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四百四十章 苦修【第一更!】
    第四百四十章
    
        轰隆!
    
        可怕的雷鸣之声响彻而起,在那黑漆漆的雷海之中,一道百丈庞大的黑神雷猛然暴掠而过,雷浆沸腾,被撕裂开一道巨大的通道,而那道黑神雷则是犹如一头狰狞的巨蟒,狠狠的轰在了雷海之中一道渺小的人影身体之上。
    
        砰!
    
        百丈范围内的雷浆都是被震爆而去,那道小小的身影更是直接被轰飞上千丈,雷弧在他身体表面疯狂的跳跃着,他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是忍不住的喷了出来,旋即被雷浆化为虚无。
    
        牧尘捂着胸膛,面色有点苍白,他的身体在发出细微而急促的颤抖,无法形容的剧痛,蔓延在他身体内部,整个身体犹如是要散架一般,骨骼都有种被震碎的感觉。
    
        这黑神雷,真是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他如今雷神体小成,再加上对于黑神雷有了一点抗性,恐怕他根本就不可能在这种轰击下活下来。
    
        牧尘手掌颤抖着抹去嘴角的血迹,然而还不待他略作调整,雷海之中雷鸣再度响彻,又是一道巨大的黑神雷暴掠而来,快若闪电般的轰在了他的身躯上。
    
        嘭!
    
        于是他再度被轰飞千丈,嘴角血迹愈发浓郁。
    
        这雷海之内的黑神雷数量太多了,这一道接着一道,几乎是间不停歇,那种狂猛的攻击,令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而牧尘的身体,则是在那一次次的轰击中不断的倒飞出去,到得后来,甚至连他的身体都是呈现了淡淡的黑色,那是皮肤焦黑的缘故,而且在焦黑的皮肤下,还有着鲜血从毛孔中渗透出来,显然,他的体内,已经被那一道道的黑神雷摧毁得一塌糊涂。
    
        到了这时候。牧尘方才确切的明白他这一次的特训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在那一次次的黑神雷轰击下,牧尘甚至隐约的都是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这种特训,堪称地狱级别的...
    
        眼下的局面是残酷的。不过面对着那一次次的轰击,一次次的吐血,牧尘的眼睛,显然也是在一点点的变得猩红起来,他的呼吸加重着。体内的剧痛在浓到某种程度后,反而变得有点麻木下来,一种剧痛到极限后的变态快感,一丝丝的升腾起来,令得牧尘的眼中,理智都是悄然的被淹没。
    
        这个世界上,想要获得更强的力量,那就需要常人难以想象的付出,这一年多来,他实力突飞猛进。常人只见到他腾飞的那种风光,又哪里想得到,为了拥有着这种腾飞的力量,牧尘付出了多少。
    
        他一次次的与实力远超自己的敌人交手,一次次的在生死间徘徊...这条命,也是在经历了一次次的搏命之后,方才能够走到现在。
    
        那些苦难他都闯了过来,眼下这一次的特训,又怎么可能让得他牧尘在这里认输?
    
        血丝从牧尘眼中攀爬出来,他抹去嘴角的血迹。望着那从远处暴掠而来的巨大黑神雷,喉咙间却是传出了一道咆哮之声,身体上,雷纹闪烁。他竟是主动的冲了出去,犹如蜉蝣撼大树一般,狠狠的与那黑神雷怒撞在一起。
    
        嘭!
    
        巨声响彻,一**的雷浆席卷开来,牧尘的身形再度倒飞而出。
    
        在那雷海之外,北溟龙鲲负手而立。他望着那雷海之中一次次吐血倒飞的少年身影,苍老的面庞,面无表情,只是那双目,也是微微动了动,截止到现在,牧尘承受了十八道黑神雷,那种程度的攻击,就算是一位渡过肉身难实力的人都会相当的够呛,但那个少年,却是一直坚持了下来。
    
        这股毅力与韧性,就连北溟龙鲲都是微微点头,这个牧尘,能够在这一年左右的时间自北苍灵院中脱颖而出,倒也的确是有着他的可取之处。
    
        “真是一个小疯子啊,我这特训,可不想把你的小命给要了。”
    
        当北溟龙鲲在见到牧尘再度硬生生的承受了五道黑神雷后,终于是无奈的一笑,此时的后者,显然已是强弩之末,再硬撑下去,或许就真会出事情了。
    
        北溟龙鲲身形一动,凭空消失而去,再度出现时,已是出现在了牧尘前方,他袖袍一挥,将那一道再度轰来的黑神雷震散,笑道:“第一次就能承受二十多道黑神雷,不错了,取出你的雷神莲,调养一下伤势再继续吧,这种修炼,不是红着眼睛硬受就行了的,你必须在锤炼之中,不断的强大,才能一次次的承受下来。”
    
        牧尘艰难的笑笑,然而只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就令得他犹如浑身肌肉要被撕裂一般,体内的血肉,都是在燃烧,不过他还是抬了抬手指,将雷神莲召了出来,然后全身无力的躺在上面,胸膛起伏着,然后他咬着牙,承受着那种剧痛盘坐起来,此时的他,身体内部被黑神雷震毁得一塌糊涂,必须尽快修复。
    
        嗤嗤。
    
        黑色的雷弧,在牧尘身体表面跳动,那一丝丝黑神雷的力量,也是在此时不断的钻进牧尘体内,锤锻着这具破损的**。
    
        虽然剧痛在蔓延,不过牧尘却是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当那种剧痛蔓延过的地方,似乎肌肉,骨骼,血液,都是悄然的变得灼热了一些,那是一种力量在细微的增长着,显然,先前那一顿疯狂轰击,并不是只给他带来了剧痛与伤势。
    
        他的**,也是在那种轰击中,一点点的变得强横。
    
        虽然这种增强的幅度极小,但只要这样的积累下来,牧尘相信,终归会有取到质变的时候。
    
        长达半年的修炼,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牧尘盘坐在雷神莲上,约莫半个时辰后,他再度睁开了双目,身体上一些焦黑的地方脱落下来,再度露出白皙的皮肤,只不过这种白皙却并不羸弱,在那之下,蕴含着相当可怕的力量。
    
        牧尘将嘴角的血迹搽干净,体内虽然还弥漫着撕裂般的剧痛。不过他却是连脸皮都未曾抖过一下,生生的承受了下来。
    
        他有点摇摇晃晃的从雷神莲上站起来,竟又是要走出去与那黑神雷肉搏。
    
        北溟龙鲲望着他,皱了皱眉头。道:“你这小子,也太拼命了一些...你娘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怎么也不帮衬着一点?有她帮忙的话,现在你的成就哪会这点?”
    
        “我娘不简单,可是我爹却很简单。”牧尘笑了笑。轻声道。
    
        北溟龙鲲一怔,旋即微微点头,道:“原来如此...这样看来,你娘有这么一个身份,对你来说,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了。”
    
        他似乎是知晓着某些东西,看向牧尘的目光,便是多了一些叹息,以那一族的性子,恐怕是容不下这个小家伙的。难怪他娘不能留在他的身边...
    
        “不过我答应过我爹,终有一天,会把娘带回去的。”牧尘缓缓的道。
    
        北溟龙鲲摇了摇头,道:“这一点,强如你娘都做不到...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离开你们了。”
    
        牧尘抬起头,望着那黑漆漆的雷海,似是笑了一下。
    
        “既然这样,那我就变得比我娘更强,强到足以将那横跨在我们之间的东西。一脚踏碎的程度!”
    
        牧尘仰头,张开双臂,一声大笑,然后他身形一动。直接是再度暴掠而出,大笑回荡着雷海,灵力爆发,顿时雷海翻涌,又是一道道巨大的黑神雷疯狂的席卷而来。
    
        北溟龙鲲望着远处少年那修长单薄的身躯,也是微微一笑。这个小家伙,心气倒是不低,不过,那一族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放眼整个大千世界,那都是沉甸甸的存在啊...不过,眼前的少年,以后的成就,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
    
        这是一片朦胧的世界,天地间的灵力,磅礴到了一种近乎可怕的地步,这些天地灵力凝聚在这空间内,形成了一种格外恐怖的灵力威压,所以这片空间内,除了山岳之外,其余任何植物,都是生长得极为的矮小,但却坚固得过分。
    
        这里的空气,仿佛都是要比外界显得更为的沉重百倍。
    
        寂静的灵力世界中,远处有着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声响起,视线望去,只见得数道身影,由远而近,踏着步伐,一步步的对着远处而去。
    
        那是一群少年少女,而此时的他们,皆是紧咬着牙,身体微微的有些佝偻,体内的灵力,在一进入这片空间后便是被可怕的威压压制得犹如一潭死水,运转得极为的缓慢,他们每一步踏下去,都将会消耗极大的力量。
    
        那种可怕的压力,令得他们的身体,重如千斤。
    
        “这就是北苍门吗?真他娘的折磨人...我都快受不了!”那赵青衫面色苍白,脚步踉跄,汗水打湿了他的衣衫,体内传来的酸痛,令得他疲惫至极,甚至连脑海中都是有着眩晕传来。
    
        虽然没有什么可怕的袭击,但就是这样不断的走下去,就足以人一个人崩溃。
    
        在他前方,沈苍生,李玄通他们也是汗如雨下,嘴唇干裂,在进入北苍门后,他们就是这样一直的走下去,这里安静得犹如死境,如果不是他们是一行人一同上路,恐怕真是有些支撑不住了。
    
        “半年修炼,才刚刚开始呢。”李玄通声音嘶哑的道:“想要得到力量,哪能那么轻松?若是坚持不住了,就捏碎玉符吧,烛天长老他们会把你接出去。”
    
        赵青衫苦笑一声,道:“倒没说不坚持,不过稍微歇息下吧?再走下去,感觉身体似乎要被压爆了...”
    
        慕风扬等人对视一眼,都是点点头。
    
        沈苍生与李玄通看了看,也是有点犹豫。
    
        不过在他们犹豫间,那一直跟在身后的黑裙少女,却是默不作声的越过他们,她玉手握着长剑,一步步的对着远处而去,汗水顺着玉手滑落下来,把那一柄长剑都是尽数的打湿。
    
        李玄通望着那绝美的侧脸,少女贝齿紧咬着红唇,那般眼神,一如多年之前那般倔强与执着,让人心动。
    
        “走吧。”
    
        他轻叹一声,也是迈着沉重的步伐,跟了上去。
    
        赵青衫他们无奈苦笑,连一个女孩子都坚持了下去,他们停下来的话,似乎也太没脸了一些,当即只能在心中哀嚎一声,一行人顶着那种恐怖的灵力威压,再度缓缓前行。(未完待续。)
29salon