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暂时落幕
    第五百八十七章
    
        随着姬玄那一支队伍的离去,他那冰冷中噙着浓浓杀意的声音,却依旧是还徘徊在这片天空上,久久不散。
    
        而在那种杀意的弥漫下,这片天地那无数的强队,都是面面相觑,被震慑得不敢言语。
    
        虽然眼前这一幕似乎是姬玄被逼得退走,但却真没一个人会认为他退的狼狈,因为谁都感觉得出来,姬玄根本就没有动用真正的实力。
    
        先前那一道神秘而古老的鹰啼声便是最好的证明,牧尘那一道黑色雷霆威力有多可怕,在场的人都很清楚,然而就算是这种攻击最后都被姬玄给抵挡了下来...
    
        姬玄所蕴藏的底牌,显然是极其的可怕。
    
        只是现在的这种处境,却是桎梏着他无法肆无忌惮的施展,因为他所面对的对手,同样不是省油的灯。
    
        这个看上去只有着灵力难实力的牧尘,所拥有的真实战斗力,足以让得在场的任何一个高手都面色凝重,谨慎对待。
    
        而显然,面对着这种对手,即便是强如姬玄这等妖孽般的人物,也是不得不生出一些忌惮,因为他忌惮这将会是一场极端惨烈的战斗。
    
        而那样的话,即使他最后能够战胜牧尘,而他也会付出相当重的代价,那时候,他就必须还要面对真正动怒的洛璃以及一个态度不明的温清璇。
    
        面对着这两个拥有着倾国倾城般容颜的女孩,就算是姬玄,也不敢说有必胜的把握,除非他真的什么都不顾...
    
        所以,局势逼得姬玄不得不退。
    
        不过姬玄虽然退了,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惊天般的交锋并没有真正的结束,它只不过是向后推迟了一点时间...姬玄是在等,他在等决战赛。
    
        一旦晋入了决战赛,那他方才能够真正的肆无忌惮的施展底牌。
    
        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牧尘究竟能否还如同现在这般让得姬玄忌惮,就真是一件两说的事情了...
    
        到时候的那一战,必将会是真正的龙争虎斗。
    
        天空上,牧尘只是眼神平静的望着姬玄的远去,他那紧绷的身体,也是一点点的松缓下来,俊逸的面庞上,掠过了一抹淡淡的苍白。
    
        以他灵力难的实力,短时间内时间出天木神轮,木神经以及驭雷术三种真正的神术,这对于他而言,显然还是有着极大的消耗。
    
        这也是所幸他晋入了灵力难,体内灵力雄浑了数倍,不然若是换作以往的肉身难,他必然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他视线盯着姬玄消失的地方,神色平淡,只是那眼神深处,却是有着凌厉在涌动。
    
        这一次的交手,算是有些虎头蛇尾,不过也是让得他明白了现在的姬玄究竟有多强,这个曾经的对手,如今已经越来越深不可测。
    
        “真是个劲敌啊。”
    
        牧尘手掌缓缓的紧握,喃喃自语:“灵力难,的确还远远不够...”
    
        先前的交手,牧尘能够感觉得出来,姬玄隐藏了许多的东西,他的真正实力,应该不止于此,所以,这令得牧尘首次的感觉到了一些自身的不足,特别是在灵力方面,他与姬玄这种渡过了三重神魄难的高手相比,的确是差了太多。
    
        虽然他能够凭借着强悍的肉身拉近距离,但灵力毕竟才是最关键的一点,他如果要施展一些强大的底牌,必然需要庞大而雄浑的灵力支持。
    
        所以,如果他真的想要彻彻底底的将姬玄打败,那么他也必然再度提升实力。
    
        牧尘深吸一口气,压抑下翻涌的心潮,轻声道:“决战赛么...应该很快了,姬玄,到时候,我们就把底牌彻彻底底的揭开吧,看看究竟是谁能够笑到最后?”
    
        这片天地间的寂静持续了半晌,那种弥漫的杀意,也终于是彻彻底底的散去,于是那所有的强队都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面面相觑着,旋即视线古怪而忌惮的看了一眼远处天空上的牧尘,一些队伍,已是开始撤退,眼下的大战已经落幕,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必要,反而还会容易被其他的强队盯上。
    
        而抱着这种想法,很快天空上便是响起一道道破风声,一支支强队,都是有条不紊的撤退,而且在撤退的时候,还保持着警惕戒备的阵型。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这片原本汇聚了灵院大赛中几乎十之七八强队之地,便是开始再度的变得空旷,唯有着那满地的狼藉以及蹦碎的山峰,证明着先前这里所爆发的大战。
    
        “呵呵,真是厉害,不愧是能够被洛神族下一任皇看中的人。”那血天河倒是冲着牧尘一笑,道。
    
        牧尘淡淡的看着血天河,道:“你们血神族的人不远万里来参加这种灵院大赛,倒是有些闲得荒。”
    
        “连洛神族未来的女皇都能在这里,我们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血天河视线转向了不远处的洛璃,猩红的眼神中掠过一抹寒意,他抿嘴一笑,道:“现在她可是整个洛神族的希望了呢,如果能够将她杀了的话,洛神族就会彻底的绝望...”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是见到牧尘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极端可怕起来,那种眼神,甚至在先前面对着姬玄时,都未曾有这么的可怕,所以这也是令得血天河瞳孔微微缩了缩。
    
        “那我就只能在这里先把你们这些杂碎宰了。”
    
        牧尘那俊逸的脸庞上,有着一抹格外狰狞的笑容浮现出来,他眼中掠过一抹红光,一股滔天般的杀意弥漫而出。
    
        牧尘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惊人杀意,也是令得这里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惊,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血天河他们,显然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后者等人怎么突然把牧尘招惹成这个样子。
    
        洛璃娇躯一动,已是出现在了牧尘身旁,她那清澈的眸子在此时显得格外的冰冷,玉手紧握的洛神剑也是在发出细微的颤抖,剑吟之声,响彻而起。
    
        在那下方,沈苍生,李玄通,苏萱他们也是蠢蠢欲动,目光锁定着血天河等人。
    
        温清璇漂亮的凤目也是扫了血天河一眼,轻轻一哼,玉手之中那金色战枪便是闪现而出,她枪尖斜指,金色战甲包裹着的傲人身材,延伸着令人心动的饱满弧度与动人曲线。
    
        血天河见到他这一句话却是引来这种反应,眼神也是一凝,旋即他目光瞟了不远处的柳青云,方云他们一眼。
    
        “呵呵。”
    
        柳青云与方云瞧得血天河的目光,却是笑了笑,却是根本没有要帮忙的举动,反而脚尖一点,身形便是倒飞而去。
    
        他们虽然与姬玄有着同盟的关系,但与血天河却并不算太多的交情,所以他们自然不可能为了血天河去对付牧尘。
    
        特别是现在的牧尘已经展露出了让他们极其忌惮的实力。
    
        毕竟以他们的实力,要晋入决战赛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根本犯不着在这个时候去把牧尘给得罪得红眼。
    
        牧尘看了柳青云他们一眼,倒是并未阻拦,这个时候,他同样泛不着与这种顶尖的强队真正的动手,因为那样,只会将他们彻彻底底的推向姬玄那边。
    
        而血天河见到柳青云他们干脆的遁走,眼神则是有些阴沉,旋即他一声冷哼,脚掌一跺,血河席卷而出,直接是将他们的身体尽数的笼罩。
    
        “你现在就得意吧,等到了决战赛,自然会让你们笑不出来。”
    
        血天河阴冷的声音传开,那血河则是爆成漫天血光,旋即一些血光直接是对着远处遁去,眨眼间便是消失不见。
    
        虽然他也是很想对洛璃出手,但眼下对方的阵容委实有些强横,如果真的动手,显然他们将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血天河也只能有些憋屈的带人遁走。
    
        牧尘眼神冰冷的望着血天河他们的厉害,同样没有阻拦,因为他也知道,现在的确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决战赛上若是遇见这些家伙,就让他们永远都别再回血神族了!”牧尘眼中满是杀意,在这里杀人的话或许会有点麻烦,可一旦决战赛开启后,可就不会再有这些规矩了。
    
        显然,对于这些一直在打洛璃注意的血神族,他也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洛璃偏过头来,那原本冷彻的眸子,却是迅速的变得柔和起来,那红润的小嘴,也是轻轻的翘起,显得格外的动人。
    
        “你这么愤怒干嘛?”洛璃微偏着头,看了牧尘一眼,琉璃般的眸子中,噙着一些笑意。
    
        看得出来,她心情挺好,想来是因为牧尘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惊人杀意。
    
        “这些混蛋敢打我媳妇的注意,我怎么能不愤怒?”牧尘冷哼道。
    
        “满嘴胡言,谁是你媳妇。”洛璃俏脸微红,横了牧尘一眼,似嗔似羞。
    
        牧尘嘿嘿一笑,心中却是被洛璃这难得的娇俏模样勾得蠢蠢欲动,忍不住的伸出手把眼前少女那娇嫩的小手给抓进手中。
    
        洛璃微惊,毕竟这里人太多了,当即挣扎了一下,不过当她在看见牧尘脸庞上掩藏着的一丝苍白后,这才连忙停止了挣扎,贝齿轻咬了咬红唇,然后眸子便是泛着冷光的看了一眼之前姬玄消失的地方。
    
        “咳。”
    
        一道干咳声突然的响起,牧尘抬起头来,便是见到武灵笑眯眯的出现在前方,在其身后,一身鲜红长裙,身材显得婀娜饱满的武盈盈也是面无表情的站着,那一对俏目,淡淡的盯着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