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武境主母,绫清竹
    第六百六十五章
    
        牧尘听到眼前白衣女子那柔和的语气,心中那种对陌生人的戒备倒是减弱了下来,虽然女子气质清冷,但或许是因为林静在一旁的缘故,总是能够见到她柔软的一面。
    
        于是牧尘就挠了挠头,不再矫情:“绫姨。”
    
        既然林静是武境的小公主,那么显然眼前的白衣女子应该就是武境的主母了,这个身份,可是有些吓人的,若是靠上,显然会是个大靠山。
    
        不过牧尘倒并没有在这上面想太多,他会接近林静,并不是因为她的身份,只是单纯的对这个充满着灵气,但又有点大大咧咧,可实则又是极为聪慧的少女有着单纯的好感而已。
    
        至于所谓的要依靠什么靠山,牧尘并不怎么在意,因为他很清楚,真正的强者,仅仅只能依靠自己,这个世界上,唯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白衣女子轻笑着点头,她的笑声清吟动听,即便是有了女儿,却依然是动人,见到她,牧尘则是不由自主的响起他的娘。
    
        两者都是如此的优秀。
    
        “我先将这里的事情料理掉。”白衣女子突然偏过头,看向远处,微笑道。
    
        牧尘他们都是一怔,然后面色有点不太好看,难道这里还有人?那他们这次的行动倒是有些失败了。
    
        远处,隐蔽在山峰之上心狐仙子与中年男子在白衣女子视线看向这边的时候,面色便是一变,旋即当机立断的分开暴退。
    
        不过,他们的身形刚刚一动,便是发现周围的大地迅速的凸起,一根根犹如利剑般的石刺从地面中快速的延伸出来,这些石刺闪烁着斑斓的色彩,显然与先前那灵力山峰一样,乃是最为纯粹的灵力凝炼而成。
    
        灵力石刺紧紧的贴着两人的身体,令得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前辈。我们并没有恶意!”心狐仙子饱满的胸脯轻轻的起伏,尽量让得声音平静下来。
    
        两人前方的空间微微波动,白衣女子迈步走出,她柳眉微蹙的望着两人。似是在犹豫着是不是将他们也是镇压下来。
    
        “前辈,我们是仙狐宗的人,敢请前辈看在仙狐娘娘的面子上,放我们一条生路。”那名中年男子也是急忙道,语气恭敬。
    
        “仙狐宗?”白衣女子听到这个名字。那眼神顿时变得有些玩味起来,她似是笑了一下,道:“原来是仙狐宗那个狐媚子的门人啊。”
    
        “前辈认识宗主?”心狐仙子小声的问道。
    
        “曾经见过一次,只是她只顾着看我丈夫了,不过她的仙狐**似乎魅惑功力并不够。”白衣女子吟吟一笑,道。
    
        心狐仙子与中年男子面色都是涨红了起来,有心想要驳斥,但又不敢,眼前的白衣女子,容颜倾城程度。比起他们宗主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心狐仙子也算是妖媚动人,可站在她的面前,总还是要显得有些黯淡。
    
        “敢问前辈究竟是何人?”心狐仙子咬了咬红唇,还是忍不住的道,宗主是她最为尊敬的人,平常里不知道有着多少强者为了博她笑颜不顾一切,她才不信眼前女子的丈夫,能够让得宗主都是不顾仪态。
    
        “武境,绫清竹。”白衣女子淡淡的道。
    
        听到这几个字。心狐仙子俏脸终于是剧变起来,她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喃喃道:“武境主母,绫清竹?”
    
        她这下总算是明白了。既然眼前的人是武境主母,那么她的丈夫,自然便是武境的创始人,那位威霸大千世界的超级存在,武祖林动。
    
        而她的宗主虽然眼高于顶,但对于这等威霸大千世界的人雄。自然也难免会有些心思。
    
        心狐仙子哑口无言,嘀咕了一声,不敢再说什么。
    
        绫清竹倒并没有与她一个小辈多计较什么,玉手一挥,那些尖锐的石刺便是缓缓的缩回,最后融入大地之中,那种悄无声息的诡异姿态,让人心中泛寒。
    
        “今天的事情,你们就当什么都没看见。”绫清竹道。
    
        虽然她并不把那天玄殿放在眼中,但牧尘还不行,一旦消息走漏,难免对他造成麻烦。
    
        “前辈放心,我们都懂。”心狐仙子连连点头,她也是聪慧异常,自然是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那武境可是庞然大物,他们仙狐宗都是得罪不起。
    
        绫清竹这才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倩影直接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她消失而去,心狐仙子与那中年男子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感觉额头上全是冷汗。
    
        “好可怕。”那中年男子面有余悸,道:“这武境的主母,实力恐怕达到了一种相当可怕的层次,或许,连我们宗主都是远不及她。”
    
        “不会吧?宗主她也是地至尊层次,或许与她有点差距,但...”心狐仙子惊讶的道。
    
        “她的实力,远不只是你感应的这些,我修炼过一部感应神术,对于实力的探测较为敏感,不过先前在我的探测下,她就犹如是大海一般深不可测,虽然地至尊级别的超级强者也很恐怖,但似乎没恐怖到这种程度...”中年男子吞了一口口水,道。
    
        “难道...”心狐仙子那桃花眸子都是缩了缩,喃喃道:“难道这位武境的主母...也踏入了天至尊不成?武境的实力,有这么可怕吗?”
    
        一般说来,只要一方势力之中有着一位天至尊的存在,那就足以成为大千世界中的超级势力,而照这么说来,这武境,难道还不止一位?
    
        “若是武境不强,怎么会让得冰灵族那等底蕴悠久的种族都视为后盾,而且,据说武境可是有着两位主母,实力都是极端的恐怖,这还只是其中一位而已...”中年男子感叹了一声,心中为那武境的可怕感到心悸,先前的白衣女子,就算还不算真正的天至尊,那也必然踏入了半只脚了。
    
        “那小子怎么会和武境扯上关系的?而且还惊动了武境主母亲自出手...”心狐仙子感到有些匪夷所思。这等存在,寻常时候根本就不会露面,怎么会说出现就出现。
    
        “那个白衣少女,倒是与她有些相似...”中年男子沉吟了一下。然后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明白了过来。
    
        “看来这次还真是柳冥倒了大霉,不过也好,天玄殿这次损失惨重,对于我们而言。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心狐仙子展颜一笑,旋即不敢再多逗留,娇躯一动,便是迅速对着远处掠去,中年男子见状,也是立即跟了上去。
    
        在那原地,牧尘见到再次出现的白衣女子,也是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们暗中也是在被人窥探,这令得他有些惭愧。素来谨慎的他,这次倒是颇多失误。
    
        林静倒是挽着绫清竹的玉臂嘻嘻哈哈,只是那灵动的眸子中,乌黑的眼珠子不停的转啊转,不过还不等她转出什么名堂,绫清竹的玉指已是轻弹在其光洁额头上。
    
        “别再想什么鬼点子了,你爹已经说了,必须将你带回去,不然的话,下次再出现的。就不是我,而是你爹了。”绫清竹微笑道。
    
        林静闻言,顿时哭丧起小脸。
    
        “娘,你就再让我在外面待一段时间吧。”林静哀求道。
    
        绫清竹微笑摇头。显然是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林静沮丧的垂下头,旋即又立即抬起头来,期待的看着牧尘,道:“牧尘,要不你也和我去武境吧,那里很好玩的。”
    
        “而且在那里有我罩着你。肯定没人敢惹你啦!”
    
        牧尘闻言,顿时有点尴尬,武境乃是大千世界中的超级势力,不知道多少强者试图加入而不得门,不过他对此却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他来到这大千世界,并不是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或许有着武境的庇护,到时候的确无人敢惹他,但这却并不是他想要的,而且真那样了,他想,他或许连去见洛璃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面对着林静的邀请,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道:“武境虽然很好,不过那里并不适合我。”
    
        “为什么啊?”林静小嘴一撅,有些不满意的道。
    
        绫清竹倒是美目多看了少年一眼,从少年的眼中,她能够看到一种执着,那种执着令得她忍不住的微笑起来。
    
        因为在很久以前,在她也是这般年龄的时候,也曾见到一个少年,眼中拥有着这种执着,而后来,那个曾经的少年,成为了她的丈夫。
    
        “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来武境。”绫清竹轻声道,眼前的少年拒绝了武境的邀请,不仅没有让她不满,反而令得她颇为的满意与欣赏,所以,素来清冷的她,竟是罕见的主动出言相邀。
    
        “谢谢绫姨,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一定会去。”牧尘认真的点点头,道。
    
        “林静,你就先在武境老老实实待着吧,等你实力足够强大了,我再陪你一起玩,现在,我们就此告别吧。”牧尘冲着林静一笑,然后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对着绫清竹恭敬的一抱拳,便是转身掠出。
    
        九幽也是对着绫清竹轻轻点头,然后跟了上去。
    
        林静见到牧尘不讲义气的抛下她,顿时气得跺了跺脚。
    
        “这个少年,倒是挺有意思。”绫清竹望着牧尘远去的身影,微微一笑,道。
    
        “就是个笨蛋。”林静小嘴一撇,让他去武境都不去,他难道不知道到了那里,他随便接受一下指点,都会比他瞎摸索的好百倍吗?
    
        “他可不是笨蛋啊。”
    
        绫清竹揉了揉林静小脑袋,那一对清冷的眸子中,有着一些笑意与欣赏存在着。
    
        “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少年...这种野心,倒是与你爹年轻时候如出一辙,只是不知道,未来的他,究竟会如何...”
    
        “你竟然把他和爹相比?”林静瞪大了眼睛,在她心目中,父亲可是天地间最为伟岸的人,当年父亲为了救回冰姨,可是独自一人将那冰灵族掀得天翻地覆,每次她想起这件事,便是觉得老爹简直厉害爆了,也帅爆了。
    
        现在的牧尘,显然跟她老爹有着难以形容的差距。
    
        绫清竹盈盈一笑,抬起眸子,轻声道:“未来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
    
        (呜呜,曾经的女神也是成为了人母,那时间啊,那岁月啊...
    
        谁能感觉我心中的忧伤,岁月如刀啊,刀刀催人老,以此缅怀一下。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