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七百四十二章 龙争虎斗
    第七百四十二章
    
        “大罗天域,九幽宫牧尘,前来讨教!”
    
        少年凌空而立,清朗之声传荡而开,也是引得那百战域无数强者投目而来,旋即便是不出意外的引来一片低低的哗然声。
    
        哗然中充满着惊疑以及嗤笑,因为他们都看了出来,眼前的少年,竟然只是二品至尊的实力,这个实力,放在他们百战域的统领层中,顶多只能够算做还过得去,可如果想要与秦碑,林青峰这些顶尖的统领相比,却是有着太大的差距。
    
        “这大罗天域是没人了吗?竟然派这种毛头小子出战,如果想要认输的话,直接说不是更方便。”
    
        “哈哈,说得没错。”
    
        “……”
    
        众多嘲笑的窃窃私语声传开,不过天空上的少年,俊逸的面庞依旧平静,丝毫没有因为那些嘲笑的声音就变得勃然大怒。
    
        “哼,又是这个家伙!”
    
        在百战域的一处,秦天罡眼神阴沉的望着牧尘的身影,在其身后,那秦陵也是一脸的铁青,他的雷魔众,就是败于牧尘之手,导致死伤惨重,如今再见面,自然是有些眼红。
    
        “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那秦碑是什么人都能够挑战的。”秦陵咬着牙道,语气中充满着讥讽,牧尘能够打败他,不过是凭借着在战意上面的掌控更为的熟练,可眼下这种赌斗,军队都是无法动用,他竟然还敢出面,简直就是狂妄过头了,真不知道那大罗天域的域主究竟在想什么,竟会将如此重要的一场赌斗放在这个小子身上。
    
        “我倒是要看看,待会他领教到秦碑厉害后,会是何等的狼狈。”秦陵森然的盯着牧尘的身影,已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待会牧尘犹如丧家之犬时的模样。
    
        在他们这些人窃窃私语时,在那百战域的前方,身着青衣的秦碑也是抬头。他注视着牧尘的身影,面庞上却并没有所谓的轻视,他能够一步步的走到如今的地步,自然不会是什么蠢笨之人。而且,就算牧尘真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他依然会全力对付,因为这种稳健。是他这些年逐渐脱颖而出的最大倚仗。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秦碑,这最后一战就看你的了。”藏剑老人看向秦碑,沉声道。
    
        秦碑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脚步一跨,身形闪动间便是出现在了牧尘的前方,而后他那平淡的声音,也是传荡开来。
    
        “百战域,大悲天。秦碑。”
    
        牧尘眼神微凝的望着眼前这神色平淡的男子,虽然后者尚还未运转灵力,可那种隐隐间传来的压迫让得牧尘知道,眼前之人,恐怕比起那雷魔宗的秦陵还要强上一些。
    
        显然,这秦碑的实力,至少也是在三品至尊的层次。
    
        “你能够以二品至尊的实力被大罗域主选中,想来应该也是有着过人之处,还望赐教。”秦碑盯着牧尘,淡淡的道。旋即他并没有再多说任何的废话,脚掌轻轻一跺,其身后空间便是陡然间扭曲起来,浩瀚的至尊海若隐若现。澎湃的灵力波动,席卷天地。
    
        这种灵力波动,已是超越了三品至尊顶峰,甚至,现在的秦碑,怕已半只脚踏入了四品至尊的层次。只要再做修炼,或许就能够完成突破,成为四品至尊!
    
        大罗天域这边,众多强者感受到秦碑体内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面色都是有些难看,那徐青与周岳,则是面色凝重,他们两人的实力,其实都是达到了三品至尊,可这与秦碑比起来,又是差了一截,这场赌斗,如果换做他们的话,怕也是凶多吉少。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一声轻叹,这秦碑,倒不愧是百战域之中最为低调,可实力却是最为强悍的统领啊。
    
        “半只脚踏入了四品至尊吗?”
    
        牧尘同样是眼神略显凝重的盯着秦碑的身影,这种实力,的确是牧尘所遇见的那些统领之中最强大的了。
    
        嗤嗤。
    
        璀璨的雷光,在此时牧尘身体表面闪烁起来,旋即他手掌一握,整个身体迅速的雷化,在其胸膛处,九道雷纹浮现而出。
    
        雷神体催动到极致,牧尘眼神也是陡然冷冽下来,他脚掌猛的一跺,空间扭曲间,他的身形竟是诡异的消失而去。
    
        牧尘身影消失,秦碑眼神波动了一下,旋即他猛的单手结印,对着后方空间重重拍去,印法之间,磅礴如海的灵力随之涌动。
    
        轰!
    
        秦碑身后的空间突然被撕裂出一道裂缝,一道龙影闪掠而出,迅速化为牧尘的身影,而他那凝聚着强大力量的拳风,已是化为奔雷,凶狠无比的对着那秦碑脑袋轰去。
    
        而此时秦碑那印法也是恰到好处的掠来。
    
        拳印相撞。
    
        咚!
    
        狂暴的灵力冲击波肆虐开来,牧尘身影一震,身形倒射而出,脚掌在天空重重一跺,这才将身体稳住,那拳头之上,有着麻木之感散发而出。
    
        他抬头看向秦碑,后者却仅仅只是退后了数步,显然,他凭借着龙腾术的破空攻击,并没有取到多少的效果。
    
        “二品至尊的实力,却是能够短距离的撕裂空间,你还真是有些本事。”秦碑盯着牧尘,淡淡的道。
    
        牧尘一笑,但却并未回他。
    
        “我与人动手,不喜试探,所以可别怪我不给你表现的机会了。”秦碑也是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略显冰冷,他袖袍一挥,浑身衣袍无风自动,陡然鼓起,猎猎作响,那磅礴如海般的灵力,也是在此时铺天盖地的席卷了出来。
    
        他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高空之上,而后伸出手掌,对着牧尘隔着虚空,轻轻的按下,在其按下的时候,他的掌心,仿佛是有着光纹浮现,那光纹,犹如一座石碑。
    
        轰!
    
        璀璨的灵力陡然蔓延而下。竟是伴随着秦碑手掌的按落,化为了一只灵力巨掌,而在那掌心之中,一座石碑符文陡然爆发出万丈光芒。这一掌,犹如是能够镇压山河。
    
        “大碑神手!”
    
        在秦碑那低喝之声中,那灵力巨掌已是化为阴影对着牧尘笼罩而下,令得他无可闪避。
    
        呼。
    
        牧尘深吸一口气,黑色眸子中寒芒涌动。下一霎,滔天般的煞气陡然冲天而起,巨大的魔柱闪现而出,直接是被牧尘双臂紧抱,然后抡动起来,狠狠的与那灵力巨掌撼在一起。
    
        咚!咚!
    
        可怕的灵力风暴不断的席卷开来,在那一道灵力巨掌的镇压下,牧尘以及大须弥魔柱则是一截截的对着大地落下,这种正面的对抗,显然还是灵力雄厚的秦碑占据了上风。
    
        咚!
    
        牧尘的身形落到一座山峰之上。顿时山峰蹦碎,大须弥魔柱顶住那石碑神手,牧尘身体之上,璀璨的雷光疯狂的涌动着,旋即他喉咙间仿佛是有着低吼传出,大须弥魔柱之上,古老的魔纹犹如是在此时蠕动了起来,那种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气,也是在此时彻底的爆发。
    
        轰!
    
        猩红的凶煞光柱直接在此时洞穿了那石碑神手,大须弥魔柱也是穿透石碑掌印。而后将其生生的震碎开来。
    
        震碎这石碑神手,牧尘却并没露出什么轻松的神色,反而是面色凝重的抬起头,只见得天空上。一道道巨大的石碑掌印接连不断的落下,那种强大的灵力压迫,直接是令得这一座座的山峰,呈现崩塌之态。
    
        这秦碑下手,的确如他所说,根本就没有丝毫要留手的打算。这等狂暴的攻势,足以将任何一名三品至尊的强者轰杀。
    
        大罗天域这边,无数强者都是因为秦碑这种攻势而心惊肉跳,那徐青与周岳二人面色更是难看,因为知道,若是换作他们的话,恐怕这轮攻势,就依然要落败了。
    
        只是不知道,面对着这种攻击,那牧尘,究竟又能如何?
    
        他们的目光望向那座崩塌的山峰,少年手持大须弥魔柱立于巨岩之上,那俊逸的面庞,虽然凝重,但却依旧平静,无畏无惧。
    
        唐冰以及九幽宫的那些强者,则是手掌紧握,眼中满是担忧。
    
        百战域方面,众多强者的神态则是逐渐的变得轻松下来,在他们看来,这最后一场赌斗,几乎已是有了结果,那叫做牧尘的小子,在秦碑的攻势下,几乎是处处落入下风。
    
        一道道石碑掌印呼啸而下,倒映在牧尘的眼瞳中,犹如是引来山崩海啸,不过他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畏惧,双目反而是逐渐的闭上,同时双手猛然结印。
    
        璀璨的金光,几乎是在那一道道石碑掌印轰然落下的霎那席卷而出,顿时间光芒暴溢,笼罩了这片天地间。
    
        轰!轰!
    
        轰鸣声响彻而起,大地也是在疯狂的颤抖着,只见得那一片片山岳尽数的崩塌,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不断的对着视线尽头蔓延而去。
    
        烟尘弥漫。
    
        天地间一片安静,大罗天域那边是无数人面色紧绷,而百战域那边,则是有着人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不过,他们的笑声仅仅持续了瞬间,那冲天而起的烟尘之中,便是有着璀璨的金光射透而出,那高空之上的秦碑,素来平淡的面色,终于是忍不住的微微一变。
    
        他袖袍一挥,狂风席卷,烟尘尽数散去,而当烟尘散去时,他瞳孔猛的一凝,只见得在那崩塌的山岳废墟之中,一座千丈巨影矗立,一轮金色烈日,悬浮其脑后,同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笼罩开来。
    
        而在那散发着金光的千丈巨影天灵盖处,牧尘静立,毫发无损,他抬头,仰视着秦碑,两人对视,寒芒涌动间,火花涌动,对视处,仿佛连空间都是扭曲起来。
    
        这般争锋,方才是真正的龙争虎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