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四强开战
    第六百一十九章
    
        哗啦啦。
    
        超级漩涡最深处,液体般的灵力疯狂的运转着,犹如水旋一般,那种恐怖的力量,足以将一名渡过三重神魄难的高手都撕裂成碎片。
    
        而此时,在那有些黑暗的漩涡最深处,却是有着灵光绽放,只见得一道人影盘坐,黑色的雷光在他身体表面疯狂的闪烁着,隐隐间,有着雷鸣声低沉的传开。
    
        而这一道人影,自然便是陷入了超级漩涡之内的牧尘。
    
        此时的他,显然情况并不好,黑色雷光闪烁,他已是将雷神体催动到了极致,不过绕是如此,那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的可怕力量,依旧是令得他极为的狼狈。
    
        在他的身体表面,能够清晰的见到不断有着鲜血从毛孔中渗透出来,那是肉身无法承受压迫的表现,这超级漩涡之内的力量,就算是以牧尘这七纹雷体都有些无法抵御。
    
        噗嗤。
    
        一口鲜血,从牧尘嘴中喷出,鲜血从其嘴角滑落,令得那张原本俊逸的面庞却是显得有些狰狞,他伸出手掌,缓缓的将嘴角的血迹搽拭而去。
    
        那一对黑色眸子中,满是冷冽,却并没有丝毫的畏惧。
    
        “果然很难抵挡啊...”牧尘的声音,因为那种可怕的压迫力量,也是变得有些嘶哑,犹如是喉咙受到了创伤一般。
    
        他微微抬头,视线所及,液体般的灵力在高速的旋转着,不断的将那种可怕的压迫力量渗透而来。
    
        他能够感觉到浑身散发出来的剧烈刺痛,而且那种剧痛感正在逐渐的变强,这表明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恐怕坚持不了太久。
    
        而一旦他陷入重伤昏迷的话,那就会被直接传送出审判之镜,当然,那时候他也就失去了参加四强之战的机会,而那一步。是牧尘绝对不会允许的。
    
        “既然我的实力还不够强的话...”
    
        少年抬起俊逸的面庞,因为年龄的缘故,这张面庞还有着一丝青涩,不过那眉宇间。却是有着这个年龄的少年罕见的坚毅。
    
        他抿了抿嘴,双掌却是一点点的紧握起来,眼神冷冽如刀锋。
    
        “那就变得更强吧!”
    
        牧尘之前会让洛璃先行离开,虽然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不会让她进入险地,而他却是独自离去。但他心中,同样也是有着一些其他的念头。
    
        这片审判海内,虽然灵力压迫极为的恐怖,但这种压迫对于修炼而言,似乎是有着不小的好处,当然,那种前提是真的能够忍受下那种灵力压迫所带来的危险与痛苦。
    
        而这种漩涡内,更是危险与机遇并存。
    
        借助着这种临近死亡的威胁,一个人的状态能够达到最为巅峰,而这种时候。则是突破的最佳时机。
    
        富贵险中求,这个时间上,也并没有平白而来的力量,这一点,是牧尘所信奉的真理,在灵路,在北灵境,在北苍灵院,他能够逐渐的脱颖而出,那种成功。并非是因为所谓的天赋,而是那一此次于生死刀锋之上的行走。
    
        “洛璃,这一次,我不会再缺席了。”
    
        牧尘微微一笑。旋即他的双目,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闭上,而他的双手,也是悄然的结印,与此同时,那弥漫身体的黑色雷光。也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散而去。
    
        而随着雷光的散去,那被抵挡在外的疯狂液体灵力洪流,顿时携带着恐怖的力量冲刷而来。
    
        可怕的剧痛也是在此时疯狂的涌来,牧尘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仿佛是要在此时被那种狂暴的力量冲击成碎片,不过不管剧痛如何的强烈,他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黑色的雷光在肌肉,骨骼之中不断的穿梭着,而在那种来自外部的可怕力量压迫下,这些无处可去的黑色雷光,则是一点点被压迫进肌肉,骨骼之中...
    
        而在剧痛弥漫时,牧尘浑身的血肉,骨骼,经脉,都是伴随着黑色雷光的淬炼,一点点的开始变强...
    
        黑暗之中,少年静静盘坐,他的身体逐渐的被从皮肤之内渗透出来的鲜血包裹,鲜血最后化为厚厚的血枷,将他层层覆盖。
    
        任何的波动,都是被隔绝,仿佛那血枷之中的躯体,已经是失去了生机。
    
        ......
    
        而当牧尘在被黑暗以及剧痛所弥漫的时候,那审判之镜外,气氛却是被那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推到了极致。
    
        无数人都是眼神热切的望着金色战台上空凌空而来的四道身影,不管在这中途究竟出现了多少的黑马,但最终能够站在这里的,却仅仅只有眼前的四人。
    
        他们代表着所有灵院这一届的巅峰。
    
        即便有着一些人不认同他们的手段,但对于他们的实力以及天赋,却依旧唯有暗自感叹,这等成就,实在让众多天才黯然失色。
    
        “牧尘竟然失败了...”在金色战台之外的一处,面色有些苍白的武灵望着战台上空的四道人影,忍不住的一声轻叹。
    
        在其身后,武盈盈也是贝齿轻咬着红唇,她的兴致有些不高,那一对美目,时不时的失神的望向那审判之镜,仿佛是在期盼着什么。
    
        “别看了...”武灵苦笑一声,道:“牧尘已经很厉害了,这一次,他只是被姬玄和血天河阴了而已,那两个家伙,极其的厉害,他们有心算无心下,牧尘栽了也不冤。”
    
        “而且不是还有洛璃在吗,她可不简单,真要动手的话,我应该也不是她的对手,有她在这里,姬玄与血天河他们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夺冠。”
    
        武盈盈无精打采的点点头,那黯然神伤的模样,看得武灵一阵翻白眼,他刚才败在血天河手中的时候,都没见这丫头这么伤心过。
    
        ...
    
        “牧尘...”
    
        在万凰灵院的方向,唐芊儿也是俏脸微白,她有些无法想象,那个明明年龄比她还要小一点,可却总是让人有着依靠感,并且永远不会认输的少年,竟然会止步于此。
    
        虽然那个少年总是有着从容而温和的笑容,不过她知道,这并非是少年能够无视那一次次的打击,只是他最终又是能够在那打击之中再度的站起来。
    
        身躯依旧笔直。
    
        或许这一次的失败,少年最终依旧能够笑着面对,但那种笑容,她光是想想都觉得心疼。
    
        “牧尘...你一定要加油啊。”
    
        少女玉手轻轻合十,在心中祈祷。
    
        ...
    
        天空上,五位院长也是在注视着那从审判之镜闯出来的四道身影。
    
        太苍院长在心中轻叹了一声,他原本以为牧尘能够冲到最后的,倒没想到却是出现了这种变故,不过所幸他们北苍灵院并不是全军覆没,至少,洛璃还在场中。
    
        “呵呵,四位院长,如今已经有着四人出现,我想,那四强之战也应该开始了吧?”天圣院长冲着四位院长微微一笑,道。
    
        太苍院长眉头微皱,道:“天圣院长会不会太急了?”
    
        “呵呵,这有什么急不急的,毕竟结果已经出现,莫非太苍院长还在等待谁的出现吗?”天圣院长笑了一声,道:“而且按照规矩,只要冠军还未真正的出现,谁能闯出审判之镜,照样是拥有着资格的。”
    
        太苍院长默然,虽然他知道那个概率极其微小,但心中总是略微有些不甘心,毕竟这一次的灵院大赛对于他们北苍灵院极其的重要,因为圣灵院只要再取得一次灵院大赛冠军,那么他们就将会问鼎院首的位置,而一旦让天圣院长把持了院首的位置,那么他们北苍灵院就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些年成绩太差,而被天元院长以此为由,剥夺他们五大院的头衔。
    
        “那就开始吧。”
    
        太苍院长最终只能点头,这个时候,他显然没办法再反对。
    
        “还是太苍院长深明大义。”天圣院长一笑,旋即他目光射向战台之上的四道身影,雄浑如雷的声音,再度响彻天地。
    
        “首先恭喜四位闯出审判之镜的学员...你们晋入了四强,拥有着争夺这一届灵院大赛冠军的资格。”
    
        “而接下来的冠军之战,没有任何的规则,不管你们将会如何的作战,当最后一人还能站在战台之上的人,他就会是最后的冠军!”
    
        “哗!”
    
        无数人为之哗然,心头震动,竟然没有抽签定对手,而是四人同台作战,这是要开启一场混战吗?
    
        战台上,四道人影目光都是微微一闪。
    
        “宣布已经完毕,那么接下来...便是这一届灵院大赛真正的重头戏,冠军之战!”
    
        伴随着天圣院长此话一落,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战台之上的气氛,陡然紧绷。
    
        所有人都是瞪大着眼睛,他们很想知道,这一场四人混战,究竟会如何开局。
    
        而在那万众瞩目的天空上,姬玄与血天河对视一眼,皆是微微一笑,旋即两人身形一闪,各自出现在了辽阔的战台上。
    
        血天河目光直射向天空上清冷如雪,银发轻扬的少女,眼中有着阴冷笑容浮现出来。
    
        “血神院血天河,请北苍灵院赐教!”
    
        另外一侧,姬玄也是淡淡一笑,抱拳拱手,朗声道:“圣灵院姬玄,请万凰灵院赐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