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棘手
    第五百四十四章
    
        牧尘凌空而立,他一条手臂雷浆流淌,雷纹犹如是从肌肉之中生长出来,散发着一种可怕的力量之感,另外一只手掌则是紧握着噬龙魔枪,枪身笔直横出,而在那枪尖之上,挑着一方古朴的石印。
    
        在其胸膛处,六道雷纹若隐若现,狂暴如惊雷般的力量,在其体内涌动着,肌肉震动间,甚至连周身的空气都是悄然的爆裂,那种肉身力量,已是达到了一种有些恐怖的程度。
    
        牧尘的雷神体,已经是达到了六纹雷体的程度。
    
        这正是之前渡过那片神木罡雷雷海时,牧尘以肉身硬接,从而所获得的好处。
    
        呼。
    
        仿佛是掺杂着丝丝雷鸣的白气,自牧尘的嘴中吐出,其中雷光闪烁,牧尘的双目之中,更是犹如有着雷霆诞生,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他盯着前方面色有些铁青的血天都,眼神淡漠,如果他的肉身并没有突破到六纹雷体的程度,他这样与血天都硬碰硬的话,或许还难以取得什么上风,但谁也难以料到,在经历了那神木罡雷的轰击之后,他的雷神体,再度获得了突破。
    
        六纹雷体,足以让得牧尘正面硬憾任何一重神魄难的高手。
    
        “看来宝贝与你无缘。”牧尘淡淡一笑,道。
    
        血天都眼神阴沉的望着牧尘,不过这种阴沉之下,却是多了一些真正的忌惮与正视,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真的将牧尘当做与他一个层次的对手,可此时,他不得不改变这种观念了。
    
        因为他同样能够从此时的牧尘身上感受到一种压力。
    
        后者的肉身,比起之前,变得更强了,甚至强到连他也不敢无视的地步。
    
        “你倒是有些能耐,肉身难的实力,却能够将肉身修炼到这种地步。在我接触过的同一辈人中,只论肉身强度的话,你恐怕都足以排进前十了。”血天都语气有些阴沉的道。
    
        牧尘笑了笑,道:“承蒙夸奖。”
    
        “不过...”
    
        血天都双目之中。仿佛是有着血海流淌,他缓缓的道:“肉身再强,终归有限。”
    
        牧尘闻言,却是不置可否,而后他视线转移而开。在另外的方向,洛璃与温清璇皆是有人阻拦,不过两女实力惊人,所遇见的阻拦远比他这边要小,所以当他在取得玄龟印的时候,她们所选中的两件宝贝,最终也是落在了她们的手中。
    
        洛璃手中的是一柄玉尺,玉尺通体碧绿,其上铭刻着复杂的纹路,仔细看去。似乎是百草之形,整柄玉尺上,都是散发着浓郁的生机。
    
        而温清璇玉手之中,则是一道青色的木藤,木藤显得颇为的古朴,其上光洁溜溜,倒是有些类似青色的绳索一般。
    
        两女手中的宝贝,显然都不是凡物,而且看那等表面形象,甚至比牧尘夺得的玄龟印还要亮上几分。
    
        在洛璃与温清璇皆是成功夺宝的时候。其余的七件宝贝也是经过一番争夺开始有了得手之人,不过宝贝毕竟有限,相对于这里的人数,绝大多数人都是空手而归。这令得他们相当的不甘,但又无可奈何。
    
        而随着十件宝贝都是落入人手,先前激烈的战斗也是松缓下来,不过谁都能够感觉到那气氛依旧剑拔弩张,不少人目光扫视,虎视眈眈。
    
        王钟与墨鱼等人面色最是难看。因为在先前牧尘与血天都交手的时候,他们分别也是在对着洛璃与温清璇出手,可结果却是显而易见,两女的手段,从某种程度而言比起牧尘更为的凌厉,虽然他们也是倾尽全力,但最终还是在两女手中吃瘪,不得不落得空手的下场。
    
        而至于武盈盈以及四海灵院等人倒是明智的并未掺和那最激烈的争夺,反而是将视线投向那相对而言比较弱小的另外七件宝贝,所以当争斗结束时,他们倒是各有收获,虽说到手的只是绝品灵器,可也算是收获不小了。
    
        整个广场之中,气氛则是在此时变得微微的有些诡异。
    
        血天都盯着牧尘,洛璃,温清璇三人,眼芒闪烁,如果只是对付牧尘一人的话,他有着不小的把握,可一旦再加上洛璃与温清璇的话,即便自傲如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只能退避。
    
        “牧尘,你们会不会太过分了一些?”
    
        而在血天都目光闪烁间,突然有着阴冷的声音从一侧响起,众人望去,只见得王钟正狠狠的盯着牧尘,道:“这里总共就只有三件准神器,现在却全部被你们给夺走了,你是打算让我们所有人都空手而回吗?”
    
        这王钟这一番话也是极为的毒辣,眼下毕竟僧多粥少,而牧尘他们三人汇聚在一起,实力的确极为强悍,这里恐怕任何一方单独和他们动手都难以占到优势,所以他想尽办法,试图将牧尘他们孤立。
    
        整片广场,都是在此时变得有些骚动,一些心中不甘之人,也是忍不住的将目光投向牧尘他们,那眼中忌惮与贪婪同时闪烁。
    
        “呵呵,王钟兄说得没错,牧尘,做人可不能太贪心了,免得被撑死。”墨鱼也是在此时冷笑出声,他本就恨牧尘恨得要死,再加上眼下眼红牧尘他们所夺得的三件准神器,所以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落井下石。
    
        “牧尘,看来你的对头还真不少呢。”血天都玩味的望着这一幕,笑道。
    
        牧尘面无表情,洛璃与温清璇俏脸则是冰寒了一些,两女掠至牧尘身侧,美眸扫视而来,眸子中带着寒意。
    
        “这位朋友,看模样你们应该也与牧尘他们有着恩怨,我看何不联手一次?”王钟见到温清璇那冰冷的目光,心头却是一凛,对于后者,他实在是太过的忌惮,因此目光一转,便是看向了血天都,从先前他与牧尘的交手情况来看,此人的实力,也是达到了一重神魄难。不可小觑。
    
        “呵呵,这我倒是挺有兴趣,牧尘可以交给我来对付。”血天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王钟的建议,正好符合他心中所想,毕竟他知道,光凭他这边的力量,恐怕很难对付牧尘三人。
    
        王钟闻言。顿时一喜,牧尘的难缠他很清楚,后者在灵宝山更是直接击败了一尊实力达到一重神魄难的战偶,而眼下,这血天都若是将其拦下的话,那是最好不过。
    
        “呵呵,武灵院和四海灵院的朋友,可也有兴趣掺和一把?我想准神器的诱惑,应该足够的吧?”
    
        将血天都也是拉入对付牧尘他们的阵营后,王钟竟又是看向了武盈盈以及四海灵院。看这模样,摆明了是要拉拢所有人一同对付牧尘他们。
    
        武盈盈与四海灵院的四位队长闻言,面色倒是微不可察的变了变。
    
        武盈盈俏目看向牧尘,后者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过那在其身体表面闪烁起来的雷光,还是暴露了一些他此时心中的怒气与杀意。
    
        “你已经拉拢了两方人马,再把我们也拉拢进去,到时候把他们手中的三件准神器抢了过来,那又要怎么分配?难道再打一次吗?”武盈盈淡淡的道。
    
        听得此话,王钟面色顿时微变。因为武盈盈这话太尖利了,甚至令得他无法回答,毕竟准神器就三件,以王钟的性子。自然不可能会愿意空手而回,所以到时候就算解决掉了牧尘他们,准神奇的分配,依旧是还会爆发战斗的。
    
        四海灵院那四位队长也是对视一眼,最后摇了摇头,道:“王钟队长。抱歉了,这种事情,我们四海灵院无意掺和,准神器虽然稀罕,但与我们无缘,所以我们也不强求。”
    
        他们婉拒了王钟的邀请,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不论是牧尘他们,还是王钟等人,两方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实力虽然有一些,但掺和进了这种层次的争斗,对于他们而言,恐怕没多大的好处,而且,正如武盈盈所说,在解决掉牧尘后,他们也不一定就能获得准神器,说不定,到时候还是平白努力,为别人做嫁衣。
    
        王钟面色有些难看,不由得狠狠的盯了武盈盈一眼,正是因为后者将此事挑明了,方才令得其他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收敛了心思。
    
        武盈盈倒是不理会于他,玉臂环抱,酥胸顿时有着饱满的弧线顺着衣衫挤压而出,她俏目冷冷的扫了牧尘一眼,旋即哼道:“你们想要对付谁就自己去动手,等你们打累了,我自然会出手。”
    
        牧尘笑笑,对着武盈盈投去一个感谢的目光,他知道她先前的那句话,打消了多少人的异样心思。
    
        不过对于他投来的感谢目光,武盈盈却依旧是俏脸噙着寒霜,理也不理。
    
        王钟面色铁青的收回目光,冷笑道:“没有你们,那也足够了。”
    
        话音一落,他袖袍突然一挥,只见得光芒闪烁,一尊巨大的雕像便是出现在了广场之上,正是一具木神卫,而且从木神卫周身散发出来的波动来看,它的威力,恐怕并不比牧尘他们所获得的那一座木神卫弱。
    
        墨鱼见状,不由得呵呵一笑,屈指一弹,同样是一尊木神卫闪现而出。
    
        “既然大家都将这东西召唤了出来,那我也就不留着了。”血天都懒洋洋的一笑,手掌挥动间,也是召唤出了一具一模一样的木神卫。
    
        整片广场一时间都是有些安静,那一道道目光有些震惊的望着那三座木神卫,谁能想到,王钟他们一下子就召出了三座堪比一重神魄难实力的傀儡...
    
        牧尘望着那三座木神卫,眼神也是微微一凝,看来果然是每一个获得了木神贴的队伍,也都是获得了一座木神卫。
    
        而这样看来的话,光是这三座木神卫,就已经堪比三名一重神魄难的高手了,这再加上血天都,王钟,墨鱼等人,那种阵容,的确足以给他们造成真正的麻烦了。
    
        所以这下子,事情倒是变得棘手了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