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六百七十二章 资格
    第六百七十二章
    
        “从今以后,他就是我们九幽宫的新任统领!”
    
        当九幽那噙着一些冰冷的声音响彻起来时,整个大殿内都是陡然安静了一瞬,再然后所有目光都是猛的抬起,尽数的汇聚在了那站在九幽身后,一直一言不发,神色格外平静的少年身上。
    
        “这人是谁?似乎年龄并不大的样子...”
    
        “这种灵力波动,似乎也就刚刚晋入至尊境的样子吧?这样也能胜任统领之位?”
    
        “莫不是随便找个人来凑数吧?”
    
        “......”
    
        一些疑惑的窃窃私语声悄悄的传开,那些看向牧尘的目光中,都是充满着质疑,虽然这个年龄能够拥有这种实力的确不简单,但大罗天域的统领之位,可不是简单的看你的天赋,而是看你现在所拥有的真正实力。
    
        而显然,那从牧尘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很难让得人信服。
    
        修罗王面无表情的看了牧尘一眼,并没有说话,在其身后,那名为徐青的男子,倒是眼神多看了牧尘一眼。
    
        血鹰王也是在此时微眯着眼睛盯着牧尘,那眼神犹如毒蛇一般令人心头发寒,他扫视了一圈牧尘,嘴角忍不住微微撇了撇,道:“这人是谁?似乎并不是我们大罗天域的人吧?”
    
        “从现在开始就是了,我身为九幽宫的首领,自然是权利任命九幽宫的统领,这一点,想来你也管不着吧?”九幽淡淡的道。
    
        血鹰王眼目微垂,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九幽宫毕竟也是大罗天域麾下,而我们大罗天域的统领,都是经过重重血战拼搏出来的,你若是随意就指派个人就能拥有着这种地位,那又视其他统领为何物?”
    
        “而且若是你指派的统领实力不济,说不得还会被其他势力嗤笑我大罗天域无人。所以指派统领这件事,怕也不能你一人说了算。”
    
        在血鹰王身后,那吴天以及曹锋都是盯着牧尘,前者漫不经心。后者眼神却是有些阴暗,因为他想起了当年他被九幽带回九幽宫时,也是将统领的位置给予了他。
    
        只不过后来九幽离开多年,他最终也是抛弃了九幽宫,因为失去了九幽的九幽宫。远远比不上鹰王殿,只是他没想到,九幽竟然还能再回来。
    
        而且这一次,她的身边,还带回了一个少年...
    
        “是想用他来替代我吗?”曹锋眼中掠过一抹阴冷之色,他阴沉沉的望着牧尘,眼神犹如俯视,这种实力,与他相比,还差了太多。
    
        看来九幽的眼光。倒是越来越差了。
    
        大殿内,其余的七王,也是有人轻轻点头,表示赞同血鹰王的话,而这些人,大多都是与血鹰王有些关系,当初也正是他们联手试图上议解散九幽宫。
    
        九幽见状,美目中冰冷之意更浓,不过却并没有多少的意外之色,显然她也是料到了此事不可能太过简单就能解决。
    
        在那最高处的三座莲台上。天鹫皇与灵瞳皇都是不言不语,任凭众人争执,而那位睡皇,则一直都是睡眼惺忪。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仿佛天大的事情都无法将他惊醒过来。
    
        唐冰与唐柔也是轻咬银牙,对于这些阻扰九幽的人,心中恨得要死。
    
        牧尘微微一笑,他上前半步,目光望着那眼神锐利得犹如能够穿透人身体一般的血鹰王。笑道:“那不知道血鹰王大人认为我怎么样才有资格成为统领?”
    
        血鹰王只是瞟了牧尘一眼,背靠着石椅,眼睛垂下,却是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显然并不认为牧尘有资格与他对话。
    
        也的确,他可是大罗天域九王之一,五品至尊的存在,麾下强者如云,弹指间就能定人生死,如果不是牧尘身后有着九幽的话,恐怕他早已挥手将将其抹杀,怎还会理会于他。
    
        血鹰王这般作态,倒是引得九幽美目中寒意更甚,但牧尘倒依旧是一脸的平静笑容。
    
        “想要证明你自己拥有着这资格,很简单...”
    
        在血鹰王身后,那四大统领之一的吴天,突然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道:“只要你能打败一位统领就可以了。”
    
        他的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杀意在涌动,对于牧尘,他显然并不怎么看得顺眼,因为他不喜欢有人太接近他钟意的那一对漂亮姐妹花。
    
        牧尘闻言,倒是笑了起来,那一对黑色眸子望向了吴天,笑道:“倒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话音落下,他身形一动,已是出现在了那辽阔之极的大殿之中,目光环视,道:“可有哪位统领愿意赐教?”
    
        他没有太过的谦逊,因为他已经看了出来,那些所谓的谦逊客气在这里一点用都没有,在这里,只有力量,才是真正的话语权,不然的话,他的话,没一个人会理会。
    
        “胆魄倒是不小。”在那裂山王身后,那同为四大统领之一的周岳挑了挑眉头,不过他并没有要插手的意图,因为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九幽王与血鹰王两派人马的争斗,他是属于裂山王一派,自然不可能去插手。
    
        而且,对于血鹰王那边,他也不是很看得顺眼。
    
        其余诸王,也都是饶有兴致的望着这一幕,即便是那些算是血鹰王交好的派系,也没有强行出头,虽然他们并不在乎牧尘,但对于如今显然成功渡劫归来,实力暴涨的九幽还是有点忌惮。
    
        “呵呵。”
    
        那吴天笑了笑,满口森森白牙犹如野兽一般,他戏谑的望着牧尘,似乎也是有些不太明白眼前的少年为何会有着这种胆魄。
    
        虽然他能够在这种年龄就晋入至尊境,的确说明他的天赋不错,但这个世界上,夭折的天才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其中十之**,都是因为这种狂傲而陨落。
    
        这吴天自然是感应得出来,牧尘显然晋入至尊境并没有多久,他身上的灵力波动,并没有那些晋入至尊境多年的强者那般雄厚。
    
        “赵钟,你去看看他究竟有没有资格成为统领吧。”吴天微微偏头,对着后方的一名男子笑道。
    
        他虽然很想把眼前的少年亲自抹杀掉,不过他毕竟是四大统领之一,在这大罗天域内也是名声显赫,就这样的出手对付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实在是有些掉身价。
    
        一旁的曹锋也是双臂抱胸,冷眼望着牧尘,他同样没有出手,因为他的想法与吴天如出一辙。
    
        在两人身后,那名为赵钟的男子有点苍白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森然笑容,他同样是血鹰王麾下的一名统领,虽然名气不及吴天,曹锋那般显赫,但也早已晋入一品至尊多年,而且他身经百战,言行举止间都是有着令人心悸的杀意流露出来,显然是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之战。
    
        那血鹰王至始至终都未曾说过话,似乎是将一切话语权都是交给了吴天,只是那眼角漏出来的目光,犹如是在等待着看一场猴戏。
    
        那赵忠身形一动,已是出现在了那大殿正中,他目光盯着牧尘,嘴角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与残酷,这些年来,类似牧尘这样的年少天才他见了太多,而且其中不少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小子,我与人动手从来不留情,你现在若是自己滚出去,或许还能少受一些苦,或者你改投我们血鹰殿之下,总比在那软绵绵的女人宫来得好。”赵忠冲着牧尘森森一笑,道。
    
        “这个可恶的混蛋!”
    
        唐柔听得这家伙侮辱她们九幽宫,顿时俏脸通红,唐冰也是俏脸愈发的冰冷,反而倒是九幽不为所动,那一对美目,只是望着牧尘的背影。
    
        牧尘的面庞,依然平静,他听得对方这嘲讽的话语,反而是笑了笑。
    
        “把你的至尊法身召出来吧。”赵忠舔舔嘴巴,道。
    
        “还没修炼出来。”牧尘微笑道。
    
        大殿内,众人都是一滞,旋即眼神都是古怪起来,这个小子,究竟是太蠢了还是太狂了?连至尊法身都还没修炼出来,也敢在这里放肆?
    
        甚至连唐冰与唐柔俏脸都是微变,显然她们也不知道,牧尘竟然连至尊法身都还没修炼出来。
    
        “那可真是遗憾。”
    
        赵忠轻叹了一声,嘴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狰狞,他猛的一步跨出,顿时有着可怕的灵力席卷而出,一道巨大无比的灵力光影,便是从其周身浮现出来。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死吧。”
    
        “极寒法身!”
    
        冰蓝色的巨大至尊法身,陡然闪现出来,寒气席卷,令得空气都是结冰凝固,这赵忠在听到牧尘还没修炼出至尊法身后,不仅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反而更狠辣了,一来就把至尊法身给召唤了出来,显然是要以最快的速度给予牧尘最重的打击。
    
        虽然他所修炼的至尊法身并不算是稀奇,也并未在那九十九等的排名之中,但用来对付一个连至尊法身都还没凝炼出来的小子,已经是足够了。
    
        牧尘抬头,他望着那巨大的至尊法身,黑色的眸子中,依然平静,只是那平静之下,犹如是有着寒流在涌动。
    
        “至尊法身...很厉害吗?我帮你炼化就是了。”
    
        牧尘单手结印,他同样没有任何的犹豫,一道灵力光柱从其天灵盖暴冲而出,光柱之内,一座黑色的光塔,若隐若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