明这名为红鱼的女子有何战绩,但牧尘自然不会蠢到以为这种女子能够高居第五,只是因为她的美艳。
    
        “那玄天殿的柳炎呢?”
    
        牧尘心头微动,继续看上去,以那柳炎的天赋与实力,不可能会在这榜上无名,而也的确不出牧尘所料,在那第四的位置,他找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
    
        “龙凤录第四,玄天殿柳炎,所修万炎法身,霸道绝伦,天火过处,万物尽焚,曾与五品至尊交手,全身而退。”
    
        “万炎法身…”牧尘双目微微一凝,这万炎法身虽然与那天炎法身仅有一字之差,但比起后者,却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因为在那九十九等至尊法身中,万炎法身排名高达六十九,据说要修炼这种至尊法身,需要采纳数百种天地间的奇火,以其煅烧灵力,方才能够凝炼出万炎法身。一旦修炼而成,极端的霸道。
    
        这柳炎比起那柳冥,的确强悍了太多太多,而且最让得牧尘惊讶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曾经与五品至尊交过手,并且全身而退。
    
        看来越级对战,也并不只是他的专利,其他的那些天之骄子,同样是拥有着手段能够做到这一点。
    
        “的确是个棘手的家伙啊。”
    
        牧尘喃喃自语道。看来在那龙凤天中他要多留一些心眼了,有这种对手在暗中虎视眈眈,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大意。
    
        心中掠过这道念头,牧尘视线再度上移,现在他对于这龙凤录的兴趣越来越大了,连那柳炎都仅仅只能拍在第四,那前三的,又将会是何等的猛人?
    
        金光涌动,金色的字体飘动,牧尘的目光。停留在了第三的位置。
    
        “龙凤录第三,万圣山苏碧月,圣洁之女,美名足以媲美妖门红鱼,行走北界,出手次数虽然屈指可数,但每次出手,十回合之内,必败对手,曾与妖门红鱼交手。以小胜落幕。”
    
        “十回合必胜?”
    
        牧尘眼露惊色,这龙凤录的含金量也太高了,这一个个都是强悍得离谱,这十回合必胜的魔咒。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
    
        “龙凤录第二,幽冥宫幽冥皇子,幽冥宫以炼蛊之法,培养天才,万名天才之中,最终唯有一人走出。而走出之人,则为幽冥皇子。”
    
        牧尘盯着这一排散发着金光的文字,心中却是感觉到淡淡的寒意,这上面并没有写这幽冥皇子的任何战绩,但那寥寥数语,却是让人感觉到心悸。
    
        以养蛊之法,培育天才,这般手段,当得上是残酷二字了,而这幽冥皇子能够从那之中走出来,他所经历的,必然是修罗般的杀伐。
    
        在数月之前,牧尘就记得那柳天道似乎曾经提起过这个幽冥宫,这乃是北界中的老牌顶尖势力,而且好像与他们大罗天域关系不怎么样。
    
        牧尘盯着那个幽冥皇子,默默的将他划到危险名单之中,虽然他还并没有见过此人,但既然双方关系不佳,那自然也是得小心谨慎一些。
    
        “那第一呢?”
    
        牧尘心头微动,连这幽冥皇子都仅仅只能排名第二,那排名第一的,又该会是何方神圣?
    
        在牧尘目光移动间,那光幕最上方,一行古老的字体,悄然浮现。
    
        “龙凤录第一,神阁方毅。”
    
        这一行字数,介绍寥寥无几,但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介绍,却是令得牧尘神色凝重起来,一个凭借着如此简单的介绍就能够稳坐在这龙凤录第一的人,绝对唯有用恐怖二字方能形容。
    
        “神阁算是如今北界之中底蕴最为悠久的顶尖势力,经历了五次大狩猎战而不灭,这方毅也是绝代天骄,这些年被神阁拼了命的培养,似乎是打算让其称为神阁下一任的掌控者。”曼荼罗稚嫩的嗓音从前方悠悠的传来。
    
        牧尘暗暗咂舌,能够被神阁那种底蕴悠久的顶尖势力倾力培养,难怪这方毅如此的恐怖。
    
        “这北界还真是藏龙卧虎。”牧尘真心叹道,果然只有进入了这大千世界,才能知道这世界的浩瀚无尽,不过也正是如此,这个世间方才精彩,强者之路,本就充满磨难,唯有一步步的向前,最终方才能够真正的傲视群雄。
    
        “这下你知道参加龙凤天的都是一些什么厉害角色了吧?可别以为之前赢了一些不入流的家伙,就心高气傲。”曼荼罗教训道,只是那老气横秋的模样,与那稚嫩的嗓音,实在是一点都不匹配。
    
        “谁说我心高气傲了?”牧尘白了她一眼,他虽然自信,但却并不鲁莽,自以为天下无敌的那种蠢事,他还真做不出来。
    
        “那怕没有?”曼荼罗小嘴一翘,道:“还敢去参加吗?”
    
        牧尘盯着手中的龙凤录,却是微微一笑,反手将其收起,道:“待得龙凤天结束时,这前十之位,我必在其中。”
    
        这些榜上的天之骄子,的确都是人中龙凤,如果与他们交锋的话,想来对于他而言,也将会是难得的磨砺,而对于这种磨砺,牧尘从来都没有畏惧过。
    
        想当初他初到北苍灵院,那时候的沈苍生,李玄通等人,同样是他眼中高不可攀的强者,可当他离开北苍灵院的时候,他已站在了顶峰。
    
        或许他的出身并没有那些天之骄子那般显赫,但他却并不认为他会弱于任何人,因为他有着自己的追逐,他答应了父亲,会带回他的母亲。
    
        他也答应了那个让得他魂牵梦萦的女孩,他会成为盖世强者,为她挡尽风雨。
    
        所以,在这条路上,他不会畏惧,他的目光,始终眺望着远方。
    
        曼荼罗望着牧尘脸庞上的微笑,金色眸子中倒是掠过一丝讶意,旋即她轻轻拍了拍小手,笑道:“不错,还算是有点气度,虽然是外强内干,但也不算是辱了“万古不朽身”传承者的名头。”
    
        “给我的东西呢?”牧尘却不理她,直接是伸出手来,笑眯眯的讨要道,以曼荼罗的地位,想要给他的必然不会是凡物。
    
        如今得知了参加龙凤天的都是一些变态,牧尘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令得自己手段更多一些,因为即便自信如他,在见识了那排名前三的强人后,也知道这绝对是超级劲敌。
    
        曼荼罗甩了牧尘一个白眼,然后转身对着藏经阁深处而去,牧尘见状,则是赶紧跟上。
    
        一路穿行过一座座光芒四射的石台,虽然上面众多卷轴在释放着强大的波动,但曼荼罗脚步却是丝毫未停,如此约莫十分钟后,她的步伐终于是开始减缓,而藏经阁也是出现了尽头。
    
        曼荼罗的脚步终是停了下来。
    
        牧尘也是在此时抬头,只见得在那藏经阁的尽头,有着一座看不清模样的石像,石像通体灰暗,它单手结印,向上虚托,而此时,在它的掌心之上,悬浮着一朵奇花。
    
        奇花呈现紫色色彩,花瓣妖艳,仿佛是有着妖异的光芒流转,一种奇异的波动散发出来,令得牧尘眼神都是有点恍惚,一时间,甚至连心神都是要被吸掠而去。
    
        轰隆。
    
        幽冥心魔雷在牧尘心中突兀的炸响,立即令得他清醒过来,当即他连忙退后一步,眼神惊惧的盯着那一朵紫色奇花,这东西竟然能够引动心神沉醉。
    
        曼荼罗小手一招,只见得那紫色花朵飘然落下,最后落在她的手中,她凝视了片刻,屈指一弹,那花朵便是飞向了牧尘。
    
        牧尘小心翼翼的接住,而随着这花朵落在手中,他这才发现,在花朵的花瓣上,似乎是铭刻着一些古老的文字。
    
        “这是一部远古的神术,名为曼陀罗灭天光,当它施展而开时,天地皆暗,一方天地都会被其绞杀,威力算是真正的毁天灭地。”
    
        曼荼罗淡淡的道:“不过想要将它修炼而成,必须借助着上古神花曼陀罗的力量。”
    
        牧尘一愣,上古曼陀罗花乃是天地间极为神奇的存在,它们具备着灵智,每一朵曼陀罗花,都堪比超级强者,这要他如何去借助?
    
        曼荼罗似是看出了牧尘心中的疑惑,于是她伸出小手,轻轻的点了点牧尘小腹处,那里是至尊海隐匿的位置,而在那至尊海内,隐匿着一页神秘黑纸…
    
        牧尘恍然,旋即眼露狂喜之色,因为在那不朽之页内,可是封印着一朵曼陀罗神花的神纹,这样说来的话,这“曼陀罗灭天光”,倒是为他量身打造了!
    
        别人没办法将它修炼出来,他却是能够完美合身!
    
        这一刻,绕是以牧尘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失笑出声,曼荼罗这份礼,可真是太合适了!
    
        (下一更,12点后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