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七百四十四章 血修罗之手
    第七百四十四章
    
        咚!咚!
    
        安静的天地间,金色洪流犹如暴雨一般的攻向那矗立在天地间的庞大身躯,但这些洪流在一进入那一圈金色光芒时,却无一例外的尽数爆碎开来...
    
        攻势虽然可怕,但却根本无法接触到那一道庞大身躯。
    
        嘶。
    
        安静在双方阵营中持续了半晌,终是响起一些倒吸冷气的声音,想来谁都未曾料到,这秦碑准备许久的杀招,竟是被牧尘如此轻易的就给阻挡了下来。
    
        在之前的时候,他们可是以为这般攻势,已是足以结束这场战斗了,但那个叫做牧尘的少年,再度告诉了他们,什么才叫做深藏不露。
    
        呼。
    
        大罗天域处,九幽,裂山王等诸多强者,都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那天鹫皇,灵瞳皇甚至睡皇眼中都是掠过一抹讶异,显然牧尘的表现,同样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而唯一平静的,显然还是那王座之上的大罗域主,他周身笼罩的光芒微微波动,似也是在注视着天空上的战斗。
    
        在他们这边松气的时候,百战域中,藏剑老人等人则是面色有点难看,先前的笑容不复存在,眼神中也是一片凝重,牧尘的棘手程度,显然在他们的意料之外。
    
        砰!砰!
    
        天空之上连绵不断的爆炸声,也终于是逐渐的变得稀薄起来,那铺天盖地的金禅匹练开始出现颓势,最后彻彻底底的消失而去。
    
        天地真正安静下来。
    
        秦碑立于罗汉法身之上,他面庞有些难看的望着远处那毫发无损的庞大金身,旋即他深吸一口气,压抑下心中的惊怒,缓缓的道:“不愧是大罗域主亲自挑选的人,果然厉害。”
    
        这声厉害,却并非敷衍,这个时候。他算是彻彻底底把牧尘当成了同等级的对手,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小觑。
    
        牧尘也是抬头,他冲着秦碑微微一笑,只是那眼神依旧凌厉无比。他双掌缓缓合拢,轻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试试!”
    
        轰!
    
        大日不灭身双掌也是轰然合拢,在其眉心处,那一轮金色烈日也是越来越璀璨。而后犹如液体般的鎏金光芒暴涌而出,顺着庞大的身躯流转,最后涌至大须弥魔柱之上,只见得充满着煞气的大须弥魔柱立即变得金光璀璨,那些金色液体犹如是化为了金色晶体一般,覆盖在魔柱之上,金光闪烁间,仿佛无坚不摧。
    
        咚!
    
        庞大的金身脚掌重重一跺,身躯化为金虹冲天而起,下一瞬间。直接是出现在了秦碑上空,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那仿佛化为金柱的大须弥魔柱,已是携带着的璀璨金光,重重落下。
    
        嘭!
    
        金光呼啸而过,空间直接是被震碎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纹,犹如即将破碎的玻璃,牧尘这一魔柱挥下,体内灵力运转到极致,再加上那大日不灭身眉心处的一阳之力。这般力量,几乎已至顶峰。
    
        金光充斥着秦碑眼球,他的面色也是在此时忍不住的剧变起来,旋即猛的一咬牙。一颗隐藏在其嘴中的丹药被其咬碎吞服而下。
    
        轰!
    
        磅礴灵力陡然自秦碑体内爆发,他双手闪电般结印,低喝之声,响彻天地:“灵山守护!”
    
        澎湃灵力呼啸而出,竟直接是在那庞大的至尊法身之外,化为了一座飘渺的巨大山岳。山岳之顶,犹如是有着一座座巍峨金殿矗立,透着一种神秘之感。
    
        不过金色魔柱却丝毫不理,依旧是蛮横的砸来,最后携带着石破天惊般的力量,轰在了那巨大山岳之上。
    
        嘭!
    
        天空震动,只见得一道道裂纹陡然从那山岳之上蔓延开来,璀璨的光芒自裂缝中射出,旋即山岳层层崩塌,金色魔柱自裂缝中狠狠碾压而下。
    
        砰!砰!
    
        庞大的山岳则是一路爆炸,不过秦碑这般防御也是极为的厉害,每伴随着金色魔柱深入一些,其上面覆盖的金色晶体,就会随之蹦碎一点。
    
        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的望着这一幕,原本他们以为有着之前两场惊人战斗的珠玉在前,这第三场的战斗会显得极为的无趣,但现在这情况告诉他们,比起凶险的话,恐怕这第三场,才是最盛的。
    
        金色魔柱,依旧狠狠的直破山岳,那股势头显然是打算将隐藏在其中的秦碑给逼出来然后重创。
    
        而当那山岳一路直破到山腰处时,只见得那隐藏在其中的至尊法身终是显露了出来,秦碑的身影,依旧是矗立在至尊法身天灵盖上。
    
        “找到你了!”牧尘眼中凌厉涌动,那金色晶层已是剥落大半的金色魔柱顿时催动起最后的力量,狠狠的对着那秦碑砸下去。
    
        秦碑也是在此时陡然抬头,他双目之中的精光仿佛是在此时变得更为的刺目,而后他印法一变,罗汉法身手中那金色禅杖也是暴刺而上,与那金色魔柱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铛!
    
        金光自碰撞处爆发出来,牧尘心头却是一震,因为他感觉到这一次,秦碑的力量仿佛是再度有了强大的提升。
    
        大须弥魔柱下落的趋势被阻挡而住,旋即金色禅杖猛的一震,只见得魔柱之上的金色晶层直接是被尽数的震碎而开。
    
        大须弥魔柱也是被震飞而起,大日不灭身巨手一抓,将其稳稳的抓在手中,牧尘则是眼神凝重的望着秦碑的身影。
    
        秦碑周身衣袍飘动,旋即他猛的抬头,闪烁着刺目精光的双目锁定了牧尘,体内的灵力,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开。
    
        轰!
    
        那破碎的灵力山岳化为漫天光点消散,唯有着秦碑那节节攀升的磅礴灵力,弥漫天地间,顿时间,引来了无数惊骇呼声。
    
        “这种灵力波动...秦碑他晋入四品至尊了?!”
    
        “气息虽然有些紊乱,不过现在的确比刚才更强了!”
    
        “难道他刚才还隐藏了实力吗?这也太恐怖了吧!”
    
        “……”
    
        铺天盖地的惊呼声立刻响彻起来,想来都是被秦碑突然间暴涨的实力惊了一下。
    
        “他的气息紊乱,灵力略显狂暴,这可不是自动突破的表现,他应该是服用过什么丹药。”灵瞳皇眼中灵光闪烁。一眼便是洞穿了秦碑体内情况,冷声道。
    
        天鹫皇眉头微微皱了皱,这百战域还真是为了获胜不择手段,他们难道不知道这种强行突破。总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从长远角度来说,可不见得会是好事情。
    
        天空上,牧尘也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眉头微皱的盯着秦碑的身影。这个家伙,果然非常的棘手啊,竟然连他这般手段都是能够承受下来。
    
        在那罗汉法身之上,秦碑的身形缓缓的升空而起,他目光锐利的盯着牧尘,轻声道:“这些年来能够以二品至尊的实力将我逼到这一步,你还算第一个。”
    
        “所以,为了表达对你的尊重,我会用我最强的手段打败你。”
    
        当秦碑声音落下时,他的双手则是轻轻合拢。紧接着他的手掌颤抖起来,只见得一丝丝鲜血从手掌毛孔中渗透出来,鲜血流淌间,短短瞬间,便是将秦碑的双手渲染得猩红无比,隐隐间,透着一丝凶暴之气。
    
        而当双方的强者见到这一幕时,顿时有着一些惊呼声传开。
    
        “那是...大悲天的顶尖神术,血修罗之手?!”
    
        “这般神术一旦施展,双掌可是会残废一个月的。这秦碑果然是要拼最狠的了...”
    
        “这下子那牧尘倒是危险了。”
    
        “...”
    
        在那漫天惊呼声中,那秦碑的双掌愈发的猩红,他的眉宇间掠过一丝痛苦之色,一股股浓郁的血气。开始从其双掌中散发出来,竟是令得这片天空,都是开始变得猩红。
    
        牧尘的面色也是一点点的变得凝重起来,从那一片血气之中,他也是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
    
        “要进行最后一搏了吗。”
    
        牧尘眉头紧锁,那黑色眸子中也是有着一抹凌厉之色涌过。他这些年经历过的凶险之局数不胜数,这种搏命之举,不仅吓不退他,反而会激起他骨子中同样隐藏的凶性。
    
        呼。
    
        牧尘深吸一口气,双手缓缓的垂下,在其右手中,燃烧着紫炎的灵力悄然涌动,而在其左手,那有着无形雷霆流转的灵力,同样是浮现出来。
    
        两股属性截然不同的灵力,在此时开始出现。
    
        在其身后空间,至尊海若隐若现,那隐隐间呈现两种色彩的至尊海,也是在此时引来了无数道震惊目光,特别是一些识货之人更是心中震动,因为他们感觉得出来,那至尊海内的灵力,仿佛是拥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
    
        这个叫做牧尘的少年,竟然在灵力中融合了两种属性的奇异力量!
    
        难怪他能够凭借着二品至尊的实力,与秦碑正面交锋!
    
        只是,光凭这样,恐怕还挡不下秦碑这以命相搏的最后攻势啊。
    
        天空之上,秦碑所在的那片天空,已是彻底猩红,甚至连他的双目都是变得通红起来,下一刻,他合拢在一起的双手缓缓的分开,只见在其掌印,一道道狰狞的伤痕犹如是形成了诡异的符文,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秦碑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带着血腥的空气,然后眼神陡然一厉,双掌猛然拍出!
    
        轰!
    
        天地间血气疯狂的汇聚而来,竟直接在秦碑身后化为了一道巨大的血修罗之影,而后那千丈庞大的血掌,便是携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血腥波动,泰山压顶一般,笼罩而来。
    
        无数人在此时屏住了呼吸。
    
        而在那滔天血腥涌来时,牧尘也是猛的抬头,他双掌猛然紧握,漆黑眸子中,一只紫炎涌动,一只雷光闪烁。
    
        而在其身后那至尊海内,则是有着惊天般的龙吟象啸之声在此时响彻天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