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新老霸主交替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少年冲天而起,磅礴灵力犹如潮水一般的荡漾开来,他脚踏虚空,单手背负,修长的身躯同样笔直,那俊逸的面庞,噙着些许微笑,那般气度,竟是丝毫不弱于沈苍生以及李玄通二人。
    
        “牧哥!”
    
        当牧尘出现在天空上时,这偌大的北苍灵院内,顿时爆发出惊天动地般的欢呼声,在如今的北苍灵院,牧尘的声望显然已是达到顶峰,没有人再会将他当做新生来看待,因为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就算是强如沈苍生,李玄通这般老牌的顶尖风云人物,都是无法办到。
    
        “果然是牧尘!”
    
        谭青山他们则是激动的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一年多的时间,少年成熟了不少,但那模样,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叫做雨曦的少女也是睁大着美目,紧紧的望着那道修长的身影,后者那种面对着如此强大的对手依旧谈笑风生的从容气度,令得少女俏脸忍不住的泛红,芳心动摇。
    
        在北苍灵院的中央的一座大殿之外,太苍院长以及一干长老也是笑眯眯的望着天空上的这些年轻人,如此热闹的一幕,还真是大半年都没出现了啊...
    
        天空上,牧尘目光一抬,旋即轻笑道:“看来大家这半年的闭关,实力精进得极快啊...”
    
        在瞧得沈苍生他们时,牧尘心中也是有些惊讶,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如今九人之中,鹤妖,苏萱,徐荒,赵青衫等六人基本都是达到了通天境后期的层次,这几乎与他相当了,要知道,在进入北苍门之前。他们也就才刚刚触及到通天境而已,但这短短半年,竟是突飞猛涨到这种程度。
    
        而且,除了他们六人之外。沈苍生,李玄通还有洛璃,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按照牧尘的感应,现在的三人。恐怕都已经渡过肉身难了...
    
        半年时间,这种进步,相当惊人了。
    
        “若是没这种提升,我们哪还有脸去参加灵院大赛。”沈苍生笑眯眯的打量着牧尘,旋即五指握拢,那眼中满是炽热的战意,他本就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他第一次见到牧尘的时候,后者连面对着一个白轩都需要拼死相战,然而谁能想到。在接下来短短一年的时间,那个少年,却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腾飞,直到半年之前,败魔龙子,杀魔刑天...这等战绩,让得整个北苍大陆都为之震动。
    
        而在不知不觉间,那个当初的少年,已是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中,将他所超越。甚至连他稳坐许久的天榜霸主之位都是岌岌可危,他知道牧尘对那天榜第一没多大的兴趣,但骄傲的他却并不需要什么谦让。
    
        之前的沈苍生,在见识了牧尘与魔刑天那一战后。已是明白他与牧尘之间已经有了差距,所以这半年苦修,他一直在疯狂修炼,而所幸那种成果不小,现在的他,也已经渡过了肉身难。他有着自信,现在的他就算是面对着之前的魔刑天,也同样拥有着一战之力!
    
        虽然或许这依旧无法超越牧尘,但至少,不会再生出那种无力之感。
    
        “牧尘,接我一招!”
    
        沈苍生面庞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散去,取而代之的一片罕见的严肃,他一步跨出,低沉的道。
    
        牧尘望着面色严肃起来的沈苍生,他望着后者那炽热而骄傲的眼神,似是明白了什么,轻轻点头,缓缓的道:“请沈苍生学长赐教!”
    
        沈苍生大笑一声,一步跨出,双掌紧握,滔天般灵力席卷而来,犹如大海一般在其身后天地间呼啸,强大的灵力威压弥漫开来,声势骇人。
    
        然而,面对着沈苍生那般惊人声势,牧尘却依旧是面色平静,甚至连衣袍都未曾震动一下。
    
        沈苍生神色肃然,双手结印,印法陡然变幻,而那滔滔灵力也是沸腾起来,竟是伴随着他的印法变幻,从而形成一道道巨大无比的光印,那些光印在其身后天空凝聚,散发着惊人波动。
    
        所有人都是能够感受到沈苍生这般攻击的可怕,显然,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留手,而且直接选择了最强的攻势。
    
        太苍院长他们望着这一幕,双目微眯,喃喃道:“竟然把审判神诀修炼到这一步了...”
    
        轰!
    
        天际仿佛是突然有着惊雷响彻,沈苍生印法陡然凝固,他眼神瞬间凌厉,一脚踏出,身形在这一瞬间犹如电光一般疾射向牧尘,在其身后,无数道光印,随其而动,犹如惊雷,震动天地。
    
        “审判神诀,苍生印!”
    
        沈苍生身形鬼魅般出现在了牧尘前方,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五指结成拳印,滔天般灵力自其体内席卷而开,璀璨的光芒令得他犹如一轮耀日,一道低沉喝声中,拳印已是重重憾出。
    
        砰砰!
    
        这片天地的空气,在此时尽数的爆炸开来,空间都是蹦裂出一道道扭曲的纹路,那万千光印,犹如凝聚着某种不败信念,与沈苍生这一道拳印相凝,而后轰向了牧尘。
    
        这一拳,将沈苍生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这一拳,恐怕就算是魔刑天面对着,也唯有全力相迎!
    
        此时的沈苍生,比起半年之前,的确是强悍了太多太多。
    
        牧尘黑色眸子,也是在此时有着精光迸发,他双掌陡然紧握,低沉的雷鸣声从其体内传开,下一瞬间,黑色雷弧猛的跳跃上了身体,在其胸膛处,四道雷纹,缓缓的浮现出来。
    
        轰隆!
    
        那从牧尘体内传出来的雷鸣声,回荡在这天地间,他的身体仿佛都是在此时泛上了幽黑的雷光,一种无法形容的澎湃力量,荡漾在其四肢百骸。
    
        这是牧尘在将雷神体修炼到四纹之后,首次将其彻彻底底的催动。
    
        那种力量,足以裂天碎地!
    
        嗤嗤!
    
        黑色的雷弧疯狂在牧尘身体之上跳跃,他也是猛的一步跨出,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拳而出。
    
        没有任何的花俏,有的。只是那种可怕到极致的力量。
    
        拳风过处,空间仿佛都是荡起了一层层的涟漪波动,轰隆隆的雷鸣声,回荡在这天地之间。
    
        嘭!
    
        双拳在那无数道激动的目光中。瞬间对碰,对碰的霎那,任何的轰鸣声都是消散而去,天地仿佛是在此时安静了一瞬,但紧接着。狂暴而浩瀚的力量冲击波,便是犹如万丈涛浪一般自天际上席卷而开,仿佛风暴成形。
    
        嘭!嘭!
    
        一**的力量波纹冲击着,牧尘身后电闪雷鸣,而沈苍生身后那万千道光印也是在此时急促的颤抖着,最后轰鸣一声,两人身影都是一颤,身形暴退。
    
        牧尘退后八步,身后雷光蹦碎,轰鸣响彻。
    
        沈苍生退后十步。身后光印,寸寸崩裂,最后彻彻底底的爆裂而开,化为漫天的光点,华丽至极。
    
        无数人鸦雀无声,这一拳的对碰,惊艳到了极致,不过看上去,似乎还是牧尘占了一点上风。
    
        “没想到你竟然把雷神体修炼到了这种程度。”
    
        沈苍生低头望着手掌,那里一片通红。有种麻木的刺痛感传来,他抬起头,望着牧尘,旋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那坚毅的面庞上,似乎是有着一种解脱般的笑容,他眼神明亮的望向北苍灵院之中那座象征着荣耀的天榜石碑,微微一笑,道:“我这天榜第一,终是该退位让贤了。从此以后,你便是我们北苍灵院真正的天榜第一!”
    
        无数学员都是在此时安静下来,他们望着沈苍生那笔直如枪般的身影,心中却是有着一抹尊崇之意涌出来,他们这才明白过来,沈苍生这一拳之战,只是想让自己彻底放下的交出这北苍灵院最尊贵的荣耀。
    
        他霸占了这个荣耀数年,而如今,这个荣耀,终于有了更适合它的人。
    
        牧尘也是望着沈苍生,微微沉默,对于这个所谓的天榜第一,他并不在意,但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该说拒绝的时候,因为这是沈苍生这位曾经天榜霸主的骄傲,所以他对着沈苍生缓缓抱拳,一言不发,神情却是郑重之极。
    
        无数学员望着眼前这一幕新老霸主的交替,体内的血液,仿佛都是有着一些沸腾的迹象,再然后,那震耳欲聋般的声音,响彻在了这天地之间。
    
        沈苍生脸庞上的神色变得轻缓了下来,只是那眼神却是有点不怀好意起来,他冲着牧尘笑了笑,道:“你知道我们在北苍门内取得什么共识了吗?”
    
        牧尘一愣,他瞧了一眼同样眼神不善盯着自己的李玄通,鹤妖,徐荒,赵青衫等人,心头感觉有点不妙。
    
        “那就是如果沈苍生输给了你,那我们就一起,打你一顿!”李玄通五指缓缓的紧握,磅礴灵力爆发开来,而那鹤妖,徐荒等人同样是周身灵力鼓荡,他们对视一眼,竟是全部对着牧尘暴掠而去,灵力呼啸,奔涌天际。
    
        “你们这群混蛋!”
    
        牧尘面色发黑,就欲掉头就跑。
    
        唰!
    
        不过在他要跑的时候,一道倩影却是从李玄通他们之后疾掠而来,带起熟悉的香风出现在牧尘的面前,然后众人便是见到洛璃笑吟吟的出现在牧尘身前,玉手扬起手中长剑,指向了李玄通他们。
    
        “喂,洛璃,你怎么说话不算话!”鹤妖,徐荒他们见状,顿时不满的吆喝起来。
    
        “明明说好的!”
    
        洛璃瞧得不满的他们,玉手将一缕发丝锊到耳后,她退后两步,与牧尘并肩而立,嫣然一笑:“可是我舍不得。”
    
        于是这一刻,在那整个北苍灵院之中,便是有着无数嫉恨的狼嚎之声响彻起来。
    
        牧尘忍不住的笑起来,眼前的一幕,或许即便是多年以后,都会鲜明的存在于他的记忆之中,在这种暖洋洋的象牙塔内,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即便有摩擦,也能化玉帛,而这样的北苍灵院,又怎么能不让他去努力为它争取着应该属于它的辉煌?(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