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五百二十章 收获
    第五百二十章
    
        半空中,巨大的青木光轮消散,化为漫天的碧绿光点飘落而下,将下方那道身影给笼罩了进去。
    
        而灵宝山外,则是一片安静,那一支支队伍的脸庞上,都是凝固着难以置信之色,眼前的局面,显然变化得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这原本应该是牧尘的死局才是,怎么又突然之间峰回路转,那暴力之极的战偶,却是一分为二...
    
        还有那道青木光轮又是怎么回事,先前牧尘的攻击不是落空了吗,怎么又突然间出现了...
    
        茫然充斥在一些人的脸庞上,他们显然一时间并没有从那种突然间的变故中回过神来。
    
        温清璇狭长的凤目,凝视着那一道身影,轻声道:“故意把那道青木光轮射进地底的吗...厉害呢,在杀招出手之后,竟还能再埋下一个杀招...”
    
        当那道青木光轮攻击落空而射进大地时,牧尘却并没有立刻再度将其催动,而是任由其潜伏在地底,因为他知道这具战偶那惊人的速度,若是直接立刻将其暴露的话,恐怕依旧无法击中战偶,所以他在等待时机,同时他散去了防御,以自身为诱饵,诱使战偶对他出手,因为只有在战偶出手的那一刻,他才能够取得必杀的机会。
    
        看似简单的手段,但其中所包含的果决以及勇气,或许说自信,却是让人感到有些震撼。
    
        毕竟,先前他的攻势,已是犹如奔雷,那时候恐怕就连牧尘自己都料不到战偶能够躲避他蓄谋已久的攻势,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丝毫的得意忘形,杀招之后,再埋杀招,最后一招杀敌。
    
        “倒也并非是故意的吧,只是他习惯多做一层保障。”洛璃也是轻声说道。不过温清璇还是能够见到,少女那酥胸轻轻起伏了一下,声音之中,也是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松气声。显然,在先前牧尘与战偶激战的时候,她心中也并不是如同表面那般平静。
    
        “不愧是灵路血祸者啊。”温清璇嫣然一笑,道:“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被驱逐出灵路,恐怕现在的他。还会更加的厉害...而那样的话,或许最后灵冠的归属,也不一定会在我这里了。”
    
        牧尘展现出来的实力,倒并没有让得骄傲的温清璇感到有多少的惊艳,但他在战斗之中所表现出来的胆魄与自信,却是让得她眼前微亮。
    
        在那后方,王钟则是眼神有点阴沉的望着这一幕,虽然这峰回路转的局面很精彩,但他想要看的显然不是这个,他更乐意看到牧尘被那战偶打败。然后将其囚禁在此处。
    
        而且,牧尘表现出来的手段,也是令得他心中升起了一些戒备与忌惮,因为他知道,如果换做是他来对付那战偶的话,恐怕很难做到这一步。
    
        “这个家伙...”
    
        王钟盯着牧尘,眼神阴沉,现在的新生,还真是都这么令人讨厌,姬玄那个家伙如此。这个牧尘,也是如此。
    
        与王钟的阴沉相比,武盈盈眼神倒是有点复杂,她盯着牧尘。咬着银牙,白皙的瓜子脸颊上,满是愤恨,但隐隐的,又是有着一点难以察觉,或许连她都不会承认的钦佩。这个家伙,虽然对她做了那么讨厌的事情,但不可否认,他的确很优秀。
    
        当初在灵路,武盈盈被牧尘对她的所作所为气得有些发疯,因此在那之后,她到处的找寻着牧尘的身影,试图要雪耻,但灵路太大,她一直都未能如愿,所以,当她再度听见牧尘的名字时,他已经被驱逐出了灵路。
    
        她那时候知道,牧尘顶了一个所谓的灵路血祸者的称号,而当她在知道那场血祸后,无疑也是有些震动,因为当她在第一次与牧尘见面的时候,后者显然并不像是会做出那么可怕事情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调戏她一番后,又是将她给放了。
    
        她显然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里再度碰见这个可恶的家伙,不过显然,这个家伙这些年也变化了许多,没有了当初第一次见面的那种稚嫩,反而是在认真的时候,多了一些犹如刀锋般的冷冽,这令得他那张原本俊逸的面庞,无疑是显得更加的令人心动了一些。
    
        “呸!”
    
        想到此处,武盈盈俏脸突然红了一下,旋即急忙啐了一口,她恨不得把这家伙碎尸万段,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心思!
    
        在她身后,邓通他们瞧得眼前少女变幻的脸色,面面相觑,却是不敢出声打扰她。
    
        牧尘立于石台中,他望着那被切成两半的战偶,也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手掌将眉心处的血迹抹去,这具战偶的确很强,不过战偶毕竟只是战偶,它能够依靠本能来战斗,但终归还是没办法与真正的人类相比。
    
        但牧尘也不得不承认,这该死的战偶,很难缠。
    
        “不过总算解决掉了。”
    
        牧尘撇撇嘴,一脚将战偶踢开,然后他抬起头,视线灼热的望向了石台尽头处,那玉石莲台之内,九阳灵芝,正在摇曳着晶莹剔透的枝叶,九团炽热的光团,犹如烈日一般,缓缓的摇摆,散发着极端惊人的灵力波动。
    
        九阳灵芝。
    
        这梦寐以求的至宝灵物,终于是他的了。
    
        他迈出脚步,快步对着那一株九阳灵芝而去。
    
        不过,就在牧尘走到九阳灵芝之前时,那玉石莲台旁边,却是突然有着光芒凝聚起来,这般变故,顿时令得牧尘一惊,莫非战胜了那战偶,还拿不到这株九阳灵芝吗?
    
        光芒在牧尘警惕的目光中缓缓的凝聚,旋即化为之前那位白发老者。
    
        牧尘戒备的望着这白发老者,抱拳道:“前辈,我已打败战偶,这九阳灵芝,应该算是我的了吧?”
    
        虽然他知道眼前这白发老者只是一道残留的灵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智慧,但他依旧还是保持了一些客气。
    
        白发老者未曾答话,只是望着牧尘。
    
        牧尘皱了皱眉头,旋即他看向白发老者的瞳孔猛的一缩,因为他发现,此时这白发老者原本空洞的眼中,仿佛是多出了一些什么,不再如果之前那般毫无感情,犹如死物。
    
        “没想到,竟然还能再见到有人施展我木神殿的神术...”白发老者嘴唇蠕动了一下,旋即有着一道极端嘶哑与古老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牧尘面色骤变,他有些骇然的望着眼前的白发老者,后者此时的声音,比起之前,显然是拥有了一丝真正的情感,现在的他,几乎与活人无疑!
    
        这白发老者,竟然还拥有着智慧?!
    
        “不用紧张,只是因为你施展了我木神殿的神术,这才激活了我潜藏在灵影之内的一道意识而已,而且这道意识,很快也会消散了。”白发老者淡淡的道。
    
        牧尘闻言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道:“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连木神殿都已经烟消云散,我的名字,又有什么好记住的。”白发老者轻叹一声,他的语气之中,满是沧桑,道:“你倒是一颗不错的苗子,可惜不是我木神殿的弟子。”
    
        他有些惋惜,先前他的那一道意识因为牧尘施展天木神轮而激活,同样也见到了牧尘与战偶的对战。
    
        牧尘一怔,他似是听出了这白发老者话中隐藏的某些东西,当即眼睛急速的眨了两下,笑道:“若是前辈愿意的话,倒是可以收晚辈做个木神殿的记名弟子,”
    
        白发老者似是笑了笑,他看着牧尘,道:“你真是个很聪明的小家伙。”
    
        牧尘嘿嘿笑了笑,这白发老者显然是一种思想颇为顽固的老头,如今连木神殿都已经消失,他挂一个所谓的记名弟子基本毫无意义,但显然,牧尘的这句话,很对他的胃口,不然的话,或许不管他再欣赏牧尘,他也不会给点表示。
    
        白发老者抚着胡须,旋即他屈指一弹,一道绿光自其指尖掠出,最后弹射进了牧尘眉心,旋即在其眉心化为一道古老的树木图纹,而后图纹迅速消失。
    
        “你的天木神轮,应该是从神木碑中获得的,而类似的神术,其他的神木碑中也拥有。”
    
        牧尘微微点头,这一点他倒是有过猜测。
    
        “如果有机会,你或许可以将另外五道神木碑中的小神术弄到手,我先前所给予你的东西,会帮你完成融合,到时候你会获得一些惊喜。”白发老者淡淡的一笑,道。
    
        “多谢前辈。”
    
        牧尘心中大喜,连忙抱拳道。
    
        白发老者挥了挥手,旋即他手掌轻拍了拍玉石莲台,只见得莲台之中有着光芒绽放,那巨大的莲台,开始迅速的缩小,连带着其中的九阳灵芝也是缩小起来,短短数息间,莲台便是仅有巴掌大小,在其中,还有着一株精致的九阳灵芝。
    
        白发老者袖袍一挥,那玉石莲台便是飞向牧尘,然后被后者有些激动的接了过来,这九阳灵芝,终于到手了。
    
        “去吧,想要获得木神殿真正的传承,还是得依靠你自己的能力。”
    
        白发老者深吸了一口这天地间的空气,双目微闭,喃喃道:“真是怀念啊。”
    
        牧尘能够见到,白发老者眼中的光芒迅速的黯淡,最后再度的恢复了空洞,显然,那一道残留的意识,也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牧尘将玉石莲台收起,然后对着白发老者鞠了一躬,这才转身掠出了这座石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