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变故
    第六百六十三章
    
        咚!
    
        三朵黑莲,掠过天际,最后悄无声息的撞击在那拥有着岩浆之甲笼罩的巨大光影之上,撞击的霎那,出奇的没有惊天之声响彻。
    
        黑色的光芒,犹如是液体一般的爆发开来,最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沿着那岩浆之甲侵蚀而去,而黑色液体所过处,岩浆瞬间熄灭,并且被一点点的融化。
    
        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只是那种悄然间的侵蚀,却是具备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柳冥所化的天炎法身此时犹如是僵硬下来,他那燃烧着火焰的眼睛望着那犹如墨水一般在庞大身躯上扩散而开的黑色光芒,双目深处,有着浓浓的骇然涌现。
    
        因为他发现,在那黑色光芒所扩散之处,他的天炎法身,竟是在迅速的失去力量,那种模样,仿佛是连至尊法身都是被污染了一般。
    
        “该死的,这究竟是什么灵阵?!”
    
        惊慌自柳冥心中涌起来,旋即他猛的一咬牙,喉咙间发出低沉的咆哮,天地间灵力沸腾,只见得那天炎法身之上,再度有着滚滚岩浆涌出来,然后犹如岩浆洪流一般对着那些弥漫而来的诡异黑色光芒冲刷而去。
    
        嗤嗤!
    
        两股力量狠狠的对碰,却是爆发出嗤嗤的白雾。
    
        赤红的岩浆疯狂的释放着狂暴的力量,试图将那些犹如液体般的黑色光芒抹除,但后者却是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的黏上来,看似没有强大的声势,可却依旧是在缓慢而坚定的将那些岩浆洪流,一点点的侵蚀...
    
        牧尘眼神森冷的望着这一幕,旋即他印法再度变幻,低沉的声音自其嘴中传出:“黑莲侵蚀!”
    
        嗡嗡!
    
        伴随着他印法变幻,只见得那些黑色液体的侵蚀速度陡然变快,短短不过十数息的时间。那庞大的天炎法身,竟然一半的身躯,都是被污染成了墨色,其中的灵力。消失殆尽。
    
        柳冥的面庞上,骇然涌动,他终于是心生惧意,试图撤退,但却是发现他的身躯。已是无法动弹,当即急忙厉声道:“小子,你敢动我,不怕我天玄殿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吗?”
    
        牧尘面色淡漠,没有理会,只是那侵蚀的速度越来越快。
    
        柳冥见到他的威胁不仅没起到一点作用,反而让得牧尘杀心更重,当即声音急忙变软了许多,道:“等等,这次我认栽了。我把那不灭神叶,九龙九象术都给你!”
    
        他望着牧尘,然而后者那黑色的眸子中,仿佛噙满着一种讥讽,那模样,似乎是在嘲笑他的这种愚蠢行径一般。
    
        “现在说这些...”
    
        牧尘缓缓的抬起修长的手掌,然后眼神冷冽的猛然握拢:“你还真是蠢得可以!”
    
        既然已经结仇,那牧尘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因为他明白这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这柳冥背后的势力。的确足以让得他陷入极大的困境,所以,既然有机会的话,他可不会蠢到以为这种事情可以和平解决。
    
        “咻!”
    
        液体般的黑色光芒飞快的蔓延而开。最后直接是顺着天炎法身的脖子蔓延而上,顺着脸庞蔓延而上,将那庞大的法身,尽数的弥漫。
    
        天炎法身瞬间凝固,柳冥那本还要咆哮威胁的嘴巴也是僵硬了下来,原本在其周身沸腾的天地灵力。也是迅速的恢复平静。
    
        那先前还威风凛凛的天炎法身,此时却是犹如被浇灭的岩浆一般,变成了漆黑而冰凉的石头...
    
        灵力丝毫不存。
    
        牧尘望着那冰冷而漆黑的石头巨人,眼中再度有着寒芒凝聚,旋即他脚掌一跺,暴掠而出,紫色灵力犹如风暴一般自其掌心凝聚。
    
        灵力之中,有着杀意涌动。
    
        “尔敢!”
    
        而就在牧尘展露杀意时,那远处,猛的传来厉喝之声,只见得那被九幽缠住的黑袍老者面色铁青,他显然没想到,柳冥竟然会栽在牧尘的手中。
    
        黑袍老者身形暴退,就欲对牧尘出手,如果柳冥在这里出了事,天玄殿的殿主必然也不会饶过他。
    
        “哼。”
    
        不过他身形刚退,一道冷哼声却是传来,天空上狂风席卷,一只燃烧着紫焰的垂云之翼从天而降,犹如是撕裂了天地,快若闪电般的对着黑袍老者劈斩而下。
    
        那从天而降的可怕波动,令得黑袍老者面色也是一变,特别是那种令人心悸的紫色火炎,更是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这如果被正面击中的话,就算他拥有着五品至尊的实力,也必然会受到不轻的创伤。
    
        因此,黑袍老者只能一咬牙,反手一掌拍出,化为一道灵力大手,与那落下的垂云之翼硬碰在一起。
    
        咚!
    
        狂暴的灵力风暴席卷而开。
    
        而就在黑袍老者被九幽阻拦的瞬间,牧尘的身形已是出现在了那熄灭的岩浆巨人之前,然后那蕴含着浩瀚灵力的掌风,已是快若闪电般的落在了巨人的胸膛之上。
    
        嘭!
    
        狂暴的灵力仿佛潮水一般自牧尘掌下肆虐而出。
    
        咔嚓。
    
        而在那种灵力冲击下,僵硬的岩浆巨人胸膛上,顿时有着裂纹飞快的蔓延出来,短短数息间,便是波及到了整个身躯,最后砰的一声,竟是直接爆裂而开。
    
        漆黑的碎石铺天盖地的射出来,而在那岩浆巨人之内,一道黯淡的光影也是狼狈的射出,鲜血狂喷,最后直接是射中了一座山岳,那股可怕的力量,连山峰都是震碎开来,那道身影被巨石迅速的掩埋了进去。
    
        牧尘凌空而立,他眼神淡漠的望着那废墟山岳,身形一动,出现在上方,袖袍一挥,那无数巨石就被震飞而去。
    
        巨石飞出,顿时露出了其中那道满身鲜血的狼狈人影,他瘫软的倒在乱石中,面色惨白,眼神惊恐的望着那徐徐落下来的牧尘。
    
        “看来你的天炎法身没你想象的那么强。”牧尘望着满脸惊恐的柳冥。淡淡的道。
    
        柳冥死死的盯着牧尘,眼中充满着怨毒。
    
        牧尘没有理会他的眼神,手掌一挥,后者手腕上的须弥镯便是落在了他的手中。他虽然没有轻易的开启,但想来那不灭神叶以及九龙九象术,应该就在里面。
    
        “送财童子啊,真是好人,谢谢了啊。”牧尘冲着柳冥挥了挥手中的手镯。戏谑的笑道。
    
        噗嗤。
    
        柳冥直接是气得一口鲜血喷出,他怨毒的盯着牧尘,嘶哑的道:“你真以为我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杀吗?我可是天玄殿的小殿主!”
    
        他的声音中,充满着怨毒,以及一丝讥讽。
    
        牧尘眉头微皱,眼中杀意掠过,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是一掌拍出,可怕的灵力洪流对着柳暝脑袋狠狠的拍下。
    
        “人魔长老,你还不现身?真要看着我被他杀了吗?!”望着这一幕。那柳冥猛的厉声咆哮道。
    
        牧尘眼瞳微缩,然而掌风落得愈发的急促凶狠。
    
        轰!
    
        然而,就在他的掌风即将拍中柳冥的脑袋时,他的掌风再也落不下去,周身的空间,犹如是在此时凝固起来了一般。
    
        牧尘的面色,终于是剧变。
    
        “真是好狠辣的小子...你若是把他给杀了,我可不好对殿主交代。”一道苍老而淡漠的声音,突然的在牧尘耳边响起,他缓缓的抬头。只见得在那废墟的上空,不知道何时,一名枯瘦得犹如干尸般的灰衣老人,正凌空而立。
    
        灰衣老人灰白的眼瞳。盯着牧尘,让人心中不由得的有着寒意涌出来。
    
        “那是...”
    
        突如其来的灰衣老人,不仅令得牧尘面色剧变,甚至连远处山峰上偷偷关注着战局的心狐仙子与中年男子眼神都是忍不住的变了变。
    
        “竟然是天玄殿三大长老之一的人魔长老...原来这个老魔一直在暗中保护柳冥,真是想不到!”心狐仙子俏脸凝重的道。
    
        中年男子也是一脸的忌惮,这人魔长老即便是在那天罗大陆中都是声名显赫。高达八品的至尊实力,在那天玄殿内,也是地位极高的存在。
    
        “那小子这次逃不掉了。”中年男子惋惜的叹道,既然连这人魔长老都是现身了,那么这里基本不会再有战斗了。
    
        八品至尊的实力,远远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
    
        牧尘瞳孔骤缩的望着那灰衣老人,下一瞬,他身形猛的暴退,同时厉声喝道:“林静,走!”
    
        不远处的半空,林静见状,也是急忙后退。
    
        “你让谁走,老夫偏不让她走。”灰衣老人笑了笑,他脚掌迈出,身形直接是出现在了林静的前方,然后那干枯的手掌便是轻飘飘的对着后者落去。
    
        林静俏脸微白,八品至尊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她能够抗衡的,因此竟是只能够咬着银牙等待着那可怕攻击落在身上。
    
        咻!
    
        不过,就在林静闭目时,一道身影却是鬼魅般的窜来,一把抱住她,暴窜而出。
    
        “你要救人,那就先用你的命来换吧。”灰衣老人轻轻地一叹,那干枯的手掌仿佛是穿过了空间,直接是拍在了那将林静抱在怀中的牧尘后背之上。
    
        噗嗤。
    
        一口鲜血自牧尘嘴中狂喷而出,他后背血肉模糊,连森森白骨都是能够见到,如果不是他的雷神体已经达到了九纹雷体的程度,这一掌,恐怕会直接打爆他的肉身。
    
        “牧尘!”有着鲜血溅射到林静俏脸上,她睁开眼望着这一幕,顿时急道。
    
        牧尘狼狈的坠落下去,不过在落地时,他依旧是将少女抱在怀中,让得自己那血肉模糊的后背,撞在那些岩石上,当即那种剧痛又是令得他吐了一口鲜血。
    
        远处,九幽见到这一幕,美目顿时通红起来,展开双翼就要掠出,但却是被那黑袍老者紧紧的缠住,当即她也是疯狂的进攻起来,竟是将那黑袍老者逼得狼狈不堪。
    
        “牧尘,你没事吧!”林静顾不得白皙俏脸上的血迹,急声问道。
    
        牧尘咬着牙摇摇头,推了一把林静,道:“走!”
    
        “不走!”林静急忙拽住牧尘的袖子,她知道这时候走了,牧尘就必死无疑了。
    
        “你!”牧尘一怒,但那剧痛却是令得他深吸一口气。
    
        他没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他终归还是小看了这柳冥背后势力的强大,那种程度的庞大存在,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抗衡的。
    
        “看来走了一着臭棋。”牧尘苦笑道。
    
        “够胆子杀天玄殿的小殿主,你也的确聪明不到哪里去。”灰衣老人出现在了牧尘两人的前方,他微微笑了笑,道。
    
        “送你上路吧。”
    
        灰衣老人干枯的手掌,再度穿透了空间,对着牧尘天灵盖拍下。
    
        牧尘紧咬着牙,眼神有些疯狂,准备拼尽一切,将那“不朽之页”隐藏的底牌爆发出来,就算逃不了命,也别想让他坐以待毙。
    
        不过,就在灰衣老人的干枯手掌即将落到牧尘天灵盖时,那里的空间似乎是亮了一下,然后仿佛是有着一道明亮的光线掠过。
    
        嗤。
    
        一只干枯的手掌,悄悄的掉落下来,落在牧尘的怀中。
    
        那灰衣老人似乎是微微愣了愣,他望着那突然间断掉的手掌,似乎是有点没有回过神来,嘴巴蠕动了一下,但却没有声音传出来。
    
        他缓缓的抬头,只见得牧尘身后的空间,缓缓的扭曲起来,然后有着一道倩影,若隐若现的浮现。
    
        在她出现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敢杀武境的小公主,你也很蠢。”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林静猛的抬头,那通红的灵动眼中,猛的被惊喜所充斥,而后她忍不住的失声出来:“娘?!”
    
        (作者后台抽风,现在才进来。
    
        另外告诉大家一个消息,绝世天府现在已经开启三方神战,不仅要和唐门战,还要和辰东的太古仙域作战了,现在三方打得火热啊,不知道咱们天府弟兄们火力如何,需要支援吗?哈哈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