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姬玄,温不胜所处的战台。
    
        姬玄身处半空,磅礴的灵力正犹如潮水般的自其体内席卷而出,而在其身后,磅礴浩瀚的灵力,仿佛是隐隐的形成了一轮巨大的圣日。
    
        圣日悬浮,散发着惊人的灵力威压,让得不少看向此处的学员头皮都是有些发麻,这种程度的攻击,就算是渡过三重神魄难的高手,恐怕都不敢憾其锋芒,这个姬玄,能够成为八位队长中,声名最为显赫的人,的确是拥有着过人的本事。
    
        而在不少人为之惊叹的时候,姬玄微凝的目光,却是望向前方,在那里,温不胜面色平静而立,后者的手掌,在此时变成暗金色彩,看上去犹如鎏金所铸,一种莫名的威压之感,散发出来。
    
        “至尊手骨...”
    
        姬玄紧紧的盯着温不胜,缓缓的道:“你倒真是好大的机缘。”
    
        此时的姬玄方才明白,为什么温不胜能够率领着一支并不强大的队伍一路过关斩将,冲进前八,原来,这个看上去很平凡的家伙,竟然是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底牌。
    
        “至尊手骨?”
    
        战台周围,一些学员听到此话,则是心头一震,眼神有些骇然的望着温不胜那鎏金般的右手,这个家伙的手掌之内,竟然拥有着至尊手骨?
    
        温不胜同样是望着姬玄,他笑了笑,道:“只是运气好而已,侥幸在遗迹大陆的一处古老遗迹中,获得了一位前辈以精血保存下来的手骨,而且正好我又与这至尊手骨颇为的契合,再加上又懂点移植之术,虽然才成功而已。”
    
        “果然是好运气。”一些人忍不住的咂舌,虽说至尊强者若是陨落坐化的话,躯体同样是能够千年不灭,但就算是有人侥幸的得到了这种至尊骨,那也不可能将其移植进入体内,因为那本就不是自己的东西。一旦移植进入体内,反而会引起反噬,除非他真的运气好到能够与这种至尊骨达到相当高的契合度...
    
        而这种几率极小的事情,竟然撞到了温不胜的头上。这家伙的运气,真是让人羡慕之极。
    
        “不过看你这至尊手骨的威压,恐怕它的主人,生前实力也未曾超过五品至尊,所以你今天想要光凭这手骨之力就想要获胜的话。恐怕没那么容易。”姬玄淡淡的道。
    
        “不拼一次的话,谁又知道结果呢?”温不胜同样是淡然一笑,即便是面对着强势的姬玄,他依旧没有丝毫的畏惧。
    
        “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一位至尊强者陨落之后,还能留下多大的力量吧。”姬玄深深的看了温不胜一眼,眼神则是逐渐的冷漠起来,他的身体逐渐的升上高空,而在其身后,那磅礴的灵力所化的一轮圣日。也是愈发的清晰与庞大。
    
        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天地间的灵力仿佛是在此时暴动起来,那一轮圣日照耀下来的光芒,甚至令得天地间的灵力都是有些沸腾。
    
        谁都知道,姬玄已是打算使用杀招结束这场战斗了。
    
        呼。
    
        温不胜也是深吸了一口气,他那鎏金般的手掌猛然一握,整条手臂之上的衣袖瞬间化为粉末,手臂之上,青筋犹如虬龙般的蠕动着,浑身的鲜血都是在此时流动,最后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手掌之中。
    
        而随着那些鲜血的灌注。那暗金颜色的手掌,颜色则是变得暗沉了许多,但那种随之散发出来的威压感,也是越来越强大。
    
        无数人看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现在的两人,显然已经是在准备决定胜负的攻势。
    
        轰轰!
    
        狂暴的灵力,一**的荡漾在天地间,那种可怕冲击之前的平静,让得天地间的气氛都是有些凝固。
    
        天空上,姬玄身后那一轮圣日。已是膨胀到了数百丈,他的身体悬浮在圣日之前显得格外的渺小,圣日悬浮,犹如是烈日从天而降一般,给人一种极为震撼的感觉。
    
        而当那一轮圣日达到一种极限的时候,姬玄那冷漠的眼中,也是有着一抹精芒浮现,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下方的温不胜,双手陡然结印,冰冷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而起。
    
        “大日神术,圣日净世!”
    
        嗡嗡!
    
        一轮巨大的圣日,顿时在此时发出了嗡鸣的颤抖,伴随着姬玄印法结成,所有人都是震撼的见到,那一轮圣日陡然暴射天际。
    
        咻!
    
        圣日掠上九天,数息之后,猛的俯冲而下,仿佛一轮烈日从天而降,携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力量,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骇然目光中,对着这片战台,降临而下。
    
        在这种可怕的攻势下,那坚固无比的战台上,顿时出现了一片凹痕,裂纹也是开始飞快的蔓延。
    
        可怕的力量压迫,从天而降,也是令得温不胜面色愈发的凝重,他抬起头来,巨大的圣日在他眼瞳之中急速的放大。
    
        他的右手,在此时缓缓的抬起,鎏金般的手掌,仿佛是有着暗金色的液体在其中流动,温不胜的面色,在此时愈发的苍白,旋即他手掌朝上,轻轻的对着虚空拍下。
    
        “至尊之手!”
    
        轻轻的声音,在温不胜的心中响起。
    
        嗡!
    
        温不胜手掌所落处,空间在此时突然剧烈的波动起来,甚至是有着肉眼可见的空间涟漪一圈圈的扩散开来,仿佛是湖水一般。
    
        鎏金光芒,绽放而出,所有人都是能够清晰的见到,一道鎏金掌印,自温不胜掌下飞出,掌印迎风暴涨,短短瞬间,便是化为百丈巨大。
    
        鎏金巨掌,迎头冲上,仿佛是巨人在挥动着巨掌,最后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震撼目光中,毫不畏惧的与那降临而来的一轮圣日,重重相撞。
    
        咚!
    
        撞击的霎那,天地仿佛都是变得安静下来,不过这种安静仅仅是瞬息,再然后,璀璨刺目的耀眼光芒,在天空之上爆炸开来。
    
        那一幕,仿佛是两颗陨石撞击在了一起。
    
        可怕的灵力冲击,疯狂的冲击开来,无数人抬起头,他们骇然的望着那对碰之处,圣日与鎏金巨掌,疯狂的对碰着,可怕的力量不断的互相侵蚀着,试图将对方湮灭。
    
        不过两种力量都是强大得惊人,所以一时间,两种可怕的攻势,竟然是呈现僵持之势。
    
        战台上,温不胜望着这一幕,他那按着虚空的鎏金手掌,再度缓缓的拍下,同时他的面色,愈发的苍白。
    
        “嗡!”
    
        鎏金巨掌,在此时金光陡然强盛,再然后,所有人都是见到,鎏金巨掌竟是猛然握拢,巨掌直接是将那一轮圣日,生生的捏爆而去。
    
        嘶。
    
        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谁都没想到,这温不胜竟然强到这种程度,居然连姬玄如此强大的攻势就被他捏爆而去。
    
        至尊手骨,果然厉害。
    
        咻!
    
        鎏金巨掌捏爆那一轮圣日,直接是趁着那狂暴之极的灵力爆炸,反手冲上,再度对着天际上的姬玄重重拍去。
    
        那片空间,都是因为灵力冲击而变得有些扭曲,令得人无法看清此时姬玄的神色,不过面对着温不胜这趁胜追击,他似乎并没有躲避的迹象。
    
        “唰!”
    
        鎏金巨掌,几乎是顷刻间便是出现在了姬玄的前方,然后重拍而下。
    
        姬玄的面色,毫无波动,那一对眸子中,仿佛是有着寒芒掠过。
    
        唳!
    
        一道古老的鹰啼之声,突然在此时嘹亮的响彻了天际,无数人抬头,他们似乎是见到,一道犹如虚幻般鹰翼,划破了虚空,最后掠过了那鎏金巨掌。
    
        虚幻般的鹰翼仅仅只是出现了瞬间,在掠过鎏金巨掌时便是消失,这令得很多人都是揉了揉眼睛,仿佛先前一幕,仅仅只是幻觉。
    
        鎏金巨掌,在距离姬玄尚还有不足半丈距离时,突然凝固,再也无法靠近半点。
    
        姬玄面色漠然的伸出手掌,轻轻的拍在那鎏金巨掌上。
    
        咔嚓。
    
        而随着姬玄那轻轻的一拍,无数人便是骇然的见到,那坚不可摧的鎏金巨掌,竟是在此时直接蹦碎开来,化为漫天金色光点。
    
        噗嗤。
    
        下方的温不胜,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浑身的灵力波动,萎靡到了极点,他身子软软的倒下,单膝跪地,鲜血从嘴角滴落下来。
    
        他缓缓的搽去嘴角的血迹,抬起头来,此时的姬玄正缓缓的降落下来,眼神漠然的盯着他。
    
        “我输了。”
    
        温不胜苦涩的一笑,旋即轻叹一声。
    
        当温不胜此话说处,这天地间顿时响起铺天盖地的惊呼之声,谁都没想到,原本还攻势略站上风的温不胜,却是突然间落败。
    
        这个姬玄,真是太强了。
    
        听得那漫天的惊呼声,温不胜则是偏过头,望向远处的一座战台,那里同样是散发着惊天的灵力波动。
    
        姬玄,果然名不虚传啊,能否打败他,牧尘,就看你的了啊...
    
        (很久没有拉过任何票了,这种更新也的确没资格拉任何票,不过在这里,我想为我们的贺盟,贺兰山的魂,拉一次盟主票,大家可以点击起点首页的12周年专题,里面有一个盟主大比拼,如果大家有票的话,请投给贺盟,感谢。
    
        明天会三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