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洛河之灵
    第六百二十五章
    
        洛璃轻移莲步,缓步走出,而伴随着她每一步的落下,她那原本璀璨如银河般的长发,便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漆黑。
    
        短短数息的时间,原本带着一丝耀眼冷色调的发丝,便是变成了漆黑如墨的青丝。
    
        当然,变化的并不仅仅只是她的长发,随之变化的,还有着那种气质,如果说以前的洛璃安静如幽谷之莲,有着一种遗世独立般的脱俗美感,那么此时的她,便是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冷冽,那一对清澈如琉璃般的美目,弥漫着淡漠,仿佛是坐在神位之上,俯视着众生蝼蚁的女皇一般。
    
        天空上,姬玄与血天河也是眼瞳微缩的望着此时的洛璃,神色隐隐的有些凝重,显然是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危险感觉。
    
        不过他们也并没有说什么,他们知道洛璃必然是有着底牌,不过他们同样也并非是什么简单角色,眼下他们两人暂时成为了同盟,洛璃想要以一敌二,就算是她拥有着强大底牌,那也绝对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嘿,看来你是打算以一敌二了?”血天河怪笑一声,眼神阴森的道。
    
        洛璃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话,她修长的玉手轻合在一起,结成了一道古老的印法,旋即轻轻的声音,传了开来。
    
        “洛河。”
    
        轰!
    
        当这两个字传出的瞬间,这片天地仿佛是有着飓风陡然成形,天地间的灵力都是在此时呈现一种暴动的姿态。
    
        洛璃身后的空间,在此时剧烈的动荡着,然后,在那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中,一条几乎看不见尽头的浩荡河流,隐隐的出现。
    
        那一条河流,璀璨无比,犹如蜿蜒的洪荒古龙。令人震撼,虽然这条河流仅仅只是虚影,但那种散发出来的浩瀚飘渺,依旧是令得无数人为之震撼。
    
        甚至。连天空上的那些各大灵院的院长,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神色惊疑,五大院的院长,更是眼神一凝。神色凝重的盯着那一条古老河流。
    
        哗啦啦。
    
        隐约有着清脆的水流声响起,那种声音之中,犹如是包含着一种奇特的力量,令得人忍不住的沉醉其中。
    
        洛璃俏脸依旧平静,旋即她单手结印,轻放胸前。
    
        轰!
    
        蜿蜒的古老河流中,猛然有着滔天水柱冲天而起,再然后所有人都是面色剧变的见到,那水柱之中,一对由水流凝聚而成的巨大羽翼。陡然伸展开来。
    
        天地间的灵力波动,也是猛的暴动起来。
    
        水柱化为漫天水雾飘落,那其中的身影也是显露出来,那是一道约莫百丈庞大的光影,光影显得有些纤细婀娜,她悬浮在那古老河流之上,她的容颜,仔细看去,似乎是与洛璃有些相似,可又隐隐有些不同。她轻展羽翼,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丽之感散发出来,令得天地万物都是为之失色。
    
        她仿佛就是美丽的化身一般。
    
        而且谁都能够感觉到,在她的周身。涌动着一股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
    
        天空上,姬玄与血天河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变,前者眉头紧皱,后者却似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掠过了一抹震动,失声道:“这是...洛河之灵?”
    
        “洛河之灵?”
    
        姬玄心头也是一震。瞳孔尽缩:“那万兽录地榜上排名第五,号称最为神秘的灵兽,洛河之灵?”
    
        在这大千世界中,万兽录分为天地两榜,而地榜因为皆是灵兽的范畴,所以有时候也会被称为灵兽榜,而在这灵兽榜中,最为神秘的一种灵兽,便是那排在第五的洛河之灵。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洛河之灵,也是灵兽榜中最为奇妙的一种存在,因为它并非是凭借着血脉传承,而是以洛河为母体,进而诞生的一种神奇存在。
    
        在大千世界的远古时代,曾有一条神奇的河流,名为洛河,这一条洛河仿佛是恒古存在,古老无比,其中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与奥妙,不过后来因为那一场由域外之族侵略大千世界的可怕浩劫中,洛河被毁,不复存在,所以之后就极少极少再见到洛河之灵的出现。
    
        因为洛河之灵的诞生需要极为苛刻的条件,不仅仅是需要洛河为母体,而且但当它诞生的时候,它必须寻找到一个能够与它完美契合,而又还处于母体之中的胎儿当宿主进行融合,不然的话,刚刚诞生的洛河之灵,就会再度化为虚无,消散在洛河之中。
    
        这种融合相当的奇妙,不仅不会对宿主造成损伤,而且在修炼的道路上,相辅相成,堪称是修炼者最为垂涎之物。
    
        在那远古时代,洛河尚未被毁时,倒是有着一批与洛河之灵相融合的强者,而这些强者,在那一场守护大千世界的浩劫中,算是相当强大的一股力量。
    
        只不过如今洛河被毁,想要再重复当年荣光,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逐渐的,洛河之灵,也就成为了灵兽榜上最为神秘的一种。
    
        在灵兽榜前四,便是所谓的四象之灵,也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不过这其实只是象征性的,因为以这四象之灵的血脉,灵兽榜已经是无法束缚它们,它们不仅在灵兽榜上排名极高,甚至是在那更为可怕的万兽录天榜,也就是一些人习惯性称为的神兽榜上,也是名列前茅,之所以这四象之灵会霸占着灵兽榜前四,只是因为它们也需要渡过幼年期,方才能够蜕变成真正的神兽而已。
    
        所以,从某种程度而言,灵兽榜排名第一的,其实应该算是排在第五的洛河之灵...
    
        而且,洛河之灵同样拥有着进化之力,虽然它并没有所谓的血脉之力,但一旦真的进化,那却是格外的恐怖,洛河之灵,也就成了真正的洛河之神,那等力量,想来也唯有那些活了无数载,并且修炼到极致的超级神兽方才能够比上一比了。
    
        正因为如今这个时代,洛河之灵已经变得极为的稀罕,所以当血天河,姬玄他们在见到洛璃召唤出来的那一道虚影时,面色方才会如此的难看。
    
        “她竟然是洛河之灵的宿主,怎么可能...”姬玄眉头紧皱,喃喃道。
    
        “洛河虽然已经被毁,但却有着残留,在那洛神族内,便是隐藏着一条洛河,不过没想到,凭那残留的小小洛河,竟然都能够诞生出一道洛河之灵,真是...好大的福缘啊!”血天河面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道。
    
        “原来如此。”姬玄这才轻轻点头。
    
        “哼,不过也没什么可怕的,这洛河之灵显然还只是幼生阶段,不成气候!”血天河冷哼道。
    
        姬玄目光微闪,神色再度恢复了淡漠。
    
        “我倒是要来看看,你究竟能奈我何?”血天河眼神阴森,如今温清璇已败,洛璃一人也是独木难支,即便她掀出一道惊人底牌,可他血天河,同样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吓软掉的废物。
    
        他冲着洛璃森然一笑,旋即猛的一声低吼,那本就有些狰狞的赤红双臂,陡然插进了那血魔兽的天灵盖中,然后众人便是见到他双臂疯狂的蠕动着,仿佛是有着赤红的血液不断的对着血魔兽体内钻去。
    
        而随着那些血液的涌来,那一头巨大而狰狞的血魔兽通体顿时变得更加的血红,那从背后生长出来的血红骨刺,也是开始一点点的延伸,变得更为的狰狞与可怖。
    
        吼!
    
        血魔兽仰天咆哮,那冲天的凶气,令得天地都是有些变色。
    
        “血魔钟!”
    
        当血天河咆哮响彻时,只见得一道血光陡然从血魔兽巨嘴之中喷射而出,旋即摇身一变,化为了一道巨大的血红巨钟。
    
        那巨钟犹如是鲜血凝聚而成,滴答答的还是滚落着血水,在那巨钟表面,有着无数狰狞的面庞在浮现,凄厉的嘶吼,响彻天地。
    
        而且那种嘶吼声,仿佛是有着影响人心智的力量,战台周围无数学员,都是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有些不受控制的波动,甚至连血液,都是有沸腾的迹象。
    
        “咚!”
    
        血魔兽挥动巨拳,一拳狠狠的轰在了血魔钟上,顿时天地间凶气大盛,一道百丈血光喷出,犹如血龙一般呼啸而过,携带着那种诡异的音波,直冲洛璃而去。
    
        洛璃美目微抬,那一张绝美的俏脸没有丝毫的波动,她仅仅只是一抬玉手,身后那一道纤细优美的巨大倩影,也是轻抬了手。
    
        轰!
    
        一道仿佛是柔和的清澈水流,冲了出去,轻轻柔柔的与那血光相撞。
    
        嗤嗤!
    
        相撞间,没有任何的灵力冲击扩散,那血光几乎是一触即溃,瞬间便是被那一道看似柔和的清澈水流融化得干干净净。
    
        上古洛河,本就拥有着消融万物之力。
    
        一击击溃血天河的攻击,洛璃丝毫没有给予他喘息的机会,玉手结印,只见得清澈水流直接是凝聚成滔天巨浪,一个闪烁,出现在那血魔钟上方,然后将其席卷而进。
    
        嗤嗤。
    
        血魔钟陷入水浪之中,然后便是在一阵嗤嗤声响中,被化为虚无。
    
        血天河面色顿时一变。
    
        不过还不待他再度展开攻击,他突然感觉到周身空间变得紊乱起来,再然后,他便是瞳孔急缩的见到周围的空间仿佛是在此时被撕裂,滔天般的清澈水流冲了出来,化为湖泊,将他团团笼罩。
    
        看似柔和的攻势,却是让得血天河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