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院灵
    第五百二十九章
    
        耀眼的金光,在此时自这座藏灵院之外弥漫开来,温清璇手持金色战枪,那张倾国倾城般的容颜上,此时却是有着一些寒霜弥漫,磅礴而浩瀚的灵力,形成一**的灵力威压,犹如涛浪一般,对着众院盟的众人席卷而去。
    
        而面对着温清璇这般强势压迫,那些众院盟的人马,顿时有些索索发抖起来,战意全无。
    
        墨鱼见状,面色也是微微一变,旋即沉声道:“温清璇,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众院盟从未得罪过你们万凰灵院,你何必咄咄逼人?!”
    
        “看你们不顺眼而已。”温清璇声音清冷的道。
    
        “你!”
    
        墨鱼眼中掠过一抹怒气,旋即他阴沉的道:“温清璇,你虽然厉害,不过我们大哥也不见得就会惧你!”
    
        “一个藏头露尾的家伙,也想用来吓唬我?”
    
        温清璇冷笑,旋即她玉足一点,身形已是闪掠而出,金光涌动,仿佛金凰一般,华丽至极,而在那种华丽之下,金色战枪也是绽放出刺眼的光芒,化为铺天盖地的枪影,笼罩向了那些众院盟的人马。
    
        砰!砰!
    
        以温清璇的实力,寻常人根本难以将其阻拦,更何况眼下她已是能够动用部分灵力,而这些众院盟的人马则是毫无灵力,他们这种程度的肉身,根本就不可能是温清璇的一合之将。
    
        因此,温清璇所化的那道金光所过之处,众院盟的人马纷纷溃逃,一道道人影被枪影扫中,顿时吐血狼狈的倒射出去。
    
        短短十数息的时间,众院盟那数量众多的人马,便是成溃散之状。
    
        “温清璇,你太过分了!”
    
        墨鱼见状,面色也是一片铁青,他一声厉喝。脚掌一跺,身形也是暴冲而起,只见得一股极端强横的灵力自其体内席卷而出,他手掌一握。一柄巨大的剑影直接是在其掌心成形,然后刁钻狠辣的暴射向温清璇。
    
        “咦?”
    
        牧尘见到那自墨鱼体内爆发出来的强悍灵力,倒是惊咦了一声,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墨鱼似乎是将他体内的灵力尽数的爆发了出来。而并非是如同之前那秦风一般,仅仅只能够催动一半的灵力,显然,他身上的护灵玉盘,比起秦风的那一道,要更为的完善。
    
        “哼。”
    
        温清璇凤目一抬,她望着那攻势快若奔雷般而来的墨鱼,却是一声冷哼,玉手一握,手中金色战枪陡然爆发出耀眼光华。隐约间,仿佛是有着清澈的凤鸣之声嘹亮的响彻起来。
    
        “金凰之枪!”
    
        金色战枪暴射而出,仿佛是一只展翼掠空的金凰,携带着刺目金光,没有丝毫退避的与那一道巨大坚硬,凶猛硬憾。
    
        叮!
    
        清脆的金铁之声响彻起来,枪剑对碰之处,一股可怕的劲风席卷开来,只见得那地面上,瞬间被泄溢开来的枪芒剑气撕裂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砰!
    
        剑影突然爆炸开来。只见得那墨鱼身体猛的一震,身形略微有些踉跄的倒射而回,他的手掌上,有着一道血迹出现。鲜血顺着手指滴答答的落下来,显然,在与温清璇的对碰之中,他完全的落入了下风。
    
        “神魄难...”
    
        墨鱼望着手掌的鲜血,然后面色有些阴沉的望着温清璇,道:“不愧是曾经排名第一的队伍。现在的你,应该早已渡过了神魄难吧?”
    
        墨鱼自身的实力,只是差之一步就能渡神魄难,寻常灵力难的高手,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然而眼下却是在交手的瞬间被温清璇所伤,显然,对方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
    
        听得墨鱼的话,一旁的秦风与刘雄面色也是一变,有些惊惧的望着俏脸平静的温清璇,她竟然渡过神魄难了?这也太可怕了一点吧?
    
        “带着你们的人,滚出这里。”温清璇玉手握着长枪,淡淡的道。
    
        墨鱼,秦风,刘雄三人的面色都是有些难看,他们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森寒之意,这藏灵院内,乃是木神殿收藏至尊灵液的地方,只要他们能够获得一滴,就能够借此冲刺神魄难,所以想要他们退走,怎么可能!
    
        “那我们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墨鱼冷笑一声,他突然袖袍一挥,只见得一道光芒暴掠而出,瞬息间,那光芒便是迎风暴涨,竟是化为了一座巨大的青木雕像,在那青木雕像体内,有着磅礴的灵力散发出来。
    
        “木神卫?”
    
        牧尘一见到这熟悉的青木雕像,眼神却是突然一凝,这墨鱼他们手中,竟然也拥有着一座木神卫?
    
        “哼,温清璇,这座木神卫同样拥有着神魄难的实力,你想要试试它的威力吗?”将那木神卫召唤出来,墨鱼的底气也是足了许多,冷哼道。
    
        “一尊破木头,也想拦住我?”
    
        温清璇玉手紧握着金色战枪,凤目之中,寒意掠过。
    
        “这座木神卫就交给我来吧。”不过就在温清璇要出手时,牧尘却是突然出声笑道。
    
        “找死!”
    
        墨鱼闻言,却是讥讽的一笑,牧尘的实力不过是肉身难,就算他拥有着一些手段,怎么可能会是木神卫的对手?只不过这样想的他,却并不知道,在灵宝山上,牧尘已是凭借着他的力量,将一座实力同样达到一重神魄难的战偶给干掉了。
    
        “这可不需要我亲自动手。”牧尘冲着墨鱼戏谑的一笑,旋即他也是袖袍一挥,一道光芒掠出,迎风暴涨时,最后也是化为一座巨大的木神卫,那种体型,丝毫不比对面的小。
    
        “正好,我手中也有着一座相同的东西,不知道它们会更厉害一点?”牧尘笑眯眯的望着面色一点点难看下来的墨鱼,道。
    
        “该死的,他怎么也会有木神卫?!”秦风与刘雄面色铁青,他们怎么都未曾料到,牧尘竟然也拥有着一座木神卫,这样一来,他们的一道强有力的底牌,则是完全失效了。
    
        温清璇也是有些诧异看了牧尘一眼,显然她同样不知道牧尘也隐藏着这种底牌,一尊堪比一重神魄难的傀儡,可是相当的有震慑力。
    
        墨鱼也是一咬牙,旋即一挥手,那尊木神卫便是踏着地动山摇般的步伐,直冲温清璇而去。
    
        “呵呵,大家伙还是和大家伙玩吧,何必去找女孩子玩。”牧尘微微一笑,心神一动,木神卫便是犹如巨人般的冲了出去,巨大的拳头,伴随着碧绿光华,直接是对着对方那座木神卫轰了过去。
    
        砰!
    
        两个庞然大物交缠在一起,顿时爆发出了大战,大地都是在它们的脚下颤抖。
    
        温清璇见状,也是冲着牧尘微微点头,旋即那冰冷的目光便是锁定向了墨鱼等人,战枪之上,再度有着金光涌动。
    
        “怎么办?”秦风他们见状,面色微变,以温清璇的实力,恐怕就算是他们三人联手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在那一旁,还有着牧尘与洛璃在虎视眈眈,他们这边的人数优势,此时因为此地特殊的缘故,反而成为了累赘。
    
        墨鱼眼神阴沉,不过倒并没有什么惊慌,他看了一眼身后的藏灵院,旋即喃喃道:“应该差不多了。”
    
        “所有人,都按照之前所说,归位。”墨鱼手掌一挥,冷声喝道。
    
        原本毫无战意的众院盟人马闻言,顿时精神一振,纷纷后退,最后他们掠上了藏灵院边缘处,在那里,有着一些凸出来的石台,而他们则是尽数的盘坐了上去。
    
        “温清璇,我说过,想要逼走我们,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墨鱼冷笑一声,旋即他的手掌,则是贴在了藏灵院的一根青木柱子之上,磅礴的灵力涌入柱子,只见得那古老的木柱之上,顿时有着一道道青色光纹浮现出来,那些光纹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弥漫出来。
    
        喝!
    
        同时间,那些盘坐在藏灵院边缘石台之上的众多众院盟的人马,也是齐齐低喝,手掌贴在石台之上,只见得光芒涌动,他们体内的灵力竟是在此时尽数的流向了石台,最后灵力奔腾,整座藏灵院,都是在此时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这般变故,也是令得牧尘三人一惊,温清璇俏脸微寒,手中金色战枪猛的暴射出一道凌厉金光,不过这道金光刚刚射进藏灵院数丈范围,便是被那弥漫出来的青光,尽数的抵挡了下来。
    
        藏灵院周身弥漫的光芒,愈发的明亮,而那些盘坐在石台上的众院盟人马,面色也是越来越苍白。
    
        墨鱼并没有理会那些面色苍白的同伴,而是眼神阴冷的望着牧尘三人,那眼神中,充满着森然的杀意。
    
        “牧尘,你们应该后悔来到这里。”
    
        墨鱼脸庞上的笑容在此时显得有些狰狞,旋即他双手按在面前的古老青木柱子之上,体内灵力,也是尽数的灌注了进去。
    
        嗡嗡!
    
        浩瀚的灵力,突然在藏灵院之前疯狂凝聚而来,最后竟是隐隐的化为了一道模糊的光影,那道光影之中,有着一种令得牧尘他们面色都是一变的强大波动散发出来。
    
        “它是守护藏灵院的院灵,只要将其召唤出来,它就会自动的清除藏灵院周围的生灵,只有在藏灵院范围之内的人才不会受到攻击...”
    
        墨鱼森然一笑,眼神得意的望向牧尘三人。
    
        “而现在...你们将会成为它的猎物,牧尘,笑到最后的人,可不是你们。”(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