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六百七十一章 九王会议
    第六百七十一章
    
        石台之上,伴随着九幽的离去,这里的气氛依旧是有些凝固,不少人都是目光微微闪烁,看来这一次的九王会议,怕是会有些不太平了。
    
        “呵呵,没想到离开了几年,脾气倒是大了不少。”血鹰王微眯着双目望着九幽远去的倩影,眼神深处掠过一抹戾气,旋即淡笑道。
    
        “不过我倒是要看看,谁能将我吃下去的东西再要回去!”血鹰王森然一笑,并没有将九幽的威胁放在心中,虽然他知道九幽背后有着天鹫皇,但他并不惧,毕竟天鹫皇也只是三皇之一,还没办法一手就掌控大罗天域内的所有事情。
    
        “走!”
    
        血鹰王大手一挥,也是迈上万丈石梯,迅速而上。
    
        修罗王,裂山王等人都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插手两方的恩怨,九幽在九王之中的底子一直较薄,并没有什么盟友,而血鹰王却是颇有声望,所以在以往的对碰中,素来都是血鹰王占据上风,只是不知道这次,结果又是会如何?
    
        在修罗王身后,那徐青的视线看了一眼血鹰王的背影,眉头忍不住的皱了皱。
    
        “没本事就不要想着替女人强出头,现在的你,还没那能力。”修罗王似是察觉到了徐青的目光,只是淡淡的道。
    
        徐青闻言,不由得尴尬的一笑。
    
        “而且九幽现在的实力,可轮不到你来担心她,她如今的实力,恐怕已经将近五品至尊,这再加上她神兽的体质,就算是五品至尊的血鹰王都奈何不得她。”
    
        修罗王迈步上前,淡漠的声音传进徐青的耳中:“另外你应该也清楚,九幽可不是其他那些胭脂俗粉,她性子冷傲,想要让她动心。你现在还差了许多,最起码,你得摆脱掉这统领的身份。”
    
        徐青默默点头,然后跟在修罗王身后。对着大殿而去。
    
        其余诸王,也是迈上石梯。
    
        沿着石梯而上,古老的大殿已是开启,九幽带着牧尘三人迈步而进,只见得大殿内。有着一座椭圆形的,而且越往深处,越是高大的椭圆形石台。
    
        石台几乎是沿着大殿边缘一路延伸,中间一片空旷,石台的最顶尖处,是一张能够俯视着所有人的高大王座,只不过此时这张王座上并没有人,但即便如此,仿佛依旧是有着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从那王座上散发出来。笼罩着整座大殿。
    
        显然,那个王座,属于大罗天域真正的执掌者,也就是那位神出鬼没的域主大人。
    
        而在那王座下方,便是三座金色莲台,而此时的莲台,有着三道浑身散发着淡淡光晕的身影静静盘坐,他们周身的空间,呈现扭曲的迹象。
    
        三道光影,居中间者。是一名颇为枯瘦的老人,老人眼神似乎是有着光芒时刻在凝聚,犹如是能够看透人心一般,锐利得令人心悸。
    
        在其左边。也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不过此人皮肤光滑如婴孩,脸庞上看不到丝毫的皱纹,连那白发,都是散发着光泽,完全不似垂暮的老人。而他的双瞳,则是完全一片漆黑,没有丝毫的眼白,那种黑暗,令人不寒而栗。
    
        而其右手边,则是一位昏昏欲睡的男子,男子看不出年龄,但那懒洋洋的姿态,仿佛时刻都是处于这种昏睡的状态。
    
        走入大殿的九幽,目光首先是望向那居中的枯瘦老人,一直冰冷的俏脸上,终于是有着一抹笑容浮现出来。
    
        “哎呀,小九幽终于回来了啊,真是不错。”那枯瘦老人锐利的目光也是停在了九幽身上,欣慰的笑道。
    
        那皮肤如婴儿般的白发老者也是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九幽,眼中掠过了一抹惊讶之色。
    
        那昏昏欲睡的男子也是睁开一丝眼睛看了看,然后又是懒洋洋的歪着头。
    
        “中间那位就是天鹫皇大人,他与九幽雀一族有些渊源,所以算是九幽姐姐的长辈,一直照拂着她。”唐冰对着牧尘低声说道。
    
        “而天鹫皇左边那位,是灵瞳皇,而他也是血鹰王等人的靠山,血鹰王敢这么嚣张,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灵瞳皇在支持。”
    
        牧尘心神一动,看向那位生有黑瞳的白发老人,后者仿佛也是有所察觉,眼瞳微瞟而来,那黑瞳中仿佛是有着诡异的光芒在流转,令得人甚至的要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一只有些冰凉的玉手突然轻轻的握住牧尘的手掌,那种冰凉之感,立刻令得牧尘清醒过来,当即心头一惊,眼中充满了忌惮。
    
        这个灵瞳皇,果然很诡异。
    
        “别注视他的眼睛,他所修炼的神术,便在他的眼睛内。”九幽见到牧尘清醒过来,也是松开了他的手,提醒道。
    
        牧尘微微点头。
    
        “那第三位...号称睡皇...这些年来,似乎就没见他有过清醒的时候,所以大罗天域的诸多事情,大多都是由天鹫皇与灵瞳皇做主。”唐冰俏脸有点古怪的看了那始终昏昏欲睡的人影一眼,道。
    
        牧尘也是一脸的惊愕,面色同样古怪,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人?
    
        “可别小看了他,据说他是最早跟随着域主开辟大罗天域的人,实力深不可测,连鹫老都对他颇为的忌惮。”九幽轻声道。
    
        牧尘轻轻点头,眼前的这三皇,恐怕丝毫不比那个天玄殿的人魔长老弱,他们的实力,至少都是在七品至尊以上。
    
        “那域主呢?”牧尘有点疑惑的道。
    
        “域主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啦。”唐柔悄悄的道:“域主可是咱们大罗天域中最神秘的人了,据说他是在闭关修炼,但却没人知道他在哪里闭关。”
    
        牧尘无奈的一笑,这大罗天域,倒还真是有些奇特。
    
        九幽挥挥玉手,则是带着牧尘三人对着一座石椅而去,然后坐下,在那之后,其余八王也是带着人马陆续而进,依次而坐。
    
        “呵呵,等了好些年时间,这里的席位总算是坐满了。”望着下方那满座的席位,天鹫皇淡淡的一笑,道:“既然人已到齐,那九王会议,便开始吧。”
    
        大罗天域的疆域极为的辽阔,而且还与诸多同样强大的势力接壤,彼此间的争斗也是不断,而一般诸多需要争议的事情,都是会放在这九王会议上来解决掉。
    
        九幽因为已经离开大罗天域多年,所以对于这些话题都并没有插嘴,而是纤细玉指轻轻弹着石台,美目微闭,俏脸上淡淡的寒意始终笼罩着。
    
        牧尘与唐冰,唐柔则是静立,眼观鼻,鼻观心。
    
        关于这些争议的事情,持续了约莫一个时辰,终于是有了最后的尾声,天鹫皇见状,这才转开话题,道:“诸事已毕,接下来便说说两个月之后的“大罗金池”之争。”
    
        此话一出,大殿内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凝,诸王眼神也是凝聚了起来,显然明白这才是重头戏,毕竟“大罗金池”可是相当的具有吸引力。
    
        九幽也是在此时睁开了美目,那冰冷眼神投向血鹰王,带着寒意的声音,率先的响起:“这一届的大罗金池之争,我们九幽宫也会参与。”
    
        在场的人心头都是一跳,知道这位刚回来的九幽王是要发难了。
    
        血鹰王闻言,微微一笑,道:“呵呵,九幽啊,你是许久未曾回来,所以有些事情你并不知道,你们九幽宫的那个名额,早已卖给了我们血鹰殿。”
    
        唐冰与唐柔俏脸上顿时有着怒气涌现,这个家伙,还真是不要脸。
    
        “卖给你们了?我同意了吗?血鹰王血鹰殿的首领,应该也知道这种事,只有一殿之首点头才作数的吧?”九幽冷笑道。
    
        “既然我没点头,那就做不得数,不然的话,我出两千至尊灵液,你把你们血鹰殿的名额也卖给我九幽宫吧?”
    
        血鹰王眼角跳了跳,眼神变得阴沉了许多,旋即他森然一笑,道:“没想到离开了几年,你倒是变得能说会道了。”
    
        他手掌缓缓紧握石椅扶手,一股磅礴的灵力威压便是爆发出来,眼神凌厉的盯着九幽。
    
        九幽见状,红润小嘴也是掀起一抹冰冷笑容,她玉手猛的一拍巨大的石桌,一道裂缝瞬间自其掌下暴射而出,犹如利剑,直指血鹰王。
    
        “放肆!”
    
        血鹰王见到九幽竟然还敢主动攻击,眼神顿时一寒,也是陡然一掌拍下,一道血光裂纹也是从其掌下暴射而出,直接是与那射来的裂缝撞击在一起。
    
        咚!
    
        巨大的石桌顿时狠狠的一颤,不过还不待那种冲击波爆发开来,便是有着一股柔和的力量涌来,将两股力量都是消融而去。
    
        “议事厅内,禁止动武。”天鹫皇一挥衣袖,淡淡的道。
    
        血鹰王冷哼一声,他阴翳的盯着九幽,讥讽的道:“就算你有了名额又能怎样?你们九幽宫已经没有统领了,所以你们也没有资格参加大罗金池之争。”
    
        统领必须拥有着至尊境的实力,而九幽宫内,除了九幽之外,就算唐冰那个丫头,也未曾踏入至尊境。
    
        “谁说我们九幽宫没有统领?”
    
        九幽美目一抬,红润小嘴掀起一抹嘲讽,旋即她玉指指向了身旁的牧尘,冰冷的声音,响彻全场。
    
        “从今以后,他就是我们九幽宫的新任统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